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47部分

去葛文軒同行。沒辦法,只能讓高健跟著了!可是出發不久,高健就有點后悔了,原本一路之上,要快速騎馬行軍,根本就沒有休息的時間,這可讓今天才學騎馬的他吃盡了苦頭,他只得咬牙堅持著,他可以不想在部下面前丟臉,眼前的情況已經讓他沒有任何選擇了,不堅持也不行。畢竟這里是敵占區,總不能因為他一個人拖大家的后腳。
經過一夜的急行之后,隊伍總算停了下來,進入一片小樹林休息。高健終于如獲大赦一般。在葛文軒宣布休息后,高健這才慢慢的從馬鞍上爬了下來。下來后,便立即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坐在地上休息著,先是將自己的水壺擰開,對著嘴略微喝了一口水,然后再從自己隨身的口袋里面拿出軍用干糧,勉強的啃上幾口干糧,這就算自己是吃過早餐了!可惜經過一夜的行軍,他渾身象是散了架一樣,一點胃口也沒有,只是喝了一點,干糧只啃幾口就放下了!
這時葛文軒朝這邊走了過來,只見他一手拿著干糧,一手拿著水壺。在走到高健的身邊后,便一屁股坐了下來,一邊吃,一邊說道:“怎么樣?我的大政委,感覺還好吧。現在的你是不是一點胃口都沒有啊?”
“好了,你就別調侃我了啊。沒錯,”高健有氣無力的說道,“現在的我就感覺渾身象是散了架一樣,什么也不想吃,什么也不想做,就想現在能好好的睡上一覺!”
“哈哈,還好好的睡上一覺?我看你是還沒有睡覺就先做起夢來了啊。我想現在的你一定后悔跟我一起來了吧?”
“沒有啊,”高健有點不服氣的說道:“這有什么可后悔的啊,自打知道我要來這里,我就已經做好了吃苦受罪的打算了。再說了,這點苦算什么?我的身體還受得了!不要忘記,我可是正規部隊受訓出來的啊。”
“行,只要你能堅持就好。”葛文軒笑了笑,然后便繼續說到:“只要不怕吃苦,那么什么事都好辦!”
這時高健好奇的問道,“我說隊長大人,我們已經跑了一夜,你這是準備去什么地方啊?”
葛文軒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有多長時間沒有聽過大米了?白面饅頭什么的這些以前再熟悉不過的詞語了,是不是早斷了?”
雖說所答非所問,但高健還是認真的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大米好象已經有一周了吧,至于白面那少都是二周以上了。聽說,食堂倉庫里已經沒有多少大米與面粉了,炊事員不敢隨便用了。”
聽到這個回答,葛文軒滿意地笑了說道:“看來我這次還真猜對了,解放前的東北主要農作物是高粱、大豆、玉米,水稻與小麥的種植很少,黑龍江北部沒有種植小麥的,水稻也近于沒有。庫存的那點東西,早應消耗光了。”
說到這里,葛文軒停了下來,似乎又想到什么似的問道:“那么你們現在吃什么?”
“高粱米與玉米,偶爾還有小米,”說到這里,高健感覺好奇的又接著問道,“你問這些做什么?”
“沒有其他的意思,我這次就是想弄點新鮮地大米給大家品嘗一下!”說著他笑了起來
這時高健說道:“哦。你既然要弄就多弄點啊,可不是弄一點,得弄一大批,有幾千人等著吃飯那!”
“我的大政委,你就放心吧,”葛文軒說道:“既然有這么個計劃,我自然不會少弄的。”
“你準備去什么地方弄?”高健有些好奇說道,“如果從小鬼子手中弄,你沒什么可說的,,如果從老百姓手中弄,我要提醒你注意,我軍的政策,可是不能白拿人家的東西。這點我希望你能注意下。”
說到這里,葛文軒似乎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再猶豫了一下后這才說道,“這也是我想找你的原因,這事有點小小的麻煩!”
“怎么回事?”高健一見他這么說,似乎覺得這個問題不會簡單
正當葛文軒想說時,突然有人急沖沖地騎馬趕過來,仔細一看竟然是張三,張三見到葛文軒在這里,馬上趕了過來,離著很遠就喊道:“老大,情況已弄明白了!我已派人封鎖了那里,是不是現在就行動?”
