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07部分

以就親自過來了啊。”說完先笑了起來。
見柳萬龍這么說,馬威立即說到:“那能啊,只是目前人員實在太緊張,所以只好臨時抽調一些人員,加上這里面除開我見過你,就沒有見過你的,所以在思考了半天后,最終還是決定自己來一趟回穩妥些。”
見政委這么說,柳萬龍也不多想便繼續說到:“政委,為了安全起見,除開那兩個團交與你們指揮外,我給你私人再派一個警衛班,真要是出現什么意外,好歹也能抵擋一下啊。你認為呢?”
見柳萬龍這么說,馬威笑著說到:“柳師長太客氣了,既然到了你的地盤,那么一切就是你說了算啊。畢竟我是客,那么我就客隨主便拉。”
見政委不反對,柳萬龍便邁步走到隊伍前,先是咳嗽了下,然后說到:“你們都給我聽好了,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保護好馬政委,我柳萬龍其他廢話不多說,就一句話那就是,人家活著,你們便可以活著,他要是有意外,結果怎么樣我不說你們也知道。”
說完轉身對政委說到:“政委,你看你還有什么說的嗎?”
馬威搖了搖頭說到:“沒有了,我們開始移交吧,至于進攻的事情,我想等文師長來了以后再說啊,你認為呢?”
柳萬龍點了點頭,便命令在陣地的部隊開始集合,過不多久,就見一支部隊以搜索前進的方式向這邊開來,在與那個領隊之人做了簡短的交流后,按照事先的約定,政工人員被分配到指定的部隊,開始了屬于自己的工作。
當陣地完成移交后,就見那個中尉連長將一封書信遞給了政委馬威,政委在看過后,便大聲命令到:“根據師部的安排,柳師長的部隊將負責我軍左翼的掩護任務,不參加下一階段的進攻,命令已經下達,是否明白?”
聽到這里,所有的人就愣住了,怎么會這樣啊。當初不是說好派遣兩個團參加下一階段的進攻作戰嗎?怎么現在又變成負責防守左翼了?柳萬龍剛準備說話,就見馬威說到:“柳師長,既然你和你的部隊已經加入了復**,那么我希望你們能遵守軍部的部署,相信你們對軍人的起碼職責都是清楚的啊,好了,我其他的話就不說什么了。有任何問題,按照復**的規矩是先執行后申訴。”
聽到這里柳萬龍什么也沒有說,只是看了下隊伍,然后說到:“既然人家師政委已經下了命令,那我們就執行吧。畢竟我們選擇了復**,那就應該按照復**的規矩來辦事,好了,全體人員撤出陣地。”
說完戰士們離開了戰壕,在集合完畢后,在柳萬龍的帶領下朝指定陣地開去。而后有部隊迅速占領了那里。在完成部署后,新的一輪進攻也就此開始了。
在收編了十三師后,文言這邊的進攻開始變的順利了許多,而東集團的進攻由于遭到了近衛師團的頑強阻擊,則進展不大,所以的陣地都是反復易手幾次后,才能最終確定歸屬。而此時的焦敏宏似乎才意識到,擋住自己去路的敵人絕對不是善類,其戰斗力也不是一般日本關東軍所能比擬的,對前沿的三次增兵,最終的結果似乎只是與對方打了一個平手,這實在讓焦敏宏開始有點上火了,畢竟他從復**起事到現在,從一個團長成長為一個軍的最高指揮者,這中間不說所打戰役上百場,那最少也有五十場,還從沒有見過如此頑強的對手啊。想到這里,焦敏宏便開口說到:“喂,我說歐陽參謀長,看來我們這次真的要有所改變才行啊,畢竟這次所遇見的對手還真不簡單啊,就一個一線陣地,前后居然和我們爭奪了不下十次,如果不是集團軍的增援及時趕來,估計我們現在還在第一線陣地和敵人拼殺著啊。”
聽到這里,參謀長將手里的筆放了下來說到:“對啊,軍長。這次不光是你,連我也沒有對對方給予足夠的重視,這次我們真的是大意了,不過幸運的是荊洲目前還沒有丟啊。”說完笑了起來。
