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22部分

比較早,恐怕此時的自己將會和其他大多數人一樣正在東線那冰天雪地之中和蘇俄人進行著艱難的鏖戰啊。
第二百三十六章
接到女秘書的通知后,科洛斯便馬不停蹄的朝公司這邊趕了過來。此時的公司已經是空無一人了,確切點說應該是除開三個人以外,就不會再有其他的人了。順著樓梯來到三樓,他便直接朝墨克的辦公室走去。
敲門后不等墨克說話,科洛斯便直接走進了墨克的辦公室。見是科洛斯走了進來,墨克便笑著說到:“科洛斯,看來我們的朋友李小姐似乎已經看上你了。不然她怎么不叫我去接那個最高談判者,而是選擇了你呢?”
聽見墨克的玩笑,科洛斯笑了笑說到:“墨克,你這么說似乎就有點冤枉我了,要知道招待她,并且完成她所交代的一切事情,可是您墨克上校親自給我下達的命令,對于您的命令,我怎么敢不執行呢?再說了,您那次給我的命令,我不是順利圓滿的完成的呢?”
見科洛斯這么說,墨克笑了笑說到:“來一根不,要知道這可是通過我的朋友從巴西搞來的高級貨啊,那味道絕對不一般。”說著墨克便將一支雪茄遞給了科洛斯。科洛斯也沒有講什么客氣便直接將雪茄從墨克的手里給接了過來,在去掉煙頭后,科洛斯便從墨克的辦公桌上拿起了一個打火機將雪茄點燃后,便開始悠閑的品嘗著雪茄所帶來的陣陣麻醉與快感來。從科洛斯那愉悅的神情上可以看出,此時的科洛斯正愜意的享受著雪茄所帶來的每一次快感。
“好了,科洛斯少校,你是不是該匯報一下你看見的一些事情,或者說下你所聽見的一些話了吧。可不要光顧著享受,而把正事給忘記了,這可不是我們蓋世太保所做的事情啊。”墨克一邊抽著雪茄,一邊提醒著科洛斯。
“說真的,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一個中年人,一個小伙子和一個老頭子而已。而那個中年人據李容說,他叫邱隨。是這次他們總部方面派來的最高談判代表,至于那兩個家伙叫什么,我就不知道。而且在整個行程中,三人沒有說一句話。不過從行動中,我看的出,那個叫邱隨的似乎對那個老頭很緊張,所以我在想那個老頭會不會邱隨他的爹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見墨克問起,科洛斯便將自己所見所聞如實匯報給了自己的這個朋友兼上級。
“恩,還有其他的嗎?”在聽完了科洛斯的簡單匯報后,墨克不相信就這么一點東西,所以便在那里似乎要提醒科洛斯還有什么該說的沒有說一樣。
“哦,墨克,你這么說似乎就不對了吧。我所看到的和聽到也就這么多了,你要是再讓我說下去,你這不是在逼我,或者從另外一個側面說,你這也是一種不相信我的表現啊。要知道我科洛斯可是從來就沒有欺騙過你和我們組織的。我們已經是十多年的朋友了,你應該相信我的。”見墨克這么說,科洛斯便開始叫屈的說到。
“恩,看來你這次所執行的只是一個簡單的接待任務而已,這也許和你的大腦不無關系啊。這也就是你和我直接的差距,你知道嗎?如果是我去接的話,我想我所知道的情況絕對要比你多的多,你相信不。”墨克笑著說到。
“那是自然,您是誰啊……,”科洛斯此時顯得很不服氣的說到,可是還不等科洛斯說完,墨克便立即打斷到:“科洛斯,你說你這次去接的那家伙是叫邱隨,對嗎?”