“你說呢?現在不行動,那你說什么時候行動啊?你難道還想等尾巴追上來不成?”一聽到這個消息,葛文軒立即來精神了,大喊道:“全體上馬,出發!”
正在休息之中的人們一下子跳了起來,紛紛上馬,出發了!高健也不得不起身,再次上馬!當高健觀看到那個所謂地目標時,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不過是平原之上的一個小村子,一點也不象是一個軍事目標!
這時葛文軒也注意到他奇怪的表情,于是主動的解釋道:“不用驚訝,你看到的確實是一個村子,不過這里是日本所謂的開拓民所居住的村子。”
“你想打日本開拓團的主意?”聽到這里,高健一臉嚴肅的說到。
“沒錯,”葛文軒很正經的回答道:“不打它的主意,我打誰的主意去啊?”
“你這好象有點欺負對手了!”讓葛文軒感覺驚訝的是,高健并沒有立即反對,只是隨口說出了一句看似無關的話。
“確實有點啊,不過他們也不是完全沒有武裝,至少他們有五十支步槍,兩百名青壯年,還有少量的防御工事。”葛文軒說著看了高健一眼,然后便繼續說道:“除此之外,距離這里約十公里就有日軍的一個據點。說的形象一點的話,我們這次行動可是虎口拔牙!”
“你想如何攻打它?”高健追問道,“我們可全是騎兵,對手則可以房屋為工事,算是一場攻殲戰!我們的動作也要快,一旦鬼子增援部隊到達就麻煩了!”
“增援?”葛文軒笑了笑很自信的說到:“我敢保證,至少下午一點之前,小鬼子不會有一支增援部隊能進入這個村子。”停了一下,葛文軒很自信的說道:“為什么要動手?我希望這次改變以前的作風,以和平解決問題。”
“怎么和平解決?”聽到這里,高健愣住了他感覺自己一下子似乎要重新去認識那個人了。他實在沒有想到葛文軒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葛文軒似乎已經看出了高健的驚訝,所以并沒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轉過臉去對著張三喊道:“馬上派一個會說日本語的,去通知他們,就說我,他們的老子到了!”
張三聽了之后,猶豫了一下,又問道,“還有什么?”
“你說還有什么啊?當然是讓他們派一個人來見我!你個笨蛋。”葛文軒罵著說到。
見葛文軒這么說,張三似乎還有問題沒有搞清楚一樣,便又繼續問道:“如果他們要是不派人來那?”
“不派人來?他們敢?去告訴他們,老子我只會在這里等三分鐘,三分鐘內他們如果不派人來,那么就后果自負!好了,去吧。”葛文軒說到。
“是!”張三答應著便打馬下去了
沒過多久,一個老頭被帶到了他們的面前,從這個老者的裝束看,與普通中國老百姓差不多,不過從他的行動舉止之中,可以看出他與中國人不同,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一個日本人。葛文軒站在了那里,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個子不算太高,背還有點佝僂的老頭。他全身上下就穿著一件典型的日本和服,腳上穿的是日本典型的木屐,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木拖鞋。雖然現在還沒進入深秋,但是可以明顯看出那老頭已經在風掛過之時有些微微的顫抖。
當老者被帶到他們面前時,顯然很驚恐,以至于什么話也不敢說,這時葛文軒首先開口說道:“我想,你不僅能聽懂中文,也會說中國話,我們之間的交談也就不需要翻譯了。”
這時老頭以標準的中國東北方言回答道,“請你吩咐吧!”
葛文軒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們就是復**的人,我就是葛文軒,相信你們對于我的名字多少都應該聽說過。不會陌生吧。”
一聽這話,老者的臉色更難看了,更不敢說話,只是一味的行禮。
葛文軒見那人沒有說話,而是一味的鞠躬行禮,這讓葛文軒有些頭大,便又繼續說道:“你是什么人?能代表這個村子與我談判嗎?”
