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74部分

緗竦娜氈韭劬檬盜Ρ仍吹氖笨嶄咧遼僖槐丁?br /> 政治方面,日本不僅沒有出兵蘇聯遠東,相反與蘇聯維持了良好的關系。日軍也沒有參加戰后的海軍軍備競賽,海軍的裁軍談判也接受了看似不利的條件,實則是非常很有利的條件,日本在保持八艘戰列艦的同時,擁有與美國相當的數量的航空母艦,一九四一年與美國開戰時,日本擁有了大型航空母艦達到八艘,目前日軍擁有的大型航空母艦十二艘,輕型航空母艦二十艘之多。日本陸軍也遠比想象的強許多,主要裝備與同時期的德軍并不差什么,其中的不少裝備也得到復**方面的認可,不然復**也不會去組建什么日械師;只不過軍工生產的重點不在陸軍,而且只有少量部隊換裝了新裝備。
想到這里,劉興不由的嘴角一笑,心里嘀咕到:不管日本有多強大,被我碰到都得死。想到這得意的地方劉興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那怪異的笑聲立刻傳遍了同車的幾個人,讓人覺得這笑聲好恐怖,一個個都在心里嘀咕著:不知道是誰要該倒霉了。
剛回到總部,黃厚杏就急沖沖地趕來了,一見他那樣子,劉興便知道這家伙來了一定是急事,不然也不用親自跑過來找自己。
見黃厚杏已經到跟前了,劉興便用開玩笑的口氣問到:“大特務,是什么急事讓你親自跑過來了啊。”
只見黃厚杏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到:“司令,你~~~~~~~~~~~,你現在沒有事情吧?”
見黃厚杏這么問,劉興疑惑的問到:“怎么拉?我?我現在確實有點空閑。有什么急事嗎?”
見劉興這么說,黃厚杏拉起劉興的手就要走,劉興被黃厚杏這一舉動搞的莫名其妙,剛準備問,就聽見黃厚杏邊走邊說到:“司令,對于那個家伙我是真有點抗不住了,你現在就跟我見下他們啊。”
聽黃厚杏這么說,劉興才想起自己答應了黃厚杏,想去見一見被俘的山本小五郎,只是一直不斷有事情要忙,也就一直沒有見。得,反正現在還有時間,就先見見這個家伙吧。
想到這里,劉興說到:“行,小黃,我跟你,我也想見一見他。”
齊齊哈爾第二監獄曾被日本人用于關押那些抗日志士,齊齊哈爾解放之后,這里又成為復**情報部的專屬監牢,關押的主要是日軍的中高級軍官。來到一個審訊室后,黃厚杏讓劉興在里面稍等一下。不一會兒,就見黃厚杏走了進來,后面跟一個穿日本軍服的人,耷拉的著腦袋,精神顯得有點萎靡不振,似乎有點象霜打的茄子一般。在那個人的身后,還有兩個復**的戰士也緊跟著走了進來。黃厚杏來到劉興面前對著耳邊說到:“這就是山本小五郎。”
劉興輕輕的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這時山本已經坐好了,黃厚杏介紹到:“這位便是復**的最高指揮官——劉興,劉司令。”
聽到此,山本抬起了頭,好奇的打量起眼前這為讓自己一敗涂地的對手了。雖然對方坐著,但是從坐的姿勢上,可以知道,對手是一個老軍人。全身的軍服雖然有點舊,但卻很干凈,腰間的配槍讓兩人產生了一定的好奇感,山本感覺似乎在那里見過,但是一時卻想不起來,突然腦子靈光一閃,他想起了,是在一次內閣的最高會議上,一個叫山田敏一的家伙介紹過這種武器,但是~~~~~~~~~~~。
見他眼睛都在直直的看著自己,劉興好奇的問到:“你看什么呢?你不是對我有話要說嗎?現在我來了,有話就直接說吧。”
這時山本站了起來說到:“劉司令,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聽到此劉興喝了口水說到:“問吧。”
聽到此,山本說到:“司令,是否可以給我看下你的配槍啊。”
聽到此,黃厚杏立即緊張了,他把桌子一拍,雙眼一瞪的說到:“你想做什么啊?你還真當我們是白癡、笨蛋拉啊?”
