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52部分

抽調不少部隊,那么很容易令整個大慶的防御出現漏洞。一旦在那里出現了漏洞,那么文言就一定會率部到大慶附近走一走,可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因此,日軍除開死守防御工事外,就只好聽任文言逍遙自在,也不想去給文言制造什么麻煩,畢竟大慶太重要了!
隨著日軍不斷加強防御,文言下手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從而形成了西線的相對平靜,雙方僵持著,誰也不采取什么行動。可是在文言看來這不過是暴風雨前的最后平靜罷了,一場大戰將再所難免。畢竟復**方面是一定要拿下大慶的,而日軍方面也會全力死守,這樣算來,一場血戰是絕對無法避免的,一切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了。
這邊文言沒有什么事情了,而日軍在南線的進攻卻一直沒有停止過,這讓復**的二師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也讓衛賓感覺有些頭痛不已。當他發現文言最近沒什么事后,便主動找到了文言,提出了一個作戰方案,那就是二師與三師兩部聯合在日軍的西線與南線結合的西南部組織一次小規模的戰役,其目的不求全殲對手,只要將南線的日軍予以重創就可以了,這樣就能大大的緩解地一下南線的壓力。正在無事可做而發愁的文言在聽到這個提議后,最先是準備拒絕的,他知道自己的部隊一旦行動,日本人那邊肯定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如果自己偷雞不成,還是小事,要是反失一把米的話,那自己的罪責就大。但是他這樣想,不代表他不想這么做,于是在下面的再三慫恿下,自己本身也有這個意思,所以最終文言還是無法拒絕來自衛賓那邊的誘惑,在偷偷的調整部署后,文言通過一系統的行動,秘密將自己三師的主力調到了與二師約定的戰線上,準備隨時配合二師的進攻行動。
原本作戰行動在順利的展開后,二師和三師合作,在一隨后連串的戰斗中,連續重創當面防守日軍,這樣迫使日軍不得不收縮自己的防御線。兩人見到合作的甜頭后,便開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很快作戰計劃便被確定。正當他們準備再接再厲之時,警報傳來:第六師團已經出動了!
一聽這個消息,文言暗叫:“倒霉!”于是在電告衛賓后續進攻行動取消,自己將率部回師執行防御后,便按照與參謀長蘇理清的約定,立即帶領一支先遣部隊出發了,而三師主力將隨后由參謀長帶領著立即南下緊跟而來。畢竟現在的西線僅有少量警戒兵力,以那點兵力是根本無法阻擋日軍的進攻。而且對手出動的還是一個全裝甲化師團。
沒等文言把部隊調回去,劉興通過電話把更壞的消息傳來了,這回文言暗叫:“壞了!”這個時候林甸地區的防御力量非常有限,只有復**三師十一團的步兵二營和十二團的步兵三營以及一些地方民兵,而且由于當初走的時候畢竟匆忙,所以沒有來的及協調各部隊的統一指揮的問題,他們現在的那些部隊,兩個營分別歸各自營長指揮,而那些民兵則屬于地方的軍事管理委員指揮,相互之間并沒有建立起一個統一的指揮機構,這也讓文言感到有些后悔。如果當初自己協調好他們之間的關系,建立一個統一的指揮機構的話,那么或許還能為自己多爭取一點時間,而現在只能不斷的命令部隊加快行軍速度,從起初的行軍到剛才的急行軍,再到現在的強行軍,部隊的行進速度在不斷的加快著,但是此時的文言就狠不得一下就能飛到林甸城下就好。這時已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率主力回援林甸,文言只得先親率二個機械化步兵連趕回,至于其他部隊只能盡快返回。
