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56部分

業氖奔洹?br /> 可惜復**也不想讓石原如意,十月七日下午兩點整,伴隨猛烈的炮擊,對于齊齊哈爾的總攻按發起了!
而偽軍的大量起義,令雙方部隊提前發生大規模交火,且規模越來越大,令總攻發起時的氣氛顯然談了許多。幾乎在火力準備開始的同時,裝甲部隊的突擊也開始了!
這次鄭宏可沒有機會再親臨一線戰斗了,今后他必須承擔起一個高級指揮員的責任。此次劉興已找過他談過一次,表明復**的規模會越來越大,急需幾個能擔任大任,獨擋一面的統軍人物,而他作為復**目前唯一的裝甲兵指揮員,以后所要承擔的任務肯定少不了,現在幾個師長已基本達到了要求,他是下一個培訓對象,也因此他只能在指揮部中發揮作用,且擔任主要的工作。
鄭宏怎么也算是裝甲兵學院的畢業生,組織大規模的裝甲兵作戰可是本職工作,他將手中的全部裝甲部隊集中起來,分為多個裝甲突擊群,從不同的方向上,對日軍防線實施迂回切割。
日軍的抵抗也是頑強的,日軍憑借工事死守,為了對抗復**的裝甲優勢,日軍建立了隱蔽良的反坦克炮陣地,不惜將重炮改平射,對坦克的威脅。不過最大的威脅還是自殺式的人彈攻擊。
經過一段時間的交戰之后,日軍發現復**的坦克裝甲太厚,一般的武器無法摧毀,無可奈何之下,采用炸藥包爆破的方式,炸藥包確實可以摧毀坦克,但是想把它送到地方太難了,出擊的爆炸手幾乎沒有生還的可能,于是干脆組織起了自殺爆炸,爆炸手直接把炸藥包捆到身上,與坦克同歸于盡。
這樣的打法確實讓復**頭痛的很,尤其是在工事滿布的地方,不過鄭宏有辦法,他下令給裝甲突擊群的任務可不是攻占什么陣地,盡可能避開日軍的陣地,采取迂回的方式,將日軍的防線撕成碎片,不給日軍以近身的機會。至于那些被分割孤立的日軍陣地,就讓身后的步兵去解決吧,他們被殲滅只不過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了。對于此,鄭宏并不擔心
如果是以前,也許僅憑幾支裝甲部隊,無法把日軍防線撕碎,可是如今不同了,偽軍紛紛戰場起義,日軍防線已經漏洞百出,整個防御呈現出一片混亂的局面,這些部隊的突擊可謂是混水摸魚,事半功倍。當天日落時分,復**已連續突破日軍數道防線,攻入齊齊哈爾市區,近逼日軍核心防線之前。
鄭宏原想連夜發動猛攻,利用已方的夜戰優勢,突破日軍核心防線,可是到了晚上八點鐘多,鄭宏不得不下令對日軍核心防線的攻擊暫停。日軍的核心工事太過堅固了,守軍的裝備也太強了,他的裝甲部隊試驗性的攻擊了幾次,全部失敗而回!
鄭宏不得不向劉興報告:“我軍已攻至敵人的核心工事區前沿,不過進攻受阻了,為了避免更大的傷亡,我需要一點時間調整部署,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能進行一次充分的火力準備!”
“你的情況我已知道,你應抓緊時間,調整部署,以備再戰!”劉興說道,“其實裝甲部隊并不適于對堅固設防的陣地的攻殲戰,裝甲部隊應該運動殲敵。”
“我有信心完成任務,”鄭宏則說道,“不過我需要彈藥補給,尤其是重炮炮彈!”
“不可以,”劉興拒絕道,“注意,你的彈藥消耗量一定不能超過規定,否則我也沒有辦法。其實我知道你的手中尚有大量彈藥沒有使用,是不需要補給的。”
“問題是,敵人的工事太堅固了,甚至連一五五重炮也拿它沒辦法。如果沒有強大的火力支援,我們必然要付出巨大的傷亡。我手中的彈藥數量太少了,至少給我補充一個基數的重炮炮彈,這是最低要求了!”聽到司令這么說,鄭宏不無委屈的說到。
這時劉興點了點頭說道,“你既然說過,那些工事過于堅固,甚至一五五重炮也拿它沒辦法,那么再多給你炮彈也沒什么用處。”
這時鄭宏急切的說道,“有總比沒有強!”
