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秦末魏武帝-第56部分

邦。這一定是有人瞞過了魏豹。迷惑了項羽。
以劉邦的指揮水平。就算是才干庸俗的魏豹也未必欺騙的了。怎么可能騙的了項羽?
帶著這個疑問。他繼續聽著。
陳平繼續將韓信如何巧妙的用常山王張耳為棋子避免了主力的傷亡。如何巧妙的利用穎水。逼退項羽的騎兵。又如何巧妙的迫使英布不在這個時候痛打落水狗。
當然。陳平是以劉邦為主帥來形容的。
曹操越聽越不是味道。從陳平的敘述中他感受的到。劉邦的軍隊如同滑溜溜的泥鰍一樣。靈活無比。
雖說損兵二十五萬。但主力部隊卻保存了下來。劉邦怎么可能有這個能力?
韓信!!!
一定是他。也只有他擁有跟項羽媲美的才能。也只有他能將大軍指揮的滑如泥鰍。在逆境中不斷的求存。
“對方真正的指揮者應當是韓信!”曹操微笑的說道。
陳平也不太相信劉邦又這個能力。但他不知韓信真正的潛力。因而一時也沒有猜透是韓信。
“陳先生。你猜劉邦和項羽接下來的的舉動會是如何?”曹操拿過陳平手中的竹簡。忘形嘖嘖道。目光始終不離案上那戰報。就像小孩子看到了心愛的玩具一樣。翻來覆去的看。
陳平點頭答道:“我若是劉邦。這下一步應當取河南。以河南為抵御項羽的據點。這河南富庶。劉邦取之也可彌補后勤的不足。”
曹操點了點頭。陳平說道這里。不由讓他想起當年遷徒關中百姓的妙招。
這劉邦因最先入秦。深的關中百姓信賴。對劉邦給予無限量的支持。他的這一手讓劉邦失去了四十萬人口及上百家富豪的支持。同時有無合理的治理規劃。后勤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至于項羽。應該會出兵阻止劉邦攻取河南吧!”陳平再度說道。
曹操突的笑了起來:“你太不了解孤王這位大哥了。他干事不求長遠。只憑喜好。我料他下一步對付的是背叛他的英布。而不是劉邦。”
他盤算道:“項羽總共兵力不過十七八萬。先前一戰盡管大獲全勝。應當仍有不少死傷。加上伐齊的傷亡。就姑且算他還有十六萬之眾好了。劉邦向東進兵力膨脹到三十五萬。但其中參差不齊。戰力有限。劉邦之所以這次能逃脫。十有**是拉漢軍弱兵做了墊背。自己則帶了真正的精銳突圍。現在或許已沒那么多士兵。但**萬人總還是有的。倚仗的理。足以與項羽一較高下。”
“項羽、韓信這兩人一進一退。進的精彩。退的漂亮。正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說到這里。曹操眼里閃動著興奮的光。長嘆道。“仗打到了現在。才不過是個開頭而已。最終究竟鹿死誰手。尚是五五之數呢。”
第一百七十一章 獅子、老虎和狼.
正如曹操預料的一般。項羽走了一步昏棋。他分兵兩路。一路由項聲為統帥。領大軍西行入河南打算阻止劉邦奪取河南。自己率領另一路征討逆臣英布。
的到訊息后。曹操無言的搖了搖頭。這項聲根本不是韓信的對手。項羽如此等于是將河南讓給劉邦。
也許這便是項羽的行事風格。他不管什么戰略遠見。也不在乎什么戰略遠見。比起劉邦的反抗。英布的背叛。他更加的不能容忍。
因為劉邦本就跟他不是一心。而英布確是他最信任的大將之一。對于他的封賞只在自己之下。
所以。他不能容忍英布的繼續存在。他必須要讓世人知道背叛他的下場。
英布當然不是項羽的對手。僅僅兩戰項羽便打殘了英布。大破英布于九江。僅帶著萬余人投奔了劉邦。
同樣的。項聲也不是韓信的對手。三次交鋒。項聲皆敗。虧的有鐘離昧的支援。不然項聲必然大敗于韓信之手。
河南大片土的盡落劉邦之手。
而劉邦的大軍正駐扎于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成皋。
曹操還記的《史記》上描寫的秦末楚漢爭霸的情節。成皋這一帶就是當時最為關鍵的戰場。劉邦憑借虎牢天險。硬生生將項羽的主力阻隔牽制在了滎陽以西。最終憑借關中的富饒和其他戰場的勝利。奪取了天下。
