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25部分

,便想起自己剛才是用中國話在說的,所以科洛斯聽不懂。而從科洛斯剛才所說的話來看,那家伙還以為自己是在為去欣賞瑞士的風景而興奮呢,想到這里,便有立即用英語將自己剛才所說的話再次說了一遍。此時的科洛斯這才算聽懂了邱隨剛才所說的話。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便聽見科洛斯說到:“邱隨先生,對于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對于你說出這樣的話來,我表示無法理解,畢竟你們現在是我國的朋友,你們的任務是來和我國就雙方建立合作關系進行談判。應該說不管這場談判的結局如何?至少現在我們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就應該相互信任。畢竟信任是合作的基礎,只有彼此之間有了信任,雙方才能更好的進行合作,我不知道我這么說對不對。”
聽見科洛斯這么說,李容在略微想了一下后,便說到:“至少我們的翻譯應該可以跟著去吧。”
聽到李容這么說,科洛斯了笑了起來說到:“我想這個是多余的,因為我方的談判代表在知道劉將軍的英語很棒后,便決定用英語直接和劉將軍進行交流。我想你們不會連劉將軍的英語能力都表示懷疑吧。”
聽到這里,劉興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就在邱隨剛準備說話的時候,劉興便搶先開口說到:“既然德國朋友安排你們出去四處走走,我看你們就接受他們的建議吧。畢竟這一來,你們出來一趟也不容易,二來自從你們從國內出來后,就沒有好好的休息過,我看今天你們就好好的休息下,徹底的放松下。這有句話叫做:好好的休息才能好好的工作,這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這談判才開始,我看今天就這樣吧。”說完便一個人走上了電梯。在眾人的注目下,電梯開始緩慢的朝上面而去。
見劉興已經去進行談判了,科洛斯便小聲的說到:“李容小姐,讓你的成員們也去準備一下吧,車子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就在下面等著呢。”
聽見科洛斯這么說,李容這才說到:“好了,按照司令的命令,今天下午我們跟著科洛斯先生一起去郊外欣賞瑞士的風景,大家現在立即回房,將相關的文件和資料記得收好后,便全部到樓下集合。”
聽到這里,大家紛紛叫好著朝各自的房間跑去。而只有邱隨還站在原地,似乎并沒有行動的意思。見到此,李容略微用腳踢了他一下,此時的邱隨這才醒悟了過來,在看了一眼李容后便說到:“你們去吧,我不去了。這幾天實在夠累的了,趁著這個時間我正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下。在我看來現在要我出去玩,還不如讓我好好的在房間睡大覺來的舒服啊。”說完也不等李容回答便直接朝屬于自己的房間走去。
而此時劉興跟著電梯來到了會議室的這一層,當電梯停穩后,便立即有人禮貌的將電梯門給打開來,劉興從電梯里面走了出來后,便有一人走上前對劉興說到:“劉將軍,這邊請。”說著便在前面帶路,而劉興則跟在了那人的后面朝會議室走去。
來到會議室后的門前,那人停住了腳步。在略微敲了幾下門后,便聽見門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然后那人便將會議室的大門給劉興推開后說到:“劉將軍,里面請。”劉興一邊朝里面走著,一邊禮貌的朝那人微笑著點頭,表示著自己的謝意。
來到里面后,劉興就見在距離自己五米的距離上有一個中年男人正坐在那里。因為他是坐著的,所以無法對他的身高進行準確的判斷,但是從他腿的長度來看,可以知道這人的身高應該在一米七五以上,一身黨衛軍的黑色軍服,從軍銜上看,劉興只能大致判斷這人應該是個少將,因為他對于德國在二戰的軍銜不是很了解。但是在學校學習的時候,因為學習的需要,所以自己也看見過一些德國在二戰的軍銜,但是印象不是特別深。此時的他倒是想起以前在南昌中級步校學習時的一校友來,那家伙絕對是二戰的德國迷。
