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21部分

空間的事情了。在這里對他的了解似乎并不是太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從目前李容所發回的電報內容來看,那個瘋子似乎很急于和自己接成戰略聯盟的關系,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讓這家伙這么著急呢?那家伙到底是一個什么樣人的呢?我又該如何去應對這次看來已經有九成把握的談判呢?所有這些問題似乎都在捆繞著劉興,他這個復**的最高指揮者,也是未來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對于目前的這一切,此時的劉興似乎有些困惑。對于他來說,德國方面此次這么著急著與自己結盟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了。如果說自己與美國他們結盟是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小日本的話,那么德國方面此時這么著急的與自己結盟又是為了什么呢?劉興想著想著,感覺自己有些頭大了,剛準備叫牛得草的時候,便想起自己已經讓這家伙睡下了。而且這家伙剛剛睡下,如果自己此時再叫他起來似乎就有些不通人情了。想到這里,劉興便將剛準備喊出口的話給直接咽了回去。在開門走到外屋后,剛準備打開大門離開房間的時候,卻聽見身后有人說到:“司令,您要出去嗎?要我陪著嗎?”劉興就是一驚,然后轉頭發現牛得草這家伙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便直接說到:“好了,你睡吧,我去電訊室,不用你陪著啊,你就安心睡覺吧。”說著不等牛得草回話,便直接拉開門朝外面走去。
坐了起來,便直接說到:“好了,你睡吧,我去電訊室,不用你陪著啊,你就安心睡覺吧。”說著不等牛得草回話,便直接拉開門朝外面走去。
第二百三十二章
來到電訊室后,邱隨正在為劉興去瑞士的安全而在緊張的與李容進行著磋商,見劉興來了,便立即站到了一邊。
此時就見劉興說到:“給總部彭參謀長發報,內容如下:總參謀長鈞鑒:根據目前之形勢需要,我在赴美期間與美方談判,略有收獲。美方已經同意接收我方所選派之人員,對其進行海軍方面的培訓,而作為交換我方則負責提供飛機發動機的技術作為人員培訓之酬勞。而對于我方所要求的采購事宜已經明確以目前戰事正緊,無法提供為由予以拒絕。在美期間,德國情報部門主動與我之取得聯系,并且力邀我方派人與其洽商合作聯盟事宜。在與美方談判破裂后,我遂決定讓外交處處長李容帶德國談判組與物資采購部門一起赴瑞士進行接洽。目前李容以及相關人員已經安全到達瑞士,并且與德國駐瑞士的相關人員取得聯系。今天李容來電聲稱從目前她所掌握的情報和信息來判斷,德方似乎急于與我方形成實質上的戰略聯盟關系,而且在前幾日,德方就已經派出了高級人員在瑞士等待我方人員的到來,瘋子已經從東部戰線指揮部狼|岤返回德國。所以根據目前之形勢和所掌握信息來看,此次德方的最高談判代表很有可能是瘋子本人。基于此種考慮,我決定與近日赴瑞士與其當面洽談雙方合作事宜,不知你的意見如何,盼速回。”劉興這邊說著,發報員便一邊在那里迅速將劉興所說之話便成無形的電波傳回遠在千里之外的復**總部機關。
正忙著總部與各作戰部隊聯系的通訊主任此時在電訊室內不斷的將總部的命令及時發給各個作戰部隊,然后將各個作戰部隊所發回的匯報又及時的反饋到總參謀長彭全那里去。此時的他正忙著不亦樂乎的時候,突然聽見一個收報員在那里驚訝的喊到:“主任,司令發來電報,有急事與參謀長商量。”
聽到這里,剛端起水杯的通訊主任,便立即跑到了那個收報員的面前。而此時那個收報員則迅速將劉興所發來的電文立即翻譯了出來,便在通訊主任站在她身邊不久后將電報遞給了通訊主任。接過電報后,通訊主任略微的看了一眼,發現事關重大。便立即親自拿著電報一路跑著朝總參謀部的作戰室而去。
來到作戰室后,就見通訊主任氣喘吁吁的說到:“報告參謀長,司令員剛剛從美國發來的電報。當飛機在渥太華降落進行加油的時候,劉興便立即和牛得草還有邱隨一起離開了飛機,在出機場口的時候,三人已經分別變成了老爺,小傭和保鏢了。
見劉興一行人出來后,便有人立即應了上去,在和邱隨小聲交談了幾句后,便立即離開了。在看著那人離開后,邱隨這才走到劉興身邊說到:“機票已經買好了,還有三個小時才能登機,司令您看我們是不是到處轉悠下啊。”
“恩,既然來了,就該到處走走,不過還真不敢走遠了啊,因為現在的交通不比……到底還是有所欠缺啊。”劉興剛準備說不比那個時空的時候,想到此時身邊的副官已經換人了,便立即轉換了一個說法。
