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27部分

劉興解釋道,“關東軍司令部的摧促電報的提詞一封比一封嚴厲,顯然竹下原受到來自上面的壓力在加大,他做為一個師團長沒有足夠的本錢一直抗命。”
這時彭全點了點說道,“為什么要一再摧促其行動那?”
“我們給他的壓力也不小,”劉興又說道,“攻占富裕之后,根據地向北,西北方向發展的大門打開了,沿鐵路線北上的先遣隊已前進到嫩江,這對于敵人的打擊是巨大的。如今只有103師團能改變這種局面,限制我之擴展。”
“沒錯,”彭全同意道,“如今我們向北發展的勢頭不錯,敵人絕對不會為此感到高興的。”停了一下,彭全又問道,“如果一零三師團坐視這一切,依然不動那?”
劉興聽后馬上反問道,“你以為梁沖會被這個問題難住嗎?梁沖所擁有的優勢不小,又有好幾天時間調整部署,以這家伙的智慧,找到一個解決之法絕對不是問題。”
這時彭全笑了,說道:“你我還是坐等結果吧。”
這回劉興什么也沒有說,思考了一下,才說道,“可惜了!”
彭全馬上追問道:“可惜什么?”
劉興說道,“根據地在擴大,軍工生產也取得了成果,已能生產出不少東西;馬上又要提取一個勝利;這一切不能不讓人滿到高興!我所憂心的問題是,以后的發展問題?可是令我更擔心的是,我們部隊的擴充顯得慢了一點!如果以后再有什么更大規模的戰斗,也許會捉襟見肘的。陸民生也跑來找我要人,說根據地擴大了,需要管理人員。”
“你是不是太悲觀了?”彭全笑了,“你以為敵人的兵力比我們充足嗎?”
也不等劉興說什么,彭全又說道,“按敵人的原計劃,應從海倫派出發一支部隊輔助攻擊的。”
劉興應道,“這事我知道的,只是后來這個計劃取消了。”
彭全問道:“你知道為什么嗎?”
“好象那里的二個步兵大隊被抽調走了。”
“那么你沒由此聯想到什么嗎?”
一聽這話,劉興陷入了沉思,停止了幾秒之后,他才說道:“日軍兵力已經不足了,否則不會在關鍵時刻從一線部隊抽調如此多的部隊,差不多兩千多人。”
“對,”彭全說道,“敵人兵力已嚴重不足,這顯然對我們有利!”
這時劉興顯然不怎么興奮地說道,“我更希望手中能多幾個營的兵力。”
這回彭全笑了,且笑的很開心,這讓劉興有點莫名其妙的,忙問:“怎么了?”
這時彭全才說道,“想搜刮點人出來不是什么難事!”
“你說的輕巧啊,”劉興有點不相信地說道,“我想了半天也沒想出能從什么地方弄出點人來。你當我是神仙啊,能撒豆成兵啊。”
“你沒辦法,我有辦法,”彭全笑道,接著問道:“連續作戰之中,我軍的傷亡也不小,醫院已住滿了傷員,對吧?”
“對,”劉興回答道,“周院長已要求擴建醫院了,說傷員太多了!”
彭全接著說:“有許多重傷員既便傷愈之后,也不再適合作戰了,或者,需要一段時間的休養,你們說這些人是不是可以調到民政部去幫忙?”
聽到這里,劉興眼睛一亮,馬上興奮地說道,“這當然行了,我想差不多可以給民政部增加二百名工作人員,陸民生不用再找我的麻煩了。”
彭全繼續說道,“目前基地的人員已大大減少,它也沒有被日本人發現,那么是不是減少那里的警衛部隊?此外,一些裝備處于封存狀態的單位的人員是不是可以臨時借調給其他單位?”
劉興想了一下,說道,“這樣也可以,但抽調不出多少人的,這個方法已在采用了。”
彭全接著說道:“可以從教導基地受訓的新兵之中,選擇少數表現良好的,打散了編入作戰部隊,代替部分老兵,從事一些要求不高的工作。至于沒有完成的學習內容,可以讓老兵們教導吧!”
