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2部分

接管轄了。”
又接著問到:“防空旅?”
“目前還沒有和旅部聯系上,估計是失去聯系了。不過部隊和裝備到是來了一部分。”見劉興問起,彭全立即接過話來說到。
“那么防空旅目前的負責人是誰?”劉興立即追問到。
“現在的負責人為技術裝備處處長張國棟,軍銜為中校。”
劉興有點無可奈何地說道,“那么就先讓他干著吧!反正我現在也派不出人接替他。”接著又問道,“炮兵旅?”
“主要領導也沒找到,估計是丟失了。”參謀長接著又補充道,“目前炮兵旅的負責人是旅部作戰處副處長韓國旺中校,鑒于目前的情況,是不是讓他先代理旅長職務。”
“可以!”劉興點頭回答到。
“空軍方面的情況如何?”這邊話剛說完,劉興便繼續追問到。
見劉興問起,彭全立即回答到:“主要是空軍第七十七航空團的,具體情況還在了解。”
見彭全這么說,劉興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樣,便隨口問到:“空軍目前是由韋克劍中校在負責嗎?”
“是的,他是七十七航空團作戰處處長,他們之中就他的軍銜最高了。”參謀長又補充道,“我已把情況告訴他們了,他們表示接受你的領導,準備好好趕出一番事業來。”
“以后空軍讓韋克劍負責吧!反正我手中沒有空軍軍官,馬上通知他,讓立即過來下,我需要再見見他。”劉興在略微思考了一后,便對彭全說到。
“明白!”說著彭全答應著從桌子上端起了水杯“還有其他單位與我們一起到達的嗎?”看了一眼彭全,劉興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便直接問到。
“有,陸軍第二三一汽車運輸團,約有十二輛輕型吉普車,三百一十二輛重型運輸車,其它車輛二十二輛,不過人員卻只有七十六人。”彭全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夾,便急忙回答到。
“怎么會有他們?”劉興好奇的問到。
“他們也是送一批封存物資才來到這里的,然后再順便接走我軍復員官兵的,結果…,”說著彭全將一份統計報告交到了劉興的手里說到:“這是最新的統計報告,你看下吧。”
劉興接過文件后,兩人正聊的興起,章軍這時也已經走了進來。劉興這才轉過臉看著章軍問到:“我們的大管家,你是不是也該說點什么啊。似乎就你沒有發言了啊。”
章軍這才開口說到:“除開這次封存的裝備外,我們在倉庫內還發現了足夠裝備三個師的輕武器和相當于兩個重裝師的裝備,比起封存的裝備來,它們給人的感覺如同老古董一樣,不過由于封存時都保存的很好,所以這些裝備在啟封后,應該都還能用。另外里面還發現了一家處于封存狀態的軍工廠。至于其他的東西還在清點中,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聽到這里,劉興點頭說到:“恩,章部長啊,你那邊工作抓緊吧,盡快把統計結果匯報上來,我在想也許用不了多久部隊就會要打戰了。那么目前有什么困難嗎?”
“工作太多了,需要給我補充點人手。”見劉興問起,章軍也豪不客氣的提到。
聽到這里,劉興接過章軍的話說到:“人我會派給你的,只要你把工作做好了,你現在可是我們的大管家了!”
這時周強進來報告:“空軍的韋克劍正在外面等待!”
“讓他進來吧!”劉興說著走到了桌子邊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韋克劍跟著周強就走進了辦公室,雖說兩人在那邊見過一次,但是轉移后,卻是兩人在這邊的初次會面,略微寒暄了幾句后,但雙方很快談入了正題。韋克劍介紹道,“一共有二十四架殲七H戰斗教練機,各類人員一百三十五名,其中飛行員二十二人,地勤人員九十二人,空軍裝備部二十一人,另外還發現一些必要的保障械材。”
“殲七H戰斗教練機是什么樣的戰斗機?”劉興不解的問到“它是由殲教七改裝的,用于多用途戰斗機飛行員的攻擊訓練,因此具備對地對空作戰能力。”聽到這里,劉興點了下頭。
見劉興認可了自己的說法,韋克劍便進一步說到:“無論它的性能如何差,用于對付二戰時期的飛機,絕對應不存在問題。可是它目前無法執行戰斗任務!”