見司令已經同意了可以到處轉悠一下,牛得草和邱隨都顯得很高興,兩人便簇擁著劉興在飛機場附近轉悠來了起來,雖然機場邊上并沒有什么美麗的景點和可觀賞的東西也不太多,但是對于牛得草這個從農村走出來的人來說,渥太華的一切都讓他感覺到是那么的新鮮,那么的有趣,也是那么的吸引著他的注意力。而邱隨則緊緊的跟在了劉興的后面,一面警惕的保護著劉興的安全,一面則到處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以此判斷在發生突然事件之時,自己可以帶司令躲到那里。
沒過多久,天色似乎漸漸的黑了下來,這時劉興感覺肚子似乎有些餓了,于是便帶著牛得草和邱隨一起走進了一家餐館里面,剛一走進去,便有人立即滿面笑容的迎了上來,在略微詢問了一些事情后,便將劉興等人安排到了一個小包廂里面,然后便主動用英文說到:“你們是中國人吧。”
聽到這里,劉興就是一樂,然后便順嘴問到:“你怎么知道我們是中國人呢?”
那人見劉興滿臉帶笑了,他知道自己是對的,便坦然說到:“我也是中國人,而且現在在渥太華的日本人已經被政府給集中關押了起來,因為現在雙方已經處于一種交戰狀態,所以加拿大政府在參照美國政府的作法后,便將各地的日本人以及日本僑民都集中進行關押,以防止他們出來搞破壞,我想如果你們是日本人的話,應該不會敢這么招搖的走在大街上。”
聽到這里,劉興笑了笑沒有說話,此時就聽見邱隨說到:“掌柜的,既然你我都是中國人,那我們也不隱瞞了,我們這次來渥太華是為了轉機的,飛機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要起飛了,所以我們轉到這里便感覺肚子有些餓了,你看這個速度是否可以略微加快點呢?”
聽到這里,那個掌柜的立即笑著說到:“你們現在就點菜吧,最多十五分鐘,你們所點的東西就能全部上齊,我優先上你們的菜啊。”聽到這里,邱隨連忙說感謝,然后便順嘴點了幾個家常菜。
在點完后,那個掌柜便立即跑了下去。果然沒有過多久,劉興等人點的菜便迅速上來了。劉興等人也不再講客氣,一頓狼吞虎咽后,所有點的飯菜便迅速被他們三人給解決了。當服務員過來結帳之時,看見所有的盤子里面均是只剩下一點湯湯水水了,有個家伙正在那里端著菜碗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吃著,這讓服務員感覺有些匪夷所思,他實在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吃相的人,見那人吃完后,這時服務員便開口說到:“一共六十五元。”
聽到這里,邱隨便立即從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些美圓,在數出六十五元后,便叫給了那個服務員,服務員客氣的點頭便下去了,看了看手表,劉興感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便對邱隨說到:“我們該走了,時間已經不是很多了。”聽到劉興這么說,邱隨和牛得草便立即起身,劉興此時也跟著起身朝外面走去。
來到機場后,正好聽見廣播中播出了登機消息,三人便立即朝登機口跑去,當機場服務人員看見三個黃種人朝他們跑來的時候,顯得有些異常的驚訝,在略微詢問了劉興幾句后,這才放心的讓他們登上了飛機。在劉興等人坐上飛機不久,飛機便按照起飛時間準時朝瑞士飛去了,劉興知道美國的使命似乎完成的不是很順利,那么德國的使命將注定變的輝煌。因為他有信心,也有把握從德國那邊獲取到最大的利益。
飛機從渥太華起飛后,便直朝瑞士飛去。飛機在中間停留了幾個站分別進行加油和檢查維修,然后便直接朝瑞士飛去。當飛機最終在瑞士降落的時候,劉興和邱隨他們發現,此時的瑞士已經進入到無盡的黑暗之中。三人依次走下飛機后,剛到門口就聽見有人在那里喊劉老爺,劉老爺,起初劉興等人還以為是在喊自己,但是當他們發現有人已經答應之時,他們明白了,這不是來接他們的,看來李容他們似乎沒有安排人來接機。此時就聽見邱隨小聲說到:“小牛,警惕點,這里情況比較復雜,老爺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啊。”
聽到邱隨這么說,牛得草認真的點了點頭后,便眼睛如同探照燈一般,警惕的注釋著周圍的每一個人。對于此時的邱隨和牛得草來說,每一個從他們身邊走過的人都可能對他們發起攻擊,每一個在場的人員都可能成為他們的敵人和對手。
正當邱隨和牛得草還有劉興一起走出機場的時候,就見一個中年男子迎了上來,在自己的看了一下手里的照片后,便用英語對邱隨說到:“請問你是邱隨邱先生嗎?”
