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38部分

流媧回禮后說到:“恩,你們先休息吧。具體的行動我們等下再告訴你。”那人答應著便帶著部隊下去了。兩人彼此看了對方一眼,然后便將四班的副班長給叫到一邊。再把情況和安排跟他說明后,四班副班長死活不肯跟著大部隊先走,他說什么也要帶著四班剩下的兩個人跟排里一起執行斷后任務,但是房流媧就是不同意,最終二比一,四班副班長只能無奈的帶著四班其他的兩名戰士朝連駐地走去。
送走了四班后,房流媧和二班長,還有余龍一起確定了最終的作戰計劃。此時大部隊已經開始朝新的方向進行著運動。而房流媧則帶著自己的這些人員開始執行起新的任務來。
緊張的談判最終還是有結束的時候,在經過幾輪艱難的交涉與談判后,劉興最終以極小的代價換取了德國人的全面,而且在自己回去的時候將有大批的工程技術人員跟著自己一起回到那個讓他有些魂牽夢繞的地方。只不過這次回去的時候,他和李容還有談判組的其他成員都將以德國菲克公司的成員身份出現,而在回程路線的選擇上,做為德國方面的最高談判代表約德隆甚至開玩笑的建議到:“如果劉將軍愿意的話,我可以陪同您去日本轉上一圈再回去,而且我將保證您在日本期間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對于這點,我想我還是有把握的,畢竟現在的日本和我國還是盟國關系,而且我們掌握著他們很多的秘密,此時的日本沒有和我國翻臉的資本,所以您如果決定去日本轉上一圈的話,那么我將稟告我的元首,相信他會非常樂意讓我陪同您一起去的。”
看著約德隆滿臉怪笑的坐在那里,劉興看了他一眼然后也笑著說到:“不用了,最多三到五年的時間,到時候我將以主人的身份誠摯的邀請您去日本轉上一圈,你會看見一個新的日本,對于這點,我相信你是不會懷疑的,對嗎?約德隆先生。”
聽到劉興這么說,約德隆哈哈大笑的說到:“對啊,也許不用三到五年,我想有我們德國方面的全力支持,再加上美國人的那點幫助,以您和您所領導的復**,我想最多兩年的時間就能把國家給恢復過來,對于此我和我的元首都深信不疑的,為什么您要說三到五年這么長的時間呢?”
“哈哈,約德隆先生,您聽錯了,我不是說恢復我國家的時間,而是說占領日本的時間。”聽見約德隆文不對題的回答,劉興笑著回答到。
聽見劉興再次強調了以后,此時的約德隆才明白劉興現在已經確定了最終解決日本的方法了,看來這家伙不會比元首好到那里去,不然也不會有這么瘋狂的想法產生,要知道解決一個國家似乎很容易,但是要解決一個民族,那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此時的他考慮的更多的是如何盡快讓劉興恢復國家,這樣就可以早點實現元首所制定的既定目標,畢竟日本人現在身陷南洋,已經無力再和蘇聯人打了。
正當劉興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聽見約德隆說到:“將軍請留步,在下有個要求不知道是否該提。”
聽到這里,劉興看了約德隆一眼后,便直接說到:“你說吧,如果我能做到的話,我一定盡力去滿足你們的。”
“哦,是這樣,我國一些軍官想邀請邱隨先生去德國,就特種戰以及如何運用特種戰的手段進行一下切磋,不知道是否可以。”約德隆很直爽的說出了理由。
劉興看了一眼約德隆,然后略帶不滿的說到:“約德隆將軍,你們這算是邀請,還是要挾呢?”此時的劉興實在想不通為什么德國方面會突然提出邀請邱隨去德國,這讓他感覺到很是納悶。
看著劉興一臉的納悶,約德隆立即笑著解釋到:“劉將軍請別誤會,我方這次突然提出邀請邱隨將軍去我國實在有些冒昧了,但是就我們目前所掌握的情況來看,邱隨將軍他這次擔任你的侍衛也只是暫時的,因為我們知道他是一個出色的特種戰指揮官,無論在部隊的訓練還是在實際的作戰中都擁有不俗的實力,而且邱隨將軍指揮部隊突襲日軍研究所的那次戰役已經成為了我軍特種部隊教材上的一個范例了,所以這次我國這方面的專家在知道邱將軍也跟隨劉主席一起到了瑞士后,他們在昨天便通過我國外交部要我轉達一下他們的邀請,并不其他的意思,還請劉主席不要誤解才是。”
