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70部分

辦公室。推門進去后,發現辦公室除開劉興和彭全參謀長外,還有其他的一些人也在那里坐著和劉興,還有彭全一起,看樣子他們似乎是在討論什么問題一樣。見歐陽明走了進來,所有的人都先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這一笑,倒是先把歐陽明給搞蒙了。于是歐陽明用一種疑惑的眼神看了大家一圈,然后便聽見劉興說到:“剛才我還在這里說,你們幾個家伙一定是商量好了的,后來彭參謀長還在說怎么沒有叫你一起來,我說你也快到了,這不話剛落音,你就推門走了進來。”在聽劉興說完后,大家再次轟然大笑了起來,歐陽明也跟著笑了起來。
等大家都笑過后,歐陽明看了在場的所有人一眼,他發現此次東進兵團的所有指揮官都在這里,其中就包括一師師長梁沖、新任副師長雷明生、參謀長唐迅,二師師長衛賓,師代理參謀長閔仁、三師師長文言,新任師參謀長鮑平、炮兵旅旅長韓國旺,坦克團團長鄭宏、團參謀長諸葛青,還有新成立的特種兵作戰指揮部的司令李忠,不過在這些熟悉的身影里面他還發現了一個人,那就是現任一零一團團長吳乾,大家都叫他做窮小子。此時的歐陽明在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么多東進兵團指揮官的面前提出東進是個錯誤的決定,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判斷和理論是否可以將他們說服,看來自己現在要在這司令部內上演一出現代版的:舌戰群儒了。
當大家都在討論東進的相關事情的時候,卻聽見歐陽明站了起來說到:“司令,我有個建議不知道是否該說,不該說。”
“哈哈,歐陽明,你這家伙是下去當參謀長后,可是越來越精明了,你現在都已經提出來了,你難道會認為我劉興會說,你不該說,給我閉嘴嗎。好了,我一猜你今天來就是有話要說,估計這話不說出來,你歐陽明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要知道這理是越辯越明,這話呢?自然是越講越透徹啊,好了,你有什么意見你就直接說吧,在這里的都不是外人,雖然我們這里不是以前的部隊了,但是軍事民主還是不會丟的,所以你有話就直接講啊,不必這么裝神弄鬼的。你說吧。”見歐陽明站了起來,劉興并不在意的說到。
“司令,我覺得現在我軍去攻打哈爾濱還不到時候,至少現在我軍就算占領了哈爾濱,也不見得能守的住,所以依照我的意思,我想建議總部放棄攻打哈爾濱的想法。”歐陽明在說完后,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他發現他們的表情并沒有如同自己想象的那樣,臉上露出有驚訝,那怕是一絲的驚訝也沒有,這反倒讓歐陽明有些吃不準了,他們這到底是在唱的那一出啊。
劉興和彭全沒有說話,只是用眼睛盯著歐陽明,然后便聽見劉興冷冷的說到:“歐陽明,你知道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嗎?你要知道總部已經下定的決心是不可能隨便進行更改的。朝里面走去,來到里面的一間辦公室的門口,見劉興和彭全帶著一些軍官朝這里走來,門口的衛兵立即將門打開來,在劉興和彭全走到他們面前的時候,衛兵沖著兩人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劉興回禮后,兩人禮閉。在等眾人走了進去后,衛兵迅速把門關上,與外面的擁擠和狹小相比,這里面卻給人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就見電腦被分成多排擺放在電腦桌前,一張巨大的投影熒幕掛在了房間的最中央的墻上。里面所有的參謀們見到劉興和彭全帶著這些人來了,剛準備敬禮,便被劉興給制止了,就見劉興對他們說到:“好了,現在你們先休息下,下面先進行一場電腦模擬對抗演習,進攻的一方為鄭宏所率領的坦克團和炮兵旅加一個機械化步兵師,防御的一方為吳乾所率領的兩個機械化師和一個特種兵司令部。戰役背景為,敵軍一個坦克團加上一個步兵師企圖突破我軍已經建立穩固的新防線,好了,下面各位指揮官們,你們就位吧。”劉興在介紹情況的時候,把特種兵司令部說的很重,這里面似乎要提醒某人注意一樣。
在劉興宣布演習開始進入準備后,所有的人都迅速的就進坐到電腦旁開始熟練的操作起電腦來。在一陣緊張的討論與忙碌之后,雙方便迅速確定了自己排兵布陣的方案以及初步的作戰計劃。
在看過雙方的方案和計劃后,劉興對彭全笑著說到:“看來這鄭宏還是習慣他那種突破一點,全線進攻的戰略,他試圖用火力上的優勢打擊對手而獲取全面的勝利,不過這家伙忘記了我的提醒,看來這家伙又要重蹈覆轍啊,這家伙怎么就不吸取教訓呢?”