劉興聽到此,微微一笑,從身上解下配槍,將子彈取出,然后將槍交給了衛兵,衛兵再將槍遞給了山本。衛兵有點奇怪:山本這家伙是不是大腦進水拉?怎么突然對槍械有這么大的興趣拉?在認真、仔細的查看了一會后,山本把槍還給了衛兵,然后一本正經的對劉興說到:“我希望單獨和司令閣下交談。”
聽到此,黃厚杏驚訝了,劉興面無表情的說到:“小黃啊,叫衛兵門口站著,你親自記錄就行了。”見司令這么安排,黃厚杏沒有說什么,只是按照劉興的吩咐在執行著。
見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劉興看了一眼板垣說到:“好了,你說吧。”
山本仍然沒有說話,仍用疑惑的眼睛看著黃厚杏。劉興知道他的意思,便不耐煩的說到:“我說你個小鬼子,那這么多毛病啊,讓你說,你就說,別那么多規矩。我也沒有時間和你耗,要說便說,不說拉倒。”說完便準備起身走人。
見到此,山本張口說到:“劉司令,如果我分析不錯的話,你和你的部隊應該不屬于這個世界。”
聽到此,劉興震驚了,黃厚杏也驚訝了。這個秘密他是怎么知道的?劉興回到原來的位置坐了下來,然后故做鎮靜的問到:“不知道閣下何出此言啊?”
板垣不緊不慢的說到:“你的配槍!我在最高御前會議上見過這種槍的圖片,但是那僅是圖片而已。是一個叫山田敏一的家伙提供的。至于這個人的來歷,我也無法說清楚。”
聽到此,劉興震住了,腦海中不斷的思索著這個人的名字,心里在默念著這個名字,似乎在那里聽過,或者是在那里見過這個名字,但是一時卻無法想起。
見劉興沒有說話,板垣以為劉興不相信他說的話,便炫耀到:“我可以肯定那人也不是屬于這個世界的,他好象是突然冒出來的,而且提出了許多新的主張和建議,而徹底改變了陸軍部以前所制定的作戰計劃。不過很不幸的是,他的一些建議并未被陸軍省,特別是在武器上的建議沒有被采納,不然我也不會輸的這么慘啊。我們大日本帝國能有現在這樣的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采納了他的建議而獲得的成功。”聽到此,劉興一臉陰沉的揮了揮手,意思是將山本先帶下去。
黃厚杏見到此,對著門外喊了一聲,門開了,兩個戰士走了進來,將山本押了下去,見人被押走了,劉興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對黃厚杏說到:“小黃啊,你立即去安排下,從現在開始山本必須單獨關押。沒有我和參謀長的許可,他不能和任何人的見面。你必須安排一起過來的人進行看押,知道嗎?”聽到此,黃厚杏答應著下去了,而劉興的腦海中則在不斷思考著那個人的名字:山田敏一。
劉興從監牢中出來后,一邊走著,一邊思考著,這個山田敏一的名字在那里似乎聽到過,很熟悉,但是一時卻想不起在那里見到過。不知不覺就回到總部,這時彭全正好準備出門辦事,見劉興若有所思的樣子,便用手輕輕的拍了一下劉興,劉興驚了一下。抬頭一見是自己的搭檔,只是點點頭后,便又開始思考起那個問題來。彭全見到這樣,也沒有多想就出去了。而此時的劉興正努力的在記憶的深處搜索著那個熟悉,但始終無法想起的在那里見過這個名字。
當彭全辦完事情回來后,見自己的搭檔還在那里思考著什么事情,便湊了上去問到:“老伙計,在想什么呢?”劉興并沒有抬起頭來,只是在那里似乎自言自語的說到:“山田敏一”聽到這個名字,彭全似乎知道了劉興所思考的問題是什么。于是便不再說話,也跟隨著陷入了思考中。
這時副官將晚飯送了來,而劉興卻沒有多少心思吃飯,隨便吃了幾口便丟在了一邊,然后把自己關在了房間里面,開始思考起這個名字來。正想著,門突然被撞開了,只見彭全走了進來,一邊走還一邊興奮的說到:“我想到拉,我知道山田敏一是誰了?”