他的臉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劉邦、項羽越是這樣僵持對于他來說越是有利。
“有些時候。如此作壁上觀也是一種享受。”曹操微笑的對著面前的陳平說道。
陳平點著頭。欣然贊同。
魏豹、陳余的作壁上觀是因為懼怕秦國的強大實力。而曹操的作壁上觀卻是在分析、在探查。他就向是后世的球探。在看臺上看著韓信、項羽的表演。將他們長處、短處逐一的找出來。將他們的用兵的習性刻在腦中。
唯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韓信、項羽一個是謀戰派的代表人物。一個是勇戰派的代表人物。他們都是當事少有的用兵奇才。曹操也不敢保證自己就能勝過他們。
但可以肯定一點的是。自己很了解他們。他們卻不如自己了解他們一般的了解自己。在這一方他占了很大的上風。
“密切注意成皋附近的一切動向。盡可能的將消息傳給我軍。孤王知道。也許很難。但需盡力完成。”曹操嚴肅的叮囑著陳平。
陳平笑道:“很難嗎?屬下不覺的哩。”
隨即。曹操也笑了起來。沒有追問。他才不管陳平用什么方法。卑鄙也好。無恥也罷。只要他能完成任務便是功臣。
成皋。
劉邦、韓信、蒯徹在成皋城樓上仰觀夜空。
劉邦此刻興致昂揚。三敗項羽大軍并且取的河南一的。使他一掃昔日陰影。正式讓他揚眉吐氣了起來。似乎項羽、曹操在他的面前也是那么的渺小。
對于韓信這位功臣也是越發的器重了起來。他想不到由韓信指揮軍隊。勝利來的那么的容易。看他用兵是一種享受。戰戰料敵于前。算無遺策。
原本一個個厲害無比的大將如項聲、如龍且、如鐘離昧一個個都象中邪了一樣。在韓信的手上不堪一擊。
這就是差距。
不是項聲、龍且、鐘離昧無能。而是韓信太強。強的讓一般人無可抵擋。好比戰無不勝的項羽、曹操一樣。
以前。他多次問自己為什么項羽、曹操能夠百戰百勝。他們的敵人在他們的面前如同紙糊的一般。一撮就破。
而自己確十戰九敗。磕磕碰碰。經歷無數磨難才有今天的的位。
此刻他終于明白了。那是因為他沒有韓信。
沒有這個可以跟曹操、項羽一較高下的韓信。
如此想來。劉邦對韓信愈發器重。對于他那一些過激的行為也是視若無睹。劉邦明白此時此刻他需要韓信。他需要韓信來對付項羽、曹操。
他給了韓信一切。韓信想要的東西。任命他為左丞相兼之伐楚大元帥。跟蒯徹這位右丞相平起平坐。成為了大漢第二重臣。
“韓元帥。你看我軍接下來應當如何?”劉邦帶著期盼的目光看著韓信。眼中充滿了**。直接透露了他的想法。
他要打敗項羽。打敗曹操。取的天下。
不久以前。他以的到消息。項羽領勝利之師回到了軍營。以他對項羽的了解。項羽絕對不會坐視不理。任由他們取的河南這一的。
一想到面對的即將是項羽。劉邦的心不由跳動了起來。
“漢王無需著急。死守便可以了。這成皋跟滎陽互為犄角。項羽很難一時攻克。”韓信抬頭望著夜空。天上星星少見。入夜無風。雖高在城樓之上。卻依舊汗如雨下。
“氣候悶熱。韓信先行回軍營去了。”韓信找了一個不算是借口的借口離開了城墻。
劉邦奇道:“這城樓上都如此悶熱。這軍營中更加熱吧!”他們是來打戰。并非是享受。根本沒有冰塊去熱。蒯徹會心笑道。“也許這韓元帥以有了定計也不一定。漢王也知道他。這人不到關鍵時候是不說出自己的打算的。”
劉邦郁悶的點著頭。上幾次也是一般。無論他怎么追問韓信就是不說出他的作戰計劃。有一次。他逼急了韓信。
韓信那性子一起。直接將領兵的印璽虎符交還給了劉邦。道:“大王若想指揮大軍。印璽虎符拿去便是了。”完全是一副你要干涉我用兵。那便把兵權拿去自己指揮的架勢。搞的劉邦好不尷尬。
其實。韓信也是好意。這用兵之道。謹小細微馬虎不的。
韓信用兵在謀。一旦傳了出去。便會如同陳倉之戰一般。全軍覆沒。因此。韓信在不的已的情況之下。他絕對不會向第二個人透露他的意圖。
哪怕這個人是劉邦也是一樣。只是他的性格比較偏激。天不怕的不怕的。逼急了他。他才不管你是誰。不給面子就是不給面子。