也沒等彭全說完,劉興已接口說道,“這個辦法,我怎么沒想到。只要新兵的比例不高,比如:一個連放幾個,部隊的戰斗力不會受影響的。”
這時彭全提醒道:“注意,這些新兵只能派到二線或次要單位去,一線戰斗崗位還不適合他們。”
不過劉興在心中算計了一下之后,又有點失望的說道,“這一點當然會考慮的,但是這樣做的話,最多能再調出三百人,不解決問題的。”
劉興的話只能讓彭全搖了頭,繼續說道:“新近投誠的五色軍也有不少的,可以再編一個營吧?”
劉興聽后立即笑著說道,“這事我早已列入計劃了,四旅將再增加一個步兵營,你想點別的吧!”
彭全只得接著說:“我們已組建了近萬人的民兵隊伍,可以選其精壯,編成縣大隊,擔任后方警戒任務,從而把二線部隊解放出來。”
“這個方法沒用,”劉興說道,“民兵縣大隊已在組建之中,但是根據地擴充太快,后方警戒力量嚴重不足的,二線部隊抽調不出來的,既便可以抽調出來,他們上不了戰場,他們依然需要訓練。”
“看來我只能提最后一個方法了,”彭全估做無奈地樣子說道,“從獨立支隊與特戰大隊身上想辦法吧!”
劉興則說道,“特戰大隊本來就是一個需要加強的單位,我不會從他們那里抽調一個人,獨立支隊雖說最近收編了多次抗日游擊隊,但我們已經決定從中抽調了約一個營的人員編入正規軍,不能再抽調了。他們的主要工作是敵后的游擊戰,我不想消弱他們的力量。”
“你是不是已很久沒有過問他們的事了?”彭全有點不敢相信地說道,“他們的最新情況你一點也不了解。”
“怎么說?”劉興回應道,“最近我確實很少問過他們的具本情況,事情太多忙不過了。再說了,他們做的一直不錯,不用我沒擔心。”
“簡單一點說,教導基地遷到明水之后,獨立支隊與特戰大隊合作,將原教導基地一分為三了,現在開設有游擊隊員培訓基礎,步兵戰術培訓和特種兵格斗培訓。最近又開辦了一個游擊隊員進修班,目前那里有千名左右的學員!上次小米過來,也提到過一些新的想法,看那架勢,連韋克劍他們都在思考與他們合作開辦培訓班了。”
“這事我知道,”劉興應道,“他們在以前的報告中提及過,不過那班好象只有三百名學員。”
“那是一周以前的統計,”彭全解釋道,“如今至少一千人。”
劉興有點不解的問道,“怎么增加如此之快?”
“你有所不知,”彭全又解釋道,“那此所謂地學員,實際上是投誠的土匪!”
劉興再次問道,“怎么回事?”
“以前我們在研究工作時,確定了消滅我軍控制區內的一切不受我掌握之武裝力量的原則嗎?”
“對。”劉興插言說,“這條還是你提出的。這事也是你負責布置的,主要由獨立支隊與特戰大隊負責的執行,事情趕的不錯,我還表揚過你,好象是昨天的事。”
“我可是一手軟,只要聽話,一切條件好談;一手硬,敢說不字,我絕不手軟。”彭全說道,“如今我控制區的土匪要么被消滅,或者投誠。反正只要活著的,全讓我打發到游擊隊員訓練班接受培訓去了,只不過待遇不同,接受進行思想教育。”
這時劉興插言說,“你想利用那些人?”
彭全先點了點,然后說道:“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勞苦大眾出身,全受過日本人的氣,當土匪屬于迫不得已,抗日情緒很高。如果給他們一個上陣殺敵的機會,自然會非常愿意,更主要的是,他們當過土匪,有過戰斗經歷,不用什么訓練,發只槍就可以投入戰斗。”
劉興想了一下,說道,“如果你認為行,就受這個想法辦吧!”
“好的,”彭全應道,“我估計能從中征招兵員給七百人!”
這時劉興心中核算了一下,很滿意地說道,“如此算下來,我們可以增加兵力約兩千人,差不多擴軍了百分之十,差不多夠用了!”