聽到此,劉興立即站了起來問到:“老伙計,那家伙是誰啊?快說、你快說啊。你就別賣關子了。”彭全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慢慢的說了一句話:“那應該是二零一二年的事。”
這時劉興的思維立即回到了二零一二年,那個時候的他剛剛被授予上校,當時的職務為總參某處的副處長。由于工作需要,那時他在家的時間相對比較少,為此自己的夫人沒有少埋怨自己,但是卻從沒有鬧過離婚。想到這里,劉興的心里不僅有點酸楚了起來,眼睛中也有了點點淚水。略微整理了自己的思維,劉興開始努力的回憶起那個時候的點點滴滴起來。
于是彭全回憶起當年的事,那時他也在總參,為對日情報處的一個參謀,記得那次他被副總長給叫了去,在和副總長一番寒暄后,有人走了進來,將一個文件交到了副總長的手了,然后便出去了。
副總長并沒有說話,只是將文件遞給了他,示意他看了文件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他接過文件后,他發現文件屬于絕密級的資料,因為以他當時的身份是完全不可能,也不應該接觸到這類資料的,所以此時的彭全倒是顯得有些膽怯,在略微想了一下后,便緊張的問到:“這~~~~~,這合適嗎?”
副總長微微的說到:“你看吧,沒有關系。本來這也是你工作上該知道的事情,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聽到副總長這么說,他便接過了文件,并且開始認真讀起這份文件來,發現內容為最近日軍的一次演習中,一支特戰小分隊失蹤的事。
“副總長,這有什么問題嗎?”
他還沒有說完,副總長便陰沉著臉說到:“你知道失蹤的是誰嗎?”聽到此,他搖了搖頭說到:“具體的報告上沒有寫啊,我就不知道。”
副總長笑著說到:“那幾個家伙的身份為日第三特別行動部隊的,一支非常神秘的部隊,這件事是否是日軍有背后玩什么把戲?居然來一個集體神秘消失,我看來這里面是有大文章啊。”
聽到此,他驚訝的說到:“那上面只說,為突然失蹤,具體的去向沒有人知道。”
副總長點了點頭,然后繼續說到:“目前我們只知道失蹤的小隊隊長叫:山田敏一,部下約有十五人。”說完便不無感傷的嘆了口氣,然后說道:“有關的資料會交給你,你研究一下吧,看有什么特別的之處。”
“是!”彭全干脆的回答到。
從副總長那里出來,他便研究了一下有關的資料,不過沒等他研究出一個結果,他被提升為大校,調離了參謀部,這事也就放下了。聽到這里,劉興的頭開始感覺有點大,劉興便打斷到:“你是說失蹤的那家伙就是山田敏一。”
彭全肯定的點了點頭說到:“對,我當時研究過有關的資料,絕對不會記錯。對了,你怎么突然念起他來了。”
劉興聽到此,面無表情的回答到:“那家伙來到了這個世界。”
聽到此,彭全驚訝的說到:“不會吧,如果是真的,那么一切就都好解釋了,不過這樣說的話,那暗爪的戰斗力可不能小視啊。”
聽到此,劉興點點頭到:“對啊,現在說來,以前那些事情的發生,包括日本戰略的改變這些都可以解釋清楚了。”
這時彭全仍然疑惑的看著劉興說到:“老伙計,你是怎么得到這些情報的啊?總不會是鱷魚告訴你的吧,我是不相信他鱷魚有那本事。至少目前他和他的下屬還沒有那個本事啊。”
劉興若有所思的說到:“是山本,他在看了我的佩槍后告訴我的,并且肯定了我和我的部隊都不屬于這個世界。”聽到此,彭全張大了嘴巴,劉興看著彭全的樣子,實在有點想笑,但是他還是忍住了。他實在沒有想到彭全會做出如此夸張的表情來。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戰爭本身就是一場以人的生命和鮮血,甚至是國家、民族命運和前程做資本的賭博,輸贏的結果對任何一方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所以這樣的賭博也逼迫著參與者盡自己的全力去參與,因為輸的一方所要付出也許不是鮮血與生命所能衡量的。如同世間萬物都有屬于它自己的規律一樣,戰爭也有屬于它自己的軌跡,一旦有人違背了這個規律,那么誰就將受到這個規則的懲罰。面對敵人,你不應從沒有感到沮喪,更不應手足無措,否則等候你的是戰敗。更多的時候,你會全身心的投入到每場戰爭中。