馳援的路上,文言得到進一步的消息與指示,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為達成全殲第六師團的目的,他必須率部堅守林甸縣城至少一天,以便其他部隊調整部屬。雖然他在與劉興通電話時,口口聲聲地表示:保證完成任務,表現地信心十足,可是此時自己在心中則暗暗叫苦,以不足兩千人的兵力來防御日軍兩萬人的進攻,而且還要堅持最少一天,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清楚任務地艱巨,文言一再催促部隊加快行軍速度,馳援林甸。二十九日中午十一時,也就是在日軍發動進攻六個小時之后,文言率領先遣隊終于趕到了林甸縣城。雖然這支先遣隊只有二個輪式步兵戰車連,每連十輛輪步兵戰車,一個裝甲偵察連,八輛輪式偵察車,外加文言及參謀所乘的二輛裝甲指揮車,但是他們的到達還是令林甸守軍信心十足,甚至有人歡呼起來。
自從解放林甸之后,文言即將所部的指揮機關常駐地放到林甸,只不過由于長期作戰,他的指揮機關根本無法常駐于林甸,設于林甸的師部實際上僅有少量留守人員,由師后勤部的一個副處長單原帶隊,整個部門的人數總計也才不過二十幾個人。
文言剛隊入城,在略微對部隊做了下部署后,便有人主動找上門來。他們分別是林甸縣長沈平,林甸民兵縣大隊長盛凱,以及申海。沈平早年于東北軍中當過團長,日本占領東北后,便隱居于家中,不過他一直在暗地里支持抗日活動,日本人幾次欲對其下手,但是都因沈平的機智而順利逃脫。而盛凱則曾是文言手下的一個連長,在八月底的一次作戰中身負重傷,傷好后幾次申請回部隊,但是最終因身體傷好后,無法適應一線作戰的要求而被調任到林甸縣,在這里做了一個地方的警備司令。
由于情況緊急,大家立即登陸上文言的裝甲指揮車,打開地圖研究起作戰方案。
文言看都沒有看大家便直接說道:“我不說大家也應該知道當前形勢嚴峻,在我們的對面至少擁有兩萬日軍,而且后續部隊正源源不斷的朝這里開來,林甸縣將很快成為戰場,我們的任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主力爭取時間,所以我們必須在堅守二十四小時。”
這時盛凱說道,“師長其他的廢話你就不必多言了,無論如何,我們也不會再屈服的,你就直接下令吧!我們該怎么做。說多了是廢話,有耽誤時間。”
“那么誰先介紹一下目前的情況吧!”想到自己剛來,對于情況還不是很了解,文言便開口說到。
沈平最先發言:“今天早晨接到通知之后,立即組織城內的機關及居民向東轉移,目前醫院、學校、機關已轉移完畢,居民也轉移了不少,但要全部轉移還需要一些時間,主要是許多人不想離開家園!”
文言說道:“盡可能勸說大家轉移吧,槍炮無眼,平民的傷亡能避免的就盡量避免。實在不愿意走的,可以采取強行措施讓其離開。”
盛凱接著報告道:“目前城中的正規軍只剩下一個步兵連,其他部隊全部派出去阻擊日軍了,此外就是當地的民兵。我已要求各地民兵,除了掩護百姓東撤之外,剩余的全部自愿趕來林甸縣城,參加保衛戰!”
一聽說,盛凱招集民兵參戰,文言顯得猶豫了,以他的眼光看,民兵缺少訓練,擔任警戒什么的還可以,論到與日軍正規軍硬碰硬地對抗,還是不行。
沈平此時似乎看出文言的猶豫了,于是說道:“文師長,俗語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打日本不能光靠軍人,老百姓有義務有權利參加,再說了他們是自愿參戰,沒有人強迫他們。”
聽到這話,文言總算點了點頭,問道:“也不能不用民兵了,兵力太少了,那么我們可以集結多少民兵?”
盛凱回答道:“以縣大隊為主以集結了約七百來人,其他村鎮的民兵正在趕來,估計總數會將超過一千人。不過目前有許多非民兵人員要求參戰,弄得我不好辦,是不是答應?”
文言立即說道:“讓沒受過最起碼的軍事訓練的人參戰可是不負責任的。你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想要幫助我們,那就是迅速離開,他們離開了就是對我們的最大幫助。”
這時就聽見盛凱說道:“師長你可能不知道,最近我們組織了全民性的軍事訓練活動,只要愿意任何人都可以參加,訓練內容包括,單兵動作、實彈射擊、基礎戰術。”
“不行,如果是一般的警戒或者是小規模的作戰我都不說什么了,但是這次不一樣,我們所面對的是日軍在東北地區的第一主力部隊,他們無論是作戰能力還是裝備都不容小視,這樣的戰斗讓他們參加,只會徒勞的增加傷亡,所以我的意見還是讓他們迅速離開,這里根本不適合讓他們參戰。”
見文言明確拒絕這個提意,盛凱想了一下,又說道:“林甸縣城沒有城墻的,也沒有事先構筑的工事,我們雖制定了構筑工事的計劃,但是由于缺少人力,工程進展太慢,我們想是不是可以征招自愿意者參與工事構筑?”