聽到這里,劉興想了一下后便說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現在我還無法給你答復,晚上吧,我需要征求下邱隨本人的意見,這點還請你多多諒解啊。”劉興一邊說著,一邊在心里嘀咕著這德國人怎么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提出讓邱隨去德國呢?該不是在玩什么花招吧。看來等下回去后先和他本人商量下的好
回到房間后,劉興將李容和邱隨叫到房間后便將約德隆所提出的要求說了一遍。在聽完了劉興話后,李容和邱隨都無一例外的表現出驚訝和詫異來,因為他們實在沒有想到德國方面會在這個時候提出讓邱隨帶隊赴德進行軍事交流,這讓邱隨實在有些感覺不可思議,他們誰也無法搞清楚德國人的葫蘆里面到底買的是什么藥,在略微想了一下后,就聽見邱隨自己說到:“司令,我看我還是去一趟的好,從德國人的邀請中,我可以得出如下結論:
第一:德國人的情報工作做的很好,甚至很優秀,這點就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借鑒的。既然他們能知道我的主要工作是指揮特種作戰的,那么說明他們對于我們的關注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可能在我們開始動作的時候,德國人就已經在那里密切關注著我們的行動了,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德國人的對于我們這邊的情報已經不是只從日本人那邊獲取這么簡單了,相信他們在我們那里建立了一個不小的情報網,不然也不會對我們有這么詳細的了解。
第二:德國人此時提出與我們合作,那么我不去的話就顯得有些缺乏誠意了,而且我們目前對德國的了解也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說我們目前對德國的了解只是過去我們在書本和教材上才有的,現在的德國是什么樣子,它的發展是怎么樣等等這些我們是一無所知,所以我覺得我去了后,可以對德國進行一個全面的了解,這有助于我們在制定今后的作戰計劃時如何去界定與德國方面的合作
第三:對于這次德國人所提出的邀請,我們都感覺很驚訝,但是從這一點上也表現出德國人也想更深一步的對我們進行了解,以便雙方在以后能更好的進行合作,所以我個人認為此次去是肯定,而且搞不好,我還準備帶著小李子一起去啊。”
說到這里,邱隨一臉怪笑的看著李容,劉興在一邊想了想后,便笑著說到:“行,既然你有把握,那就去吧,等下和德國人接觸的時候,我會正式回復德國方面的。邱隨啊,李容我就交給你了,你可要保證她的安全啊。”說完便繼續笑了起來,而李容似乎則有些茫然的坐在那里,她一時還不知道這兩家伙到底在說什么,為什么說著說著就把自己給帶了進去啊。
第二百六十七章
帶著排里的戰士房流媧開始部署掩護部隊戰斗來,雖然此時的敵人正在遭受著多于自己數倍的復**進攻,但是畢竟戰場上的事情不能以想象或者是以為來做依據,所以處于安全的考慮,營長余標還是讓三連留下了一個排負責斷后,以此防止敵人尾隨著撤退的部隊而逃脫,那樣的話整個戰局將因此而發生徹底的改變,他余標可不想因為這個事情而造成戰場的不利,畢竟這樣的罪責也不是他所能承擔的起的。
將部隊部署好后,房流媧開始和二班長班長還有那個負責增援的班長坐在了一起,大家彼此間開始海聊了起來,此時就見房流媧從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包香煙來,打開后,他分發給了周圍的每一個士兵,但是他自己卻沒有點,數了數還剩多少根后,便又放回了口袋里面,此時的陣地上,除開幾個負責警戒的戰士外,其他的人員都縮進了單兵坑內,或是借助著微弱的星光在寫著什么,或是在那里檢查著自己的武器為那隨時可能發生的戰事做著最后的準備。
二班長點上香煙后,便說到:“老房,你小子怎么不抽煙啊,你看我們連里有幾個不抽煙啊,你還是蝎子拉屎毒(獨)一份啊。”
聽到二班長這么說,房流媧笑了笑說到:“抽煙?要不是我參軍,估計這飯能不能吃飽還是另一說啊,抽煙,你想都不要想啊,說真的,哥幾個,我想知道你們當兵到底是為了什么啊?”