“為什么?”劉興被韋克劍突然這么一說給搞蒙了。
見劉興似乎一下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樣子,便急忙解釋到:“我們這次是準備封存這批飛機的,沒有帶任何彈藥,也不知道倉庫中,是否有配套地彈藥。”
“你們盡快到倉庫中找一下,我希望這些飛機能盡快投入戰斗,還有你們有什么需要解決的嗎?”
“主要飛行的維修問題,維修備件可以到倉庫中找,但是我們只能進行日常維護,缺少修理能力,如果要長期作戰的話,需要建立一家大修工廠。空軍裝備部派來封存飛機的那一批技術人員,全是飛機高級維修人員,但他們沒有帶來專用設備。”
這時劉興說道,“這樣吧!我受命你,負責有關空軍的一切問題,也由你來解決,如果有什么需要,其他部門會盡可能配合你,只要有,要什么給什么。”
“是!”
見所有的人都離開后,劉興便對彭全說到:“好了,老彭,對于情況,你我都知道了,說下你的打算吧。”
見劉興把球踢給了自己,彭全略為思考了一下說到:“恩,我覺得現在做出決定是不是早了點,畢竟現在很多情況都還不明朗,所以一切還是等情況得到進一步的確認后再說吧,你認為呢?”聽到這里,劉興也覺得是自己太急了點,彭全也說的在理,便點頭表示同意其意見。
說到這里,門外響起了一個干脆的聲音:報告。彭全看了看劉興,然后對著門外喊到:“進來吧。”
就見一個年紀輕輕,模樣可人的小姑娘出現在了門外面。見參謀長和司令員都在,沖著司令和參謀長微微一笑,然后用那特有的甜美聲音說到:“首長,這是無人機發回的最新圖片和情報分析報告,請簽收。”
說完雙手將文件遞到了劉興的面前,劉興一只手接過文件,另外一只手熟練從文件夾中拿起那只筆,寫上自己的大名后,見劉興已經完成了情報的簽收,小姑娘在確認無誤后,向他們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后離開,并且輕輕的把房門順手關上了。
劉興的眼睛在文件上掃了一遍后,便知道了主要內容是什么,然后順手把文件遞給了站在對面參謀長彭全說到:“看看吧,似乎有人來了,就是不知道是友還是敵,我們是不是也派人出去迎接一下。”
聽到這里,參謀長彭全順手拿起文件,在仔細、認真的看過后,便又輕輕的將文件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說到:“恩,我看可以啊,是可以派出部隊去迎接下。”
見參謀長也這么說,劉興這才開口說到:“周強,去把特戰隊的李忠叫來。”周強答應著朝外面走去,不一會就見周強和李忠一起朝這邊走了過來。
來到劉興和彭全的面前,連軍禮都沒有敬就聽見李忠直接的說到:“兩個頭,是不是有活干了啊?聽說外面來了一批不速之客,是不是要我出去迎接下那些客人啊,知道了啊。你們就瞧好吧,保證不留一個活的回來。”說著就準備轉身離開。
聽到這里,劉興不溫不火的說到:“你小子給我回來,猴子就是猴子,消息靈通、做事急、說話快。什么叫兩個頭啊?這里誰是兩個頭啊?兩個頭的那成什么了啊?,那不成怪物了啊。李忠,基地還有這么多事情,這次你就別去了,讓你的副隊長黃厚杏帶一個小分隊去,叮囑他一定要留幾個活口,都死了我找誰去問情況啊。”聽到這里,李忠點頭表示知道后,便轉身離開了,而剛才還陽光燦爛的臉也立即變的是陰云密布了。
第四章一個小時后,就見副隊長黃厚杏和隊員們押著幾個俘虜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手里還拿著不少的戰利品。看著副隊長那一臉興高采烈、神氣十足的樣子,把李忠氣的一連幾天都對劉興不理不睬的。直到特種隊大規模出擊摸情報開始,李忠這才和劉興的關系開始有所緩和。
見到劉興后,黃厚杏立即跑步上前敬禮到:“報告軍長,特種大隊奉命抓俘,抓獲俘虜三名,繳獲武器若干。現已完成任務。人員全部安全返回。請指示,特種大隊少校副隊長黃厚杏。”
這時劉興的眼睛打量了戰士們一下,然后微笑的說到:“你們辛苦了,先把俘虜押下去吧,回頭我和彭全參謀長親自審問。”黃厚杏答應著把俘虜給押了下去。
這時劉興回過頭來再看彭全,發現彭全似乎在那里心有所思的樣子,劉興便隨口喊了一聲:“老彭啊,在想什么呢?不會是就想老婆了吧。”說完不由的笑了起來,彭全這才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劉興,然后便朝兩人的辦公室走去。
彭全后腳剛進屋,劉興前腳便跟了進來。見劉興跟了進來,彭全在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后,便開口說到:“老劉,這俘虜你打算怎么審啊?”