見此時的墨克已經完全換成了另外一幅表情了,和剛才的表情相比,簡直前后就判若兩人一般。如果說前面的墨克給人的感覺是和藹可親的話,那么此時的墨克給人的感覺則有種讓人不寒而栗。只見他那藍色的眼睛之中放出了一絲蕭殺的目光,整個面目表情也顯得有些猙獰,臉上雖然還是帶著一絲笑容,但是這種笑容和剛才的笑容比,簡直就是一把殺人的刀。
見到此,科洛斯想了一下后,便立即肯定的回答到:“對啊。這點是不會錯的。我記得當初李容小姐也是這么跟我說的,她說這個叫邱隨的是他們那邊派來的最高談判代表,因為她對這里的情況不是很熟悉,所以希望我去幫她接一下人,并且希望在這位最高談判代表達到后,我能適當加強對這棟賓館安全保衛措施。對于前者,因為有您的命令在,所以我便欣然接受了,而對于后一條,我正準備明天再向你匯報后,再做打算的。難道有什么疑問,或者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難道是我做錯了什么嗎?”科洛斯顯得很不解的說到。
見科洛斯已經肯定了他到機場所接之人就是邱隨后,墨克的臉上便恢復了剛才那種讓人感覺和藹可親的表情說到:“這么說來,那邊的最高指揮者已經來了。”
“什么啊?”聽到墨克這么說,科洛斯立即長大了嘴巴說到。而雪茄則隨著科洛斯的嘴巴長大的那一瞬間掉在了地上。
在略微想了下后,科洛斯便用一種疑惑的話語說到:“墨克,你是說復**方面的最高指揮者劉興將軍已經到了這里嗎?不可能,這完全不可能。”
見科洛斯似乎仍然不大相信,墨克便說到:“你看看這個吧,這是總部剛剛轉過來有關那邊的最新情報,以及那些人的照片,我相信你能在這些照片中找到你所熟悉的人。”說完便將一份文件從抽屜里面拿了出來后,直接丟在了科洛斯的面前。
科洛斯從桌子上拿起文件,在仔細認真的看了一遍后,便開始從那些照片中尋找起今天他去機場所接之人來,很快邱隨、牛得草和劉興的三人照片便被科洛斯從那一堆照片里面給挑選了出來,然后便聽見科洛斯說到:“今天我去機場接的就是這三個人。”說著便將照片從桌子上拿了起來遞給了墨克。
墨克接過照片后,只是略微的看了一眼后,便笑著說到:“這家伙叫邱隨。也就是這次李容小姐叫你去機場接的主角。其實他并不是真正的主角,他在那個復**方面所擔任的職務是特別行動隊第二隊隊長的職務,軍銜為中校。”說到這里墨克停了一下。
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后,便見墨克指著牛得草的照片說到:“我想這家伙就是你今天去機場所接人之中的那個年輕小伙子吧,他其實不是什么傭人或者苦力,他的真實是劉興的副官,名字叫牛得草,一個很奇怪卻很有味道的名字。”
“而他,”說著墨克將拿在手里的照片反轉了過來對著科洛斯說到:“則是那個所謂復**的最高領導人,名字叫劉興。就是他領導著那支叫做復**的部隊將我們的盟友日本人在他們所稱之為的滿洲給打的是……,”說到這里墨克停了一下,他似乎在想什么,不過沒過一會就聽見他接著說到:“我想用滿地找牙這四個字來說,你應該能明白我所要表達的意思啊。”
聽到墨克這么說,科洛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后這才開口說到:“這么說來復**那邊似乎對這次談判很重視啊,不然的話,為什么這個叫劉興的最高領導人要親自前來瑞士呢?”
