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妻妾成群-第14部分

在他胸前蠕動,甚是受用,心道:“她至少也有35吧?”
正在沐臨風出神之時,就聽蘇獨秀叫道:“主人小心。”
沐臨風心中一凜,但見田川美子已收刀回手,橫刀向沐臨風的脖子劈來,沐臨風大驚,立刻松手,躍身躲開。蘇獨秀眼見田川美子的刀就要劈到沐臨風,立刻躍身向前,伸手輕輕在田川美子的刀背上一彈。
田川美子立刻伸手一揮,只見一陣濃煙騰起。直嗆得沐臨風眼淚直流。沐臨風咳嗽不止道:“日本人……就會使詐,咳……咳……”話未說完,喉嚨已滿是辛辣。
待煙霧散去后,蘇獨秀奇道:“她是東瀛忍者?”
沐臨風這才想起田川美子的裝扮,道:“是啊,她的確應該是忍者。”
蘇獨秀也沒在意沐臨風說的話,問沐臨風道:“主人,你認識那女子?”
沐臨風搖了搖頭道:“也不算是,一言難盡。”心中卻在想:“她夜探沐府究竟是為了什么?”想著伸手聞了聞袖子,上面還殘留著一絲香氣。
沐臨風不禁一陣沉醉,卻聽蘇獨秀道:“不知夫人有沒受驚?”
沐臨風這才回過神來,立刻跑向陳圓圓的房間,輕輕敲了兩下門,見沒人答應,便推門而進,卻見陳圓圓仍在床上酣睡,這才放下心來。又想道:“她白天說要來接鄭憐香,難道……”想到這里又立刻跑到鄭憐香的房間,敲了幾聲門后,推門而進,卻見鄭憐香也相安無事的睡在床上,一顆旋著的心這才完全放了下來。
沐臨風轉身剛想離開,卻聽背后傳來鄭憐香的聲音道:“是沐公子嗎?”
沐臨風連忙轉身道:“是……”卻見鄭連香在床上坐了起來道:“這么晚找我有事嗎?”
沐臨風連忙擺手道:“沒有,沒有,我是聽到你房間有點動靜,怕你有事,所以進來看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鄭憐香悠然道:“這幾天要麻煩沐公子了,憐香實在過意不去,等我找到表姐,就立刻離開。”
沐臨風心中有好多關于田川美子的問題想問鄭憐香,一時也不知從何問起。
再說鄭憐香也不一定知道田川美子的事情,鄭憐香見沐臨風滿臉愁緒,連忙問道:“沐公子是不是有事要問我?”
沐臨風想了一會,終究還是沒有問出口,只道:“沒什么事了,我明天會幫你找你的親戚以及你的表姐,憐香姑娘你放心好了。”說著將鄭憐香的房門關上。
沐臨風出了鄭憐香的門后,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開始胡思亂想一通,他恨自己剛才在鄭憐香房間為什么不多留一會,至少也給自己多一個機會嘛。沐臨風又想到方才與田川美子交手時,田川美子在自己懷中纏綿的樣子,似乎她的胸部仍在自己胸口起伏一般,沐臨風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嘴角含笑而眠。
沐臨風突然發現自己的性格好象在突變一般,以前雖然喜歡經常泡吧,尋找一些對得上自己口味的女子,但是也不是無女不歡,只有在自己在商場上累了后,才會有這些想法與沖動,何以如今到古代后,對女色如此的注重,難道是時空穿梭的緣故?睦鄰風自己也一時想不通這些問題。
第○43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一
第○43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一
翌日,沐臨風清早起來后,便在蘇獨秀的監督下練武,遇到不懂的地方便請教蘇獨秀,蘇獨秀見沐臨風如此用功,也是樂此不疲。
蘇獨秀也樂意指點沐臨風,正如沐刃所說,沐臨風的確是個練武奇材,只是一個早上的指點,沐臨風的沐|岤劍法就大有進步。
練完武后,沐臨風與蘇獨秀到大堂去吃早餐,卻見陳圓圓與鄭憐香早已坐在大堂等候。
陳圓圓見沐臨風來后,立刻吩咐下人上菜,鄭憐香卻一直低頭不語,偶爾抬頭看了一眼沐臨風后,又低下頭去。
沐臨風甚覺奇怪,轉頭看向鄭憐香,卻聽她頭埋的更低。沐臨風心中喜道:“難道她也對我有意思?”想著不禁心情愉快,卻見陳圓圓冷眼瞧她,頓時愉快的心情立刻急速下降的最低點。
沐臨風這才覺得一夫一妻制的好處,永遠沒有這種煩惱。更何況沐臨風還是標準的晚婚主義者,在他沒享受夠人生之前,絕對不會傻到用婚姻來束縛自己。
吳行坐在桌前,見鄭憐香避開沐臨風的眼神,而沐臨風又避開陳圓圓的眼神,甚覺好笑。
沐臨風見吳行強忍著笑,一腳死勁地踩住了吳行的腳,吳行的臉色立刻扭曲的五官都無法分清。
蘇獨秀將眾人的舉動看的一清二楚,只是微笑卻不發話,劉萬世與白川金,卻不明所以,詫異地看著眾人。
飯后,沐臨風問吳行道:“今天你應該開始生產人力車了吧?”
