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45部分

員開始對那些機械設備開始進行拆裝。”
見焦敏宏這么說,歐陽明頓時覺得覺得頭大了,這算那跟那啊。他師長一說拆裝設備,那些設備就拆啊,要知道那些設備對于現在的復**的軍工企業來說,那就是無價之寶,你讓那些民工去拆,先不說能不能拆的下來,就是拆下來后能不能用那都是很大的疑問,再說了,按照當初的計劃這次作戰是要讓軍工生產區陷入全面停產狀態,等復**拿下大慶后,便立即出兵解決齊齊哈爾,到了那個時候,依靠那些那些懂技術的去恢復最多一到三個月就能徹底恢復整個軍工生產,可是這一切如果要是按照焦敏宏這么搞的話,那就真的是,可是知道這個計劃的人不多,他歐陽明也是偶爾才知道的,所以他一時也不知道該怎么去對焦敏宏說,記得當初自己被派到這里來的時候,一是給焦敏宏當參謀長,二就是一個不能說的責任,如果現在告訴焦敏宏這些,那么對方不起疑心才怪,如果起了疑心,自己又該怎么解釋呢?那剛剛建立起來的信任關系,很可能經過這次事件后,便會當然無存。這支部隊自己是否還能調度那將成很大的問題。
正在歐陽明憂郁不決的時候,焦敏宏轉過了頭來,發現參謀長依然在那里沒有動,便急忙催問到:“我說參謀長大人,為什么我的命令還不能得到有效的執行啊。”
聽到這里,歐陽明也不顧那么多了,便轉過身來說到:“師長,你的這個命令,我不會執行,也無法執行。”
“恩?為什么?為什么不能執行,你總該給我一個理由吧。”焦敏宏在聽到歐陽明這么說后,非常不快的看著他,看那架勢如果此時歐陽明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估計兩人就會因此而鬧個不愉快啊。
歐陽明見焦敏宏追的如此緊,便直接說到:“師長,我知道你這樣做是為了我們的后續發現,但是你這樣做的后果很有可能是好心辦壞事啊。”
見參謀長這么說自己,焦敏宏非常不悅的說到:“我是好心辦壞事,那么請問你把那些設備留給日本人,或者是徹底摧毀,那就是做好事嗎?”說到這里,焦敏宏的聲音似乎提高了不少。
“師長,我希望你能冷靜的考慮下。其實我們都清楚這些設備對于我軍的軍工生產起著多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們在進攻的時候,特意沒有對那一區域進行炮火準備,就是因為那里有我們所急需的設備,為此我們所付出的人員傷亡至少要提高百分之三十五左右。但是你此時讓我組織那些人去對設備進行拆裝,先不說設備能不能拆裝的下來,就是那些設備都拆裝下來了,是否能用都將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要知道那些設備都是一些比較精密的儀器和設備,如果萬一因為這次行動而變的無法使用,那你我都成從此成為復**方面的罪人啊。”在師長的追問下,歐陽明無奈的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和憂慮。
而此時的焦敏宏在聽到這些話后,才真正的思考起自己剛才所下命令的對與錯來。在經過一翻認真的考慮后,焦敏宏開始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此時的他一時又不知道該如何辦好,便一臉無助的看著參謀長歐陽明說到:“那參謀長你說,你說這事該怎么處理吧?”
見主導權已經回到自己的手里了,歐陽明考慮了一下說到:“這樣吧,一切事情還是按照你師長的計劃執行,只是具體的命令略做一下改動,我們師里有幾個以前從事過機械設備研制的人員,等下我叫上他們,然后一起去現場,把那些好拆,容易拆的設備這次都拆了,能拆一些是一些,能拆多少是多少,盡量把一些重要的好拆的設備先拆了運回根據地去。這樣一來可以讓日軍的生產陷入停滯狀態,二來這些設備到了我們這邊也能發揮它們應有的作用,這樣一個彼消此漲后,我軍的實力也就大大的得到了加強,而日軍在齊齊哈爾的軍工生產力量也會得到園地的削弱,你認為如何?”