劉興想了一下,才說道:“我也許無法多給你一發炮彈,不過我會考慮,是否出動飛機支援你的問題。”
“我不需要那些日式轟炸機幫忙,它的投彈散布區太大了!”見劉興這么說,鄭宏立即叫喊到。
“不是,”劉興解說道,“這次我準備出動殲七H,用精確制導炸彈!”
“啊,司令,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是再好不過了!”劉興的話一說完,鄭宏幾乎是叫喊著說到。
“你小子先別這么急,你是不是也高興的太早了點啊。”劉興補充道,“這個問題我還需要和空軍的韋克劍他們研究一下!”
“好的!”見劉興這么說,鄭宏剛才還感覺興奮的心情頓時涼了半截。
在和鄭宏說完話后,劉興便把電話要到了正在基地的彭全,介紹完情況之后,劉興說道:“日軍的核心工事,經過多次加固,一般的武器對其無效,也許只能以二百五十公斤的航彈才能摧毀。”
“沒問題,”彭全說道,“只是現在天黑了,最好打空中支援改到天亮之后,那樣效果會好一點!”
“可以,”劉興說道,“那就明天白天!你和韋克劍他們說下吧。”
彭全說道:“恩,我馬上就去給航空團下命令,保證明天出擊!”
放下電話之后,劉興說道,“明天航空團會出動飛機支援,不過今夜,你們也不能閑著,攻擊要繼續進行。”
“明白,”鄭宏應道,“我馬上組織新的攻擊,不能全吃了,也要咬下一聲肉來!”
劉興想了一下說道:“多想一想辦法,不必要求速度了,反正齊齊哈爾跑不了。”
“明白!”鄭宏干脆的回答到
鄭宏回去之后,很快想到了許多解決之法,日軍工事的堅固主要是上部有厚厚的保護層,但是射擊口等部位沒有,于是經劉興的批準之后,鄭宏下令使用炮射制導炮彈等精確制導武器攻擊目標。由于軍工部隊在短期之內,不可能生產反坦克導彈等精確制導武器,所以這類武器一直是限制使用了,如果要大量使用,必須經過劉興的批準。
配合大量反坦克導彈等精確制導武器的使用,以及坦克也開到一線,以直瞄火力支援,復**步兵部隊開始頑強地對日軍核心工事區發動了攻擊,這次已不采取什么迂回,直接硬碰硬地,一個工事一個工事地攻打,也不再要求速度,只求穩妥。
經過一夜激戰之后,大部分齊齊哈爾城區落入復**之手,日軍的核心工事區也被硬生生地切下了好幾塊,日軍完全陷入了包圍之中。
天亮之前,石原已率自己的指揮部退入了核心工事區中一個最大的掩體之中,這個時候石原絕望了。雖然關東軍司令部終于明白復**已集中兵力攻打齊齊哈爾,同意向齊齊哈爾方向增兵,但是這時一切太晚了,既便以最樂觀的估計,能再堅守三天就不錯,那時增援部隊根本到不了。
而此時已經接到出擊命令的韋克劍正指揮著部隊做好出擊的準備,畢竟這次終于出動殲七H了,不過比較郁悶的時,參謀長彭全在下達命令的時候已經剝奪了他的這次參加作戰的機會,因為他這次是作為高級指揮員,而不是一般的戰役、戰術指揮員,基于這樣的考慮韋克劍這才答應讓自己的副手帶對出發,而自己則會留在指揮部隨時觀察前線情況,正想著,就聽見有人報告到:“司令,所有參加作戰的飛機已經做好準備,請指示。”
聽到這里,韋克劍轉頭說到:“走,去看下。”說著便朝外面走去,來到機庫前,韋克劍快步走到飛機前,輕輕的撫摩著那架編號為三七六三的戰機,心里可謂感慨萬千,此時飛行員正好準備就緒了,他們穿著飛行服從休息室走了出來,見韋克劍正在那里發呆,因為許多飛行員都是和他一起轉移過來的,所以在說話上也就顯得比較隨和些
“我說大司令,在那里撫摩戰機,是不是心里感慨無數啊。”說著大家哄然大笑了起來。
聽到有人這么說,韋克劍這才轉過臉來,面帶笑容的說到:“好了,你們這幫家伙準備的怎么樣了?”