略微考慮了一下,文言這才免強的同意道:“行,不過無論工事是否完成,戰斗開始前,必須讓他們撤退。”盛凱則很通快地答應道:“是!”
文言接著問申平:“你負責留守林甸,也就是看管倉庫什么的,那么你告訴我倉庫里有什么吧?”
申平說道:“主要為以前戰斗中繳獲的日式武器和彈藥,倉庫里目前還儲存著大約三千支步槍,四百挺輕重機槍。對了,里面還有一些老百姓才上繳上來的糧食。”
文言問道:“倉庫里面是否有我軍的制式彈藥?”
“有,”申平為難地說道:“不過數量很少,大約只有幾噸吧。”
聽了這樣的文言自然沒法高興,可是又無法怪罪申平,申平負責的是繳獲物資,制式彈藥什么的不歸他管,想到這里,文言又問道:“目前情況如何?”
盛凱回答道:“我剛才與前方的部隊聯系了一下,他們說日軍正步步緊逼,情況很緊張,日軍的主力第六師團的前鋒已經推進到距離縣城約二十公里。”
文言說道:“情況緊急,我也不多說了,盛凱你立即與我的參謀研究一下,縣城的防御布置,加緊構筑工事,把全部兵民及自愿者都投入。沈平縣長,你必須盡可能加快居民的撤退速度,同時而招聘自愿者,這一仗太需要民眾的支持了!”
眾人紛紛表示,“行,”“馬上就辦!”
“好了,大家各自開始工作吧,我們要搶時間!”
等離開文言的指揮車后,沈平對盛凱說道,“你剛才怎么說謊那?我們已經開始招聘自愿參戰人員,工事也修了不少。”
“小聲一點,”盛凱提醒道,“我不這樣說,師長能答應招聘自愿者嗎?”
“只能瞞他一時的,等他發現了,不發火才怪那!”
“不這樣干行嗎?”申平說道,“日軍大軍壓境,僅靠我們這點兵力能阻擋得了日軍嗎?不讓自愿者參戰,我們用什么人打仗?等到情況危急之時,再告訴他吧,那時他會高興的。”
“也只能這樣了!”沈平無奈的說到
“你也別閑著了,”盛凱繼續說道,“把倉庫中的武器搬出來,發放吧!”
“行,”申平痛快地答應道,“回去就辦!”
只聽到文言喊:“雙國海!”
正在與部下商議的裝甲營營長雙國海聽到喊聲后,立即跑到文言面前,“到!”
文言下令道,“各車只留下車長、炮手、駕駛員,其他人全部下車,開始布防。”
“那裝甲車干什么去?”雙國海不解的問到
“立即出城,西進,接應阻止部隊回撤,順利讓小鬼子知道一下我們的厲害!”文言大聲的命令到
“是,”雙國海應道,“我立即帶隊出發!”
“那還不走?”文言看著雙國海
“是!”說完,雙國海頭也不回的跑去傳令了。
第九十八章
文言所的三師先遣隊,其實就是三師的裝甲營。整個先遣隊除了一二零自行反坦克炮連因行軍速度無法跟上輪式裝甲車沒有到達外,其他連隊全部到達,總計二十輛輪式步兵戰車,八輛輪式偵察車。待步兵全部下車之后,按照文言的統一部署,雙國海帶著車隊沖出了林甸縣城,沿著向西的大道一路馳騁著,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速前進,盡量多解救點被圍困的部隊,這樣就能多增加一些守城的部隊。
雙國海一邊指揮隊伍快速行進著,一邊在指揮車內打開戰術電腦查尋戰況,他發現現在的情況,要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嚴峻的多。目前日軍正在以裝甲車為先導,坦克隨后跟進,步兵呈多路并進的方式,實施快速突破。這讓雙國海有些納悶了,他實在想不通為什么這個在后世才有的戰術,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了?難道日本人學聰明了,至于別人是否相信他雙國海不知道,但是雙國海卻不會相信這套戰術是日本人自己領悟出來的,所以唯一的合理解釋只有一個,那就是正如司令劉興所說,日本那邊也有人已經穿越了過來,如果他們的這套戰術再加上直升機的話,那么簡直就是一套二十一世紀典型的進攻戰術了。由于防御正面太寬廣了,加上阻擊部隊都是以輕武器為主,所以他們根本無力阻止日軍的推進。雖且戰且退,但依然有多路部隊陷入日軍的包圍之中,這不禁令他擔心起自己能否完成任務。畢竟自己這次的任務為機動防御,目的是牽制進攻的日軍,順帶解救一些被圍困的部隊,而最主要的任務則是為其他步兵部隊趕回林甸縣城,給林甸的守軍布置與構筑工事爭取時間。