吳行笑道:“不用風哥提醒,我一早就吩咐人去買材料了。請牢記”
鄭憐香在一旁卻好奇地問道:“吳先生,你明明比沐公子要大的許多,為何要叫他風哥?”
吳行與沐臨風相視一看,皆不知該如何回答鄭憐香這個問題。而這個問題也是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疑慮,但是沐臨風與吳行不說,他們也就一直沒問。
沐臨風胡謅道:“因為我比他稍微大那么一點點本事。”
鄭憐香似乎仍是不相信,沐臨風也不與他解釋更多,與吳行將鋪子的要是要來,雇了頂轎子去了鋪子。到了鋪子后,沐臨風坐在門口思考著自己的發展大計。
沐臨風將昨天沒想完的重新思考了一遍:“若是要賣胸罩,那么就要雇傭幾個裁縫,以我在邊城閱胸無數,這個設計應該不成問題,只是這個銷路是個問題。”
就在這時,沐臨風見對面的妓院門口站著幾個姑娘,一見門口有男子走過就立刻扯著嗓門叫道:“大爺,進來坐坐嘛。”
沐臨風突然靈機一動:“對呀,我怎么現在才想到?這個時代的女子惟獨妓女是最開放的,我只要先能打通這一個銷路就可以了。況且明末時代的女子衣服流行都是跟著妓女的。”想了立刻站起身來,哈哈大笑。
沐臨風想到這,立刻將鋪子門關上。走到對面妓院門口,他這時才注意到,原來這家妓院的名字叫作“春香樓”。
門口的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子,一見沐臨風,立刻睜大了雙眼,爭先恐后地上前拉著沐臨風的手道:“公子,進來坐坐吧,我們春香樓的服務是南京城最頂級的,我們稱第二,就沒有它家敢稱了。”
沐臨風微微一笑,在一旁的女子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笑道:“是嘛,那本公子還真要見識見識嘍?”
那女子被沐臨風這么一捏,火辣的身體立刻貼得更近,拉著沐臨風的胳膊,就將他向里面簇擁。沐臨風一進門后,這才發現原來這幾個女子說的話并不一定是吹牛。
此時雖只是上午九點多鐘,只見這春香樓里早已是賓客滿座了。不過這個時候不是賣醉,大多數人是喝茶的多。
春香樓分上下兩層,一樓中擺百了酒桌,每張桌前都坐滿了毛手毛腳的男子,各個年齡,各個階級的人物都有。二樓則是包廂性質的,每個門戶都緊閉著,房內不時傳來幾聲笑聲。
沐臨風笑道:“還真是不錯。”旁邊那剛才被沐臨風捏過屁股的女子,嬌聲笑道:“公子,你還當奴家扯謊啊。”
沐臨風順手將那女子摟到懷中,在她胸口又揉捏了幾下笑道:“那么你現在怎么招呼本公子?”
那女子欲拒還迎地推了一把沐臨風,咯咯地笑了幾聲后,對著堂內叫道:“媽媽,來貴客了。”
話音剛落,就見內堂跑出一個中年女子,雖然是半老徐娘,但是風韻猶存,臉上略施薄粉,并且堆臉了職業的微笑,在年輕時也是一個美人坯子。
沐臨風估計她便是這春香樓的老鴇了。卻見他一路軟腰輕擺,胸部微挺,上下躍動,手巾飄飄,做作之余卻又不見讓人惡心,就像一個生意人想方設法介紹自己的產品一樣,來到沐臨風跟前,睜大了雙眼打量著沐臨風,一見沐臨風的個頭,就足以令她驚嘆不已,再看沐臨風的相貌非凡,臉上更是喜不勝收。
只聽她咯咯地笑了幾聲后,拉著沐臨風的手道:“原來是個俊后生,不知公子如何稱呼?”說著在沐臨風的身上左右磨蹭,沐臨風雖然好色,但也不是不分時候,雖然此人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相對于那家中幾美女來說,還有一定的差距,不過不知道年輕的時候能不能吸引別人。
沐臨風被那老鴇摸地難受,連忙輕輕推開老鴇,笑道:“本公子姓沐,有沒有雅座?”