而此時的彭全在比對過雙方的計劃后,只是笑了笑,然后謹慎的說到:“現在下結論還未時過早啊,要知道這一戰做為防御的一方吳乾雖然看似在兵力上占有優勢,但是實際上卻并不是那么回事,而且你注意到沒有,吳乾為了防止鄭宏這家伙的火力突襲,在他的第一線防御陣地中并沒有布置多少兵力,而是將主力放到了第三線上,而且他的二、三線的防御陣地實在靠的有些太進,而且他的炮群布置的似乎過于偏重與右翼,這就在一定程度上,讓他的中線和左翼的壓力太大,而鄭宏似乎抓住了對手的這個弱點,將所有的進攻兵力都集中到了左翼上,所以要我說現在說結論還為時尚早。畢竟雙方在排兵布陣上,可謂各有千秋,我想一場好戲馬上就要開始了,你我還是拭目以待吧。”聽到這里劉興表示贊同的點了下頭,然后便不再說話了。他們都期待著自己手下這些大將們能為自己表演一場精彩的戰場對決。而此時的同樣做為裁判組的歐陽明卻有自己的一翻截然不同的看法,但是在這兩人討論的時候,因為他們并沒有問到自己,所以歐陽明才沒有機會發表自己的看法。不過,歐陽明知道,這搞不好鄭宏這家伙又要學前兩次一樣,陪著吳乾這家伙玩同歸于盡。而當歐陽明來食堂后,卻見自己的師長焦敏宏正在那里焦急的等待著什么一樣,一見歐陽明出現后,便迅速迎了上來問到:“你怎么一去就是一個下午啊,情況怎么樣?要是不行,就干脆按照司令部的部署來辦啊,畢竟他們是從全局來考慮的,而我們只能看見局部,所以我想總部這樣做自然有總部的道理,有些事情上太較真似乎并不太好啊。”
聽完焦敏宏的話,歐陽明沒有正面回答,先是看了歐陽明一眼,然后這才說到:“沒有什么,我想總部會詳細考慮我的建議的,對了,師長大人,晚上有時間嗎?”
聽到歐陽明這一問,焦敏宏立即眼睛冒出了閃光的問到:“那你整個下午在做什么啊?不會是真在忙那個什么對抗吧。”
“你怎么知道的?”聽見焦敏宏這么說,歐陽明顯得很驚訝的說到。在看見了歐陽明那驚訝的表情后,焦敏宏現在確認歐陽明整個下午都在忙活著那個什么模擬對抗的事情。
焦敏宏沒有說話,只是隨口問到:“什么叫對抗?你到是快給我說說啊,現在整個師、團職軍官都在傳這個事情,而且越傳越邪乎了,我到是不相信對抗能有那么大的魅力啊。”
聽見焦敏宏這么說,歐陽明想了下便說到:“這樣吧,師長,這一時半會的,我也解釋不清楚。等下吃了飯你先別走,我陪你一起去看下,你看了后就知道了。好了,現在什么也別說,什么也別問,吃飯。”說完便朝飯堂走去,焦敏宏想了下,便想起歐陽明長所的一句話叫: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只能親眼看見后才能算是真的,所以在聽見歐陽明說晚上要帶自己去看這次對抗后,便不再追問什么,而是安心的朝食堂走去。
吃晚飯的時候,劉興和彭全便已經聽到有關下午進行的這次對抗的傳聞,在與彭全交流了兩句后,劉興便在吃飯前大聲的宣布到:“等下吃完飯后,所有師、團一級軍事主管和參謀長別走,晚上有一場精彩的好戲等待著大家去觀看。好了,現在繼續吃飯吧。”說完劉興便也開始端起飯碗來。
因為大家都急著想知道這場對抗的結局,所以所有的人都是匆匆吃了幾口后,便在那里早早的等待著劉興和彭全了,而知道路的,則早就先跑到那里先等著了,如果遇見了熟人,自然就免不了和對方有一翻爭論。