他自己到現在還清楚記得有一次,在上初級戰略理論課的時候,當教官講到德國在二戰所犯的戰略錯誤時,便提出說德國所發動的那場蘇聯戰役其實本身就是一個戰略上的失誤。因為此時的德國在對英做戰中并沒有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就貿然發動對蘇作戰這本身就已經犯了兵家所忌諱的兩線作戰,此時所有的學員都在安靜的聽著教員的授課。可是那家伙一聽到這里,便立即站了起來反駁教員的觀點,到了最后這場初級戰略理論課到是沒有上成,而是成了那家伙與教員就德軍在二戰期間所犯的錯誤展開了激烈的辯論,而且所有的學員都參與到了里面,記得當時自己也是反對教員觀點。現在想來如果自己當初知道會有這么一出的話,就應該把那家伙給裹脅過來,相信他對這個國家會很感興趣的,而且搞不好這次談判也許就不用自己這么辛苦的跑來了,就在劉興在想著過去的事情時,就見那人站了起來快步朝劉興這邊走了過來說到:“你好,劉將軍,歡迎您來到瑞士一路辛苦了,我是德國的全權談判代表約德隆少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在經過幾輪緊張的選拔后,最終二旅陳慶部與軍直屬裝甲旅的作戰計劃獲得了最后的勝利,由此二旅也就獲得了此次攻打松原的主攻任務。現在還真不是我吹牛,就松原那么大點的地方,我現在可以閉著眼走遍整個松原,而且你指那里,我就能到那里。不信的話,我們可以比試下。”
至于這家伙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誰也沒有去驗證過。但是從這一番話中,我們就可以知道偵察部隊跑了多少趟松原。而現在所有的辛勞都被參謀長的這八給字給徹底否決了,這人心里自然不是一個味道。
而且更重要的是原先的計劃既然已經被參謀長給否決了,那么接下來你就要考慮制定新的作戰計劃了,該如何制定呢?大家誰也不知道該怎么辦。這時參謀長唐迅就說了一句話:“我覺得你們的計劃應該讓其他的部隊一起參與進來,畢竟我軍一直所強調的是聯合作戰。雖然你們步兵部隊是作戰的主力,但是我覺得如果讓其他部隊參與進來一起制定作戰計劃,這才能突出我軍的特點,也能在最大程度上減少你們步兵部隊的傷亡啊,你陳旅長認為呢?”
聽到這里,陳慶似乎有些明白了,不說完全明白,至少現在是有些頭緒了,于是在想了一個晚上后,便立即讓人把軍直屬裝甲旅的參謀長給請了過來。在和裝甲旅參謀長說明意思后,這個參謀長也還真不含糊,立即便給陳慶派來了幾個作戰參謀,然后兩邊一聯合,便立即開始為新的作戰計劃而忙活了起來。
遵照唐迅的指示,雙方聯合作戰的精神,最終雙方確定了這個作戰計劃,其主要思路就是圍三缺一,爭取將鬼子趕出城來,然后再發揮我軍炮火和裝甲上的優勢,這樣一來避免讓部隊陷入巷戰的爭奪,在很大程度上減少了部隊的傷亡。二來將殲敵的主戰場放到了城外,也可以有效的避免民眾財產的損失和減少民眾的傷亡,這對于以后的建設來說可以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聽完了陳慶的介紹后,周順和吳乾這才明白,原來這小子能勝出,感情是參謀長唐迅暗中幫助的結果。這下子兩人可不干了,鬧著要去軍部找參謀長要個說法,陳慶想攔住他們不想讓他們去,可是沒有攔住。結果到了軍指揮部,沒有見到參謀長,見軍長正在軍部,便把陳慶所說的話,原原本本的對梁沖復述了一遍。梁沖聽完沒有急于表態,而是問他們兩個想做什么,兩人此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不等他們兩人說話,梁沖便將兩人一頓臭罵:“你們還好意思說,你吳乾當營長的時候,人家陳慶是什么啊?只是一個民兵而已,現在你輸了,你反到還要找參謀長要說法,要什么說法啊?