見科洛斯此時似乎還沒有完全明白過來,墨克便笑了笑說到:“很簡單,大家之所以彼此能走到一起,完全是為了共同的利益。因為我們在亞洲需要朋友,而我們現在的朋友日本人似乎已經沒有力氣了,那么我們就該換一個新朋友了。而放眼整個亞洲來說,可以說就目前來說,他們應該是最合適的,要知道他們這支叫復**的部隊在半年不到的時間里面居然就能收復一個面積要比英國還要大的地方,你說如果你遇上這么強悍的人,你是選擇和他做朋友,還是選擇與他為敵啊。”
“哦,墨克你用這種小兒科的問題來問我,似乎是對我智慧的一大侮辱啊。”聽見墨克這么說,科洛斯便直接用一種詼諧的語言給帶了過去。畢竟對于這樣的問題,大家都知道該怎么去回答,怎么去做選擇。畢竟選擇結果是顯而易見的。
見科洛斯這么說,墨克這才笑著說到:“恩,我想這也是元首之所以選擇與他們結盟的原因之所在吧。好了,我想此時我們的元首似乎已經在那里正焦急的等待著與這位復**的最高領導人進行對話呢。這樣說來的話,接下來我們兩人可就有的事情做了。對了,你現在立即帶上現金支票去賓館,告訴那個老板我們要收購那家賓館,不管他提出什么價格,多少金額,你都答應他。然后,再將賓館里面其他的住客給我全部趕出去,賓館的所有服務人員都必須換上我們的人,我想很快我們的元首就該到來了,我們必須早點為他的吃住進行安排,我想你不會認為有什么不妥吧。”
見墨克這么說,科洛斯便立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說到:“好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我現在就去辦,也許完成這次任務后,你的這個位置還真有可能屬于我,這也不一定哦。”說完科洛斯便里面滿臉帶笑的離開了墨克的辦公室,朝外面走去。
第二百三十七章
從電訊室出來,彭全便直接朝自己的戰斗位置走去。畢竟新一輪的戰役馬上就要打響了,要是換在以前,他還可以和劉興相互輪換著進行休息。可是此時因為劉興在國外進行著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此時這里就只好自己盯著,如果自己實在支撐不下去了,那么他就直接讓值班參謀在這里進行指揮和調配。當然有的時候徐富聰偶爾也過來幫一下他,不過那家伙是搞政工出身的,所以一般情況來說,他是幫不上什么忙的。很多時候,他這邊剛回到房間準備休息了,那邊便風急火燎的追了過來有急事需要彭全親自進行處理。所以在劉興離開后不久,彭全干脆直接把行軍床給搬到了作戰室。這樣自己的吃住睡也就全在那里了,一般沒有什么事情的時候,自己便可以在床上略微小憩一會。可是一旦有事情來了,可以說是幾天幾宿都別想休息。
來到作戰室后,彭全便對值班參謀簡單的詢問了一下剛才自己不在時這里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下面和其他各部門所反饋過來各種信息的情況。而值班參謀則簡單扼要的匯報了在彭全不在期間,作戰室所收取到的信息和情報有多少,其中自己已經處理的有多少,分別是那些事情,自己是如何處理的,沒有處理的有多少,是什么原因沒有處理,以及自己對這些事情的處理意見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進行了說明。聽完參謀的匯報后,彭全表示滿意的點了點頭,值班參謀這才離開了那個本來屬于彭全的位置。
這個值班參謀制度,在原先十三軍時期就已經存在了。后來在部隊因為意外事件而遭遇時空轉移來到這里后,這個制度便被延續了下來。按照原來的規定是值班參謀只負責一般日常事務處理和對當日所獲取的信息按照各部門的要求進行分發。但是隨著戰事的不斷增加,復**方面的部隊也在部隊擴編中,再加上所有的人對于副總參謀長一職始終無法形成一個共同的意見,所以這個職務也就一直空在了那里。
而隨著這次劉興的出訪,整個作戰室便只有參謀長彭全一人在那里盯著了。但是就算他彭全再有能耐,也不可能不休息啊。他可以堅持一天,兩天,甚至是更長的時間,但是他始終是需要休息的,整個部隊的行動和戰斗的進行不可能因為彭全一人的休息而完全停止,這是不可能,也是不現實的事情啊。所以在考慮再三后,彭全最終決定將原先的值班參謀制度進行一定的修改。將原來由幾人進行輪換著值班的制度改為整個參謀部的所有部門全員都必須參加的一個活動,而且是采取部門輪換制。也就是說,假如今天如果輪到你們這個部門值班了,那么就由你們這個部門的最高負責人指定一人出任值班參謀。而值班參謀的職責和職權也被相應的進行了擴大和增加。這樣在一定程度上也減輕了彭全的工作量和工作強度,也讓彭全有一定的時間進行休息,這也保證了復**在作戰指揮上的連貫性。