見人員似乎都已經到齊了,劉興在小聲與彭全交流了下意見后,便大聲的宣布到:“對抗繼續進行,下面先請參謀長對中午的對抗進行一下講評,同時也是為了給沒有看到下午對抗人員對對抗的情況做一個大致的介紹吧。”說完后,便對彭全點了下頭。
彭全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后便說到:“這場對抗為電腦模擬對抗演練,雙方最初的形勢為,吳乾作為防御一方擁有兩個機械化步兵師和一個特種司令部,這一方作為防御的一方擁有著絕對的兵力上的優勢。而作為進攻的一方鄭宏,他則擁有一個坦克團,一個炮兵旅和一個機械化步兵師,另外他還擁有絕對的制空權。下午進行的對抗只能算是小打小鬧,至少我個人是這么看的,因為雙方都在不斷的試探著對方兵力部署和火力部署的方案,希望在這些小規模的行動中,一是可以積累一定的作戰經驗,二是希望以此摸清楚對手在部署上弱點,希望通過發動致命一擊來解決對手。第三,這一點是我個人的猜測,我覺得這也是雙方成熟的一個標志,畢竟他們在通過不段的小勝積為大勝,但是到了下午對抗臨接近結束的時候,作為防御一方的吳乾,居然一下子派出一個機械化步兵團,對敵人發動進攻,不過很不幸,由于疏忽了防空方面的措施,作為進攻一方的鄭宏再次以六架戰機的代價換取了這個團的覆滅。對于吳乾的這次行動確實讓我感覺到有些疑惑,對此,在吃飯的時候,我專門問過吳乾此舉的目的是什么?而吳乾給我的答復是,他現在已經清楚了鄭宏的兩翼已經只剩下一張紙了,他希望通過這個步兵團的進攻來突破他的右翼防線,希望以此迫使他增兵右翼,這樣他的中線兵力就將大打折扣,這樣也為吳乾自己下一步全殲鄭宏的大部隊打下一個基礎吧。”說到這里,彭全看了一眼吳乾,在看了一眼鄭宏。兩人在與彭全目光對視的那一下,兩人做出截然不同的反應,這也讓彭全在心里嘀咕著,也許這兩人的這個反映已經預示了雙方的輸贏了。而在彭全看來,輸贏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讓這些中級指揮官們擁有組織大部隊,多兵種的能力,畢竟在以后的作戰中,隨著復**的發展,兵種的建立會越來越多,如何發揮兵種之間的優勢,如何對這些優勢進行復補將成為這些以后高級指揮官所要面對的大問題啊。
見彭全站在那里似乎有些發呆,已經有一會沒有說話了,劉興也感覺到那里不對勁一樣。便立即讓牛得草以送水的名義去提醒下彭全。牛得草送水上去的時候,便輕輕的在彭全耳邊說到:“參謀長,參謀長,大家都在看著你啊。”
此時的彭全這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已經走神了,便立即說到:“下午的對抗情況就是這樣,至于說到對于雙方的講評,我個人認為現在去評論誰對,誰錯還未時尚早,畢竟最后的輸贏未定,就去說誰對誰錯,似乎不大好,而且這對下面的對抗也有一定的負面的影響了,好了,下面對抗繼續。”說完便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
對抗在彭全宣布的繼續進行后,便開始了,在接著下午的進行后,雙方又開始了緊張的排兵布陣,調整著自己的原先部署。當彭全回到座位的時候,劉興便小聲問到:“喂,老伙計,剛才想什么想的這么出神啊?”