這時老頭才以有點驚慌地回答道:“我是本村的村子,叫川口橫一,我可以代表全村。”
“恩,如果是這樣那就最好了,”葛文軒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才說道,“對于你們的情況我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你們這個村子的村民全是十年前,從日本本州島的一個名叫的村子界本村集體遷移到此,所以你們現在的村名依然還是叫界本。你們在這里種植水稻,還放牧牛馬,對吧?”
“是的,我們奉命全村遷移的,日本的村子早已消失了,這里是我們唯一的家了。”說著,川口臉上閃過一絲凄涼,人也顯得有些蒼老的感覺。
“放心,我不想,也不會把你們從這里趕走,但是我要求你們立即提供五萬斤大米,說清楚,我要新米,這是無償征收的。我還想有償征購你們的肉牛,每頭牛就按照一百五十元計算吧!當然了,我會用你們日本人的貨幣支付!我希望你們能出購至少二十頭牛。”
聽了這話,老頭有點吃驚地看著葛文軒,有點不知說什么好了,此時的葛文軒也不想聽他說什么,又繼續說道:“你們村子好象擁有幾十支步槍用于自衛吧?好象是三十四支三八式步槍和七千發子彈。如果可能,我可以每發子彈一日元,每支步槍兩百日元的價格收購。”
葛文軒笑了笑,然后又補充道,“如果你們拒絕我的要求,那么我們將擁有自由行動的權利!你就看著辦吧。”此時的笑似乎顯得是那么的陰險,那么的讓人感覺到寒冷。
老頭略微考慮了一下,這才顫抖的說道:“能否讓我們考慮一下?我需要和村里的人商量一下。”
“可以,”葛文軒冷冷的說道:“不過我不能久等你們,所以我只能給你們十五分鐘時間,如果超過了時間,我將視你們拒絕,到了那時一切后果自負!可別說我沒有給你們機會。”
“好的,我們一定會按時答復的!”川口答應著后,便轉身離開了。
說完,老者轉身告辭,回村子找人商議去了!
等待對方答復的時候,高健不解地問道:“對方可能答應你的要求嗎?”
“一定會的,”葛文軒解說道:“他們沒有拒絕要求的本錢,全村近五百人,可是壯年男人多半被招去當兵了,只剩下老弱,自衛的武器也不過五十支步槍,根本就阻擋不了我們。如果拒絕我的要求,他們應該知道會有什么樣的結果!也是在這個附近,我的部隊曾經屠殺過一個整村的人。”說著葛文軒看了一眼那一臉驚訝的高健,葛文軒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卻沒有做任何解釋。
停了一下,他又補充道,“再說了,我開出的價格非常合理了,他們憑什么拒絕?說句不客氣的話,他們沒有那個資本拒絕。”
高健想了下,前有屠村事件,這里他又以高價引誘,換是了是誰也無法拒絕這樣人的要求,但是他的錢是從那里來的呢?于是便追問道:“你那來的錢支付貨款?”
“我說過,我會以日元支付的,”葛文軒解說:“最近做了幾票生意,賺了很大一筆錢,可惜全是日元紙幣,正愁沒地方花!”
正在這時,老頭回來了,表示他們同意全部要求,馬上會交出五萬斤大米,并出售三十頭牛。這個結果自然是令人滿意的,很快日本人將大米運出了村子,堆到葛文軒面前。同時把牛群趕了出來,聽憑選擇。
交易很快完成,當三十頭牛被趕走之后,大把的日元紙幣就交到了老頭的手中,這時老頭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不過在猶豫了一下之后,他還是懷著不安的心情,找到了葛文軒,小心翼翼的提出到:“我們已按要求交出了足夠數量的大米,那么你是否可以給我開一張收條?這樣我好向全體村民交代!如果方便的話,有關牛的交易最好也可以立一下字據!”聽到這里葛文軒就是一愣,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面對這個要求,葛文軒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陷了思考,見狀,高健有點看不下去,于是主動回答道:“這個要求并不過分,我馬上開給你吧!”說完,他親自動手,找了一張字,給老頭開了一張收條。
當老頭拿到收據之后,竟然顯得非常高興,小心將其收藏好之后,又連行數個大禮以表示感謝,弄得高健很不好意思,讓一個白發老者向他行禮,他真有點受不了!
正在這時,葛文軒說道:“我們離開之后,你們如何向上面解釋,幾萬大米和幾十頭牛失蹤的事情?”
