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64部分

份長達幾萬字的報告便由此形成了,在截獲了他發往國內的電報后,黃厚杏他們立即進行了翻譯與整理,然后便立即送到劉興的辦公桌上。
劉興拿起這份報告,在看到軍政部分的時候,他忍不住讀出了聲來:“這是一群神秘的人,至少對于這個民智尚未開發的民族來說,他們絕對是一群讓人感覺很神秘的人,參謀部的很多校級軍官軍官都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而他們的高級指揮員中,他們個個都能說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如果不是他們那明顯的黃種人皮膚和面孔,我到是懷疑他們是否是美國人。而且他們很多人對于美國的影象似乎不是很好,在與這些軍官談論中,他們說的最多的就是如果中美兩國能建立信任和長期的交往,那么他們到是愿意到美國去學習,這點對于我國來說是很值得慶幸的,至少他們所表現出的友好和開明是目前這個民族所少見的。對于這點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很值得我們去深究和探尋,畢竟在這個很多人連自己的名字都取不好的民族里面,居然有這么一群能說著流利英語的人,他們所指揮的部隊正在與日本人做著艱苦的斗爭,他們的條件雖然不是很好,但是他們總能在戰場上,發揮自己的優勢,在每次的戰斗中,總能按照自己的預定計劃去消滅對手。如果說這群人在如何領導人民的問題上還處于摸索階段的話,那么他們在軍事上的表現卻給人一種琢磨不透的感覺。
他們為我提供了許多方便,我得以參觀了他們的部隊,主要是第四師和第六師,其中第六師屬于新建部隊,但是這支部隊給我的印象也相當不錯。他們不一般的訓練方式和特殊的手段讓人感覺這支部隊擁有非同一般的戰斗力,雖然他們的武器有些簡陋,但是我相信他們的戰術和指揮官的指揮藝術一定可以讓這支部隊。而當我知道他們在第四師這個番號前,還有三個師的時候,我便提出到第一師或者的兩個師去看的時候,他們的參謀長卻推說現在三個師都在前線執行作戰任務,而當我進一步提出到前線實際觀察他們的作戰指揮和武器裝備的時候,他們的參謀長卻以無法保證我的個人安全為理由拒絕了我的要求,而當我找到他們的最高司令劉興繼續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劉興的表現卻顯得很詫異,顯然他并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他們除開有第四師那種日械師外,前面還有三個師。對于我的要求,劉興,這個復**的最高指揮官則一口拒絕了我的要求,至于理由,他和參謀長說的一樣,也是說現在這三個師處于作戰狀態,而且現在正是戰斗最關鍵的時候,為了我個人安全的考慮,他們堅決不同意我去前沿。
雖然我看到的主要是日式裝備,但是根據他們自己的材料顯示,他們有許多先進裝備,并且在他們以前的歷次戰斗中也曾進行過使用,可是他們有時又特意去隱瞞某此事實,比如:有人告訴我,他們擁有一種遠程無線監控系統,根據其士兵講敘所稱這套系統可以將遠在百里之外,甚至是更遠距離上的敵人之一舉一動給觀察的一清二楚,但是當我找到其總參謀長彭全上將的時候,彭全上將卻言其他而顧左右的態度,實在讓我無法理解這到底是為什么。
再比如,復**擁有一支規模較小的空軍,我參觀時,只看到了日式轟炸機與戰斗機,除了可使用幾十架外,還有更多的飛機正處于修理狀態,如果有飛機員的話,他們可以在短時間內擴充一倍以上,甚至是更多。然而在他們稱之為:大慶進攻戰的戰役中,他們曾經使用過大量的空中力量,有許多士兵向我描述了一種特別的飛機,無螺旋槳,尾部噴火的飛機,根據我所了解的情況,再綜合目前的科技所做出的綜合判斷,我覺得這應該是一種較為先進的噴氣式戰斗機。但是讓我無法理解的時,當去努力尋求證實的時候,有人卻告訴我這只不過是人所產生的一種幻覺而已,我實在不知道是該相信那些士兵所說的話,還是該相信他們的參謀長彭全所解釋的,那些只是戰士們在戰斗中所產生的一種幻覺,如果說是一兩個戰士產生這樣的幻覺,那么還好解釋點,關鍵的問題是如果這樣的幻覺是成建制的發生話,那么這其中就一定隱藏著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至于具體是什么,恐怕也只有上帝才知道。