彭全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的說到:“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鄭宏這家伙估計又要重蹈覆轍了。”
“哦,你為什么會這么看?你判斷的根據又是什么啊?”聽到彭全這么說,劉興便急忙追問到。
彭全看了一眼劉興后,便只是笑了笑說到:“看吧,我希望我判斷是錯誤的,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分析,鄭宏似乎已經輸定了。”說完便不再說話,見到此,劉興也不再追問什么,只是靜靜的關注著局勢的變化。
雙方在經過一陣緊張的調整部署后,戰場上的形勢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與下午不同的是,此時的吳乾已經將他的全部兵力調集到了中線上的二線陣地上,而在他的一線陣地上也得到了一定的加強。而吳乾此時的兩翼則完全依靠火力在支撐著,似乎在下一階段的作戰中吳乾準備將兵力集中在中線,而一旦兩翼有事發生時,吳乾則依托火力作為支撐,依靠快速的機械化行進迅速集結部隊與防御面上,與敵展開對決,如敵支援,則繼續與敵抗衡,如敵不支援,則依靠兵力和火力上的優勢,一口吃掉對方。
而鄭宏呢?在取得下午最后一戰的勝利后,便趕緊將原先集中在中線的部隊進行了分散,除開加強了兩翼的防御力量外,并且在排兵布陣的同時,連續派出多波次的飛機對吳乾的前沿陣地進行有效的轟炸和馬蚤擾。這除開在時間上延緩了吳乾的布陣速度外,還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吳乾的兵力上的傷亡,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醒了吳乾在進入戰場后,要時刻記得防空,對空火力的配備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環節。
在經過一陣小規模的試探后,鄭宏再次發動了對吳乾的進攻,在三十分鐘的航空火力打擊后,緊接著便是長達一個小時的炮火覆蓋,而在炮火覆蓋剛剛結束后,鄭宏便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剩余的坦克開始掩護步兵對吳乾的中線陣地發起了進攻,在面對這樣的攻勢時,吳乾并沒有顯得手忙腳亂,手足無措,反而沉穩、老練了許多。他一邊在中線組織防御,一邊安排自己的老上級梁沖同時在兩翼對鄭宏的防線發起了進攻,而且依靠自己在兵力上的優勢不斷的消耗著鄭宏在火力上的持續進攻,很快梁沖那邊在兩翼所展開的進攻就取得了效果,在己方損失了約一個營后,先是左翼突破連續突破了鄭宏的兩道防線,整個進攻開始順利的向鄭宏的第三道防線進攻,見敵人似乎就要突破自己的在左翼的防線了,鄭宏便先是從預備隊中抽調自己最后一個機械化步兵營進行增援,然后用持續不斷的航空火力來消耗吳乾的進攻力量,而自己對吳乾的進攻依然在繼續著。見鄭宏依然沒有撤兵的意思,吳乾便立即讓李忠派出了城市戰第一營加入到對鄭宏的進攻中。在得到了有生力量的支援后,梁沖的進攻顯得更加的順利,部隊進攻的節奏也顯得更加的快速了,還不等鄭宏的支援到達左翼,梁沖便迅速指揮部隊突破了敵人的第三道防線,兵鋒直指鄭宏的指揮部。
對抗進行到這里,戰役似乎即將結束了,但是此時鄭宏卻突然提出暫停對抗,他對吳乾所派出的城市戰第一營這樣一個編制表示無法理解,而且是在李忠的管轄下居然能派出相當于一個加強團的兵力,鄭宏似乎顯得有些無法理解。
在征詢了吳乾的意見后,裁判組的歐陽明便宣布對抗暫時停止。這時就聽見鄭宏大聲抗議到:“我抗議,在我所知道的我軍作戰序列中,并沒有城市作戰第一營這么一個編制。為什么吳乾這家伙能憑空捏造出這么一個編制來,這樣的話,這場對抗似乎已經失去了意義。所以,我請求裁判組判定吳乾這家伙輸了。”
聽到這里,屬于吳乾一方的人員,包括鄭宏這邊的文言也都跟著笑了起來,就聽見劉興解釋到:“在介紹兵力分配的時候,我就提醒過你,李忠那里是一個特種兵司令部。至于你所說的那個城市戰第一營,那不是吳乾捏造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的。其實它的真實名稱是叫城市作戰旅,全旅下轄八個城市作戰營。這支部隊的職能就是在以后的城市作戰中,在我軍攻入敵軍所占領的城市后,這支部隊將專門負責給大部隊開路,而且是專門從事巷戰的一支部隊,所以你這里說吳乾捏造部隊,只能說你是信息不靈,不能說人家捏造部隊啊。”說到這里,劉興先笑了起來。