見房流媧這么說,余龍和二班長都驚訝的看著房流媧,然后便聽見余龍說到:“這個問題似乎不要我們再說了吧,每天那些指導員還有教導員說的還少嗎?你老兄不會準備在這個時候給我們上政治課吧。”
聽見余龍這么說,房流媧搖了搖頭說到:“說真的,我記得在新兵訓練營的時候有人說這人沒有吃飽飯的時候,一門心思的就只會去思考如何能吃到一頓飽飯,但是一旦這人吃飽了飯,那么什么想法就都會冒出來了,我覺得從大處說我們是為了民族,為了國家而戰,但是從小處講,我們還是為了自己啊。畢竟這個社會有太多的不公平,而我們的戰斗就是為了將這些不公平的事情給徹底的粉碎,然后建立一個公平的社會,雖然只是一個理想,但是我記得在上課的時候教員說過人類因夢想而偉大,所以說夢想就是動力。”
說完后,房流媧看了兩人一眼,發現這兩個家伙居然用一種奇怪的眼神在看著自己,然后過了好半天后,這才聽見二班長說到:“小房子啊,你小子做軍官后千萬別做指揮軍官,那樣簡直就是浪費你的才能啊,不過我在思考的是,如果你小子做的政治軍官后,下面的那些士兵會不會倒霉啊。”
聽到這話,房流媧差點沒有動手收拾二班長,因為他這翻話明里是在夸獎他,其實就是在暗地里損他,這樣的話是個明白人就能聽出來,不過要是換在以前估計房流媧就聽不出來,在經過新兵訓練營的訓練后,對于這些東西房流媧已經形成了自己的思維和想法了。
余龍這邊剛準備開口說話,那邊就聽見有人大聲的喊到:“代理排長,敵人好象出來了。”
聽到這里,所有的人立即都在第一時間進入到了自己的戰斗位置中,而此時房流媧則用望遠鏡觀察著遠處的情況,他發現敵人此時正朝這邊開來,從部隊的行軍規模來看,這股敵人似乎只是一個先頭部隊而已,后面絕對有大部隊就會跟著過來的,見到這里,房流媧果斷的說到:“都不要動啊,放這些敵人過去,連里面給我們的任務是在這里堵敵人五個小時,也就是說在天亮前我們必須擋住敵人,為主力部隊的行動爭取到足夠的時間,這些敵人放他們過去,相信會有人收拾這些家伙的,只要看見敵人的大部隊過來后,我們再出手也不晚,大家聽好了,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開槍,必須保持絕對的安靜,如果誰敢驚了這些家伙,我先滅了他,再滅敵人啊。”說完,他又縮回了交通壕內,與余龍還有二班長小聲的嘀咕了幾句后,就見兩人迅速跑開了。
此時的南部直一正在一面指揮著部隊進行著頑強的抵抗,一面正焦急的等待著先頭部隊的消息,因為他多年來的從軍經驗告訴他,此時西面的復**突然撤退,這里面絕對有一個巨大的陰謀,但是此時的他似乎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所以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他先派出了約莫一個中隊的兵力做為先行部隊,如果這支部隊能安全的跑出去,那么他將隨后帶著其他的部隊一起迅速從松原城內撤出,如果敵人是有預謀的話,那么這支將立即原路返回,接下來南部所能的事情就是進行拼死的抵抗了,因為那個時候的他已經無路可退,所以他只能做殊死的搏斗啊。
很快就有先行部隊發來的消息說復**并沒有搞埋伏,先行部隊已經安全的撤了出來。這讓南部大感意外,因為在他的思維中,敵人此時三面進攻如此激烈,絕對沒有理由放著另外一面不管的,再說了經過這幾個小時的戰斗,他手里能用的部隊已經不多了,如果說復**這次選擇松原作為進攻目標是比較倉促的話,那估計打死他南部也不會相信這話,畢竟從復**的第一支部隊出現在松原的外圍,到現在戰役打響已經過去了足足快一個星期了,如果說這一個星期內,對手還是說自己是在倉促中發動進攻,估計略微懂一點軍事的人都會說這家伙不是笨蛋就是白癡,畢竟松原不是什么重要的城市,在這里的防守兵力也就是一萬多一點而已,所以在他南部看來這里面肯定有陰謀,而至于是什么陰謀,此時的他卻始終想不出來,這也是他最頭疼的問題所在。
見司令官南部半天都沒有說話,作為參謀長的小林走到了南部的邊上說到:“司令官閣下,該是下決心的時候了,畢竟時間不等人啊,現在南北兩面的第二道防線都已經失守,而且我們的對手已經開始朝第三道防線發動了進攻,因為我們手頭的兵力不足,所以我想第三道防線支持不了多久的,司令官閣下,你還是帶著部隊先行離開吧,這里一切由我來照看就好了啊。”
