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69部分


“哦,知道了,司令,您看時間選定在那天為好啊?”牛得草聽見劉興這么說,便隨口問了一句。
“這個問題還需要研究一下,我想他們出發也就是這幾天的事了,反正越快越好,你負責去協調一下吧。”劉興在聽見牛得草這么問后,便用一種略帶嚴厲的聲音說到。
“好的,一會我就過去協調一下。”牛得草答應著便準備回自己在隔壁的辦公室了。
“對了,李忠的那個什么指揮部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就在牛得草準備順手關門的時候,就聽見劉興接著問到。
“哦,那個事情啊,司令,你不說我都快忘記了啊。我打聽了一下,李忠好象是準備建立一支專門用于城市作戰部隊。具體的我問了幾個人,他們都說不清楚,估計這個恐怕只有李忠自己才最清楚了。我了解的就是這么多了。”聽到司令的問題后,牛得草便立即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如同竹筒倒豆子一樣,一下子都說了出來。
“哦,這么說來,這家伙的動靜還真不小啊。他到底在玩什么鬼名堂啊。這事聽起來似乎有點新鮮。對了,我好象沒有批準他成立什么城市作戰指揮部來做這件事情吧。”劉興在聽完牛得草的介紹后,便立即將手里港拿起的筆放再次放回了桌子上說到。
“司令,你可能是忘了,我可是記得的啊,那天可是你親自簽署了有關的批準文件,是李忠當面給我的一個急件,加上你前段時間說對于李忠和葛文軒的事情可以先辦,我就插了一個隊,把他的申請文件放在了前面了。當然了,這是不是司令提出的,我是不大清楚,不過有人和我說好象是李忠自己提出的,而且參謀長在聽過匯報后,也同意實施的。”牛得草接過劉興的話說到。
“哦,你這么一說,我倒還真想起來了……,”劉興此時拍了下腦門子,似乎此時他才想起這件事情來,便又繼續說到:“好象有這樣一件事,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李忠的那個申請文件應該是叫:關于成立特種作戰指揮司令部及其下屬機構編制申請,還是計劃的什么,起頭應該是這樣寫的。只是由于當時手頭有幾個急件需要我處理,所以內容上我沒有來得及細看,便就隨手就簽了。”說完,劉興又感嘆道,“也許我真的老了,這年歲還真不饒人啊,你看我這記性可是越來越差了。”說到這里,劉興用了一種自我解嘲的語氣說到。
“司令你并不老,也許只是最近一直太忙,所以是累的,這人一累起來,就很容易忘記很多東西的。所以要我說司令才不算老啊。”聽見劉興這么說,牛得草立即解圍到。
“好了,我不是三歲小孩,不用你這樣哄啊,再說了,你這可有抓我當小孩欺騙的嫌疑啊。好了,說正事啊。這樣吧,你現在就去把他找來,我要與他當面談一下。”劉興在聽到牛得草的這翻奉承后,似乎顯得有些不大高興的說到。
“是。”牛得草在聽見劉興的吩咐后,便立即答應著跑了出去。