在他文言看來戰爭才是屬于他人生真正的戰場,而指揮臺則是屬于他文言的舞臺。他感覺自己與其說是一個戰爭的指揮者,更不如說他是一個音樂指揮家。畢竟在他文言看來,指揮家只要按照樂譜去指揮下面那些經過無數次排練的樂隊就可以了,就算指揮錯了,樂隊也會按照自己訓練的時候去改正。而他文言指揮的這首音樂,事先沒有排練過,有的只是計劃,然后他就要根據當時自己的情況和對手的情況,去不斷的改變著自己先前的策略,而所有的改變唯一的目的就是一個字:贏。至于說到戰爭是由誰先挑起的,這些在他文言看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消滅敵人,保存自己。
此時文言更有信心實現自己的夢想了,現在的他已身居于大慶的第一前沿指揮所內,表面上看這是為協調統一既將發起的大慶以南戰役而臨時建立的這個指揮部,實則就是計劃之中的軍一級指揮機關,也許就是以后的第一軍軍部。說不定以后自己就可能是所有團長里面第一個升軍長的人,想著以前那些和自己平級的人,現在以后要先給自己打敬禮了,他文言心里不知道有多高興啊,想到這里,他不由的笑了出來。
而此時身邊的副手衛賓看見文言這家伙臉上露出了一些詭異的笑容,衛賓便打趣到:“我說文大指揮官,你小子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情想MM啊。你可真有雅興啊。”
聽見衛賓的話,文言回頭朝他笑了笑,但是并沒有回答衛賓的話。要知道此時的文言可謂是信心十足。因為他的手里掌握著復**部隊的超過百分之七十的作戰力量。為了舉行這次戰役,總部把他所要求的一切,給的回答就是兩個字:滿足。
要知道這次戰役的主力部隊是復**的第二師和自己的第三師,這可是復**的老部隊,而現在的四師雖然還是屬于日系師,但是他們中間的很多裝備都得到了大的加強,現在無論是戰斗力還是戰斗素質也都不弱。另外最重要的是,為了順利的完成這次戰役,總部特別把復**的“重拳”部隊——炮兵旅和坦克團也配置到了文言這個方向。為了保證戰役后期的順利進行,總部所集合的配合作戰的部隊也不少,現在光到位的就至少有七個二線營,地方上還有四個民兵大隊將擔負其他的任務。
這一天,文言視察了一下前線之后,臉色變得不太好看,結果一回到指揮部,就被副總指揮衛賓注意到,此時的文言臉色顯然不大好看,于是衛賓便好奇的問道:“怎么拉?是不是人不舒服,要不要我喊衛生員來給你看下。”
文言聽到這話顯得很不解的回答道:“我這樣子象似生病嗎?剛才我去前面觀察了一下,我發現對面的日軍已經構筑了強大的防御體系,工事構筑的還真夠不錯的,一看就知道這指揮官不是吃素的啊。明暗火力點,反坦克陣地,交通壕,防坦克壕,雷區,鐵絲網,好家伙,能用上的全用上了,如果真要想突破這些障礙的話,又想傷亡少,那么我們就一定需要更強大的火力,可是彈藥量依然是限制的,這可真讓人有些頭痛啊。”
“我說你小子不是想去找后勤部長拉關系吧,我勸你想都別想啊,現在你要是想找章軍去要彈藥,他是不會再給的,如果把他惹急了,他一定會說要炮彈沒有,如果你要嫌少,你就把我塞炮膛里面發射出去吧。”衛賓說道這里略微的笑了笑后,便又繼續說到:“再說了,彈藥不足的問題屬于普遍性的意,歷次戰爭中都出現過。而且現在整個作戰部隊的彈藥量都是采取最低供應標準。只希望以后等條件好了些,這最低標準也能提高點才好啊。”
聽到這里,文言并沒有回答衛賓的話,而是開玩笑的說到:“我說小衛啊,你說真要把咱們哪個后勤部長給塞進炮膛里面去,那需要多大口徑的炮管啊。我想那炮口徑絕對不會比巴黎大炮的口徑小啊。”說完便笑了笑。衛賓聽到這里,便看了他一眼,卻并沒有說話,也沒有笑,此時的衛賓正在那里認真的研究著地圖。
略微想了一下,衛賓這才開口說道:“不過在我看來,在野戰條件下對于進攻擁有堅固防線的敵人,我們不一定非要用炮彈開路。”
“你想到什么了?”文言馬上興奮地說道,“你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方法,快說吧。”
“不是我想到什么,而是接到一份通知,”衛賓說道,“總部剛剛發了知道,新組建的工兵旅將調歸我們。”
一聽到這里,文言臉上也多少有了點笑容,于是急問:“不知這工兵旅現在的情況如何?”