聽見自己的參謀長這么說,南部直一想了一下后,便說到:“小林參謀長,這里就拜托你了,相信不要多久,你我就會在神社相見的。”聽到這話兩人只是相對淡然一笑后,就見南部便直接走了出去。
沒有多久就見外面一下子就亂起來,小林覺知道這是南部在集合隊伍了,現在如果算上前線還在做戰的部隊,那么自己手里的全部兵力也就是一個大隊,一個純粹的步兵大隊,而且是沒有任何重武器的那種步兵大隊,就連應該有的重機槍也因為子彈已經被消耗干凈了而讓南部給全部帶走了,目前自己部隊中所擁有的最好武器也就是捷克式輕機槍了。就這全大隊也不超過十挺,而且每挺所能使用的子彈也就是一個基數而已。
很快部隊集合好了,南部略微看了下,他知道這里最多也就是三千人來人,能不能跑出去現在他的心里實在是沒有底,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那么這三千人將跟著自己一起去新的地方,不過在他南部看來這只不過是讓生命獲得了短暫的延長,或者說是換了一個地方結束生命而已,因為這里的很多士兵根本就不可能,也沒有機會活著回到日本,對于這場戰爭也許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但是讓他疑惑的是,為什么明知道開始就是過錯誤,還要這么去做呢?這似乎成為了他該從新考慮的問題了。
集合好隊伍后,南部在隊伍前略微說了幾句話后,部隊便按照參謀們所指定的行動計劃開始朝外面城外跑去。而隨著腳步聲的遠去,小林覺知道司令官已經帶著大部隊開始所謂的轉移,其實就是撤退,甚至可以說是逃跑,不過為了所謂的面子,對下面的士兵只能說是轉移,畢竟這個詞語說出來就等于是承認了自己的失敗,這會讓很多士兵感覺到羞辱,至少對士兵士氣的打擊是不言而愈的。略微思考了一會就聽見小林覺對著外面的留下來的參謀人員喊到:“命令部隊,立即收縮防線,除開掩護部隊外,所有的士兵立即到指揮部外布防,我們一定要為司令官的轉移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告訴帝國的士兵們,這是他們表現的機會,天皇陛下在看著他們啊。”參謀官答應著下去了,說完這翻話后,小林覺感到了一陣好笑,他覺得自己剛才所說的這翻話實在是有點……,甚至就是自欺欺人啊,天皇,為了那個所謂的太陽神,他們不但要奉獻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還要將自己最寶貴的生命給奉獻出來,他實在不知道這么做是為了什么。
第二百六十八章
看著敵人逐漸的遠去,此時的房流媧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在敵人穿越陣地的那會,他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那時的他最擔心的就是那個戰士因為緊張而造成槍走火,或者是那個戰士因為沒有隱蔽好而被敵人給發現了,那么他所做的這一切事情也就算是前功盡棄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敵人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而且行軍的速度也很快,所以也就是兩三分鐘的時間,敵人便消失在了遠處的黑夜里了。
此時的房流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不管地面是否有水,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了,剛才的他實在是太緊張了,此時的終于可以松一口氣。正想著接下來的戰斗該怎么辦的時候,就聽見有人再次喊到:“排長,敵人上來,這次應該是主力部隊了,看那架勢有好幾千人啊。”