自從最后一次執行完任務,將整個七三一基地給摧毀后,李忠便正式接受了任命書,被正式任命為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司令。之后,李忠便全身心的立即投入到組建司令部的工作中去了。李忠原來的想法是以自己老特種大隊的大隊部為基礎來組建了起新特種兵指揮司令部的機關,可是經過幾個人一研究,結果發現似乎有些行不通,不光是人少了許多,而且有些人根本不熟悉司令部的工作流程,所以到了最后只好從其他的地方抽調了一些人員來予以補充。畢竟原來的只是一個營級的指揮部,現在突然把它擴充到成為一個師級的指揮部,人員的缺口便立即顯現了出來,畢竟原先的大隊部它原本就沒有幾個人,太過于精簡了。幸好李忠又將獨立支隊的指揮機關的人員進行了合并,雖然人數有些增加,但是缺口依然比較大。如果再加上從其他各單位抽調補充過來的人員,這樣才總算是拼揍出了一個特種作戰司令部的組成*人員,再從總部辦公樓中找到了一個地方做為辦公地點。復**特種作戰司令部這才算完成了初級的架構工作,后面一大堆的實際工作還在那里等著李忠和他的戰友們。
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司令由李忠擔任,俞做聲出任政委,何平任副司令兼參謀長。俞做聲以前是軍部作訓處的副處長,后來因為與高四娃的部隊進行合并,需要人員去支援,所以便被調到獨立支隊任職,依靠良好的工作成績,在高四娃犧牲后,便被升任獨立支隊的代理支隊長,在進期才被正式任命為獨立支隊的支隊長。而何平以前則是總部的作戰參謀,曾長期負責有關敵后游擊作戰的事務。對于特種戰和敵后游擊戰的指揮很有一手。
將原屬于特種兵大隊與獨立支隊的各單位進行適當的合并或改組之后,組成了特種作戰司令部的其他下屬單位。比如:將原負責訓練工作的單位與人員合并為特種作戰司令部下屬的訓練部,以負責人員的選拔以及訓練工作。
獨立支隊編入新成立的特種作戰司令部后,其支隊部改編為:敵后游擊戰指揮部,由俞做聲兼任其部長,并出任特種作戰司令部的政委兼副司令。
特種兵大隊的大隊部改編為一個專門負責特種作戰的指揮機關,其下轄的部隊也由原來的一個營變成了一個團。而它的新名字則是:特種作戰指揮部,由邱隨擔任第一任部長。
戰時的高效率之后,特種作戰司令部的成立,以及下屬單位的組成或改編,僅僅用了幾天時間就全部完成,對于部隊的作戰及訓練等工作一點影響也沒有顯出來。只有一個單位的組建工作沒有完成,那就是正組建之中的新單位:城市作戰部及其下屬的單位。
如今的李忠真正成了辦公室一族了,每天的工作基本可以在辦公室內解決,既便出門也就是在總部的幾棟大樓內走一走,他要去的地方基本全在這里了。表面上看,要比以前輕松了不少,至少不用東奔西跑了,不受風吹日曬,實際上比以前更忙,總有沒完沒了的事情等著他,尤其是他決定成立城市作戰部之后,麻煩就從來沒有少過。他此時似乎明白了那句人生就是在不斷的解決麻煩和迎接麻煩中度過的意思所在了。
劉興的副官在離開劉興的辦公室后,便回到自己的在隔壁的辦公室,剛想拿起電話打個電話給李忠,通知他馬上過來一下。結果自己剛拿起辦公桌的電話,就發現李忠已經一臉笑容的出現在他面前。別看,二個人的年齡相差只有幾歲,可是論起輩分來,李忠算是副官的長輩了,再說了,李忠軍銜比副官大許多,因此副官在見到李忠后,便馬上主動敬禮,然后才問道:“李大隊長,不對,現在應該叫你一聲李司令了,要找司令員嗎?”一時間,副官顯然還沒有適應李忠職務的變化。
聽到這里李忠立即謙虛的說到:“別,千萬別叫我做司令,在這里司令只有一個,那就是劉司令啊,以后你我見面,如果你不介意,就叫我一聲李大哥吧。說真的,我還真不適應這李司令的稱呼啊。”
聽到這里,牛得草笑了笑說到:“那行,既然你李司令這么說,我也就不客氣了,我就高攀一次,叫你一聲,李大哥啊。對了,李大哥,你來是不是要找司令啊?”
“是的,”李忠一邊回禮,一邊說道,“遇上了點麻煩,想找司令員解決一下。他在辦公室嗎?”