見參謀長很快說出了對策,焦敏宏在略微考慮了一下后,這才點頭說到:“恩,我看這個辦法好,你就去落實吧。”歐陽明答應著帶了幾個參謀跑著下去執行了。
指揮部內此時已經只剩下了幾個參謀和焦敏宏在那里,焦敏宏則開始思索著下一步的行動計劃來。
此時有參謀報告到:“師長,部隊已經完成對敵人東南地區的合圍,對殘敵的清剿工作正在進行中。”
“恩,知道了,命令部隊必須在十分鐘之內對東南區域的敵人完成清剿后,務必將敵人的回援部隊給我攔住。為參謀長拆裝設備爭取更多的時間。”焦敏宏斬釘截鐵的說到。參謀回答一聲是后,便迅速跑下去傳達命令去了。而此時的石原似乎感覺自己的末日已經不遠了一樣,看著復**的隊伍在很短的時間內,便能飛快的摧毀自己精心部署的防御,然后隨意在自己的防區內開始對自己的部隊進行著肆掠,這讓石原開始懷疑自己所面對的這支部隊到底是一群人組成的,還是一群神組成的,為什么自己每次精心部署的防御線,士兵們所準備的各種工事在這些人面前就顯得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不堪一擊呢?難道……,難道真如支那的古語所說:惡因善果皆有報,一切只是時未到嗎?如果是那樣的話,自己所做的這些事情估計可以下N次的十八層地獄了,想到這里,石原的后背開始不住的往外面冒冷汗,他在思考著自己死后到底是被送進十八層地獄還是會如宣傳所說的那樣進入那個所謂的天照大神所管轄的光明國度。對于此,現在的石原比任何一刻都要關心這個問題了。
第86-90章
第八十六章
望著站在前面,整個隊伍排成了一列松散的隊伍,所有的人員都松松垮垮的站在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上,在高健的眼里這是一群完全沒有軍人氣質的一群軍人。此時的高健還真無法說出自己的感覺。正在這時就見葛文軒指著剛才被他喊為張三的人介紹道:“大家都叫他張三,因為他姓張,在家中排名第三,所以大家習慣與叫他張三,而至于他的本名,大家似乎早就忘記了,所以他在介紹的時候,他也說自己叫張三,你以后也叫他張三。他以前是一個馬上商人,如今是我們的騎兵首領,手下約有五百名騎兵,他的長相也不算太丑,可惜啊,日本人就是不喜歡他!相反,還對他恨之入骨。”說到這里葛文軒回過頭來看了高健一眼,然后便給他繼續介紹著其他的領導來
聽了這話,高健在心里就是一陣暗笑,然后便開始嘀咕著:“日本人怎么可能喜歡他?日本人要是喜歡他,那你就絕對不會喜歡他了。”
他雖沒聽過張三之名,可是按他所讀過的日文報紙的描述,他眼前的這個張三所指揮的騎兵那絕對是真正的魔鬼,他們的職業就是以殺人、放火為樂的。至于那所謂的馬上商人,實際上也可以理解為馬匪!此時的高健正在努力自學日語,如今學習日語已經成為復**內部的一種風尚。畢竟對手是日本人,為了提高日語閱讀能力,他從情報部弄來的一些日文報紙讀。所有的老十三軍的人都清楚這么一個理念,那就是要想狠狠的打擊對手,就必須先了解對手的一切情況。
“這位是……,”葛文軒繼續介紹道,而每位被介紹的人,都不免要與高健聊上幾句,畢竟他以后的身份是隊伍中的第一把手,聽隊長介紹,在某些事情上,他這個隊長都必須聽政委的。
葛文軒把手下的幾個主要干部介紹了一下,也就是讓高健與大家有了一個簡單認識,順便對所有的各部隊領導做了一個簡單介紹。這下子,高健總算是知道了葛文軒的手下都是一些什么人了。這與他事先來這里之前所做的猜想是完全一致的。除了一些是他自己帶來的人員外,還有一些人是抗日游擊隊合并過來。而其他的絕大多數人不是被收編的土匪,就是被策反的偽軍。這支隊伍還真是魚墓混雜,看來自己以后的工作還真不輕松,不過以自己過硬的軍事技能做為依靠,再加上適當的說服教育,整頓這樣一支隊伍應該問題不大。對于此,高健似乎顯得信心十足。
等葛文軒把應該介紹的人介紹完了以后,這時的高健才開口說道:“你的事辦完了,那么下面是不是該讓我也辦點事了啊!”