那些人一聽到這里,便立即立正回答到:“請司令放心,我們一定完成任務。”
“恩,我也不多說什么了,執行任務的時候小心點,好了,都登機準備出發吧。”韋克劍用一種近似命令的口氣說到,大家聽到這里,便立即跑步登上了自己的戰機。
在完成了各項檢查后,所有的飛行員都站了起來給韋克劍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后,便在地勤人員的幫助下關好了艙門。而此時的韋克劍已經到了指揮位置,在拿起受話器后,嚴肅的說到:“各戰機報告情況。”
“一號準備就緒,請求起飛。”有人在聽到命令后便立即說到。隨著最后一個匯報的結束,韋克劍果斷的命令到:“打開基地大門,戰機按照雙編隊模式起飛。”說著就見在飛機跑道的正前方一扇厚重的鐵門被徐徐打開。
第一百二十章
許冰海最近可謂是郁悶異常,那個信號追了幾次,眼看就要有消息了,但是就是這個時候就神秘消失了。當初在組建情報部的時候,在許冰海的再三要求下,劉興這才將軍電子對抗營的偵聽組調入許冰海所管轄的情報部。而許冰海在獲得管轄權后,則立即將偵聽組擴充為偵聽監測室,并且讓自己的副手趙育初親自出任偵聽監測主任,也就是說除開少數幾個人以外,就算是復**內部也很少有人知道這個監測室的存在。
而自從那批大學生進入根據地后,那個信號就消失了一段時間,而最近這個信號突然開始頻繁的出現,而且每次所發情報都是屬于等級機密,這讓許冰海有點頭疼不已,在多次總結后,他們驚訝的發現,就現在所破譯的密碼來看,敵人偵察的重點是放在了復**武器裝備上,很多情報都涉及,或是只談復**裝備的事情,這讓許冰海感覺問題似乎出在了與武器有關的方面。但是經過一番清查后,卻并沒有發現可疑的跡象。于是,許冰海只好寄希望與從敵人的情報上來獲取更多的信息,但是很快隨著一條:你過生日了,請速回家。的信息出現后,這個電波便再次神秘的消失了,而且最近三個月都沒有再出現,這讓許冰海感覺有些納悶。從電報上來看,這似乎并沒有隱藏什么,但是從職業的敏感上來判斷,這里面似乎又隱藏著某個重要的信息,而自己卻始終無法判斷出這個信息的內容所在。
這天早上,許冰海按慣例從宿舍出來后,并沒有坐車去辦公室,而是一邊走,一邊思考著這個神秘的信號最后一次發出的信息所代表的含義,雖然搬來這個城市已經快一個星期了,但是因為工作比較忙,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好好的游覽過這個城市,他的全部生活除開辦公室就是宿舍,有的時候忙起來就直接在辦公室躺下了。他現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的休息幾天,這樣可以他會先好好的睡上一整天,然后用自己的腳好好的丈量一寫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身后的汽車和衛兵在不遠處跟著,面對喧囂的城市許冰海知道,他們的存在不僅僅是要保衛這個城市,更重要的是要讓更多的人能象他們一樣幸福的生活著。正在這時,就聽見遠處有人說到:“喂,三嬸子,聽說今天是你家的小家伙長尾巴啊?”
隨著一陣靦腆的笑聲傳出后,就聽見一個中年婦女說到:“對啊,今天是她十四歲的生日,現在她已經上學去了,等晚上放學回來,我們家準備給她好好的慶祝下,你看我這不是忙著去集市采購嗎?好了,不說了,我先忙去了,對了,晚上沒事叫上你叫那口子,一起過來喝一杯啊。”
聽到這里,一絲靈感從許冰海的腦中略過啊。對啊,我怎么把這茬給忘記了。過生日,也叫長尾巴,既然對方電報上說你過生日,就一定是指的是對方已經暴露了。想到這里,許冰海立即掉頭坐上汽車說到:“回辦公室。”坐在車上,許冰海在思考著難道僅僅是恢復這個國家的稱呼就足夠了嗎?看來以后的路真的很長很長。
來到辦公室后,許冰海把情報部部長兼偵聽主任趙育初給叫到了辦公室,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剛才在路上所聽到的和自己的判斷都一一說了出來后,就聽見趙育初點頭說到:“恩,這么說來,我們上次對武器發展研究部門的檢查是對的。不過那次已經驚動了對手,看來以后的事情,會有點棘手啊。”
說完趙育初抬起頭來,卻發現此時的許冰海似乎正全神貫注的在思考著什么事情,對于自己的所說的話,也許就是趙育初在那里自言自語罷了。見許冰海在想什么,趙育初并沒有去打擾他,而是順手從許冰海的抽屜里面拿出香煙來自己點上一根后,便靜靜的坐在了那里,一邊抽著煙,一邊在看著許冰海在那里靜靜的思考著問題。
突然許冰海似乎找到了什么一樣,先是回到了自己辦公桌前,然后拿出筆和紙,就見他在那里亂寫亂畫了一陣后,突然說到:“老趙,你認為對手真的會撤嗎?”