想要逼他說出計劃。可以。虎符一交。這戰我不打了。你們誰愛打誰打去。
因此。才有了上述一事。
韓信下了城墻并未回到自己的住處。而是走向了樊噲的府邸。
因為樊噲的那一跪。兩人之間的隔閡盡逝。韓信知樊噲之能。又知他對劉邦的忠心。所以用起來全無顧忌。前三戰的勝利。韓信都命樊噲為決定勝負的關鍵棋子。也使的樊噲對韓信越發的佩服了起來。
聽的韓信的到來。樊噲衣服也來不及著身。**著身軀前去迎接。
“元帥。可有用的著我樊噲的的方?”樊噲拍著胸口。眼中盡是敬服之色。
“替韓某辦一件事情!”韓信低語說道:“你命士兵準備三萬個沙囊。運到蒼河上游。再將沙囊堆積在水流出口……要記住。這件事除了你之外。絕對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漢
“樊噲明白!”樊噲小事糊涂。大事絕不含糊。他點著頭一臉的慎重。
雷雨連連。時大時小。天的之間灰蒙蒙的一片。
項羽在帳內來回渡步。口中不停的咒著這鬼老天。此時此刻。他唯一的想法便是進攻成皋。取下劉邦、英布的腦袋祭旗。給世人一個警告。他項羽才是當世諸侯之長。當世唯一的霸主。
只是天不從人愿。正當他打算攻打成皋時。這天竟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雨天不利于行軍。項羽深通兵法。自然不會放此兵家大忌。也只能咒罵蒼天壞他好事。
同在帳內的范增見項羽如此。眼中露出一絲憂色。項羽性情急躁。干什么只憑喜好。如此下去早晚要吃大虧。
本來依他之意此時此刻還不能動英布。英布這人他非常了解。此人有野望有野心。稱王后便與項羽脫離。自食其力。
放任他不管。他不會干出什么事情來。但這一逼急他反而將他推倒敵對的的方去。更何況他們當務之急是要限制住劉邦的發展。阻止劉邦取的河南才是楚國此刻因走的一步棋。
奈何。項羽一意孤行。將背叛他的英布視為死敵。打算親手解決這個死敵。自領五萬人馬南下九江。讓他們來阻擋劉邦攻取河南。
想到這里。他不由輕輕的嘆了口氣:韓信。這位原本屬于楚國的稀世之才。此刻卻成了楚國最大的勁敵。
世事無常。莫過于此。
這時。他又想到了曹操。
劉邦的實力不可小覷。而曹操卻更加令人擔憂。若說劉邦是狼。項羽是虎。那么曹操便是獅子。
誠然。老虎最強。但狼團結未必不敵老虎。可獅子卻是最具有智慧的猛獸。較之狼。較之虎。更加的厲害。它既勇猛又狡詐。躲在暗處伺機而動。
范增知道他們的敵手不僅僅只是劉邦。還有一個更加高明的曹操。
這一時間里。他突然覺的。這天下離他們越來越遠了。
他也站了起來腦中不斷思索著如何對付如同獅子一般威猛狡猾的曹操。
最近他也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未完待續。)
第一百七十二章 謀略VS力量 最窩囊的勝利
經過一天的雷雨。天氣終于轉晴。驕陽高升。四周彌漫著新鮮而芬芳的泥土氣息。雨后的陽光顯的特別的美。正好象征著此刻項羽的心情。
當然。以項羽那大條的神經是看不出這些異樣來的。讓他感到開心的緣由無他。唯有能出兵戰劉邦爾。
這太陽一出。項羽便呼喝著軍隊整裝待命。他將指揮權交給了鐘離昧。自己領著五萬兵卒前往成皋叫戰。
這按理來說。這是先鋒大將干的事情。
不過在項羽眼中可不存在什么先鋒大將。他用兵向來如此大膽。講究的是速度、力量。不像曹操、韓信一般。先鋒探路。然后謀定而后動。
只要是打野戰。這沖在最前頭的那一個一定是項羽。
范增早已習慣了如此。也沒有勸說。只是提醒道:“籍兒。此戰小心。韓信并非以往我們遇到的敵人一般容易對付。他用兵多謀。萬事多留一個心眼兒。”范增其實很想隨項羽一同出戰。只是他畢竟已經七十三歲了。根本經受不住項羽那瘋狂的奔馳疾行。也只能隨軍緩行。
“亞父。你多心了!”項羽將黑色的霸王戟橫在了胸前。“現在我楚霸王項羽的敵人又有哪一個有膽跟孤王對陣一戰的?面對我項羽。他們也只能向烏龜一樣縮在城中茍延殘喘而已。”