雙國海可不是一個沒有自信心的人,在仔細看著地圖很久后,他便將各車車長都叫到指揮車上,然后他按照三輪式戰車搭配一輛偵察車的方式,將二十八輛戰車分成了七組,除開自己帶兩個組外,其他的負責人都是帶一個組行動,而他們的任務則無一例外的向西去,盡量多解救一些被圍困的部隊,并且約定一個小時后,不管收獲多少都必須立即回撤,趕到林甸城下,做好參加林甸防御戰的準備。各組指定指揮員答應著帶領自己的小組朝西前進著。而雙國海自己則親自率一、二兩組車去解救被日軍包圍的一個連隊。他將隊形由縱隊改為橫隊,以便發揮火力,剛剛完成隊形轉變,敵情就出現了,一支日軍的裝甲車出現了。顯然這支日軍裝甲車隊是想繞過阻擊部隊,直接對林甸發起攻擊,看來這些裝甲車應該是屬于第六師團的先頭偵察兵了。
面對這幾輛裝甲車,雙國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就見他很輕松的在無線電中喊道:“各車注意,不要使用反坦克導彈,給我直接用機關炮解決對手。”
三十毫米機關炮很快就輕易的將只裝配有十五毫米裝甲的日本裝甲車給打成了廢鐵,一輛也沒有跑掉,可是沒等雙國海從興奮中恢復過來,新的敵情出現了,有人高喊在前面發現了日軍坦克,通過觀察鏡,雙國海發現在自己車隊左前方的位置上出現幾兩日軍坦克,距離大約是在兩千米到兩千五百之間。
仔細一看,雙國海發現那坦克的簡直就是前蘇聯在二戰中最著名的坦克型號特三四。不過它們的數量到不是很多,也就只有七輛,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種坦克。按照敵情通報中介紹的,這是日本利用蘇聯提供的圖紙生產的新型坦克,日軍內部編號為:一式重戰車。這種只有二十四噸的坦克按日本人的標準屬于重型坦克。T三四的名氣太大了,性能出眾,可是到了日本人手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日本人用自制的柴油機代替蘇聯產品,結果機動性下降。為了降低成本,拼命減輕重量,裝甲變薄,加上低質的日本裝甲板,防護力又下降了。唯一突出的地方日本人為其加裝一門威力很強的七十六毫米坦克炮,這種坦克炮足以輕松地擊穿復**輪式步兵戰車的裝甲,因此復**總部特別要求,各部務必密切注意這種日式坦克。
面對據有威脅的日本坦克,雙國海竟然一點也沒怕,反而平靜地下令道:“停車!準備發射反坦克導彈!”
原來此時雙方的距離為三千米,日本人炮彈打不到他們,于是各車停車,開始了瞄準、發射導彈。這次如此是進行一次打靶一樣,日本人的坦克尚沒有安裝煙霧彈,也沒有反應裝甲,面對反坦克導彈一點應對措施也沒有,至于它的裝甲一點用處也沒有,相對于反坦克導彈的戰術部太薄了!
待目光所及的地方再也看不到一輛沒有燃燒的日本坦克之后,他才下令繼續前進,不過這次變得小心多了,別看只遇到了幾輛日軍的坦克和裝甲車,也是與日軍實際接觸了。
向前僅走了一會,他就清晰地聽到了槍炮聲,不用問也知道,前方正在發生激戰!他想希望通過無線電與友軍取得聯系,可是無線電中毫無反應,只得先沖過去再說。這回他更加小心了,這次他們沒有車載步兵,如果與日本步兵近距離接觸就麻煩了,日本步兵所攜帶的反坦克火箭彈對于他們的裝甲車依然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萬幸的是,他們順利突入了包圍圈,于被圍的部隊匯合,由于他們的突然出現,被圍的部隊士氣大振,竟然與他們合作將敵人的進攻擊敗了。
為了弄清情況與友軍聯系,雙國海下車親自去找人,結果接連問了好幾個人才到這支部隊的首長,一見面,兩個人竟然人識識,對方叫凌滿,是他以前的一個部下。
凌滿立即興奮地說道:“我正為無線電被敵人打壞,無法與上級聯系頭痛的,沒想到你們來了。”
雙國海問道:“情況如何?”