面對這個問題,老頭馬上顯露出為難之色,這時葛文軒竟然提意道:“讓你的人用步槍對自己的房子打幾槍,再放把火,燒點稻草,制造一個被搶劫的現場,上報受到搶劫就可以了!”
“謝謝!”那人又是連行數個大禮!
“不必客氣!”說完,葛文軒和高健帶著部隊頭也不回的騎馬走了!
滿載著糧食,趕著牛群向回走,大家的心情那是非常高興的,甚至有人唱起歌來。高健也因順利達成目的,顯得非常高興,于是與葛文軒聊了起來。他問道:“剛才那些日本人怎么顯得有點高興?好象做了一筆好買賣!”
“他們怎么能不高興那?”葛文軒解釋道,“他們把東西賣了一個高價!我出的價格是現在市面的三倍,如果要按照他們軍隊收購的價格,那起碼到了六倍了,換了是你,你會不高興不?”
看著高健有點不解的樣子,葛文軒又解說道:“按市場價,一頭牛也不過一百日元,可是我開價為一百五十日元,最后算下來,那五萬斤大米也是被我以大大高于市場的價格買下來的。”
再次發現高健顯出不解的樣子后,葛文軒繼續解說道,“他們認為自己把東西買了一個高價,其實占便宜的是我。那些日元在我手中與廢紙沒什么區別,甚至還占地方。”
高健想了一想,討論性地說道:“也許你并不需要進行這次交易!”
“是的,”葛文軒同意道:“我這樣做,只是不想付出太多的傷亡,畢竟我們全是騎兵,以騎兵要攻占一座設防的小村子,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我估計不會低于五十人。”
高見又問道,“如果對方拒絕了你的要求,會是什么樣的結果?”
“他敢,如果他們真拒絕,那么……,”葛文軒繼續說道,“我們會如日本人報紙上所描述的那樣去做!”
這樣的回答讓高健什么也說不出來了,日本人報紙上所描述的那樣去做?把整個村子的人全部殺光、房子燒光,搶光能搶的東西?那他們成什么拉?土匪?強盜?還是其他什么呢?高健開始仔細的思考著這個問題,他知道自己以后的工作肯定不會輕松,看來這次司令和參謀長是一個重擔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了。
第八十九章
剛才葛文軒的回答讓高健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以至于他不知再說什么好,只得保持沉默繼續趕路,可是沒過多久,他發現這樣一言不發,也不是辦法,于是又不得不又開繼續剛才的話題,問道:“你是不擔心他們拒絕,還是不怕他們拒絕?”
葛文軒想也沒有想便直接回答道:“拒絕?他們憑什么拒絕?告訴你,他們就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
見到葛文軒一臉的自信,高健便不自覺的追問道:“你怎么能確定他們不會不顧一切的拒絕交易,畢竟我們與他們的關系是敵對。”
葛文軒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道:“有這樣一句話叫做: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我想你應該知道的。”
停了一下,將眼光轉向遠方的大地之后,他才繼續說道:“戰爭并非人類歷史的唯一內容。中日之間,并非天生的敵人!仗打完了,生活依然要繼續!而且從他們目前的生活來看,我相信恐怕他們比我們更討厭這場戰爭。”
葛文軒的這幾句話粗看起來好象與問題沒什么聯系,甚至句與句之間的也少有聯系,不過卻讓此時的高健陷入了思考。可是葛文軒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說道:“他們不過是一群為生活而迫,不得不移民的日本農民,沒有太高的思想覺悟,沒有準備好為偉大的天皇犧牲一切!他們已移居此地十年之久,這里已經是他們唯一的家了,他們沒有退路了。再說了,我開出的條件非常誘人的!他們憑什么拒絕?”
“也許我需要好好想一想,才能理解你的話,”高健猶豫了一下,然后肯定的說道:“不過好象你說的對。”
過了一會,高健又說道:“這次任務完成的很順利,一點麻煩也沒有遇上。”
“不對!”葛文軒立即反駁到。
“怎么拉?這一路下來很順利啊?”聽見葛文軒這么說,高健立即反問
“我不會就這樣就回去的,”葛文軒說道,“出來一次就帶這么點吃的回去,會讓人們失望的,所以這只是一個開始,下面還有許多等著我們去做!”