“是我,請問你是那位?”邱隨一邊回答著那個陌生男子的問題一邊警惕的注視著這個中年男子,生怕這家伙會對劉興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來。
見對方已經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后,那個中年男子便說到:“我是菲尼特運輸公司的經理助理科洛斯,因為我們接到李容小姐的請求,她告訴我們說邱隨先生將來瑞士參與合作談判,希望我們能予以接待,所以總部在考慮了一下后,便讓我出面負責接待,我想李容小姐見到你們一定會非常高興的,三位請跟我來吧。”
聽到這里,邱隨就在心里嘀咕開了:這李容搞什么啊,不敢說司令親自來,也不用把我給抬出來啊,現在好了,人家把我當成什么重要人物了,要是這個時候發生了什么意外事件,那自己該怎么辦啊?想到這里,邱隨便在那里思考著自己該如何面對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因為他此次來的職責就是保護好司令,所以在坐車的時候,按原來的規矩應該是邱隨坐在中間,然后劉興和牛得草各坐一邊的,但是在臨上車前,就聽見邱隨說到:“劉興啊,你坐中間吧,我就坐邊上,一來可以觀賞下這難得的異國風景,二來我也想吹吹風清醒一下,你就不要有什么意見了。”說完便不等劉興說什么,便強行將劉興給推到了車后排坐位上的中間位置。而在劉興的左手邊是牛得草,右手邊則是邱隨了。
此時的邱隨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著科洛斯的問題,一邊欣賞著這難得的異國風景來。因為此時的邱隨發現,在自己坐車的周圍出現了幾部摩托車,而且根據其裝束和標志來看,很顯然這是來保護他們,如果是襲擊他們的話,估計這幫家伙早就可以下手了。看到這里,邱隨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車隊便一直朝李容所住的賓館開去。
很快整個車隊便來到了賓館門前,有門童在看見有車隊進入后,便立即上前做好了隨時給車上人員開門的準備。當整個車隊停穩后,門童便迅速的將車門打開來。科洛斯和邱隨兩人便一起并肩走進了房間里面,而劉興和牛得草只能在后面跟著。當邱隨看見李容此時正在賓館的大廳內焦急的等待著他們的到來時,邱隨便一臉不高興的看著李容。
而李容在看見邱隨后,便立即迎了上來。當她看見牛得草和劉興正在拿著行李朝里面走來的時候,便是一臉的不高興,來到邱隨的跟前,剛準備開口埋怨邱隨,便聽見科洛斯搶先說到:“李小姐,我奉命接人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邱隨先生已經安全達到賓館,我也該走了。李小姐,我們明天見。”
聽到這里,李容面帶笑容的說到:“好的,我們明天見。”說完雙方握手后,便見科洛斯轉身離開了賓館。當李容和邱隨看見車隊已經離開的時候,兩人便立即上前準備接過劉興手里的行李,但是卻被劉興給及時制止了。邱隨此時已經明白為什么劉興不讓他們接行李,這是因為這里畢竟是公眾場合,人雜眼多,你不能說這里每個人都蓋世太保的眼線,你也不能說這里就絕對沒有蓋世太保的眼線,所以出于這樣的考慮,劉興才制止了邱隨和李容的行動。
第二百三十五章
進入電梯后,劉興便將行李給放了下來,邱隨和李容便立即將那些有些顯得沉重的行李拿到了自己的身邊放著。見到此,劉興只是略微的笑了笑說到:“好了,我雖然現在年紀是大了些,但是還不至于連這些行動都拿不動啊,你們是不是也小看我這個老頭子了。”
見劉興這么說,李容和邱隨都顯得有些臉紅了起來,此時只見邱隨說到:“那到不是啊,司令,您誤會了,只是……,”
“只是什么啊,有些時候不管是我還是你們都必須學會忍耐,畢竟我們是為了一個正義的事業,為了我們的國家和民族,所以有的時候受點委屈也是很正常。”見邱隨似乎想解釋什么,劉興便立即打斷了邱隨的話。
從電梯出來后,三人便在李容的帶領下直接朝劉興的房間走去。來到一個大的套間門前,李容推開門便先提著行李走了進去,隨后便是劉興,接著就是邱隨和牛得草也紛紛走進了房間。
最后走進房間的牛得草在放下行李后,便將門順手給關上了。劉興看了眾人一眼后便說到:“好了,都坐下吧,到了這里我們既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客氣呢?”