聽到這里,劉興就是一愣,然后便奇怪的回答到:“還能怎么審啊?能審出來些最好,不能審出來的話,那你以為還能放他們回去啊,自然是殺無赦啊。”
劉興這詞不達意回答,彭全便繼續問到:“我不是問那個啊,我問的是你是否打算讓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事情?”
見彭全這么問,劉興立即回答到:“那是自然啊,對了,審問的時候把覃旭和徐富聰給叫上,不管怎么說他們也是軍領導,有什么問題,大家可以有個商量。”
彭全點了點頭答到:“那行,通訊員。去,把通訊團的團長李容叫來,就說我有任務給她啊。”這邊話音剛落下,外面就有人答應著離開了。
劉興則在這里滿頭霧水的問到:“喂,老彭,你這個時候叫李容過來做什么啊?你不會準備叫李容也參加審問吧,如果是這樣,似乎有點不大好啊。”
彭全詭異的笑了笑說到:“等李容來了就知道啊。”
這邊話音剛落下,那邊就聽見有人說到:“報告參謀長,李容奉命來到,請指示。”
彭全見人已經來了,便問到:“李團長,給你們營三個小時,把廣播安裝到這個基地的每一個地方,你是否有把握完成?”
李容略微思考了一下后,這才回答到:“報告首長,三個小時內,我一定把廣播安裝完畢,保證讓基地的每一個角落都能聽到首長的聲音。只是```````,”說到這里,李容的話變的有些吞吞吐吐了。
見李容說話有些吞吞吐吐的,彭全便立即追問到:“怎么拉?有什么問題嗎?有問題就提嗎?”
李容這才開口說到:“其實也沒有什么大問題,就是需要一些人手幫忙而已。參謀長,你看是不是能從其他地方抽調一些人員來幫下忙啊。”
彭全考慮了一下后,便看了一眼劉興,這才說到:“這樣吧,現在的情況也比較混亂,你自己去抓吧,抓到多少是多少啊。”聽到這里,李容不大高興的點了點,然后便離開了臨時的辦公室。
見李容離開了,彭全這才開口問到:“老劉,你對于下步有什么打算啊?說下吧。”
劉興略微思考了下這才開口說到:“你我都是有原則的人,我的意見是把部隊交給上級后,你我就拿著那點家底去國外享受太平生活算了,畢竟你我在那邊為了爬到現在這個位置躲過了多少了陷害,又陷害了多少人,大家都心知肚明。對于那些東西我實在感覺有些膩味了,而且現在我也沒有時間去應付那些東西了,所以我是準備把部隊一交,然后就去找個地方安度晚年。”
劉興這么說,令彭全陷入了沉思之中。在思考了良久后,這才說到:“恩,如果可以的話,我和你一起走,不過我考慮,就怕到時候上面不會讓我們走,或者也會出現其他什么事情,這都是可能發生的事情啊?”