老鴇笑道:“沐公子您這說的是什么話,我們春香樓這么大的場面,怎么會沒有雅座呢?”說著朝著內堂叫道:“春桃,春杏,出來招呼沐公子。”
沐臨風只見內堂中又走出兩個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挪腰扭臀地走了過來,一見沐臨風的樣子,立刻滿臉堆笑地摟著沐臨風的肩膀,老鴇笑道:“好好招待沐公子,到二樓找間上好的雅座伺候著。”
那兩女子嬌笑道:“還用媽媽吩咐?”說著兩人便拉著沐臨風向二樓走去。
一樓大堂的正中間處延伸出一座樓梯直通二樓,在樓梯半腰處,有一塊十幾平米的平臺,平臺之上鋪著厚厚地一層紅地毯,平臺上空掛著一個碩大的紅燈籠,平臺處延伸出三道樓梯,正前方一道,左右又各一道,都是通向二樓。
第○44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二
第○44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二
春桃、春杏兩人領著沐臨風到了二樓,進了一個包房,剛開門沐臨風就聞到房內傳來的一陣芳香,沐臨風不禁哈哈一笑,連忙邁進房間,在桌子前坐了下來。請牢記環視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背后是一道緊閉的窗戶。
窗戶前面有一個案臺,上面擺了幾盆鮮花,右手處放有一張大床,上面的背面五彩繽紛,繡著各式花樣。左邊則是一個香閣,香閣前掛著珠簾,簾后有一矮案,方面放著一架古箏。
沐臨風剛坐下,就聽春桃、春杏兩人忙著吩咐下人招待酒菜。
沐臨風見二人姿色平庸,比家中的五美更是不及,心中甚是不喜,道:“叫老鴇來。”
春桃、春杏見沐臨風臉色不佳,連忙下樓將老鴇叫了上來。
那老鴇人未進門,就已經聽見她的笑聲,前腳剛邁進門,就聽她道:“沐公子,是不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沐臨風微微一笑,沒有答話,向春桃、春杏看了一眼。老鴇立刻會意,忙吩咐春桃、春杏先下樓去。春桃、春杏滿臉不舍,含情脈脈地看了沐臨風幾眼后,方才下得樓去。
老鴇連忙將門關上后問沐臨風道:“沐公子有什么吩咐盡管說。”沐臨風示意老鴇坐下后,問道:“媽媽貴姓?”
老鴇笑道:“小婦姓徐,人稱徐二娘,沐公子不介意的話,叫我二娘便可。”沐臨風點了點頭道:“二娘,我是南方過來的商客,以后篤定會在南京城留下發展,爾后自然會長期光顧春香樓。”
徐二娘連聲道:“那是,那是。”
沐臨風繼續道:“你老也不必要拿春桃、春杏這種貨色來推搪本公子吧?”
徐二娘連忙賠笑道:“哪里的話,沐公子您不滿意,只管和二娘說,換到你滿意為止。”
沐臨風笑道:“我就直說了,你將你們春香樓的頭牌叫出來?”
徐二娘笑道:“我們春香樓里的頭牌姑娘有好幾位,不知沐公子想叫哪位姑娘?”
沐臨風奇道:“有好幾位?倒是哪幾位,二娘不妨介紹看看。”
徐二娘笑道:“沐公子定是來南京城不久,連我們春香樓的頭牌都不知道哪幾位?我們最紅的當屬寇湄姑娘與顧媚姑娘了,人稱‘春香雙魅’。”
沐臨風心下一驚:“寇湄不就是寇白門?顧媚不就是顧眉生?這顧眉生歷史上不是應該嫁給了日后降清的“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龔定山作妾了嘛,怎么此刻還在妓院?而這寇白門也會在崇禎十五年,也就是42年,會嫁給聲勢顯赫的功臣保國公朱國弼,歷史上說,她下嫁的那年才7歲,那么此刻不就是才只有5歲?“沐臨風百思不得其解。
徐二娘見沐臨風滿臉思慮,不明所以,連忙問道:“沐公子你沒事吧?”
沐臨風這才回過神來,笑道:“寇姑娘與顧姑娘的芳名,我在南方時就已久仰了,如今若是能得一見,便能了卻平生夙愿了。”
徐二娘滿臉遲疑道:“不過這兩位姑娘現在都在招待貴客,不方面來招呼沐公子了。”
沐臨風奇道:“招待的是何人?”