“你要帶著這么多糧食、趕著牛群,怎么繼續啊?”高健很不解的說
“你想錯了,”葛文軒笑著解說道,“先休息一會,我們休息一下。然后再把人員分配一下,一部分人送東西回去,另一部分人跟著人做幾筆買賣!光弄點聽的東西回去,出來一次就這么回去,實在有些不合算啊!”
“你準備繼續在敵占區活動?”聽見葛文軒這么說,高健立即追問到。
“當然了,”葛文軒解說道,“如今小鬼子正集中兵力圍剿我的大本營,我不乘機他們的后方活動一下,一則,對不起自己,放棄了這么好的發財機會,二則,不弄出事來,他們是絕對不會回援。所以我必須再多撈點再回去。”
高健聽到這里,略微考慮了下后,便馬上說道:“恩,你說的對,不搞出點大事來,小鬼子是不會撤的,不過說好,我這個政委一定要繼續跟著你。”
“不行,”葛文軒毫不猶豫地拒絕到,“你連馬都騎不好,怎么能繼續跟我啊?等下你就跟著運輸的隊伍回大本營吧。”
這下子,高健可急了:“別以為我無用嗎?我怎么說也是你的政委,按組織規定,不僅有權參與軍事決策,還擁有決策權,把我拋開,自己獨自去自由活動,沒門!”
面對高健的強硬態度,葛文軒也不辦法了,只得說道,“你跟著也行,不過行動要聽我的。”
高健依然沒有讓步的意思,反強調道,“我是政委,與你平級,你無權指揮我。”
葛文軒可不干了,馬上回應道:“告訴你,我才是軍事主官,打仗的事,你必須聽我的,否則你就給我滾回大本營去!”這下子,高健只得屈服了。
葛文軒很快利用休息的機會,將人員分成了二部分,一部分,約一百多人,帶著糧食和牛群先行返回大本營,另一部分則有三百多人,他們將隨葛文軒繼續活動。利用大家休息,準備出發的時間,葛文軒令人架起了電臺,通過總部的通信中樞,葛文軒可以很方便地獲取大量的信息。
葛文軒在了解了最新的情報,又在地圖上研究了一下之后,對高健說道:“你是不是很想見識一個騎兵集團沖鋒的場面?”
“是的,”高健一臉期望的說道,“不知道是否與電影中的一樣?”
“機會來了,這次可以如你所愿了。”葛文軒說道,“敵人得到我們搶劫了界本村之后,派出了圍剿隊,其中一個騎兵中隊,已經出發了,也許馬上就要發生一場騎兵戰!”
接著他又補充道,“你一定要跟著我,你我都不能參加戰斗!”
“明白!”高健干脆的回答到
隊伍再次出發時,一分為二,一支隊伍先行回大本營了,另一支則繼續行動。由于已知道,對手有一個騎兵中隊已趕來,因此葛文軒帶著隊伍快速機動,以尋找一個合適的戰場,按他的原則,絕不在對手設定的戰場上與對手交手。葛文軒很快在地圖上選定了一個地方,且一邊走,一邊與部下討論作戰的部署,好象他知道敵人會于何時,從那個方向進入這個預定的戰場一樣!
對此,高健非常不解,于是問道:“你怎么能確定對手一定會出現在你選定的戰場上?”
葛文軒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問道:“你知道:我所需要的補給中,什么東西是最重要的?我的部下之中,那些人是最優勢的?”
“不知道,”高健直接回答道,“我才到這里不到一天時間,情況還沒有了解那。”
“重要的東西是無線電臺,最優勢的人當屬我的偵察兵,當初隨我一起出發的十幾個,目前有六個在偵察隊,當然了,你還看不到他們的人,他們一直外面四處活動,將最新的敵情通報給我。因此我可以得到最準確的情報。”
見高健依然是一幅不解的樣子,葛文軒便又繼續補充道:“準確的情報,加一個聰明的腦袋,必然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你好象很自信!”高健笑著說到。
“是的,沒有自信能成事嗎?”葛文軒很自信的回答到。
“?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