制定計劃的時候,我沒有提醒過你吳乾嗎?還有你周順,你看看你那個旅的作戰計劃是什么玩意,你居然還是總部下來的指揮員,我看你那水平還真不匝地。告訴你們,這個事情你們誰也不能怨,要怨就該怨自己水平不如人家,你看看人家二旅的參謀們,為了制定作戰計劃,現在還有五個在醫院躺著,你們呢?一個個在制定計劃時,就知道跑軍部來打聽消息,找軍部的偵察部門要情報。我就納了悶了,你們這是再要小鬼子的情報,還是要我們第一軍軍部的情報啊。你們制定作戰計劃是準備打松原呢?還是準備打第一軍指揮部啊。要說偏癱,我不否認參謀長是偏癱了二旅,可是你們那次來要情報,我沒有給啊,而且在那次看過你們的作戰計劃后,我還提醒過你們,可是你們就是不聽。哦,現在輸了,反倒來找參謀長的不是了,告訴你,有本事就學學人家,別在那里跟著個鳥一樣,只知道窮叫喚啊。滾,你們現在就給我滾,看見你們我就煩。”
兩人在聽見軍長讓他們立即滾蛋后,便灰溜溜的離開了軍指揮部。而陳慶則因為擔心他們糾纏參謀長唐迅,便只能偷偷的躲在一邊靜靜的觀察著情況,準備隨時在情況不利的時候出面幫參謀長一把,可是在聽見梁沖把這兩個家伙一頓臭罵后,便在一邊捂住肚子偷偷的笑開了。
周順和吳乾兩人從軍部灰溜溜的跑了出來后,正在那里感覺郁悶呢,卻見陳慶那家伙在一邊看他們的笑話,立即氣就不打一處來,兩人叫喊著揮舞著拳頭便朝陳慶的方向跑去,看那架勢,不收拾陳慶一頓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陳慶一見兩人已經朝自己這邊跑來,便立即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撒開腳朝自己的旅指揮部瘋狂跑去。這一路上所有的官兵都感覺很好奇,一個個心里都在嘀咕著:這三個旅長干嗎呢?一個在前面跑著,兩個在后面揮舞著拳頭追著,這不會是要打架吧。
于是有人小聲的說出了自己的分析意見來,還不等那人說完,旁邊便有人說到:“那能啊,合轍三個旅長沒有事情做,自己打架玩啊,告訴你們。他們是什么人,他們是旅長,那能自己打自己啊。”
聽到這里有人不服氣,便立即反問到:“哦,旅長不是人啊,那合轍你的意思旅長和旅長之間就從不打架吧。”
那人聽見這話依然在嘴硬,還不等那人的話落音,便急忙回到:“誰說旅長不是人了,不過你們什么時候看見旅長們相互打架了啊,你們誰看見過啊,告訴你們旅長真的要打架也不會相互之間打,他們要打架就去找小日本去了。”他這么一說所有的人都表示贊同。
而那人依然不服氣,雖然他也覺得這個人所說的話在理。但是,他的嘴上卻并不愿意認輸,便立即不服氣的問到:“那你說,現在他們在做什么吧。”
見有人問起,那人那里知道這三個旅長有這么一出,但是這有人問了,自己又不可能不回答啊,如果不說,那不等于是承認自己輸了嗎?于是在看了一下后,便順嘴說到:“你小子是眼睛不好,還是故意裝瞎啊,沒見他們在跑步嗎?告訴你,要想當旅長,就該跑的比我們快啊,你看見沒有,這次的主攻是二旅的,所以這次二旅長跑的最快啊。如果這次作主攻任務是一旅的,我想現在就該是一旅長周順在前面跑了。”很可惜的是,現在的三個旅長實在沒有閑心聽戰士們的議論,我想如果他們在聽見這番議論后會做何感想。不過后來這些不知道怎么的就傳到了軍參謀長唐迅的耳朵里,唐迅在聽完這些話后,是捂住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以至于在那個上午,參謀長唐迅什么事情都沒有做,就光在那里笑去了。后來有人把這事傳開后,有人便說第一軍的參謀長其實就是天上的笑神下凡。
第二百四十四章
見對方已經主動將手給伸了出來,劉興這才將自己的思維從回憶中給拉了回來。然后禮貌的與約德隆握手后,雙方便各自坐了下來,此時談判就算是正式開始了。這時就見約德隆開口說到:“首先請允許我代表元首以及我本人對于劉興將軍在以前歷次作戰中所取得的輝煌戰績表示祝賀,并且我們也由衷的相信復**在您的領導將一定獲得最后的勝利,并最終掌握自己國家的命運。”