徐二娘道:“是福王的長子朱由菘,朱小王爺。”
沐臨風心中一凜道:“我正想與他套套交情,不想他就在這春香樓。”
沐臨風想乘機向徐二娘打聽一下朱由崧的品**好,卻聽房外有人道:“媽媽,來貴客了。”
徐二娘立刻站起身來,叫道:“就到。”轉頭對沐臨風道:“沐公子,這寇姑娘和顧姑娘一時可能沒辦法過來,不如就讓二娘我給你介紹一位姑娘如何?”
沐臨風心道:“今天是來談生意的,不是為了女子爭風吃醋的,雖然二美有名,心急想見識一下,但是有朱由崧頂了頭位,自己憑什么身分去爭呢?”想到這,連忙笑道:“本公子相信二娘的眼光,不過千萬不要還是春桃、春杏那種貨色的。”
徐二娘連忙笑道:“沐公子相信二娘,二娘也絕對不會虧沐公子的,您就等著吧?”說著開門走了出去。
沐臨風做在房內獨飲著酒,等了大半個時辰,也不見人來招呼,閑來無聊,沐臨風便走到香閣內,坐到古箏前。
他本愛好廣泛,他在社團里無聊時,也學過吉他,不過倒是這古箏倒從來沒彈過。
沐臨風看了看古箏,心道:“這樂器自是千篇一律,相信也與吉他差不了多少,就是多了幾根弦而已。”
想著便漫無經心的彈奏起古箏來,剛開始還音不成曲,多彈了幾次,倒也漸漸熟悉了。
沐臨風正彈奏著古箏之時,就聽得門聲一響,歲之一陣輕微的腳步之聲傳來。沐臨風連忙停住手,走出香閣,卻見桌前站有一女,渾身白素裹身,一頭青絲直垂蠻腰。
沐臨風慢慢抬頭,這才看請那女子的相貌,只見她柳眉鳳眼,鼻尖嘴秀,皮膚白皙如雪,就如畫上仙女一般,但是眼神中卻似乎透露著一絲憂傷之色。沐臨風心道:“如此美女竟不是春香樓的頭牌?”
沐臨風看得出神,卻聽那女子道:“公子剛才彈得曲子,怎么從來沒有聽過?”
沐臨風聽她說話聲音氣如旋絲,似是有氣無力,但別有一番味道。心道:“我彈的是流行歌曲的曲子,你當然沒有聽過。”嘴上卻道:“哦,我彈的是我家鄉的一些小調而已,姑娘自然沒有聽過。”說著向那女子作了一揖,那女子連忙還禮。
沐臨風連忙示意此女子坐下后,道:“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那女子輕聲道:“小女子賤名何足掛齒?”
沐臨風見她神情憂傷,心中頓時起了憐惜之意,連忙道:“姑娘不說無妨,沐某今日能得見姑娘也不枉此生了。”
那女子冷冷一笑道:“不枉此生?公子言重了。”
沐臨風見她不喜說話,也不強言,只道:“既然姑娘不喜在下,為何又肯坐下?”
那女子道:“我聽姐妹們說公子談吐不凡,相貌氣宇不同常人,這才答應了過來一觀,不過還是見面不如聞名罷了。”
沐臨風聽她損自己,不怒反笑道:“那是她們高贊了沐某了。”
那女子也不答話,只是看著香閣內的古箏。
沐臨風久滾沙場,那里不知道她的意思,當下笑道:“姑娘若會操琴,不妨贈一曲給沐某如何?”
那女子卻搖了搖頭道:“我已絕琴了。”沐臨風意外道:“絕琴?”
第○45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三
第○45章【春香滿樓,文胸問世】三
那女子輕輕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冷凍的臉看不出她的絲毫感情的波動。請牢記沐臨風心中不高興,雖然尊重,但是自己怎么說也都是一個王爺,索性也不說話,來一個大眼瞪小眼,心道:“我看你能忍得住我的男人目前沒有。”
那女子心中惱怒,上千上萬的人都不敢這樣對自己,最后看了沐臨風幾眼后,溫言中還帶著冷艷,道:“公子無話可說了嗎?”
沐臨風搖頭道:“我以絕話了。”那女子先是一怔,隨后笑道:“絕話?”
沐臨風見那女子的笑容就如冰雪中的梅花一般,冷傲中帶有一點紅暈,不禁看得出神。
沐臨風笑道:“姑娘若是常笑,定是不可方物,又何必冷顏相對,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那女子聽他如此一說,笑容立刻消失在臉上,不再答話。
卻在這時,徐二娘的笑聲從房外傳來,不時只見她邁進門內,笑道:“沐公子,卞姑娘招呼的如何?”