“李大哥,你來的還正好啊,司令員正想找你。”副官說道,“你直接進去吧,司令員正在批閱文件。他說了,你來了可以直接進去的。”
“好的,那我先去司令那邊談點事情,你我回頭聊啊。”說完,李忠抬步走了進去,…
副官一邊坐回自己的座位,一邊要想,今天李忠能主動找上門來,讓劉興幫忙解決問題可是非常少有的事情,李忠從不喜歡找人幫忙的。
劉興正在批閱文件,當李忠出現時,他確實感到了意外,因為他沒有想到李忠會這么快就來自己的辦公室。不過這也不算什么,在處理完手頭的文件后,他便讓李忠坐在了靠墻邊的椅子上,李忠答應著坐了下來。劉興并沒有象以往那樣先開口說話,而是略微注意的看著李忠的表情,在觀察了一會后,劉興便試探性的問道:“李忠啊,你來找我是不是有事匯報啊?或者是有其他什么事情吧。”
“是的,”李忠說道,“情況是這樣的,現在組建這個司令部,我那里少了一些人,所以我想從其他單位抽調幾個人,可是不管我怎么說,他們就是不肯放人,所以我現在也沒有了辦法,便只能來找你請求幫助啊。”
“你要人做什么?”劉興在聽完李忠的介紹后,顯得有些疑惑的問到:“以我的了解,你要調人應該不是什么難事,我當初也說了啊,特種作戰司令部在選擇新兵方面擁有優先權,僅次于航空團招收飛行員。你李忠還想怎么樣?總不能讓你在航空團前面選人吧,那韋克劍不跟我急,那就肯定會找你拼命,你相信不?”劉興用一種玩笑的口氣說到。
“新兵方面,我沒有意見,我現在是想要調幾個軍官,去我那里,我想把城市作戰指揮部以及下屬的幾作戰單位都組建起來。”李忠在聽到劉興這么說后,便連忙解釋到。
“搞了半天,你是想要調軍官啊,那就難怪人家不給啊。”說到這里,劉興用一種哀嘆的口氣說到:“要說這軍官調動那還真可是個麻煩的事情啊,要知道現在那里都是軍官緊缺,換了那個單位也不會輕易放手。”劉興說道這里,笑了下后,便有繼續說到:“這樣吧,你還是先談一下,你的城市作戰指揮部吧。別看我已經簽字同意它的組建,但是有關它的事情,我知道的還真不多,這主意應該是你提出的吧,彭全同意了,我也知道啊,你就介紹下吧。”
“是的,”李忠回答道,“這確實是我主張組建的,經參謀長同意的。不過這還是您的提議啊。您不會忘記了吧?”
李忠說到這里,劉興此時才恍然大悟的想起,自己當初在讓李忠組建特種兵司令部的時候確實說過這樣一句話,那也就是隨口這么一說,沒有想到這家伙居然還真敢這么做。
想到這里,劉興便問到:“恩,我好象是說過這個話,好了,你現在就給我說一說,你為什么建立它,以及打算如何使用它吧。最好詳細點。我到要看下,你在這城市戰中如何發揮你們特種兵的作用啊。”
“我前段日子研究特種作戰時,研究了許多資料,我發現我軍現在無論是編制,還是裝備都是以野戰條件下來殲滅敵人為目的,而以我軍目前這種編制和裝備,并不適合于城市戰,特別是巷戰。可是要恢復全國,那么今后城市攻殲戰將不可能避免的。所以考慮到城市作戰的特點,我認為將其視為特種作戰之中的一種嘗試吧。”李忠說到這里停了下來,用眼睛的余光觀察著劉興的表情。
見李忠沒有說話了,劉興略微想了一下便說道:“那么你進行城市戰的研究就可以,有必要組建相應的專業部隊嗎?聽說還要組建起一支旅級的作戰部隊。這個規模可不小啊。”
見司令的疑惑依然沒有解除,李忠便又繼續說道:“城市作戰有自身的許多特點,就一般來說,野戰部隊無論是在編制上,還是在裝備上并不適合在城市中作戰的。如果對其進行編制或裝備的改變,那又恐怕不是一點小的改動所能適合的,畢竟我軍現在主要的殲敵方式是以野戰為主。其實,野戰部隊與專業的城市戰部隊無論是在編制上與還是上裝備并無太大的差別。它們之間的區別就在于平常的訓練。所以我現在的想法是,組建一支專業的城市作戰部隊,做為城市作戰時的核心突擊力量,在城市攻堅作戰使用時,它可以與其他部隊合并,這樣就可以大大的提升野戰部隊的在城市戰中的作戰能力了。”
“這個想法不錯,組建一個營的這種核心部隊,可以至少讓一個團的野戰部隊變成城市戰部隊。”聽到這里,劉興也顯得異常興奮
“我想可以更多一點。”見司令表現的很興奮,李忠知道司令是同意了自己的意見了,便開始進一步的提出自己的要求來。
“那么你希望這個旅有多少人?”見李忠似乎有些蹬鼻子上臉,劉興壓低了聲音問到。
“我希望這支部隊的人數應該是一支兩千人左右的部隊,被分別編為八個作戰營,以及一個專業的城市做戰指揮部。”李忠喝了一口水后,便有接著說道:“這樣在必要時,可以形成一個相對比較專業的城市作戰部隊,這個部隊的人數大約有六千人左右,如果再加上其他輔助部隊,就可以形成一個師的力量。”
“這個想法不錯,”在聽完了李忠的全部介紹后,劉興再把李忠的所說的回想了一下,然后高興的說到:“那么現在的進展如何?”