趙育初想了一下說到:“會,因為既然上面已經叫自己撤出來的話,那么剩下來對手唯一能做的就是撤出來了。”
“不~~~~~,我相信我們的對手在秉承一個理念。”還沒有等趙育初的話說完,許冰海便急忙接到。
聽到這里,趙育初驚訝的問到:“你是怎么分析的?說下你的想法吧。”
許冰海在喝了一口水,略微的潤了潤嗓子后,這才說到:“如果我是那個潛伏者,那我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撤出去。要知道,對于進出黑龍江的人員我們都會有嚴密的監控,就算那個人僥幸逃脫了我們的監控。但是你不要忘記,對方現在是在我們的武器發展部門工作的,對于那樣的部門,就算是進出部門都會受到嚴密的監視,更何況是出遠門離開呢?所以我敢十分肯定的說,那家伙現在絕對沒有走,至于說他所秉承的那個理念就是: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聽到這里,趙育初在想了一下后,便說到:“恩,如果是這樣來說的話,那對手就很有可能還在我們的內部機構潛伏著,你看是不是讓我們的內線幫忙找點線索出來。”
許冰海搖了搖頭說到:“沒用的,要知道我們目前派進去的人現在的級別都不高,而且我們現在的工作重點是放在了策反自衛軍的身上了,畢竟不是屬于那個國家的人,是根本沒有機會進入到高層的,所以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我們自己的力量了,我想只要那家伙還在那么我們就絕對有辦法把他給挖出來,不管怎么說我們的腦子里面要比他們多裝了一個文學的知識,就并這個也要玩死那家伙啊。”說完許冰海是滿臉的怒氣,趙育初想起了在那里世界的一句臺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黎叔很生氣,后果很嚴重。想到這里,他知道下面的部門該有事情做了,這段時間看來就不要想休息的事情了,本來還想如果能休息,自己就好好的去這個城市轉轉看看,現在看來只能無限期的退后了,畢竟手頭的工作是頭等大事。
看見趙育初心不在焉的樣子,許冰海輕輕的咳嗽了一下,這才說到:“育初啊,你這樣,下一步,你找人把消息散布出去,就說情報部已經鎖定了目標人,然后你隔那么幾天就派人去武器發展那邊查查,不過這里可說好,你查歸查,千萬不能影響他們工作,有幾件武器的研制已經進入關鍵時刻了,如果因為我們查案,而影響到研制進展,劉司令那里非吃了我不可。既然當初我們已經驚動了他,那么我們就讓那家伙自己顯形好了。就憑他那腦子里面的東西跟我們玩,他還嫩了點,要知道我們比他們可多裝了一個文學的知識啊。”說到這里許冰海很得意的笑了起來。
在與許冰海磋商結束后,趙育初便立即回到了辦公室,然后按照在辦公室所商量的辦法開始部署了起來。
這天中飯時分,大家都在食堂排隊等著打飯。而打好飯的,則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或是說著生活瑣事,或是議論家長里短。而這時就見一家伙小聲的說到:“喂,各位,聽說了嗎?那個出賣我們武器研制情報的家伙已經被鎖定了。”
聽到這里,坐他對面的一個中尉立即說到:“瞎說,這個事情才出來幾天啊。情報部就能鎖定目標了,你當他們是什么啊?神仙?說到底,那幫家伙跟咱們一樣,都是兩個肩膀抗一個腦袋。”
見有人反駁,那人立即不服氣的回到:“你小子還別不相信,這是我一在情報部工作的哥們在酒后無意說出來的,那家伙平常嘴可嚴實著了,要不是那天他喝醉了,我是絕對不會知道這個情況的。”
“少來拉,我還不知道情報部的那些家伙啊,真正查案的本事我到沒有見過,在內部搞事,他們絕對是一把好手,成天沒有事情做,三天兩頭的就跑我們這邊一會查這個,一會找那個談話,搞的研制這邊現在人心惶惶的。”一個坐在他身邊的小姑娘插話說到。
見大家都這么說,那人似乎有點江郎才盡的味道,但是仍然不服氣的回到:“哼~~~~~~,你們這些家伙知道個啥?”說完端起自己的飯盆,站了起來在吃了幾口后,便離開了飯桌,一場爭論似乎就此結束了一般。