“行。”葛文軒似乎有些不解的說道:“說吧,需要做什么?”
“先舉行一個宣誓入伍,再弄一個授銜儀式!”高健一本正經的說到
“從法律角度上說,這是應該的。”想了一下,葛文軒又說道:“是不是先準備一下,士兵們只要招集一下就可以,但是軍官授銜要麻煩一下,至少要評定,,組織一下吧。”
“停,”高健立即打斷道:“這兩個事情都不需要其他人參加,因為只需要你一個人就可以了!”
“什么?就我一個人參加?”見高健這么說,葛文軒非常不解的說到。
“對,這是為你一個人專門舉行的儀式!”接著他又解說道:“畢竟你沒有經過正式的宣誓入伍儀式,至少在目前還不能算是一個正規的軍人!”
見高健這么說,葛文軒反到有些急切的說道:“那還等什么?馬上開始吧!”
許多人此時在終于得以有機會見證這樣一個特別的場面,二個人以雙手展開一面軍旗,葛文軒立正站在軍旗前,高健一手握講演稿,另一只手則彎臂,手緊握成拳。一個簡單的宣誓儀式就這樣開始,這時就聽見高健念到:“本人自愿加入中華復**,服從命令聽指揮。從今天起,本人將遵守軍隊的各項規章制度。無條件服從上級所賦予我的各項命令,對于上級所吩咐的任務,本人將全力完成。嚴格執行上級的意圖,為了民族的復興,國家的強盛,本人自愿犧牲一切,嚴守軍隊的各項秘密。宣誓人:葛文軒。”
在高健讀了一遍誓詞后,葛文軒便緊跟著將誓詞給背誦了一遍,入伍宣誓就此宣告結束。很快就聽見高健便開始高聲讀到:“復**總司令部命令,根據復**軍官管理條例、復**軍銜授予規定,現特宣布授予復**第六游擊分隊分隊長葛文軒同志少校軍銜。復**司令部特此命令。”
在高健將命令宣讀完畢后,便立即有人將一套帶有少校軍銜的復**軍服雙手平端著送了上來。葛文軒接過衣服后,便立即換上那套衣服。這正所謂人靠衣裝,馬靠鞍。換上軍服后的葛文軒頓時如同換了一個人一樣,惹的眾隊員十分羨慕。
很快只有十來分鐘便在眾人的注視下便又很快的結束了。最令人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儀式竟然是一個已經在部隊服務了快半年的葛文軒的宣誓入伍儀式。堂堂的第六大隊大隊長竟然直到今天才正式完成從平民向軍人的轉變,想起來實在有點可笑!
緊接著,又舉行了一個更讓人想不到的儀式:授銜。高健在宣誓入伍幾分鐘之后,成為一名復**少校了!為此葛文軒特意換上一套復**的軍官服,以便讓高健把新的軍銜標志給他帶上,當然了儀式一結束,他又換回了原來的那套日本佐官服,按他的說法,這套衣服是他好不容易從日本人手中弄來的,紀念意義重大。其實他是不舍得穿那套復**軍服,他只有一套,且那衣服的面料與做工在這個時代是找不到的,屬于絕版的產品。
隨后高健又宣讀一份命令,第六遠征小分隊正式變成了復**獨立支隊第6大隊,一個超編的大隊。葛文軒成為第一任大隊長,高健出任政委一職!
命令宣讀完了,大家當然慶賀一下,尤其是向葛文軒祝賀了,一下子由一個平民變成正式的軍官,還是一個少校。平常人,要成為一名軍官,一般也要幾年的軍校生活,升到少校少說也要十年。可惜葛文軒的部下對此沒什么認識,他們只知道老大升官了,這些人還明顯是一群粗人,賀詞就那么幾句,沒什么特別的,只會說反反復復說那么幾句,可是又不讓他們不說,至少每人一次機會。
等大家祝賀完了,剛上任的政委把葛文軒拉到一邊,把一份文件交給他,并解說道:“這是總部的參謀長讓我帶給你的東西,要求讓你當面看,并立即填寫,答復將隨后送回。”
“什么?”他一邊問,一邊打開文件,看了幾眼之后,他說道,“不過是幾道問答題,小意思!”說著,開始拿起筆下來在文件上寫起字來,一邊還說道:“我又回到學生時代了!不過這問題解答的有點象是律師,我是不是應改行了?”