“兵員也可以從各部隊調一些,傷愈的老兵也可以調一點,不過主要的兵源還是要從教導基地的新兵中去選拔。現在就是軍官有點頭痛,我跑了幾個單位去要人,但是各單位都是推三阻四的,如果能再調點老兵,那就更好了。”
“你也真夠貪心的,”劉興笑了,想了一下才說道,“這樣吧,有關人事調動上的事情,我答應你,回頭我讓牛得草去與各單位進行一下協調,你回去后便立即起草一個所需人員的名單給我送來,不過你先說好,你小子也別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我知道你小子一有機會就是獅子大開口的。這是你的老毛病啊。”
“行!既然司令答應了,那我還能說什么啊。”見劉興已經答應了他的事情了,李忠還能要求什么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石原帶自己的幾個心腹經過一番艱苦的努力后最終回到了哈爾濱,在那里休息了幾天之后,一紙命令將其招至長春。
當他再次走進關東軍司令部后,馬上有參謀軍官迎了出來,讓他沒陷入多少并帶領下他一路朝里面走著。
這一路走來他就明顯的感覺周圍的氣氛有些異常,讓人感覺似乎會有什么事情即將發生一樣。但是,他卻感覺不出會有什么事情發生,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現在所走的這段路不是去最高指揮官衡山勇那里的,而是去會議室的,這讓他感覺有些疑惑,他剛準備開口問那個帶路的參謀軍官,但是看見那人一幅沉默不語的樣子,石原在想就算問他估計也問不出什么話來,還是不問的好,再說這段路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到了那里不就一切都明白了嗎。所以想到這里,石原便不再說話,而是跟著那個參謀軍官一直在朝前走著。
很快在參謀軍官的帶領下,他來到了會議室。參謀軍官推開門后,石原在門口站了一下,他發現在會議室里的除開關東軍司令官衡山勇、參謀長今村均,作戰部長板垣征四郎,特高科顧問土肥原賢二外,還有一些少將軍官也位列其中,石原此時似乎明白了過來,看來今天自己是在劫難逃了。
在看了好友石原一眼后,板垣站了起來說到:“石原君,這幾位是大本營派來調查復**事情的特派官,下面請你就復**方面的事情進行一下詳細說明,畢竟你和土肥原君都是最早接觸到復**的高級指揮官。”
聽到這里,石原看了在場的眾人一眼說到:“不是吧,高級指揮官里面不是還有原關東軍指揮官山本小五郎閣下嗎?”
“哦,現在已經有消息證實他被復**方面給俘獲了,至于他目前的情況怎么樣,現在還無進一步的消息傳來,估計再等上幾天就會有新的消息傳來,我們再做計較。”說到這里板垣似乎有些略顯消沉。
聽到這里石原這才點了下頭,然后極不情愿的開口說到:“第一次接觸到復**是今年的六月份,而且以前也出現很多支叫復**的隊伍,從我接手關東軍作戰部長以來,已經有不下十支這樣的隊伍稱自己為復**了,所以在起初一段時間內,我也沒有太在意,而對于復**方面的情況我也是從土肥原那里知道的……,”
“你只說你知道的情況和事情就可以了,其他人的事情我們會調查了解的,這個不需要你操心。”此時一個掛著少將軍銜的軍官似乎看出了石原準備采取的計謀,便立即用一種近似命令的口氣打斷了石原的話語。
聽到這里,石原很不滿意的抬頭撇了那人一眼,似乎已經看出了石原臉上的不愉快,板垣征四郎立即介紹到:“這位是大本營的特派官山口川一少將。”