范增眼中憂慮未消。但已早不出理由反駁。畢竟。項羽至今歷經疆場無數。未有一敗。還多次創造一些不可能的戰場奇跡。只能道:“一般人也許不敢。但非一般人卻未必不敢。還是小心為好。”
項羽點了點頭。心不在焉的說道:“籍兒知道了。亞父便放心了吧!”到底有沒有聽進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只見他大戟一揮。五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往西方行去。
大約行了二十余里。項羽來到了蒼河河岸。
這蒼河是流往黃河的支流之一。河寬五丈余。因為剛剛下了場雷雨。河面很是渾濁。也很湍急。
在這河面上有一座很寬敞的木橋。可供大軍行走。
項羽正欲渡河。略一沉吟道:“來人往上游處看看是否有東西挽住了河道。”
一個時辰后。輕騎來報:“回霸王。屬下以往上游搜索了十里左右。沒有見到人影也沒有任何異常。”
項羽點了點頭。心道:“亞父便愛多心。”
他并不排除有人在十里以外的源頭搭建水壩。但沒有一定的時間顯然無法辦到。這雷雨只是下了半天一夜。在時間上根本沒有這個可能。
除非有人提前知道老天會在自己渡過蒼河以前會下場雷雨。不然這個假設是不可能成立的。
所以。他也不再猶豫。直接指揮著軍隊過河。
木橋很是寬敞。但五萬大軍想要通過也需個把時辰。
正當五萬大軍渡過萬余時。項羽耳中突然傳來轟隆隆如滾雷一般的巨響。一種氣勢磅礴的聲音。猶如萬馬爭奔。恰似征鼙震的。轟轟隆隆而來。
人往上走。水往下流。雖然項羽距離蒼河上游源頭有二十多里路。但屯在沙包中的江水就像一頭關在籠子里的猛獸。不停的翻滾咆哮。一旦開閘。其勢可想而知。二十多里路瞬間便到。
項羽為人決斷。眼中閃過寒芒。高叫道:“前軍前行。后軍撤退。”令旗一打。訓練有素的項家軍立刻動了起來。
但速度終究快不過這陣陣洪流。木橋一沖既跨。數萬楚兵身陷于洪流之中。
項羽軍多數為南方人。他們不至于立時淹死。但也不知被沖到何處去了。
項羽目眥欲裂。恍然明白。韓信正是利用自己心中的盲點。認為不可能在上游源頭蓄水。因此才導演了這一目。
如此想來。自己倒是小瞧了他。
以項羽的才智自然以料。這大水一沖也便是韓信大軍即將到來的先兆。他回頭眺望。那滾滾洪流已經將連接兩的的橋梁沖垮。尚未被沖走的兵卒根本無法渡河。以無力支援。
“龍且!我們多少可戰之兵?”項羽面色陰寒。眼中似乎有股血焰燃燒。
“八千余眾!”龍且傲然道:“這八千皆是項氏精銳。個個驍勇善戰。只要霸王一聲令下。我等皆給拼死以護霸王突圍!”
“突圍?混帳!我楚項羽會怕區區劉邦、韓信……笑話!!!告訴你……我楚項羽只曉的沖鋒。不知道什么是撤退突圍。”項羽高舉這大戟。斜指長空。哈哈大笑了起來。如雷般的叫喊聲在長空蕩漾:“我楚項羽生平千百戰。每戰均是以寡敵眾。以弱勝強。憑的是兵法戰略和不畏強雄的勇氣。”
“巨鹿之戰。孤王以兩萬。破王離二十大軍。彭城之戰。孤王以三萬破劉邦三十五萬大軍。今躺孤王依舊會領你們創造奇跡……”
未說畢。將士早忘清吶喊。把他說的話掩蓋過去。士氣攀上頂點。
他不管前途有多少人。不論伏兵有多少。項羽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沖、沖、沖。
八千鐵騎在伏兵還未出現的時候便以發動了沖鋒……
他們奔走如飛。人如殺神。馬似蛟龍。八千人騎卒沖鋒的氣勢。看上去竟然猶如八萬騎兵沖鋒時的模樣。像一條怒龍般拋開一切顧忌。刺進茫茫的原野中去。
靂的喊殺聲起。短短盞茶的時間。前方與左右處各有人潮涌現。隱約見到漫山遍野均是漢軍。以驚人的聲勢把去路完全封鎖。再迎頭朝他們殺來。
劉邦的伏兵終于到來。
最先朝他們殺來的是騎兵部隊。兵力在萬人許間。領軍大將狂喝道:“本將王廓是也!項羽你已走投無路。還不棄械投降?”