“敵人已經退下去,不過馬上還會攻上來的,”凌滿興奮地說道,“如今你們來了就好,我們一起把敵人擊敗吧。”
“我是很想把敵人趕走,”雙國海有點無奈地說道,“可是我們必須馬上撤退,日軍已分多路向林甸縣城突擊,我的任務就是接應你們回城!”
正在這時,日軍開始炮擊了,炮彈不繼的落下,這下子雙國海可急了,大喊:“什么也不用說了,馬上把傷員送上裝甲車,其他人徙步跟上,快!”
“是!”凌滿大聲的答應著,于是便指揮起部隊來
于是大家七手八腳地將傷員送上裝甲車,其他人則紛紛徙步跟上,冒著日軍的炮火后撤!可是沒走出多久,就發現退路已被日軍擋住,這時也不用商議,打、沖過去!
這股日軍全部步兵,數量也不多,但戰斗意志很強,頑強地阻擋著他們的去路,戰斗也進行的相當激烈,好在有雙國海的裝甲車提供火力支援,日軍無法阻止他們,不過撤退的速度明顯下降!
等他們沖出包圍,并甩開日軍,正想松一口氣之時,雙國海就聽到無線電中有人喊:“日本坦克,三點鐘方向,好多!”
他按聲音的指示望去,立即被嚇了一跳,無數日本坦克正越過不遠處的土坡出現在他們的側翼,竟然全部是一式重戰車——日本版的特三四坦克,距離也只有一千多米了,太危險了,這個距離之步,日本坦克炮足夠摧毀他的裝甲車。已有部分日本坦克停了下來,顯然是準備射擊了,這個時代的坦克火控技術落后,射擊只有在停車狀態下才能較高的命中率,運動中是幾乎是無法命中目的的。
這時他們別無選擇了,只能硬著頭皮沖過去了,雙國海在無線電中大喊:“發射導彈,快!掩護步兵沖過去,快!”
其實也不需要他提醒,各車已紛紛發射導彈,甚至以機關炮過行射擊,觀狀雙國海立即想出言,制止這種無效的行動,但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這樣做竟然有效果,日本坦克并非所有部位都有厚厚的裝甲,許多地方很薄的,于是他改口道:“機關炮也開火!”
當日軍坦克紛紛中彈起火的同時,日本坦克也擊中了裝甲車,復**也出現了傷亡,輪式裝甲車的裝甲太薄了!見狀雙國海通過無線電喊道:“把受損車輛拖走,絕不把它留給敵人!”
這也是一條戰場紀律,不將任何損壞的裝備丟掉,以免已方的技術機密泄漏,于是有車停上下,以鋼纜將受損的車輛拖著繼續撤退。最終隊伍沖出日軍的包圍,但三輛裝甲被擊毀了,只剩五輛完整,且車上的反坦克導彈已完全消耗光,機關炮彈也所剩無幾。
脫離日軍之后,凌滿問道:“我們彈藥也所剩無幾了,現在回城吧!”
“不,”雙國海拒絕道,“還有友軍沒有撤回來,我要去接應他們。”
“你想怎么辦?”凌滿好奇的問到。
“有三輛裝甲車被擊毀了,我派三輛車把它們拖回去,順便把傷員全送去了,剩下的車輛隨我走!”雙國海回答到。
“我也跟你去!”凌滿立即要求到
“不必了,”雙國海再次拒絕道,“你帶部隊回去,林甸更需要你們。”
“那我派二十個人跟你去!”凌滿說道,“你們需要有步兵支援的。”
“行,”雙國海只得同意,“再把彈藥收集一下,你們回城后再到后勤那里領取吧!”
“沒問題!”凌滿爽快的答應到。
第九十九章
文言在將裝甲營派出去接受阻擊部隊回撤之后,便開始在戰術電腦前認真的研究起林甸縣城的防御問題來。看著眼前的電腦,文言順手從衣服口袋里面掏出香煙,點燃后,眼睛便直直的看著電腦,腦子里則不斷思考著該如何進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4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