聽到這里,石原不再說什么,只是對對方點了下頭后,便接著說到:“記得第一次在看過土肥原君提供的情報后,我起初并沒有在意,因為這種叫復**的隊伍實在太多,但是他們從八月十五日攻打明水后,我便開始將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這支隊伍上了。而這支被稱為復**的隊伍從攻打明水后,也開始變的一發不可收拾一樣。我們派出的諸如:第二十四師團被打的是幾乎全軍覆沒,這也算是開了我軍的一個先河了吧。后來派去的第一零三師團也是被打的只剩下殘兵敗將,好象目前一零三師團只剩下一個大隊被部署在松原附近了,而第一零六師團的情況似乎要好些,不過他們不也是被這支所謂的復**給打的丟盔棄甲的跑了,且整個師團指揮部也基本上被人家消滅的差不多了嗎。于是復**方面將各單位主要領導招集到齊齊哈爾,召開了一系列的會議。
這一天,專門開了一個有關下一步軍事行動的討論會議,參加會議的除開總部的首長和四個師的師長與參謀長外,還有就是坦克團的團長鄭宏、炮兵旅的旅長韓國旺、特種作戰司令部的李忠以及其他相關的人員,一個不小的會議室此時已經坐滿了人。見眾人都已經到齊了,劉興便習慣性的咳嗽了一聲,剛才還有些人在竊竊私語的眾人聽到這里便不再說話,這時就聽見劉興說到:“既然你們都不說了,那我就說了,現在我們的形式總體說來還算不錯,現在整個黑龍江中部和北部基本掌握在我軍的手里了,按照區域劃分的話,我軍現在已經控制了大慶、齊齊哈爾地區,而我軍的游擊區則已經擴展到了黑龍江的南部,可以說我軍現在已經控制了半個黑龍江,對于下一步的行動大家可能都會有些想法。今天召開這個會議的目的也是為此。好了,在會議之前,先請彭全參謀長宣布下有關五師和六師的任命吧。”
說著,劉興看了彭全一眼,然后便聽見彭全說到:“五師和六師經過前一階段的組建已經與近日完成組建工作了,現在各團部和師指揮部都已經組建完成了,下面我宣讀下任命名單,因為時間關系,所以我這里除開師指揮部的人員外,就是三個主力團的團長,其他的人員任命大家都清楚,所以在這里我就不再羅嗦了。五師的師長是賓巖,授予少將,參謀長是武其雄,授予上校,因為現在還沒有任命正式的政委,所以政委一職暫時只能先由許崇生代理,等以后有了合適的人選后,再予以更換。授予少將軍銜。其下屬三個團的團長分別是五零一團團長武其雄,五零二團團長武其勛,五零三團團長武其斌。六師的師長是原訓練基地副主任郝猛德,參謀長為原一師副參謀長鮑平,政委為馬建國。下面三個團分別是六零一團團長周強,六零二團團長為龐勘,六零三團團長為季林。這就是五、六兩師的人員任命情況。”
任命宣布完之后,誰也沒有說話,這樣的任命屬于早已反正研究的結果,沒什么可討論的。畢竟一切似乎已經是確定的,雖然有人心里反對,但是卻不敢說出來。
過了一會,劉興說道:“大致任命就是這樣,下面討論一個有關成立軍一級指揮機關,及部隊編制體制的重新劃分問題。下面,由參謀長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目前我軍控制下的,中央根據地已超過十萬平公里,地域已相當廣闊,同時部隊也增多了,僅正規軍已發揮到六個步兵師,加上炮兵旅、坦克團等單位,民兵等非正規軍也約數十萬人之多。如此情況之下,全部由總部直屬,已經不適合了,應是考慮成立軍一級的指揮機關,負責一個戰役方向的問題了。同時,部隊的編制體制也應進行一些響應的調整,目前的體制不太適應形式的需要。下面,大家可以開始發言了。”彭全說完后便坐了下來,一場有關下一步行動的討論本應就這樣展開了,但是此時誰也沒有說話,
見眾人都不說話,劉興和彭全彼此對視了一下,然后就聽見劉興說到:“怎么拉?怎么都不說了啊,你們不會都這么沉默吧,這似乎不是你們的性格啊。”
聽到這里大家都顯得有些迷惑不解,彼此都用一種疑惑的眼光看了看身邊的人,但是誰也沒有在這個時候說話。他一問才知道,參謀長去司令那里了,于是他便又急匆匆的朝司令劉興的辦公室走去。來到三樓劉興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