當值班參謀匯報完畢后,彭全便順手拿起了剛才自己不在時下面所發來的需要自己親自處理的電報,在看了幾封后,便迅速的拿出了自己的意見,在寫上自己的意見后,便將電報交還給了通訊參謀負責用電文的形式進行傳達。
在處理完剛才積累的電文后,彭全此時正準備轉身想看下最新的敵我態勢是否發生了大的變化時,就聽見有參謀報告到:“報告參謀長,東進集團總指揮柳萬龍師長再次發來申請電報,希望總部能批準他的申請,讓第二軍裝甲旅的旅長姜文武出任東進集團的副總指揮,專門負責裝甲作戰方面的一切事宜。”
聽到這里,彭全冷笑著聳了聳肩膀說到:“看來這個柳萬龍還是一個倔強的人,這么說來如果不任命姜文武為副總指揮的話,估計這個柳萬龍是不會罷手的啊。我看這樣,就說同意柳萬龍的請求,正式任命第二軍裝甲旅的旅長姜文武為東進集團的副總指揮。不過他的職責只有一個,那就是只能在以裝甲旅為作戰主體時進行指揮,而且這里必須說清楚的是,協助指揮。不然這家伙非的把這個東進集團的司令柳萬龍給架空了不可,然后再單獨發一份電報給姜文武這家伙,就八個字:各司其職,嚴禁越權。好了,電報立即發出吧。”說完彭全笑了笑便開始繼續看那幅巨大的地圖來。
看著那幅巨大的敵我態勢圖,彭全發現此時復**各部隊正在按照自己的戰略構想朝指定的作戰地域開進著,地圖上的紅箭頭則表示則屬于復**的各個部隊。而藍色箭頭和藍圈圈則表示著敵人正在開進,或者駐守地區的位置以及兵力配屬,火力火器的布置等情況都可以根據情況一目了然的出現在那幅巨大的地圖上。而收集這些情報和信息則是靠著成千上萬的人在不斷的進行著偵察和監視才得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們這些人有的為了一份重要的情報已經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而有的則仍然在繼續堅守在屬于自己的崗位上,繼續監視著日本人的一舉一動,可以說復**的每次勝利都與這些人的付出與犧牲是緊密相連的。
正想著,就聽見有參謀在身后說到:“報告參謀長,第一軍已經將他們的行動方案和作戰計劃發上來了。”
“恩,你念就是,我在聽著,簡單扼要的點說。”彭全在聽到匯報后,連身都沒有轉,眼睛依然在看著那幅地圖而直接說到。
“是,根據第一軍上報過來的行動方案作戰計劃來看,他們準備讓第一旅周順部擔任開路先鋒,第二旅陳慶部攜軍指揮部與軍直屬分隊隨后跟近,第三旅吳乾部與軍后勤部以及醫院等機關負責殿后,等部隊到達松原城下后,第一旅將負責執行周圍警戒以及阻擊作戰任務,而攻城的任務則又第二旅的陳慶部負責,第三旅吳乾部則將抽調兩到三個營的兵力予以支援,軍屬炮兵團將擔任火力掩護,裝甲團將負責執行進城后的掃蕩。其他各部為總預備隊。大致內容就是這樣,完畢”那個參謀在聽見了彭全的要求后,便立即看了一遍做戰計劃,然后用自己的語言說到。
聽到這里,彭全點了點頭說到:“告訴他們,總部同意其作戰部署,但是戰役什么時候打響必須等總部的最后命令進行。好了,命令立即發出吧,估計梁沖這家伙該等急了。”
那個參謀答應著便跑了下去,而此時的劉興在休息了一夜以后正剛從床上爬了起來,剛走到外面的房間卻見此時的牛得草已經在那里開始為他準備洗臉漱口水了。劉興笑著走了過去說到:“小牛啊,你起來的夠早的啊。”
“司令,我也是才起來啊,這不剛準備洗臉、漱口啊。”聽到這里此時劉興的心里就覺得不是個味道,才還在說這家伙起來的夠早的。沒有想到這家伙居然只比自己早那么一點點啊,我原來還以為這家伙是在給我準備洗臉漱口水,敢情是在為自己忙活著啊。就在劉興心里嘀咕著這會,牛得草已經準備好了新的洗臉漱口水了,然后在匆忙洗漱完畢后,便如同旋風一般的離開了房間,因為此時的要開始為劉興準備早餐了。
在洗漱完畢后,劉興就地做了一些活動,比如伸伸手,跳跳腳,彎彎腰之類的運動,反正強度不是很大,但是又有一定效果的原地運動。此時劉興還正在做著運動,便見有人推門走了進來,此時就聽見那人走了進來說到:“司令,情況似乎不對了。”
聽到這里,劉興知道說話的是邱隨,便立即問到:“怎么拉?有什么不對嗎?”