第四十八章兩人在又談了一些工作之后,劉興發現彭全好象有什么心事。看他那表情凝重的樣子,劉興知道彭全一定是遇到什么難事了,不然他不會表現出那種想說可是又不想說的樣子,在隨便與他聊了幾句后,就聽見劉興問道:“我說老彭啊,你我搭檔也喊快十年了,還沒有見過你今天這幅表情的,到底有什么事情想說嗎?如果有什么事情,盡管說吧,別放在心中!說出來,也許我還能幫你做點什么啊?”
猶豫了一下,彭全這才開口:“你知道日軍從海倫調走的那二個步兵大隊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劉興想了一下,才回答道,“我還真沒有注意,或者是他們的報告上提了,不過我給忘記了。”
“我仔細調查了一下,”彭全一本正經的說道:“現在可以確認,那兩個步兵大隊已經被調到伊春地區去了,這樣說明我們的遠征小分隊在那里搞的不錯!”
聽聞此事,劉興高興的表情立即出現在臉上,不過沒有高興一會,劉興便臉色沉重的說道:“敵人一下子就調二個大隊過去,這樣看來遠征小分隊的日子就不會好過了啊。”
“不,絕對不會,”彭全馬上反駁道:“你想錯了,他們日子現在過的很不錯,相反是日本人的日子難過了!”接著不待劉興問起,搶先問道,“我們只向那個地區派了一個小分隊,可是你知道他們發展到多少人嗎?”
劉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看了彭全一眼,然后直接說道:“我沒有那心思啊,也不想猜了,你就直接說吧。”
“這是今天剛剛得到的該小分隊所送上來的報告,他們現在已經發展到近一千人!”
待彭全說出這個答案后,劉興一下子就呆住了,過了好長一會兒,劉興這才緩過神來說道:“真不可思意!他們出發時,也不過十幾個人,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居然已經發展了一百倍了。實在想不到他們的速度會有如此快。”
彭全則苦笑著道,“剛開始我也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以為他們報告有誤,但是在經過我的調查再結合以前破譯的日軍電報,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他們絕對少報了數字。”
這下子劉興又興奮起來了,這個事實太令人滿意了!彭全又補充道,“派出的十支遠征小分隊都取得了不錯的成果,都開辟了游擊區,最小的一支也發展到近一百人!算起來,他們已發展到三千人左右的規模,而不是以前樂觀估計的一千人。”
“你怎么不早告訴我這些,”劉興想了一下又說道,“不,也不能怪你,我也沒注意這些事,太令滿意了!應該給派到伊春地區的那一支小分隊記功,一個月發展到一千人,絕對要好好的獎勵一下。”
“停,”彭全打斷道,“給別人記功,我不反對,可是給第六遠征小分隊記功,我持保留意見。”
聽到這話之后,劉興臉的興奮一下子消失了,然后有點不敢相信地問道,“怎么回事?”
“派到伊春地區的正是這個第六遠征小分隊,”彭全以一種無法形容的表情說道,“他們的表現讓我有點無話可說。”
劉興不解又關切的問道:“那你到底是怎么了?為什么反對給他記功啊,這有功就該獎啊,這沒有錯啊。”
“那個第六分隊的隊長葛文軒完全是一個土匪作風,”彭全有點氣憤地說道:“不,確切點說他本人就是一個土匪,一個瘋狂的,沒有人性的土匪。”
“停,”被彭全這一喊,劉興一下子就蒙了,見彭全此時完成在氣頭上,于是只好高聲喊道:“等下,老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你越說我越不明白了!我求你慢點,說清楚點啊,我現在聽的是一頭霧水啊。”
“葛文軒這家伙竟然與土匪合作,不僅向土匪提供武器,還幫忙土匪打劫。”彭全依然有點氣憤地解釋道:“如今已弄出一支數百人的土匪隊伍聽其調遣。”
聽到這里,劉興以為多大一點事情啊,看了一眼彭全后,這回劉興笑了,他笑了笑說道:“這有什么奇怪的,團結一切可以抗日、愿意抗日的隊伍這有什么錯誤啊,這本身是對的啊,不管他是土匪還是什么人,只要他打日本鬼子,我們就不必管人家是做什么的啊。老彭啊,我覺得你在這個事情有點太大驚小怪了點啊。”
“你不知道的,”滿臉憤怒的彭全繼續解釋道:“葛文軒這樣做,我也不反對,問題是他的一些所做所為實在有點過分。他竟然向土匪提供各種物資時,竟然要求對方以日本人的人頭進行交換,而且還搞了一個什么明碼標價,步槍要多少人頭,機槍要多少人頭,子彈又是多少人頭一箱等等,而且還說人頭不計大小。結果周圍的日軍被打了幾次后,乖乖的都縮了回去,而且不再象以前那樣幾個人就敢出來,最后土匪一時也搞不到人頭了,他們就竟然去襲擊日本開拓團的村子,而且不分男女老幼地進行屠殺。”
聽到這里劉興也感覺有點這樣做不對,于是說:“葛文軒這樣做是有點過啊,他實在不應該鼓動土匪去屠殺日本平民的!”