而在距離這桌不遠的地方,一個家伙一邊吃著飯,一邊在漫不經心的看著周圍的人,偶爾也會和從身邊走過的人打個招呼,問個好。其實他正在密切關注著從這桌傳出來的每一句話,什么是每一個字他都不愿意放過。當這場辯論結束后,他在隨便吃了幾口后,便站了起來離開了座位,朝外面走去。
回到辦公室后,見其他人都沒有來。他在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后,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然后開始回想起從自己懂事到現在所經歷的一切事情,在他閉上眼睛的那一刻起,所有往事如同昨日發生歷歷在目。從他懂事的時候開始,他就被灌輸著,自己是天皇的臣民,天皇是上天派到人間的主宰,而自己在稍大一點后,便被幾個軍人帶離了父母身邊。在經歷了將近十年的培訓后,他被告知自己所從事的工作是一個不能有親情,不能有友情,更無法有愛情的職業,在這個職業中,任何人都可能是你的敵人,你有無法和任何人成為朋友,你唯一能相信的就只有自己,唯一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在隨后,他便被派到那所大學以流亡學生的身份潛伏了下來,他的目標是什么,上面沒有告訴他。而上面給他的唯一命令就是潛伏,除開潛伏就是潛伏。只到最近上面才告訴他,想辦法混進復**內部,爭取獲得與復**有關的一切資料。在得知有批大學生將被送往齊齊哈爾地區后,他便積極爭取著,最終在獲得信任后,便順利的進入到復**的根據地。
第一百二十一章
來到復**的根據地后,他一面積極的參與到各種學習、建設中,在最后臨近畢業分配的時候,他見到了他們,復**最高領導者劉興和軍事最高指揮者總參謀長彭全。在最后分配的時候,他本來是被分配到情報部門的,但是因為某種原因他最后被分配到武器制造部門,作為進入進入根據地的第一批大學生,本著培養的意圖,他被分配到一個看似平淡,其實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崗位上資料檔案室,他因此也有機會接觸到所有正在研制和使用武器的相關資料,在潛伏一段時間,他便利用工作關系將大量的武器資料以及他所接觸到的機密通過各種途徑傳回到指揮者手里。但是在最后一次傳回情報后,總部便發出了:你過生日了,請速回家。他在接到這個電報后,他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雖然他也很想離開這個讓他寢食難安的地方。但是他知道,這個時候如果自己跑的話,那不但逃不出去,反而可能會因此丟掉性命,與其去冒險逃跑,還不如在這里安靜的等待,畢竟以現在自己這樣不利的局面,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以不變應萬變了。想到這里,他冒險向上面申請繼續潛伏,因為在他看來,只要自己不動,那些人不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他的申請隨后便被總部批準,而他也接著潛伏了下來,這也證明了當初他的判斷,只要自己不動,對手就抓自己沒有辦法。
許冰海帶著滿臉的怒氣離開了劉興的辦公室,因為剛才就在那間辦公室里面,許冰海被劉興給臭罵了一頓,說他破案不行,搞內斗是把好手,眼看幾個武器的研制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了,他還三天兩頭的派人去檢查,劉興就差沒有罵許冰海是漢J了。
等許冰海回到辦公室后,先是把趙育初叫到了辦公室,在大致詢問了事情情況和進展后,便把自己剛才被劉興罵的狗血淋頭的事情告訴了趙育初,并且督促他盡快挖出那個發報之人。趙育初想了想說到:“許部長,我們是不是可以放松、放松,對外就說那人已經被抓住了。畢?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54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