這支部隊身上還有太多的謎,再比如我在他們的很多次作戰中檔案中,提到了裝甲力量和裝甲部隊,參觀時,我也見到他們利用繳獲的日式坦克組建的坦克部隊,但是當我提出去前沿,要求實地察看其重型坦克部隊的時候,參謀長彭全上將則以部隊在作戰,前線不安全為理由給拒絕了。如果說他們在武器裝備上給人感覺是諱莫如深的話,那么他們在戰術上的表現則可以用瞠目結舌來表現他們的瘋狂和不可理喻,一支這樣的部隊,可以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從班、排分隊戰術,到軍、師,甚至乃至集團軍這樣大規模編成的戰術體系,其內在的能量到底還有多少沒有發揮出來,恐怕除了他們自己,誰也無法說清楚。對于他們后勤上的編組、供給、安排等事情,我發現其思維的超前性,已經不是一、二十年可以解釋清楚的了。
他們在情報的收集與整理上,所進行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更讓感到這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對手,他們對于這個地區日軍的編成、火力配備、部隊裝備、人員數量以及指揮官的姓名以及性格分析,包括可能采用的防御手段都做了一一的列舉,這對我軍來說,這是一個無法想像的事情,而在當時給我的感受就是:一個瞎子在和一個明眼人進行著一場不對等的拳擊較量,誰勝誰負,那是顯而意見的事情。當然拉,也不排除瞎貓抓到死耗子的時候。
至于作戰指揮上他們提出了,指揮快速化,也就是說從他們的參謀上報一個,到最高級首長定下決定,這其中的反應時間也就是在三到五分鐘之間,而我軍目前也只有班、排這兩級建制可以做到,如果到了連,那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做到的,那就更別說那些比連更高的建制單位了。我曾經觀摩過他們的稱之為:模擬演練的一種演習,我發現他們的師團級指揮人員可以在得到一個情況后,便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判斷出該情況發生的緣由,事件以后的發展方向,以及事件對作戰部隊的影響和如何消除這種影響等等這些都能有比較客觀、全面的認識,就其原因來說,我發現他們的參謀人員很好的發揮了自己的職能,他們參謀不再只是一個簡單的上傳下達的參謀,他們可以在接到一個情況后,便迅速的投入到對事情的分析與整理工作中去,然后借助他們稱之為:電腦的電器迅速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應對的幾種方式都一一列舉在所上報的文件中,以供定決心的人員進行判斷和選擇。
綜合以上所說的種種情況,我敢說這絕對是一支未來主宰中國的最主要力量,本人建議與之建立起良好的往來關系,應盡量與之成為朋友,如果無法達成,那么至少也不能使其成為敵人一方,畢竟與這樣一支部隊進行作戰,我實在無法想像其后果將是怎樣的。”
讀完這段后,劉興長長的出了口氣,然后自言自語的說到:“我的部隊真的有那么強大嗎?本人實在表示懷疑中。”說完后,臉上微微一笑便隨手將報告丟在了辦公桌上,然后便離開了辦公室。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慶與齊齊哈爾戰役期間,一師負責北線,這讓梁沖感到非常不滿,因為在他看來,這樣重要的戰役居然不讓他參加就似乎已經有些說不過去了,現在居然到最后還將他手中的許多部隊被抽調了西線參戰,盡管他意見很大,但是對于總部的意見,他也只能服從,畢竟這么多年的部隊生涯,已經讓他養成了服從的習慣。而他手里剩下的部隊實在太少了;所以梁沖只得一面加緊調整部署,另一方面則大量改編一些地方武裝來補充被抽調部隊所出現防御漏洞,這樣也可以讓減員的部隊適當的得到一定的恢復。而另一面他通過不斷的對日軍發動的小規模進攻,以保持對日軍的壓力,而實際上在整個東線部隊都已經轉入休整狀態。而負責進攻的則是那些剛被改編的地方武裝。