聽到這里,劉興微微的笑了笑,然后便接著說到:“約德隆先生,我沒有聽錯吧,您對于我所取得的勝利表示祝賀。我想您應該清楚,我的對手可是你們的盟友啊,如果你們的盟友失敗了,那么你們就很可能出現獨立難支的局面哦。我相信作為日本的盟友,你們不會愿意看見這樣的事情發生吧。”
見劉興這么說,約德隆便直接說到:“劉將軍,你錯了,要知道在國與國的交往中,只有永遠的利益,可沒有永遠的朋友哦。我記得這可是美國人所信奉的一條最重要的原則,而且我之所以感謝你們,就是因為你們的優秀表現,讓我們看到了,當初我們在選擇盟友時所犯下的嚴重錯誤,同時也是您以及您所領導的復**讓我們看見了我們現在的盟友日本人是多么的失敗和不堪一擊,也同樣是您讓我們獲得了再次選擇盟友的權利,所以元首在我臨來的時候,一再叮囑我一定要把他的祝賀給帶到。”
見約德隆這么說,劉興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后便接著說到:“恩,對于你們的祝賀,我表示由衷的感謝,請把我的感謝帶給你們的元首。”
約德隆在聽見這話后,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后接過話來說到:“劉將軍,好了,我們閑話就不要再扯了,我們商討下兩國的合作,或者說結盟的事情吧。本來這次元首是要親自來瑞士與您進行面談的,但是在離開東線指揮部不久,東線出了一些事情,需要元首親自回去處理,所以元首這才選擇了讓我代表他來與您進行這次會談。按照元首的意思,這次談判中,我們雙方沒有不可以談的事情,因為元首正在為……,應該說已經為與你們結盟做好了一切準備。對于和你們結盟,劉將軍我可以直言不諱的說,我們德國是真誠的想與你們結盟,而且現在我們雙方的處境都不是很好,彼此都需要一個真誠的朋友來相互幫助。”
聽到約德隆這么說,劉興笑了笑說到:“說到朋友,我們除開和日本人不是朋友外,我們現在可是美國人交著朋友,而且美國現在也是我的盟友啊,所以你說的我們雙方的處境都不是很好這點,我不能贊同,至少我現在有美國方面的幫助,而你們現在的盟友則是在拖累你們,所以就目前的處境來說,你們的處境要比我這里的處境糟糕不是一點的問題。”說到這里,劉興略微的笑了一下。
“我不否認,就目前全世界的格局來說,我們德國的處境和你劉興將軍比起來確實要糟糕不是一點的問題,但是請劉將軍搞清楚一點的是,一個以利益為最高宗旨的國家,可能和你真誠的去交朋友嗎?也就是說,如果有兩種人在你面前讓你選擇成為你的朋友,一個是真誠的人,而另外一個是惟利是圖,狡詐J猾的商人,你會選擇那個呢?我相信劉將軍會做出聰明而理智的選擇啊。”約德隆笑著說到。
“不錯,約德隆先生,如果真有那樣的選擇,我一定會選擇那個商人,因為在他那里,我會學會很動,而如果我選擇一個真誠的人,那么我將考慮這個真誠的人能給我帶來什么實際的利益,畢竟您剛才不是也說了嗎?國家之間交往只有永遠的利益,可是沒有永遠的朋友啊。”說完劉興笑著便開始注意著約德隆的表情變化。
見劉興的選擇似乎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約德隆略微想了下,便急忙說到:“劉將軍真不愧是一個很有戰略眼光的將軍,我相信如果您的對手,也就是我們現在的盟友如果知道您是如此的才華橫溢,戰略眼光又是如此的高瞻遠矚的話,我想他們會選擇放下武器投降的。正如您剛才所說的一樣,朋友之間的交往,一是看心,二是看對方能為自己帶來什么實質性的利益。我想請問下劉將軍這次去美國您獲得了什么呢?我想如果我所知道不差的話,您以五十噸黃金和一個噴氣式發動機的圖紙所換來的只是美國方面答應幫您對一批優秀的人員進行海軍方面的培訓吧。而且他們還婉言拒絕了你們所提出的機械設備采購計劃。雖然您讓手下對圖紙中重要的技術做了改動,但是在我們德國人您這筆生意實在做的太虧了,甚至是虧大了,我想您也會對這筆交易是否合算做過一些思考吧。”說著約德隆按了一下距離身邊不遠的一個按紐。
這時便有人推門走了進來,當他走到距離約德隆五米的地方時,便開口問到:“約德隆先生,請問有什么吩咐嗎?”