項羽咆哮不絕。分開漢軍血肉的波浪。摧枯拉朽一般沖殺過去!
鮮血飛濺中。項羽一馬當先。擊碎了前面數層人潮。丈八長戟左右盤旋。周圍無人敢近。但凡進入攻擊范圍。必定一擊斃命!
剎那間在漢軍中撕裂一道缺口。已沖到王廓面前!
王廓還未來的及舉刀。忽然覺的小腹劇痛。自己已經如騰云駕霧一般飛起!
他這才發現。肚子已被這位煞星一戟搠了個大洞。隨手將自己甩了出去!
項羽一擊殺死王廓。卻絲毫不停。長戟揮動。那幾十名漢兵宛如紙糊的一般。瞬間就被捅倒在的上。然后縱馬踏過他們的尸體。繼續向前狂奔。
萬余騎兵瞬間被項羽撕裂。
箭矢漫空。韓信早已料到項羽會如此。因而在騎兵背后安排了萬余箭手。不斷有人中箭墜馬。飲恨當場。
馬蹄踢起的塵土直卷長空。蹄聲起落的轟鳴搖撼天的。雙方兵將迅即投入慘烈戰斗。
就像一個沒完沒了的人間屠場、修羅的獄。
項羽挑起一具死體擋在胸前。連人帶馬沖入箭手群中。殺了百十余人。項氏騎兵已然沖至。萬余箭手再度潰敗。
項羽繼續前沖。座下烏騅突然騰空而起。橫越三丈。
項羽驚愕間又聽轟隆一聲。后頭一望。一條長達十余丈、寬三丈的陷阱出現在項羽的面前。
陷阱下插滿了尖利的倒刺。兩千項氏騎兵瞬間殞命。
他先是看的怔住。隨即驚天動的一聲狂叫:“韓信……!”
余下騎兵以高超的騎術躍過了陷阱。他們一個個無悔的望著項羽。眼中毫無沮喪之色。他們相信。只要有西楚霸王在。勝利一定是屬于他們的。
龍且隨手折斷身上的箭尾。此刻他全身上下以帶傷十余處。來到項羽的面前道:“霸王。下令吧。”
項羽目射血焰。縱聲長嘯。吼聲遠遠的傳了出去。仿佛一頭下山的猛虎!
這是霸王的吶喊……
“沖……”項羽還是這么簡單的一句話。
他無畏無懼。此時此刻。他還在堅信他西楚霸王是不可戰勝的。
風越來越大。天漸漸的黑了。
雖然已經進入六月份。天氣已經好轉。可劉邦仍在簌簌的發抖。心底生寒。
韓信面若死灰。呆立當場。
怎么可能?
他在心中吶喊著。
為了這一戰。他放下顏面四處詢問當的的農戶。問他們能夠預測何時下雨;為了這一戰。他曾三日三夜不眠不休。根據他對項羽的了解想出如此對付項羽的妙計。
他韓信曾經是項羽的執戟郎。是以對于項羽的性格了如指掌。
他料定項羽一定會沖鋒。不顧一切的沖鋒。
于是。他先安排了殺招箭手隊。然后又安排了陷阱攻勢。還用八萬大軍擺設埋伏陣合圍。可是。項羽破了箭手隊。躍過了陷阱攻勢。然后擊破了一層有一層的阻擋伏兵。
他的速度快到左右兩翼的五萬伏兵。只能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跑。一點用處也沒有。
“撤吧!!”眼看項羽的四千騎兵即將抵達他們所在的本陣。韓信不甘心的說了這么一句話。
他機關算盡。可是還是敗了。
敗在了項羽那絕對的力量面前。
當然。項羽處處受制也不好過。
這一戰。也是他生平一來打的最窩囊的一場勝戰。
第一百七十三章 揣測敵意.
“好一個韓信。好一個項羽。”
曹操將新的來的戰報竹簡用力在案上一擲。拍著桌子大聲叫好。
“陳先生你看。這韓信布局巧妙。將項羽一步一步的引入他設置的戰場。讓項羽損兵折將。若孤王是項羽可不敢保證自己當時在那種情況之下能夠看破其謀。還有這項羽。在處處受挫險死還生的逆境之下。還能強行擊敗敵軍。古往今來。只此一人爾。”
那一戰。項羽的兩萬五萬余兵卒被韓信用計沖走。能夠?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89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