等到大慶與齊齊哈爾戰役結束時,他手中的部隊基本完成了休整,這下子梁沖可不想再坐在冷板凳上當觀眾了,在部隊開始部分歸建后,他便馬上開始馬上組織力量準備對北安發動一個大的攻勢,他原來的設想只是準備清掃一下北安的外圍,對日軍在城內的有生力量進行一下有效的殺傷后,便立即撤回來進行休整,準備等到合適的時候再給敵人以致命一擊。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葛文軒會突然率軍從敵人的后方殺了過來,弄了一個前后夾擊攻占北安的效果。接著所有被抽調的部隊都歸建了,這給梁沖進攻北安又騰出了不少部隊。這下子梁沖的底氣可就足了不少。于是梁沖決定將原先進攻的主力部隊換下來進行休整,而另外一部分已經休整好的部隊則對日軍展開了攻勢。結果連續受挫的日軍士氣此時已經低落到了谷底,而他們的抵抗意志已經是近乎于零了。新換上的部隊無論是士氣還是裝備都不是對面進行防御的日軍所能對抗的了,所以在發起新一輪進攻后,日軍防御部隊便立即如同潮水一般的潰敗了下來,這樣小規模的進攻居然也讓梁沖連連得手,最終將北安占領。于是復**的控制區又向西北方向擴展了不少,這就出現這樣一種現象,復**大部分部隊都已經順利轉入休整之后,只有梁沖指揮的一師還在大舉進攻。
對于攻占北安,這個對于東線據有重要意義的據點,葛文軒可謂是頭功一件。不過就在戰斗結束后,他也最終倒了下來。在戰斗結束后,葛文軒也住進了醫院了。好在葛文軒并非真正的受傷,只是因為勞累過度的,加上營養不良而最終出現了身體虛脫的現象,加上他原本就沒有受過什么正規的軍訓,身體素質根本和正規軍人就沒有辦法比。后來參加復**后,起先他只是在辦公室做一些雜活之類的事情,所以對身體的素質要求還不是很高,但是隨著他后來成為特種大隊的教官,在完成訓練后不久便又被派往敵后,在敵后領導游擊隊的日子,也許是他最風光的日子,但在這風光的背后所付出的辛勞也是常人所無法想象的,所以那段時間也是他最忙碌的日子,每天他幾乎是只能瞇上兩三個小時便又要起來處理新的事情和解決那似乎永遠都解決不完的問題,這所有的一切幾乎是已經超出了他的身體承受能力,當他率領主力部隊長途奔襲北安時,一路的勞累,令他的身體接近于崩潰,所以當他聽說北安已被攻占的消息之后,他長長的出了口,但是此時他的身體卻再也無法提供可以透支的體質了,在這一刻,他最終暈到在了北安戰斗宣布結束的那一刻。
經過幾天的休養之后,他感覺字的身體狀態總算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而醫生原本是打算讓他在多住幾天的。不過他以自己已無大事為由,找醫生鬧著非要出院不可,這讓醫生感覺有些頭痛了,象他這樣急著要求出院,返回前線的人實在太多了。再說了,醫院床位本來就有限,所以在綜合考慮了這些情況后,醫生也沒有辦法了,只能同意他出院。不過在出院的那天卻是一路叮囑他,要他注意休息,一定要保證自己每天有足夠的休息時間。他嘴上答應的倒是很爽快,但是心里卻在那里嘀咕著:休息?還保證睡眠,我睡不睡好,休息時間夠不夠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能讓小鬼子有足夠的睡眠時間。
葛文軒出院之后,并沒有直接返回自己的部隊。他住院那段日子雖短,但也發生了不少事情。這次他將下屬的大半主力部隊帶到北安來了,如果這個時候日軍進攻他的根據地,那結果將肯定是不堪設想,好在這個時候的日軍已經被復**的進攻給弄的頭暈目眩了,此時的日軍根本就沒有空閑去管葛文軒所建立起來的敵后游擊區,再加上此時的游擊區已經和根據地基本連成一片了,所以在這段時間內,小鬼子才沒有去馬蚤擾游擊區。因此在北安戰斗結束后,他的第六支隊已經由政委帶領著迅速返回根據地,與他們一同返回的,還有總部增派的一個步兵營,以及隨身攜帶的大量物資等根據地所需要的東西。