葛文軒很高興地填了表,最后簽上名字,然后把填好的表交給了高健,高健原本只想隨眼看了一下,結果一看內容,被吸引人,結果是仔細地看一下,最后才東西合上,這東西要送回總部,于是他向四周看去,發現了劉建國,知道他是直升機的飛行員之一。劉建國會返回基地的人中,可以信任,又合適做這作事的人之一,更主要的是他當時的位置距離他最近。于是他趟到劉建國面前,說道:“同志,請把這份東西帶回去!”說著把東西遞給他,劉建國一邊接過東西,一邊問道:“這東西要交給誰?”
“我也不知道,他們沒有告訴我,”高健猶豫了一下,又說道:“我想在機場會有人等著接受它。”
“如果沒有人接收,我會直接把它送到總部去!”
“好的,謝了!”
“不必客氣!”
這時直升機已卸完了貨物,正將重傷員,以及一些繳獲的東西送入機艙,他們將隨機回到總部,每次都是這樣的,不過這次有點不同,竟然有二個俘虜在其中。
把俘虜被押上直升機時,高健正在看到,于是他好奇地問道:“怎么有一個女的?”
這時旁邊的GW看了一眼,然后才說道,“那個女的別看長的美,但也是最危險的,她是日本特務,為了抓她,我可沒少費力氣。”
高健又問道,“另一個看上去,也不過17、8歲,還是一個大男孩子吧!”
“別看是一個半大孩子,但也大人物,你猜一下吧,他是什么人?”
“不猜,”高健很不給面子的說道,“我剛到,什么也不知道,不亂猜了,你直說吧!”
“他的具體身份尚不清楚,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子,不過有一點可以確認,他是日本皇族成員!”
聽到這個話,高健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脫口而出的問道:“日本皇族?”
“沒錯,”葛文軒很得意地說道,“這只是一個很意外的收獲!”
與此同時,劉建國正利用起飛前的短暫時間,隨手翻一下高健交給手中的東西,注意到這一點的機長說道:“你不應該看那個東西吧?”
“誰也沒說,這個東西不能看吧?”
這時機長也注意到他看過東西之后奇怪的表情,于是問道:“那東西有什么奇怪的嗎?”
劉建國一邊把東西收起來,一邊說道:“按理說,葛文軒應是由法院的發出的傳票,可如今他只收到了一份由參謀部發出的一份調查表!”
這下子機長可有興趣,只是提醒道,“不要多想了,準備起飛吧!”接著又有點無可奈何地說道,“這是戰爭時期的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
隨著一系列的起飛測試程序的完成,飛機最終在大家的目送中徐徐的騰空而起,最終消失在大家的視野之中。
揮手送走直升機之后,大家依然站立在那里,這時葛文軒發現高健似乎正在思考則什么,于是打斷道:“走吧,我們先去吃點東西!”
“這才幾點?”高健很疑惑的問道,“沒必要提前這么早吃晚飯吧。”
葛文軒立即回答道:“三點多了,也不算早了,再說了,吃過飯,還有事情做。”停了一會,又補充道:“不吃飽飯,怎么打仗?”
“要打仗?”對于此,高健似乎有些不解。
“沒錯。”葛文選很肯定的回答道,“自從出來之后,小日本就一直想找我的麻煩,尤其是我把那個小子請來之后,小日本就如同發了瘋一樣!如今,我身后還有一個聯隊的小鬼子在緊追不舍的跟著我!”
“小日本不找你的麻煩才是懌事!”高健則笑道,“你可從沒讓他們睡過安穩覺的!”
“什么也別說了,”葛文軒提意,“今天心情好,好好吃一頓,然后再去收拾他們。”
說著,大家已來到了一片樹林之中,這里已被改成了一個小小的營地,這時高健才體會到,這支游擊隊的條件艱苦,沒有椅子,也沒有桌子,大家找塊平整的地方,坐到地方就可以準備開飯了,可是等有人把東西送上來時,他發現竟然全是好東西,山珍野味,這些東西以前他只在高級飯店見過,有幾樣根本就沒有聽過。
這時葛文軒已發現他的驚訝之聲,于是解說道,“這頓算是為你接風,我特意讓他們多準備了二件菜。你也別有什么驚訝之聲,這些東西在這里再普通不過了!”