“他可不是光鼓動,按日本人的說法,他親自參與策劃與組織,也許他還親自動手。”說完彭全滿臉怒火的說到。
見彭全這么說,這時劉興反而冷靜了許多,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就聽見劉興說道:“我說老彭啊,你這些消息都是那里來的啊,這些都是日本人的慣用的宣傳手段,你就不要聽信日本人的宣傳,要是按照他們的說法,我們可是恐怖分子!”說到這里先笑了起來。
“如果這是日本人的宣布,我早當它放屁了,”彭全依然滿臉怒氣的說道:“可是這些是情報部送來的東西。我所看到的東西,是破譯的日軍情報機關的電報,這東西不會有假的。因為在日本人看來,這些東西如果被總部知道了,估計關東軍又該挨罵了,所以現在他們所要做的就是封鎖消息,然后盡快消息他們。”
聽到這話,劉興不得不猶豫了一下,然后思考了良久這才若有所思的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我們有必要進行一下調查了!”
聽聞此言,彭全又而氣憤地說道,“我最頭痛的問題是,如何處理這事!”
劉興更不解了,于是追問道:“為什么?難道他還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嗎?還真反了他了。”
“從現在的情況來,我想這事十之**是真的,可是我不知道是否應處分他,或者如何處分他。”彭全說道,“他的行動可以視為形勢之需要,很難視為單純地罪犯行為。”
這時劉興也同意道,“一個能寫出戰略分析報告的人,對待此類問題必然會深思熟慮,準備好足夠的理則。”
彭全又接著說道,“更麻煩的是,大家對于日本人充滿了仇恨,他的行為又僅針對日本人,因此許多人會反對給他處分的。”
劉興聽后也深有感觸地說道,“這也確實是一個問題,人們的思想中,日本人就是敵人,對于敵人則自然要殘酷。”猶豫了一會之后,又補充道,“但其行為依然違反了軍紀,我看可以調查一下,當給予一定的處分。”
這回彭全有點為難地說道,“調查可以,處分也行,但不能以軍紀為處分依據。”
這下了劉興可有點不解了,“為什么?”
“他尚無軍籍,不適用以軍法處置。也不適合用軍紀去處罰他。”見劉興建議用軍紀來處罰他,彭全則一來年無奈的回答到。
劉興忙問:“怎么回事?他的軍籍問題為什么拖到現在也沒有解決?”
彭全解說道,“有關他的授銜命令早已完成,不過因他一直沒有返回,沒有舉行宣誓及授銜儀式,按軍規,目前沒有軍籍!”
聽到彭全如此說,劉興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依法律,一個公民經過宣誓及授銜儀式之后,才能正式成為軍人。如今葛文軒因位還沒有經過這一手續,從法律說他依然只是一個平民,而不是一個復**戰士。
想了一下之后,劉興說道:“既然這樣,先想辦法把他的軍籍手續給解決了,至于其他的事情,等解決他的軍籍后再說啊,不過對于他這個事情的調查工作可以同步展開了。”
彭全有點為難地說道,“一邊給他處分,一邊給他授軍銜,好象有點矛盾吧!而且一傳出來是這個事情的話,估計大家也會有想法,而且為這個事情給他處分,似乎對他的打擊也多少有點,畢竟我們做領導的要學會換位思考啊。”
“那能怎么辦?你說”見彭全說了這么多,劉興有點不高興的反問道:“難道讓他繼續這樣不受軍法約束嗎?”