聽到這里,房流媧立即從坐著的地上站了起來,拿起掛在胸前的望遠鏡,自己的看著遠處的動靜,他發現敵人此時正在快速的朝他這邊走來,看這架勢還真的和觀察哨所說的情況一樣,此次出來的敵人還真有好幾千啊,看來這回是出來的就是大部隊了,現在該自己出手了,不然真讓這些給跑了,那大部隊就該危險了。想到這里,他對站在身邊的通訊員說到:“發信號吧,讓部隊做好戰斗準備,就我們這些人在這里守上五個小時絕對不會是個輕松的事情,讓大家都節約點,別一見敵人就撒歡啊,子彈是不要錢,可是我們身上帶的也就這么多,別戰斗才一開始就把子彈給打光了,我可不希望敵人第二輪進攻我們就去找他們拼刺刀玩啊。”
通訊員答應著跑了下去,然后就聽見在陣地上響了一長一短的喇叭聲,所有的戰士立即從單兵坑內爬了出來,然后便迅速的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做好了戰斗準備。而這個通訊員也是連里在撤退后才臨時決定派過來的,因為整個軍的作戰方向還是在這里,所以為了慎重考慮,連長這才決定把通訊員給派了過來,并且他還帶著一部小功率的步話機,這就意味著他房流媧開始在必要的時候召喚炮火進行支援,不必一開始就和敵人進行對射啊,畢竟他們現在這里只有一個排不到的兵力,而他們所要面對的可是好幾千的敵人,這可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就能完成的任務,雖然他們武器和火力都要比對手強,可是對手的人數卻是自己的好幾十倍,所以在人數上他們的劣勢已經不是武器和火力上的優勢所能補充的了。
沒過多久就見通訊員跑了回來,房流媧知道信號已經發出來了,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靜靜的等待了,等待著敵人的到來,他已經為這些家伙準備了一道大餐。透過望遠鏡看著遠處的敵人似乎越來越近了,房流媧嘴角略微的笑了下,然后對站在身邊的通訊員說到:“小王,給炮群去電,要求他們先給我們的對手來一個三加二速射。”
通訊員答應了一聲,然后便對敵人的方位進行了確認后,便迅速將敵人所處的位置通過電臺報告到了炮群指揮部那里。此時的南部正拼命的指揮著部隊朝城外沖來,在走了一段后,他感覺現在自己似乎已經安全了,不過職業敏感讓他還是多少有些不安,所以此時的他正拼命的督促著部隊加快著行軍的速度,突然他似乎聽到了什么聲音,就在他遲疑的那一會,就見一撥接著一撥的炮彈在他的隊伍中接二連三的炸開來,剛才還略現整齊的隊伍此時已經亂做了一團。南部心里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完了,這次算是徹底的完了,這出門怕撞鬼,這次還真撞上鬼了,看來對手是早就在這里挖好了陷阱,就等自己主動的朝里面跳了,而且對手的高明也就在這里,前面拼命的打,后面一下子就毫不遲疑的撤出戰斗,給你的感覺就如同是因為戰斗力不濟而被迫撤出一樣,其實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是因為在城內打夠了,到時候該換地方了,所以這才撤出了戰斗,而自己現在則成了主動跳陷阱的笨蛋了,看來自己只能在這對手早就準備好的地方和對手拼了因為城內的槍聲已經弱了不少,這不光是因為自己把部隊帶出來的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他卻不愿意去面對,也不愿意去這么想,但是這已經是事實了,不可避免的事實了。這很可能意味著留下來負責防守的參謀長以及那個防御大隊所建立起來的脆弱防線已經被復**的猛烈攻勢給徹底的摧毀了,他們還有多少人活著,他不知道,他現在唯一能確認的就是自己估計也不會比他們強多少啊,估計在有一會自己也該和那些人一起去見他們的天照大神了,也許這引證了他剛才出來所說的那句話:我們在神社見,估計不要多久自己就該和自己的那些部下,包括小林覺參謀長在神社見面了。想到這里,他的心里頓時有種凄涼。
看著遠處不斷傳來的爆炸聲和火光,房流媧知道炮兵的打擊似乎讓自己減輕了許多的壓力,但是如果自己就此指望依靠炮兵來結束這場戰斗,那絕對是癡人說夢,因為現在的部隊所受到的后勤壓力依然很大,雖然生產力提高了不少,但是隨著作戰地域的不斷擴大,作戰部隊的成倍增加,后勤上的壓力依然巨大,如果說后勤部門光是提供正?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