劉興聳肩一笑到:“哎~~~~~~~~,命該如此,那又如何?一切隨欲而安吧,你說呢?”見劉興這么說,彭全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聽見有人喊到:“報告,審訊室已經準備完畢,請首長吩咐。”聽到這里,劉興和彭全便一起來到門口,在彼此看了對方一眼后,就聽見劉興說到:“周強,立即命人把俘虜押到那里去,順便把覃旭和徐富聰都叫上,我們也過去吧。”周強答應著離開了。
不久,劉興和彭全趕往審訊室的時候,路上看到通訊營長李容正帶著她的那幫娘子軍的姐妹們在那里忙活著不亦樂乎。見軍長和參謀長已經來到這里了,立即大喊一聲“立正”然后跑步到劉興的面前敬禮報告到:“首長同志,通訊營正在奉命執行布線任務,請指示,團長李容。”
劉興回禮說到:“你們繼續吧,可要快點,大家都等著這場現場直播啊。”
李容笑著說到:“首長,你放心啊,絕對不會耽誤大家聽現場直播啊。”說完笑著去做事去了。
當劉興和彭全來到臨時布置的審訊室坐下后,警衛員在征求劉興的意見后,將俘虜給押到了外面侯著。這時就見副官把嘴巴付在了劉興的耳朵邊上,小聲的說到:“軍長,李容說線路已經布好了,可以開始了。”
劉興點了點頭,看了下彭全,兩人的目光在這時交匯在了一起,彼此都肯定的點了下頭后,就聽見劉興對著下面喊到:“把俘虜押上來。”
在兩個戰士的推搡中,一個個頭一般、身穿日本軍服,樣子顯得特別猥瑣的家伙被帶了上來,劉興看了下他,然后指了指他邊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沒有想到這家伙雙腿一軟,居然跪了下來,邊哭邊喊到:“長官,長官饒命啊,兄弟我做這行也是為混口飯吃,我可沒有禍害中國人,我就是給日本皇軍,阿,不~~~~,是日本鬼子帶下路,做個翻譯什么的,上次你們營地被抄,那完全是隆本小鬼子在你們內部安插了間諜。可不管我的事情。”
劉興看到這里朝彭全一笑,然后立即威嚴的說到:“起來,老實坐好,你現在聽好了,問你什么,你就答什么,把你知道都說出來,不許說假話,有一句假話,讓你不得好死啊。”那人答應著,顫顫抖抖的站了起來,屁股半坐在那椅子上。
劉興問到:“你的姓名,在鬼子那邊的職務。”
那人立即答到:“小的姓李,叫富貴啊。職務是搜索隊翻譯。”聽到這里彭全和劉興都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沒有想到若干年后出現的小說,還真對應著歷史。
彭全接著問到:“把你知道小鬼子的情況都說出來。”
那人答應著說到:“這只搜索隊是駐天云縣的橫田大隊派出的,天云縣有鬼子一個中隊和五色軍的兩個營,總兵力大概在一千二人左右,天云縣所轄的四個鎮,每個鎮都駐守著大約一個小隊鬼子和一個連的五色軍,兵力約一百二十人左右。”
聽到這里彭全立即打斷李富貴的話,不解的問到:“什么是五色軍?”李富貴一臉驚訝的看著彭全,站在他后面的戰士以為李富貴要耍花樣,一把將他摁住大聲呵斥到:“快說,首長問你話啊。”
李富貴立即醒悟了過來說到:“所謂五色軍是對滿洲軍隊的俗稱,因為他們所帶帽子的五角星被分為五種顏色,所以老百姓就叫他們為五色軍。在我那邊他們被稱為衛**。”
彭全接著他的話題問到:“那這么說這里是屬于東北三省的地界啊。”
李富貴知道所謂滿洲國就是以前的東三省,于是點了點頭示意彭全說的沒有錯。然后主動解釋到:“這里以前是東三省,現在是叫滿蒙國。”
劉興突然問到:“現在是那一年?”
李富貴立即接過話題說到:“現在是一九四二年,小鬼子稱為昭和十五年。”
劉興剛準備接著問話,就聽見徐富聰搶先開口問到:“說下這里,你所了解的抗日武裝的情況吧。”
聽到這里李富貴略為想了下,便急忙說到:“在這附近大大小小的抗日武裝不下三百個,但是真正打鬼子的武裝估計也就是那么幾十個而已,其他大部分都是借打鬼子之名,行搶劫禍害老百姓之實,不過最近冒出來一股叫抗日救**的武裝鬧騰的挺厲害的,日本人派部隊剿了幾次都沒有多少收獲,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聽到這里,徐富聰想了想便開口問到:“在你知道的抗日武裝中,有沒有一個叫抗日聯合軍的部隊,或者是就叫抗聯的武裝存在啊?”