見劉興此時到有點激動了,彭全想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才開口說到:“你看這樣可以不,該獎勵的我們獎勵,至于處分嗎?我們找個時間和他面談一次,一來先了解下事情的真實情況,二來結合我們的調查然后再適當的給他個處分,讓他以后做事注意點就可以了,這個事情實在不適合在大范圍去說,畢竟真把這個事情拿到桌面上來講,估計對他宣布處分后,會有一大幫家伙的情緒受影響啊,畢竟我們在任何時候都要多考慮下屬們的感受啊,你說呢?”
聽到這里,劉興贊同的點了點頭,彭全見劉興不再說什么了,便端起了杯子潤了潤那有點干的喉嚨。
第四十九章這幾天,第一零三師團竟然地依安地區處于防御狀態,反而轉入防御,其后無論是關東軍司令部的一再嚴令,還是復**如何引誘,竹下原就是不動。竹下原堅持認為,只要再堅持幾天,后繼部隊必然到達,那時他就有能力發起進攻,依然期盼著第五十六師團的到來,他不僅向關東軍一再力求第五十六師團的增援,還與第五十六師團師團長取得了聯系。
可惜壞消息不傳,等是哈(爾濱)北(安)鐵路線受到襲擊,鐵路運輸中斷了,連基本的補給品也不會運來了。接著又傳來關東軍司令部對于五十六師團使用問題的猶豫不決。
這時關東軍司令部再也受不了,這幾天復**越過齊(齊哈爾)北(安)鐵路向北快速發展。按日軍的打算,要以鐵路為依托建立封鎖線,因此鐵路沿線一再加強兵力,至于鐵路線后方的區域,不僅沒有增加兵力,原本就有限的地方警戒部隊又被一次次抽調到前線,如今那里的守備力量弱的很,復**為所欲為。
面對再抗令的第一零三師團,關東軍司令部很快找到解決之后,一架運輸機由戰斗機護航,由新京直飛依安。直到運輸機降落于依安的臨時機場,竹下原才得知司令部派來了幾名高級官員到一零三師團視察,這讓竹下原有點措手不及,顯然他一再抗命終于引來了大麻煩,也許一通訓斥免不了,不過他還想試說服上面派下來的人員,于是他帶上師團的主要干部到師團部大門口迎接。
與預計的差不多,到達的關東軍高官們,一個人面色不好看,帶隊的竟然是關東部參謀部的小野康,一個很難纏的家伙,不過他與小野康私人關系不錯,從學生時代開始,兩個人就是同學關系。這也讓竹下原多少放了更心,他本想上前去客氣幾句,可是小野康已直接以手式阻止了他,小野康開口的第一句就是問:“你們今天是否發起進攻?”
“非常抱欠,”竹下原不好意思的說道,“沒有增援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出擊!我希望,”竹下原接下去的話,顯然是想辯護一番,可是小野康早已失去了耐心,他再一次擺手,冷冰冰地說道,“我不需要任何解釋,你也不必解釋了,”說著,將一份文件交給了竹下原,竹下原接過文件之后,馬上打開讀了一下,發現這是一件任免令,他已被解除了一零三師團師團長之職為,師團的其他主要干部也被撤換,由小野康及其帶來的人接替。
事已至此,竹下原知道再說什么也沒用了,當場辦理了交接手續,直到手續辦完了,一直沒有發言的小野康把所有人打發出去,然后才對竹下原說:“這次的事情太抱欠了!”且深施一禮,顯然他將自己此行解除竹下原的職務并接任對不起老朋友。
竹下原沉默了一會才說道,“事已至此,不必說什么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出擊!”
“不可能了!”小野康把身子轉過去背對著他說道,“我的任務就是率領一零三師團進攻。”
“那么也應等到56師團到達才行,”竹下原有點著急的說道,“否則僅憑一零三師團太危險了。”
“那也不可能了,”小野康再次說道,“無論鐵路是否被破壞,他們不可能及時到達了,最晚明天早晨,一零三師團必須出擊!”
聽到這里,竹下原急了,可是沒等他說什么,小野康又補充道,“這是東京大本營的決定!”
“為什么?”
“只知道這涉及一個機密,但我的權限無法了解這個機密。”
小野康的回答令竹下原陷了思考,小野康在關東軍司令部的職位已不低了,能有什么樣的機密連他也不知道?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