聽到司令的話后,李容和邱隨便都坐了下來,見眾人已經坐下,劉興便開口問到:“李容,你先說下你現在所了解到的所有情況吧。”
見司令問起,李容略微考慮了一下后,便說到:“就目前我所了解的情況來,德國方面似乎對于日本人繼續和蘇聯人保持這種親密的關系表現出很大的不滿意。而且從和我接觸的墨克和科洛斯的話語中可以推測出,在很多德國人和德**官的眼里,之所以現在對蘇做戰進行的不是很順利,他們在很大程度都歸咎與因為日本人的不積極配合,拋棄了當年結盟所達成的共同對付蘇聯人的要求,所以才導致現在德國方面對蘇做戰的不利。雖然他們認為自身也有一定的原因,但是似乎所有的,至少是大部分的德**官和民眾認為,日本人已經背叛了當初在與德國人結盟時所達成的協議,甚至有可能是日本在出賣了德國的利益后,才換取了蘇聯人對于日本在武器技術上的支持和幫助的,因為現在日本所使用的一些主戰武器都是從蘇聯方面所獲得的技術才生產出來的,所以此次德國人在看到日本人已經出現頹勢后,便急于與我們結盟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所在。”
聽到這里,劉興點了點頭后,便問到:“還有其他的消息嗎?”
李容想了下便說到:“前幾天在墨克為我舉行的酒會上,科洛斯曾經似醉非醉的對我說他們的元首已經從東部戰線的指揮部狼|岤返回了德國,如果按照原來速度計算的話,瘋子應該最遲也應該是在第二天早上到達德國,但是現在奇怪的是,德國的國內并沒有出現相關的報道出來,而且科洛斯還告訴我,他一個在德國的朋友告訴他,瘋子其實并沒有從狼|岤返回德國,而是去了其他的地方。至于是那,那個軍官卻并沒有說,所以科洛斯據此猜測,瘋子已經到達瑞士了,或者至少已經在距離瑞士不遠的某個地方正在靜靜的等待著您的到來,聽說這次瘋子為了爭取和我們進行談判,甚至不惜采取疲勞戰術來強迫自己的那些軍官們接受自己的這些看法和思維,為此雖然有些軍官極力反對,但是最終還是屈服與最高元首的權威和對他的一種信任,這才同意了瘋子的想法。”說完,李容便靜靜的坐在了那里。
聽完李容的回答后,劉興并沒有急于再說什么,而是坐在那里,略微思考了一會后,就聽見他對外面喊到:“小牛啊,到三倍咖啡送進來。”說完便再次開始思考起自己剛才所想的問題來。
等副官牛得草將咖啡送了進來后,劉興一邊端著咖啡放在手里,一邊在靜靜的思考著自己該如何去應對這個瘋子的事情來,此時在房間的所有人都不敢說話,因為他們知道此時劉興不說話是因為他在想事情,如果此時打擾他的話,那恐怕就該以前一部電影里面的一句臺詞來說了:“黎叔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當咖啡已經變涼的時候,劉興端在手里的咖啡依然沒有要喝的意思,他只是左手端著咖啡,右手則不斷的用勺子攪拌著咖啡,此時的右手就如同一部有規律的攪拌機一樣。所有的人都在那里靜靜的等待著劉興做出最后的決定來,而此時的劉興似乎依然在考慮自己該用什么方式去和那個號稱瘋子的家伙去談判。
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已經發生了凝固,整個房間顯得異常的安靜,氣氛也顯得有些緊張和肅穆了起來。此時就見劉興端著咖啡往嘴邊送的時候,臉上依然是一幅神情嚴肅,表情凝重的樣子,在略微喝了幾口那已經變涼的咖啡后,劉興這才慢慢的說到:“李容,你等下回去后,立即將我已經安全到達瑞士的消息通知國內,并且詢問國內對于此次與德國方面進行談判是什么意見,特別是參謀長彭全的意見如何,一定要問清楚。第二:明天上午起來后,你便立即聯系墨克或者是科洛斯,告訴他們因為國內還有戰事,所以此次在這里所待時間不能太久,希望就雙方合作或者是結盟的事情能盡快展開談判。畢竟國內還有很多棘手的事情需要解決,所以我們必須盡快返回國內。”