沐臨風苦苦一笑,徐二娘走到那女子身邊,道:“我說姑奶奶啊,你到底要怎么樣嘛?”
那女子站起身來,作揖道:“媽媽,你如此便折煞賽賽了。”
沐臨風一聽賽賽二字,立刻驚得站起身來,變色叫道:“什么?賽賽?姑娘便是卞玉京姑娘?”
卞玉京忙對沐臨風作了個萬福,道:“小女子便是。”
徐二娘笑道:“沐公子,我方才便想對你說了,我們春香樓的第三頭牌就是賽賽了,但是剛才恰好有貴客來,我就沒來得及說……”徐二娘在一邊絮絮不絕說著。
沐臨風心道:“這卞玉京相傳是詩琴書畫無所不能,尤其擅長小楷,不僅如此,還通文史。請牢記相傳她的繪畫藝技嫻熟,落筆如行云,‘一落筆盡十余紙,喜畫風枝裊娜姿’尤善畫蘭。且據傳卞玉京一般見客不善酬對,但如遇佳人知音,則談吐如云,令人傾倒。”而且名妓對那些文采風流的人物是最愛的,自己能不能在這個方面下手呢?
沐臨風如忙對卞玉京作揖道:“沐某這廂有禮了。”心下卻道:“今天先給你個禮,往后我要你整個人。”
卞玉京面無顏色,不作回答,心中卻有些意外對方的大禮。沐臨風繼續道:“早就聽聞‘酒壚尋卞賽,花底出陳圓”’,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心中卻道:“這后者已盡歸我所有了。”
不知道她知道陳圓圓已經成為自己的愛妾又會怎樣的表情呢?卞玉京漫步走到窗前,悠然道:“那只是過去的賽賽了。”
沐臨風聽她言中有意,不明所以。
徐二娘將沐臨風拉到一邊道:“賽賽一個多月前本要嫁人了,不想朝中來了位田大人,說相中了賽賽,要帶她入京獻給皇上,賽賽因有婚約在先,便抵死不從,那田大人見賽賽意決,也不好用強,這才離去。哪知與賽賽有婚約的那斯懼怕朝中權貴,不敢得罪,應是要取消婚約,賽賽現今如此,全是那斯所賜。”
沐臨風聽徐二娘如此一說,心中已是明了,徐二娘說的定是那明末清初的著名詩人吳梅村,史上記載吳梅村在南京水西門外的勝楚樓上餞送胞兄吳志衍赴任成都知府,在這里他遇見了前來為吳志衍送行的卞玉京,看到卞賽那高貴脫俗而又含有幾分憂郁的氣質。
席間吳梅村又對卞賽的文才進行了探試,令吳梅村不由傾倒,以后二人交往頻繁,感情漸深。
后來兩人定下婚約,但是因吳梅村得知田畹金陵選妃,已看中陳圓圓與卞玉京。吳梅村在權勢赫赫的田畹前膽怯了,只在卞賽的寓所吹了幾首曲子便凄然離去。
沐臨風想到此處,也不禁為卞玉京惋惜,不由搖了搖頭。但是一提到田畹,沐臨風突然想道:“在山東水泊梁山時,曾令吳行將田畹處置,到南京后還未想起問起此事,不知道吳行事情辦得如何?”徐二娘見沐臨風也是一臉愁緒,不禁搖了搖頭,走出房間,將門帶上。
沐臨風看著站在窗前的卞玉京神情黯然,不由嘆道:“自古多情空于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卞玉京聽得沐臨風吟詩,轉過身來問道:“這‘此恨綿綿無絕期’乃是出自白居易的《長恨歌》,可這前一句‘自古多情空于恨’不知道出自何處?是沐公子自己作的嗎?”
沐臨風心道:“這‘自古多情空于恨,此恨綿綿無絕期’乃是出自清朝魏子安所作《花月痕》。可是現在仍是明朝,尚無此問世。”忙道:“正是在下所作,不知姑娘以為如何?”
卞玉京念了一遍后,喃喃又念道:“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隨后走到桌前坐下道:“兩者皆有其意,不過沐公子所作的更顯凄美,定是沐公子由感而發。”
沐臨風微微一笑道:“詩是在下為姑娘而作。”
卞玉京滿臉胡疑慮道:“為賽賽而作?”
沐臨風道:“正是,沐某也聽說姑娘與吳梅村之間的事情,甚是對姑娘表示同情。”
沐臨風話音剛落,卞玉京臉色又見憂傷,沐臨風忙道:“沐某又勾起了姑娘的傷心往事,實在罪過。”
卞玉京嘆息道:“公子不必自責,不礙公子的事。”
沐臨風正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