現在東線的形勢不錯,復**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正努力向西擴展根據地。隨著形勢的發展,他一手創建的根據地地位又上升,很快就會與中央根據地連成一片,總部已派了一部分部隊及工作人員先行過去了,物資也送去了不少。就是為以后的擴展做好準備。
葛文軒對于自己的手下倒是非常放心,自己不在的時候,他也沒有怎么去關心過部隊的情況,在他看來政委在這幾次戰斗中表現已經在第六支隊中樹立起了別人無法代替的威望,他不在的時候,政委完全可以代替自己去指揮部隊作戰。說來政委原來本身也是一個軍事主管,也許政委指揮打仗要遠比管理政務,搞思想工作更在行。至于其它的事情,因為有人進行負責,所以對于此,他還是比較放心的。如今隨葛文軒一起留下的除了那個形影不離的警衛員外,只有他手下的那個騎兵大隊了,此時他們正受命于北安地區休整,沒什么作戰任務,有張三管著,自然不需要他葛文軒去操心,所以他也就沒有去部隊。
既便工作上,沒什么可以操心的,那么急著回去趕什么?既然自己也不急著回去,回去了那邊也沒有什么大事,那還不如趁著這個時間,先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就算是給自己放假了,反正醫生給他開了一個需要進一步療養的證明。
葛文軒決定先去療養一段時間,這樣可以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按醫生的安排去療養營住幾天再說。復**為了解決傷員傷愈之后的療養及人員的休假需要,特意組建了幾個療養營,專供療養或度假之用。雖說療養營會設于風景秀麗,景色優美的地方,但療養營的條件卻并不是什么很好,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是一個小營地而已。但是在這種戰時的情況,這已經非常難得了。同時,葛文軒可以利用這療養之機,把自己在敵后工作、戰斗以及如何擴編部隊的情況編寫成一個報告送上去,這也算是工作匯報與總結吧。里面的一些經驗和情況介紹可以讓大家對這個世界有一個更清楚全面的了解與認識。
可惜沒等他在療養營住上幾天,工作報告才提起筆來,一個電話把他招到了總部,原因很簡單:劉興要見他。算起來,葛文軒只見過劉興一面,那還是他率遠征小分隊出發的時候,劉興過來給小分隊送行的時候,彼此有過一面之緣而已。加上當時他要帶部隊出發,所以也就沒有機會與劉興聊一下。畢竟其他的時間他一直在特戰大隊或情報部工作,根本就沒機會與劉興見面。
葛文軒接到電話之后,便立即興奮地出發了。此時的他正想找個機會出去活動一下,雖然說療養營的條件相比起外面來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但是幾天的新鮮感一過,他感覺一切都變得沒意思了,幾次想找機會溜出去,但是不知道是自己被人盯上了,還是機緣巧合每次溜出去的時候,都會很不湊巧的被醫生或者是衛兵給抓住。雖然說療養營的環境不錯,但是在他看來這里顯然不是很適合他這個已經習慣了沖鋒陷陣,馳騁疆場的家伙。按他的說法:我天生就是一個當軍人的料!
可是出發之時,他遇上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療養院沒有給他個人配備汽車。以前他一直是騎兵的,可是到了這里不僅沒有馬可以騎,就算有馬他不敢,也不可能騎兵去總部。雖然復**的民政部門,一直努力在根據地內建立一個交通系統,這中間就包括有貨運與客運兩種。不過這種努力受到不小的阻力,而且現在取得的成果也是非常的小。人們出行的交通問題似乎依然顯得很嚴重。至于說到象葛文軒這樣的中級軍官,又是總部找的人,也只能坐順路的運輸車,想要總部專門派一輛小車去接你,在目前看來似乎是不現實的事情。