聽見劉興的吩咐后,李容便立即干脆的回答了一個是,然后剛準備起身走人的時候,就聽見劉興接著說到:“邱隨啊,這一路你也夠辛苦的了,你也早點回房間休息吧。我這個老頭子是有點熬不住了,今天晚上你們誰也不能打擾我,再重大的事情都明天再說,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休息下。好了,你們該休息的就去休息,該忙的就去忙吧,我這個老頭子該休息了,就不再留你們了。”說完便擺出一幅送客的架勢,見到此邱隨便立即起身跟著李容朝門外走去。
此時房間里面就只剩下了劉興一人了,在略微想了一會事情后,就聽見劉興說到:“牛得草啊,給我放點水吧,我要泡個澡啊,這一段時間下來,我感覺自己全身就如同要散架一樣,雖然說在國內沒有睡的這么安靜。但是在國內我還真沒有這么累過,看來我這是真的老了,不行了,這身上的零件都老化了啊。”
“司令,您這么說就不對了啊,要知道在一些老百姓的心目中,您可是神啊,如果他們要知道您說這話,還不知道會怎么想啊。”聽見劉興這么說,牛得草便立即寬慰的接話說到。
“神?我看神經還差不多啊,這個世界上有神嗎?人那有不死的道理啊,如果這人都不死,你說人類發展到現在,那還不得人擠人,人踩人啊,那這個地球還能承擔的起嗎?再說拉,如果人都不死了,那打戰怎么分出個勝負呢,那又何來你死我活這么一說呢。所以啊,這人都有死的這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聽見牛得草這么說,劉興便趁機教育到。
聽見劉興的話后,牛得草想了下,覺得是這個道理,便也就不再說什么了。過了一會后,便聽見牛得草說到:“司令,水已經放好了,你可以去。”
“恩,知道了,這幾天你也夠累的了,這里沒有什么事情了,你也去早點休息吧。”劉興說著便開始脫起衣褲來。而牛得草則答應著便開始準備上床休息了。
“上校先生,對方似乎在與國內聯系,但是電文內容我們依然無法破譯。對了,科洛斯已經完成了李容小姐所交代的任務,將他們的最高談判代表給安全的送到了賓館。”墨克的女秘書走到了墨克的房間里面匯報到。
“恩,我知道了,看來該來的已經都來了,談判似乎也該開始了。好了,把電文按例呈送總部電訊室,這事情還是讓該頭疼的人去頭疼吧,對了,讓科洛斯現在就到我這里來一趟。你可以走了。”墨克一邊抽著手里的雪茄,一邊說到。
女秘書答應著便出去了,而墨克則依然坐在屬于自己的那張辦公桌上開始思考著屬于自己該思考的問題來。
不一會,就見有腳步聲傳來,墨克知道這肯定是科洛斯那家伙來了。因為這么晚了,公司里面不會再有其他的人了,除開自己和女秘書無規定上下班的時間外,其他的人此時恐怕早就縮進那暖和的被窩里面去正在呼呼大睡著,要不就是在和屬于自己的女人在一起鬼混著。對于此,他墨克實在是太了解了,如果不是因為當年參加這個組織比較早,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57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