“哦,這支工兵旅是以先前工兵部隊的骨干做為基礎而組建的,據說相當專業。”衛賓一邊回答著文言的問題,一邊看著地圖。
“以工兵對付堅固的工事也是好辦法,只是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如何?”此時的文言顯然對于這支新加入的部隊顯得有些信心不足。
“我也不知道,”衛賓接過話來說道,“不過他們已經上路了,馬上就到了,不如等他們來了后,我們再去看一下吧。”
“行!等他們到了,我們去看下啊。”文言停了一下,又問道:“對了,小衛各部隊及作戰物資是否已全部到位?”
衛賓回答道:“參戰部隊都已基本進入戰區,而且馬上就可以到位。只是作戰物資尚沒有全部到位,可能要比預計晚上一二天吧,不過不會耽誤作戰需要。”
“為什么?”文言關切的說道,“雖說晚了二天,并不影響作戰計劃。但是如果敵人先我們一步動手的話,那我們其不是很被動嗎?雖然我們也要再等上幾天才能發起攻擊,不過這樣似乎很不大好啊。”
“文指揮長,這次倒不是后勤部門工作不利,而是這次保障任務太急了,數量太多,運輸距離太遠。畢竟現在的道路條件不比我們那個年代,地面道路交通成網,而且一旦戰爭來臨,這物資隨時就是幾萬,甚至是幾十萬噸的往前面送,這空中有大型運輸機在飛,海里有各種大型輪船在跑。就現在這條件,能有牛拉車,這就算很不錯的了。”
“想有用不完的物資絕對不可能了。”文言說道,“戰爭規模越大,后勤問題越麻煩。”
衛賓提意道:“走吧,我們去鄭宏那里看一看,他的部隊可是我們進攻的鐵拳啊。”
“行,”文言忙放下了手里的筆說道:“說去就去,正好順便去吃他一頓,一直想讓他請客的,可是一直沒有抓到機會,這次說什么也不能讓他給跑了。”
大慶與齊齊哈爾一戰之后,鄭宏的坦克團一直處于休整之中,不是他們損失慘重,而是坦克需要進行保養了,已經連續戰斗了很長時間了,且冬季已經就在眼前了。幸運的是,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總算在新戰役開始之前,完成了全部保養工作,坦克團又恢復活力了!在接到立即南下的命令后,鄭宏便帶著自己的坦克團迅速沿公路朝大慶方向開去。
為了參加新的戰役,坦克團由齊齊哈爾一路南下,趕到了大慶集結,此時的坦克團正在休整待命。文言和衛賓按照地圖上所標注的位置來到了坦克團的駐地,卻發現眼前是一個小村莊,這怎么看怎么不象是駐扎著部隊,而且是一個擁有大型機械化裝備的裝甲部隊。這可讓兩人有些為難了,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了疑點。那就是,整個村莊里面沒有一個人。要說這年輕的走了,年幼也被帶走了,總還有幾個年老的吧,可是整個村莊中就根本沒有一個人,這讓文言與衛賓感覺到有些納悶了。想著這里馬上就要打仗了,也許有人也是躲了起來不敢出來啊,文言便叫隨行參謀拿來地圖,在認真的看過地圖后,他們最終確認自己乘車趕到這個地方確實是坦克團的駐地,可是現在竟然沒有找到部隊,這實在是有些太奇怪了。后來才發現,坦克團偽裝的太好,他們離的遠了一點,竟然沒有發現。所有的坦克都經過仔細的偽裝,人員的住所也經過偽裝,從遠處看去,那不過民居、干柴堆、土堆什么的。
當他們在坦克團人員的指引下,走進鄭宏的指揮所——從外表面,那里只是幾個草堆,發現鄭宏正在愁眉苦臉的想事情。
“我們的大團長是不是為了沒有酒發愁?”文言沒進門就叫道,“要不要我送你幾瓶好酒?”
這時鄭宏才發現有人來了,于是馬上起身,一邊笑著迎上去,一邊說道:“我正愁,有好酒沒人陪我回喝那,你們來的正好,大家好好喝上幾杯!”
?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09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