不過他的運氣不錯,在出門沒有多久,他便攔了一輛順路車,在車上和司機聊了幾句后,在顛簸之中葛文軒卻睡著了,此時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經在迷糊之中便進了齊齊哈爾。進城之后,他發現這里的情況可與以前是大不一樣了,至少與自己想象中的景象是有很大的區別,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偶爾看見一些廢墟和其他戰斗的遺跡之外,他實在無法想象這里曾經發生過一場大戰,而且剛剛過去才不久。走在城市的馬路間,兩旁的建筑似乎已經被修繕一新,在道路的規劃上也呈現出未來的模樣,筆直的馬路上是人來車往。不經意之間走進了一家農貿市場,他發現這里可是熱鬧異常,叫賣聲,喊叫聲,討價還價之聲是在耳邊此起彼伏,市場上的商品雖然品種不是很多,但是數量卻顯得很豐富一樣,而且有些東西的價格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了,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事先預計好的方向在發展著。
原本他可以打電話,讓總部派車來接他的,可是他被眼前的景色給迷住了,雖無什么美景,但對于他而言,有太多的新奇的東西了,葛文軒帶著警衛員在城區內,轉一圈之后,此時天色已經逐漸暗了下來,在隨便找了一個小飯店吃了點東西后,葛文軒這才坐上了公共汽車趕往總部。齊齊哈爾的設施已恢復了許多,市內的公共交通也已恢復了往日的忙碌。
為保衛齊齊哈爾重要的工廠和設施,復**防空軍于齊齊哈爾布置了大量防空高炮,航空團一個中隊的日式戰斗機也被用于保衛齊齊哈爾的天空。依靠最近一個時期的繳獲,復**航空團擁有的日式飛機直線上升,以前那道禁止與日本戰斗機格斗的命令也已經被宣布取消了。
如今日軍的轟炸機已無法對齊齊哈爾進行有效的轟炸了,復**總部遷到齊齊哈爾時,直接遷入條件相當不錯的,原日軍陸軍航空兵在齊齊哈爾的一處軍營。再加上,要長期駐扎于此,總部的各方面條件變得好了許多。
總部也算是一個忙碌地方,人來人往的,不時有車輛駛入駛出的,望著那個氣派的大門,葛文軒曉得有點興奮,可是這邊他剛邁步想走進門,那邊就響了起了一個聲音:“對不起,請留步!”
哨兵和氣的說道:“可以出示下你的證件嗎?”
這時他似乎才想了起來,這道大門可不是那么可以隨便進出的,于是順手從手袋中取出了證件,交給哨兵,哨兵接過證件,認真的查看了了一下后,便禮貌的說到:“謝謝,”
便雙手將證件還給他,然后這才問道:“你是第一次來吧,也許還不知道具體怎么走,那么能告訴我,你要去什么地方嗎?我就可以告訴你應當如何走,”
“我受招向司令員劉興匯報工作的,”葛文軒回答道:“我是剛從療養營趕過來。”
哨兵聽后先是一驚,想了一下,說道:“請等一下,我需要打個電話進行一下證實,我需要聯系一下司令部辦公室!”說完拿起身邊的電話,低聲地說了一會之后,又客氣地對葛文軒說道,“你進去之后,向左走,在到達三號樓后,門口會有人等你的。”
“謝謝你了,小同志!”向門衛道謝后葛文軒這才帶著警衛員走進了大門,別看總部占地面積不小,但是規劃的不錯,地方很好走,等他來到所說的三號樓時,結果有一個人正在等他,那人竟然是一個少校。
見他朝這邊走了過來,那個少校便主動上前詢問道:“請問你是葛文軒嗎?”
“是的”葛文軒笑著回答到。
“你好,我是作戰部的少校參謀,我叫周波。請跟我來吧。”少校說道:“司令員現在正在開會,不過一開完會就會見你。”
在周波的帶領下,三人并沒有走進三號樓,而是直接繞過三號樓,向后面更大的一座三層樓房走去,經過門口衛兵的再次檢查之后,他們才得以進入,不過他的警衛員卻被攔在了外面,而在少校周波的帶領下,兩人一路上了二層之后,少校周波將其帶到了一個房間,在給他倒了一杯水后說到:“你在這里先等一下吧,司令員還在開會。開完會,他就會馬上接見你。我還有事情就先不陪你了。”說著朝葛文軒點了下頭后,便離開了房間。
第一百三十七章
等周波走后,葛文軒便只能在那里等著劉興的到來。畢竟這里是總司令部,要見的人是總司令,所以既然對方讓你在這里等著,那就葛文軒就只能在那里一邊喝著差,一邊等著劉興的到來。原以為要等上很長一段時間,劉興才會過來接見自己,結果沒有想到的是,僅僅是等了不一小會,就見一個人推門走了進來,此時的葛文軒正在那里低頭思考著該如何應對與劉興的見面,見有人進來便習慣性的抬頭,只見那人?br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14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