“對于這點,文言本人是知道的,畢竟前段時間為這個事情,梁沖也好,衛賓也罷,他們對我可是都多少有些意見的啊,要知道我找他們要人的時候,他們在心里還不知道把我這個老頭子給罵了多少次。好了,鄭宏,你看這場對抗還有必要繼續進行嗎?”笑過后,不等鄭宏說話,劉興便又補充到
在聽到自己理虧后,鄭宏紅著臉半天沒有說話,這時就聽見彭全說到:“鄭宏,我看你還是認輸吧,這場戰役你怎么打都已經輸了,畢竟人家的部隊已經在左翼突破了你的防線,而且很快就要攻到你的指揮部了,我看你還是認輸吧。”
聽到這里,鄭宏憋紅了臉說到:“不,我還沒有輸為什么要認輸啊,要知道我的進攻部隊也已經突破了吳乾在中線的兩道防御線,而且他的第三道防御線也已經在我的進攻中顯得及其可圍了。雖然現在吳乾的兵鋒已經快到我指揮部了,但是我在指揮部周圍依然還有一個重裝營,所以就憑著這個營,再加上我指揮部的人員,最少可以支持到我回援啊。所以在這里我請求裁判組宣布對抗繼續進行。”
聽到這里,劉興和彭全都笑了笑,然后便聽見劉興說到:“歐陽明,你問下吳乾吧,畢竟現在他掌握著戰場的主動權,而且這事情也必須經過吳乾同意后才行。”歐陽明答應著,便和吳乾進行了一翻交涉,最終兩人決定同時放棄對對方的進攻。在現有部隊的基礎上,對抗將繼續進行。對于這樣的結局,大家都為吳乾放棄這樣大好的局面而感到惋惜,同時也為他的大度感到高興。
雙方部隊回防后,此時的鄭宏在展開新的攻勢前,顯然已經沒有當初的那種盛氣凌人,成竹在胸的氣勢了,在開始布兵的時候,他先是將自己這邊的文言和韓國旺給召集到了一起,三個人開始緊張的商量起下一步的部署來,原先鄭宏以為吳乾那邊只有兩個師左右的兵力,現在如果算上李忠的特種司令部的話,可以說吳乾實際擁有的兵力已經接近或者超過了三個師的編制,而且在除去先前的消耗后,現在的吳乾最少還擁有一個半師的兵力。而再看鄭宏自己,除開兩個坦克營和一個坦克團指揮部外,步兵那邊還有兩個團左右的兵力,再算上韓國旺的炮兵旅,自己最多也就是一個師。不過自己現在還握有絕對的制空權,在接下來的戰斗中,看來自己只能采取守勢了,或者采取小規模的進攻以吸引吳乾的大部隊進攻,然后依靠自己在火力上的優勢逐步消耗掉吳乾在兵力上的優勢,這樣可以為自己下一步的進攻做一個準備。
想到這里,鄭宏除開將自己的兩個坦克營留在手里外,其他所有的部隊都被他按照平均的原則給分配到了陣地上進行防守,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將以前歸自己指揮韓國旺的炮兵旅劃歸到了文言的下面,讓文言專門負責對敵防御作戰,這樣鄭宏的防御則被大大加強。而此時的鄭宏則一門心思在等著吳乾過來進攻。
而吳乾呢?他在加強了自己的中線防御后,便讓李忠的特種大隊不斷的對鄭宏的前沿防御陣地進行襲擾,雖然說沒有取得什么大的成果。但是,每次都會有一些小的收獲,而文言對于李忠的這種戰術則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所以對于吳乾他們的襲擾,文言所采取的策略就是盡量放他們進來,但是李忠似乎已經吃透了文言的手法一樣,在每次偷襲后,只是對前沿進行一下適當的打擊后,便迅速撤回,決不給文言以任何機會,這也讓文言顯得有些惱火。但是此時的文言似乎還能壓住自己的火氣,所以對于李忠的那套襲擾戰術并沒有做出多大的反映。但是每次李忠來襲擾,文言都會做出一定的反應來。
在認真的看過戰場情況后,吳乾便把梁沖、李忠和衛賓叫到一起,商量到:“兩位師長,我看時間不早了,這真正的大戰還在等著我們呢。我看過戰場的情況后,我想給鄭宏這家伙最后一擊。和他耗了大半天了,難得這幾天可以不在前沿,我想早點回去睡個好覺,好好的休息下,補充一下體力,這也算為以后的作戰打個基礎吧,兩位師長意見如何?”
聽到這里,梁沖和衛賓都贊同的點了下頭后,這時就聽見吳乾說到:“我決定左右兩翼同時發起進攻,這次你們要特別注意對空防御,畢竟鄭宏這家伙手里還握著絕對的航空火力的優勢。至于其他的,我想你們兩位師長絕對比我這個小團長清楚,所以我就不多說什么了,好了,現在都回去準備吧,五分鐘后,左右兩翼同時展開進攻。十分鐘后,我在中線發動進攻,李忠,你的城市作戰旅隨時做好隨時增援的準備。”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所有觀摩的人員都在緊張的注視著,那張巨大的投影屏幕所呈現出來的對抗事態。正當大家以為還要等上一段時間,雙方才會有大動作的時候,就見有人幾乎是驚訝的說到:“快看,吳乾的?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16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