“哦,給我來一杯法國的紅酒,不知道劉將軍打算喝點什么啊?”在說完自己的要求后,約德隆便禮貌的詢問起劉興的要求來。
劉興想了一會,便不客氣的開口說到:“給我來杯咖啡吧,不加奶,略微多放一點糖就可以了。”那人在聽見劉興的要求后,便禮貌的退了出去,將門給帶上后,雙方的談判便繼續進行著。
見那人出去了,劉興笑著對約德隆說到:“看來你們德國的情報機構還真是無所不能啊,連這么重要的情報都能搞到手,這實在讓我感到有些驚訝啊。說實在的,對于和美國的這筆交易,我心里確實做過衡量,但是不管怎么算,這筆交易我都知道自己是做虧了,而且用你的話說是虧大,但是沒有辦法,畢竟現在我軍要建立屬于自己的海軍就必須有海軍人員,可是我軍沒有建設海軍的經驗,所以只能求助與美國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我們目前的朋友中,能在海軍建設上給予我們幫助的只有美國人,這點我也實在有些無奈啊。”
見劉興似乎有些退卻了,約德隆剛準備開口說話,便聽見門外有人在敲門,約德隆和劉興都知道肯定是那個侍應生送喝的東西進來了,于是約德隆便開口說到:“進來吧。”就見那人端著盤子在推開門后,便朝兩人略微的鞠了一個躬,然后便先將約德隆所要的紅酒給送了過去,然后再將劉興所點的咖啡給送到了劉興的面前說到:“劉將軍,這是您要的咖啡,按照您的吩咐沒有加奶,放了三勺白糖,不知道是否可以?”聽到這里,劉興點了點頭,表示可以后,那人便再次禮貌的退了出去后,便輕輕的將門給帶關上了。
此時的兩人一邊喝著各自所要的飲品,一邊思索著自己的即將要說的話。此時就見約德隆在喝了一口紅酒后,便一邊用手把玩著那裝著紅酒的高腳跟酒杯,一邊說到:“劉興將軍,如果您用這些東西和我們德國人做交易的話,我想您一定可以獲得比美國那邊更多的東西,而且對于您的采購,我們德國方面將全力支持,甚至可以派出熟練的技工幫您培訓您的工人,派出工程師幫助您安裝那些大型而復雜的設備,而這一切您在美國那邊是無法得到的,這點我想您也是知道的啊。”
聽見約德隆這么說,劉興的臉上立即表現出一絲驚訝的表情的說到:“那么您是否可以告訴我,這次你們德國方面準備怎樣和我們復**合作呢?”
見劉興對這個問題發生了濃厚的興趣,約德隆便繼續說到:“按照元首的最高指示,既然我們雙方將形成一種對彼此都有利的戰略聯盟關系,我們德國方面將以最大的誠意來幫助您在國家的建設盡朋友的微薄之力。而您也應該適當的付給我們一定的報酬。畢竟我們德國現在的日子也不好,這點您也是很清楚的。”
見約德隆這么說,劉興笑了笑后,便說到:“這個自然,有買有賣大家既然是朋友,自然就不能虧待朋友啊,這個是肯定的。”
見劉興這么說,約德隆便繼續說到:“按照我們元首的最高指示,此次我們德國選擇與你們復**結盟將是全面性質的合作,而且雙方在軍事上的合作必須是全面。我們將以您所需要的各種大型機械設備做為代價來換取您手里的所有軍事上的先進技術。”
聽到約德隆這么說,劉興在心里暗自罵了一聲:老狐貍,然后便接著說到:“所有軍事技術?約德隆先生,這恐怕不大合適吧,這樣的話,我可是又要做一筆虧本的買賣了。”
“哈哈,劉將軍,你這么說似乎就不對了。我想中國有句話叫就地起價,坐地還價,既然我已經開出了價格,那么您可以開出您認為合理的價格來,如果您就這么答應了,那么我們的談判似乎就失去了實際的意義了,您說呢?”約德隆在聽完劉興的話后,便笑著回到。
見約德隆這么說,劉興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點頭表示贊同,然后便接著說到:“恩,這么說來約德隆先生對于中國的文化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啊。”
“劉將軍,您太夸獎了,只能說略懂皮毛而已。因為以前與我國駐中大使有過一段交往,所以對于你國的文化只能說是略知一二罷了,根本就談不上了解啊。”見劉興這么說約德隆立即謙虛的說到。
略為喝了一口咖啡后,劉興便接著說到:“約德隆?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19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