“長官,讓我想下啊。”說著,李富貴思考了良久,這才若有所思的回答到:“沒有,在我所知道的抗日武裝中,沒有叫這么一個名字的武裝。”
聽到這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徐富聰剛準備繼續追問的時候,就聽見彭全跟著問到:“那美國是否出兵開始轟炸日本本土了。”
李富貴那腦袋立即搖的如同撥浪鼓一樣的說到:“好象上次隆本太君說了,日聯合艦隊偷襲了美國的什么珍珠港,美國的太平洋艦隊在珍珠港被打的全軍覆沒。現在日本人又占領了中途島,正在南太平洋上,與美國人爭奪一個叫澳大利亞的地其他的我就不真的不知道了。”聽到這里劉興和彭全立即站了起來,其驚訝程度不亞于發現了金元寶。
彭全此時立即做出了反應,對著警衛戰士大聲喊到:“把他給我拖出去槍斃了,想說假話糊弄我們。”
這時再看李富貴已經滿臉的大汗,雙膝一軟就跪在了地上拼命喊到:“長官,我沒有騙你啊,我說的全是真話,你不相信,可以叫其他的人來證明啊,長官,長官饒命啊。我沒有說半句假話啊。”
聽到這里劉興立即揮手制止了警衛戰士的動作,然后對著身邊的副官說到:“去,把下一個給帶上來,如果這家伙敢說假話,看我怎么收拾他。”
說著警衛戰士押著另外一個俘虜上來了,和李富貴不同的是,這個一路唧唧歪歪說著一些話,是大家聽不懂的,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家伙說的是日語,這就證明這家伙是個地道的日本人。
警衛戰士費好大的勁才把他摁到椅子上,這時劉興立即對著身邊的副官小聲說到:“去,把特戰隊的監聽組的副組長梁秋叫來,我記得他是學日語的。”副官答應著走了出去,這時那家伙依然還在嘰里咕嚕的叫個不停。不一會,副官身后跟著一個帶少校軍銜的人走了進來,聽見那家伙還在那里嘰里咕嚕叫個不停,突然那人在那里站住了,然后一個箭步沖到了那個人的面前,一把揪住那家伙的衣領,也是一通日語,反正只說的在場的每一位是暈頭轉向的。
這時彭全大聲呵斥到:“梁秋,你沖動什么?到底他在說什么?”
這時的梁秋似乎才醒悟了過來含淚對劉興和彭全說到:“他說支那已經被大日本帝國的皇軍踩在了腳下,中國已經滅亡了,美國人也要被打敗了。”聽到這里劉興和彭全再次被震驚了,因為現在看來李富貴說的是真。副官見到此,立即揮揮手意思是把那個日本人給押下去,戰士們押著那個日本人下去了。
此時劉興讓副官帶著梁秋下去休息了,然后對著李富貴用手指了指椅子,意思是讓他再次坐好,驚魂未定的李富貴坐在了那里,全身不斷的哆嗦著。劉興點燃了一只香煙后,遞給了警衛戰士示意給李富貴,戰士把煙交到了李富貴手上,李富貴接了過來狠狠的吸了幾口,然后顫抖著說到:“長官還有什么要問的嗎?我一定把我知道全部告訴長官。一定不說假話。”
彭全說到:“這樣吧,你回去后好好的想下,想起來什么新的,讓戰士轉告我們。”
李富貴答應著,一路倒退著走了出去,剛走到門口,就見李富貴轉身說到:“長官,后天明水縣會有一只補給車隊去云凰鎮。押車的日本鬼子只有十多人。”彭全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戰士押著李富貴下去了。劉興和彭全也愣在了那里,這是副官指了指外面,劉興才發現門外已經站滿了戰士。
此時他們才意識到這次審訊是全開放。劉興略微的思考下對著廣播說到:“戰友們,我想現在的情況已經不要我多說了吧,我想現在我們該做什么。大家應該清楚~~~~~~~,”
說著略微停頓了會,然后繼續問到:“我們的任務是~~~~~~~~”
此時不知道誰高聲喊了句:“復國。”
大家此時跟著高喊:“復國,我們要復國。復我中華之國。”
“對,我們的任務就是復國。”彭全接著說到:“下面請總司令劉興下達作戰任務。”
劉興清了清嗓子,對著話筒說到:“從現在開始,全軍正式改名為中華復**。現在我以中華復**司令的身份命令,特種大隊全面出擊,對敵各個補給點、駐扎地、司令部以及漢J進行全面打擊。各部隊抓緊訓練,隨時準備投入戰斗。”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回答:是。
這一聲回答喊出了戰士們的心聲,也將喊出了中國人的尊嚴。
第五章喊口號時,劉興只感覺自己熱?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452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