“對,”張三在一旁附合道,“這些東西怎么在政委眼中成了好東西?很普通的,平常的東西了,如果不是沒有別的,我根本就不吃這些東西。”
葛文軒又說道,“剛開始,我與你一樣,感覺非常新鮮,可是天天吃,現在都吃怕了!”
高健想了一下,也認為有道理,于是說道:“東西再好,天天吃也是會吃膩的!”
這時葛文軒說道,“快吃吧,一會隊伍就要出發了!”說著便先動起了手來,見到此高健便也不再客氣的跟著動起了手,兩人一邊吃,一邊聊著彼此的想法和對部隊的看法。
第八十七章
軍人的用餐時間本來就不多,加上現在是戰爭時期,那時間就更短了。所以大家動手后,便很快就風卷殘云般的將這頓飯給解決了。吃過飯后,大家便迅速開始收拾起各自的東西來,而高健帶來的人,則立即按照先前的分配回到了各自的所屬部隊中。因為部隊馬上就要進入作戰了,所以這時也就不會有多少休息的時間,讓大家去閑聊。在勿忙吃過飯后,馬上將營地略微收拾了一下就迅速準備出發了!
當部隊再次集合完畢后,按照葛文軒所做的部署和安排,整個部隊便立即進入了行軍狀態。此時的高健才發現自己遇上了到任后的第一個麻煩,不過那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麻煩而已。因為現在這里是山區,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公路。有的只是一些崎嶇的山間小道了。這樣的道路不要說什么車輛,甚至就是一輛馬車在上面行駛起來都有點略現困難。而由于整個部隊的軍馬不是很多,所以除開騎兵外,那些下級軍官和士兵都只能徙步行軍。而做為這支部隊的最高指揮者之一的高健,就這個部隊來說也算的上是一個高級軍官了,所以自然享受到騎馬行軍的待遇。可是他從來就沒有騎過馬的,因為在過來之前,以他的身份都是乘車出行的。高健原本是想徙步行軍的,這樣一來可以和一些人員聊一下,了解些這個部隊的情況。二來也可以算是做個表率,為自己樹立一點威信和一定的人緣。可是當有人給他牽過來一匹馬的時候,他立即愣住了。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了,不騎馬是根本不行的。當其他的人都已經坐在了馬鞍上開始等他的時候,他還依然在考慮自己是否要騎上去,但是一見到這樣的場景,他只好為了不丟了面子而硬著頭皮開始準備上馬了!可惜的是,畢竟此時的高健是第一次騎馬,所以動作會略現笨拙。自從接過韁繩開始,他就沒顯出一點會騎馬的樣子,甚至就連上馬也是在別人的幫忙下,這才勉強坐了上去。
看著那些士兵和軍官在背后對他是指指點點的,說三到四的小聲議論著什么,高健發現自已這次面子還真是丟大了。可是現在又沒法說,總不能告訴這些士兵和軍官說自己以前出門都有汽車的,根本就沒有騎過馬啊,估計這些士兵和軍官會用另外一種奇怪的眼神看他。所以此時的高健只能小心翼翼的騎在馬上,腦子里面是一片空白,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要盡快適應這里的環境,然后就是現在的自己必須加快速度跟上隊伍,不然自己也許會被這隊伍給丟出老遠啊。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時隊伍的行進速度并不快,加上現在的自己似乎已經適應了這騎馬的感覺,所以現在騎馬對他來說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了。在發現自己已經很快適應了這樣的感覺后,高健便開始略微加快了速度,這樣可以騎馬跟上隊伍,待獲得一定的自信心,確認自己還能將速度再加快后,這時的他才手提韁繩催馬趕至葛文軒的身邊,葛文軒自然是早就知道他剛才的表現如何了。見他催馬趕了上來,便安慰道:“習慣了吧?只要習慣了就好。我第一次騎馬的時候還不如你。不過說真的,這騎馬也不是那么難學,只要學會了,有的那么幾天的適應就好了。”
“這一點我明白,你放心,我會努力學習的包括騎馬在內的一切事情,盡快適應你這里的一切啊,”說著,次時高健才想起自己有件正事要問他,于是便開口問道:“怎么說,我也是這個部隊的政委。對于軍事上的事情,雖然沒有?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8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