“是這樣的,剛才我出去的時候,發現賓館內其他的住客似乎都被趕了出去。而且賓館的服務人員也都已經全部被更換了一樣。我剛才略微在大廳坐了一會,我發現所有的賓館服務人員和我們進來的時候那些人明顯的不一樣了,那些人的眼睛中總是透露出一絲嚴肅的目光來,看的出來這些家伙絕對不會什么正而把經服務生,我想如果我所猜不錯的話,這些家伙應該都是屬于他們組織的人,而且剛才有個顧客在前臺抗議的時候,就聽見有個自稱是原來經理的人說,有人出高價已經把這里給買下了,他現在不得不的讓所有的顧客離開,所以他希望那位顧客能理解他的苦衷。我在懷疑這家伙到底是誰。”邱隨將自己所看見的一切進行著敏銳的分析和判斷。
而劉興一邊繼續做著自己的運動,一邊說到:“邱隨啊,你似乎有些緊張過頭了,你既然已經知道他們是屬于那個組織的人,而我們又是他們的客人,你認為他們有必要為了殺我們而將正棟賓館給買下嗎?我想如果他們想下手的話,這機會是隨時都會出現的。不要忘記,畢竟我們現在是在別人的地面上,我想如果所猜不差的話,那些家伙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而且我想真正的主角也該登場亮相了。你說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就在兩人為賓館所發生的事情正在討論的時候,就見大門再次被人給推開了,就見劉興的副官牛得草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而后李容也跟著走了進來。還不等邱隨開口說話,便聽見李容說到:“司令,剛才接到科洛斯給我的通知稱,為了對首席代表的安全負責,他們公司已經讓他將整個賓館給買了下來,而且這里所有的服務生都是他們公司的職員,并且他們正在將其他的住客給趕了出去,以防止這些人打擾到首席代表的休息和威脅到首席代表的人生安全。”聽到這里邱隨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一切正如司令所判斷的那樣,現在看來自己還真有些杞人憂天了。
正想著就聽見李容接著說到:“司令,我在想他們似乎已經猜到了您已經到達這里了。”
“哦,怎么說?為什么你會這么說呢?”聽見李容說這話后,劉興略顯驚訝的問到。
“剛才科洛斯在通報情況的時候,在通話即將結束的時候卻突然對我說,希望我能轉達瘋子對您的敬意和最誠摯的祝福。在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醒悟過來,現在看來他們很可能猜到您已經親自到了這里了。”見司令問起,李容便迅速的將自己的判斷和分析給說了出來。
聽到這里,劉興肯定的點了點頭說到:“恩,看來我剛才的猜想已經被驗證了,他們已經知道我到了這里。對了,李容你是否已經轉達我昨天晚上跟你說的那些了?”
“恩,剛才在通話的時候我已經把您的意見委婉的轉達給科洛斯了,我在想他們之所以將這棟賓館買下,恐怕不光光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考慮啊,我想他們這么做一定有更深一層的考慮,至于是什么,我目前還無法判斷。”李容在聽見劉興的問話,便立即接話說到。
聽到李容的分析和判斷后,劉興略微想了一下,然后便神秘的說到:“李容你的話很有道理,為了我們這樣一個目前態度還十分不明朗的朋友而去做這么多的事情,很顯然是不切實際的事情。至少在我們看來是無法想象的事情啊。但是目前的問題是他們確實是這么做的,那么這里面的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還有比我們更重要的人物即將到來。除開這個以外,我實在想不去其他的理由來了。”
聽到劉興這么說后,邱隨和李容在愣了一會后,便立即異口同聲的說到:“瘋子要來。”見兩人這么說,劉興這才笑著點了點頭表示他們的說法是正確的。而此時牛得草已經把早餐給布置好了,劉興此時的運動似乎也已經正好結束了。
于是劉興坐到了餐桌邊說到:“你們似乎都沒有吃早餐吧,來吧,一起吃點啊,我現在隨便吃點東西就飽了,看來這人老了,吃的東西也就少了。”說著便端起了一碗稀飯開始吃了起來。聽見司令的話后,兩人也不再講客氣,便直接坐到桌子邊,開始吃著牛得草剛剛打上來的早飯。
而此時正在辦公室忙活著的墨克卻突然接到了女秘書通知說:“經理先生,有人說他是總公司派來的人,想見您不知道您是現在接見他呢?還是等下再接待他。”
聽到這里?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