第二軍在苦戰,而作為日近衛師團的師團長北田仙居來說,同樣也是讓他吃驚不小,因為從日本開始征戰東亞開始,他所指揮的近衛師團是所向披靡,不說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那至少也是勝多沒輸,怎么一到這里來,就遇上了這么一個部隊啊。據說自己現在的對手是復**的第二軍,是一支戰斗力頗為強悍的部隊,這支部隊的前身是滿蒙自衛軍的一個營,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內竟然能擴編成一個軍,看來這個對手是應該引起自己足夠的重視,真要是輸了這場戰斗,那估計自己不戰死在這里,出去后也一定會被軍事法庭送上絞架。想到這里,他大聲的命令到:“佐藤君,立即命令箕谷、平田與竹下三個聯隊對寬城路到宣化街一線展開猛攻,務必在下午三點前占領以上地區。”
見師團長一下就三個聯隊同時展開,佐藤感覺很驚訝。就算是當年的香港戰役,師團長一次才展開一個聯隊的進攻,現在居然一次性展開三個聯隊,這實在有點匪夷所思,至少佐藤是這么認為。見佐藤還愣那里,北田立即大聲的叫喊到:“佐藤君是不是對我的命令有什么疑義啊?為什么還不動,是不是要我這個師團長親自去下達命令啊。”
聽見師團長在責備自己,佐藤立即回答到:“對不起,師團長,我覺得您一次性就將三個聯隊同時展開,發起對敵人的進攻,是不是太高看我們的對手了啊,畢竟就目前的形式來說,我們還是占有一定的優勢,”
北田先是看了一眼佐藤,然后便嚴厲的說到:“你知道什么啊,我們目前所謂的優勢只是個表面現象而已,你要知道在就光在文昌路那里,敵人就前后與我們爭奪了十次,只從圣戰開始以來,你看過有那支部隊有如此頑強的戰斗力嗎?這是我第一次遇見,所以還是謹慎點好啊。好了,把命令傳達下去吧。”佐藤見師團長依然在堅持,也不再說什么了,便出去傳達命令了。
而此時正在南直路一帶隱蔽待命的軍特務團和偵察營,在確認任務完成后,便準備撤離。可是就這么走,他們似乎心有不趕,于是特務團團長和偵察營營長兩下一商量便決定不按照命令撤回,而是將部隊先就地隱蔽,然后由偵察營派出偵察力量對周圍的目標進行偵察,希望以此能找出幾個有價值的目標,就當是摟草打兔子順帶一下啊。
在大慶指揮部內,彭全和徐富聰還有覃旭等人不斷的交流著對戰局的看法以及對發展方向的判斷,當他們聽到第二軍與近衛師團接上火后,三人都開始緊張了起來,原來給第二軍的命令是每半個小時一次戰報,在接到第二軍與近衛師團接上火后,彭全等人便直接給第二軍的命令是:十分鐘上報一次戰況,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聯系總指揮部。
第二軍起初也沒有在意,但是在總部給予增援后,緊接著部隊的進展還不是很順利,而就在這個時候總指揮部直接來電詢問戰況,并且要求每十分鐘上報一次戰況,這讓軍長和參謀長都吃驚不小,畢竟總指揮部直接指揮,這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嚴令他們每十分鐘就必須上報一次戰況,這讓兩人的神經實在有點吃不消了。
地面的戰斗已經進入白熱化,空中的爭奪也是異常激烈,復**這邊占著熟練的技術和性能優異的戰機在與敵人反復爭奪著戰場的制空權,而敵人則依靠著數量上優勢在頑強的堅持著。見到這里,呂前平果斷下令,基地立即派遣戰機增援。接到命令后的基地,在對戰場做了評估后,立即下令再起飛一個戰斗機中隊實施支援,似乎最后的決戰就此展開了。
正當焦敏宏為進攻不順而發愁的時候,有參謀報告說炮群已經完成所有準備,請示打擊目標,焦敏宏在和歐陽明緊張商量了一陣后,最終決定把火力打擊的重點放在對敵后備力量上,而對于前沿陣地的敵人采取重點進攻的方式,希望以此突破敵人的前沿,然后從突破口發起對敵人一線陣地的總攻。兩人在最終做出決定后,就聽見焦敏宏果斷的說到:“現在我命令前沿各部隊停止進攻,命令炮群立即對敵人二線陣地以及部隊集結地域展開火力突襲。半個小時后,炮火順移,部隊開始對前沿的敵人再次發起進攻。”有參謀回答后,便將命令給傳達了下去,新一輪的拼殺也就此拉開了序幕。
而此時在奉天的關東軍指揮部內已經是忙的不可開交了。在指揮部內,就見今村均和土肥源賢二正在密切的關注著哈爾濱戰局的變化,而關東軍的情報部則是每十分鐘就出一份戰報,但是隨著滿蒙十三師的戰場起義,加上復**這邊空軍增援的到達,勝利似乎在隨著制空權的喪失而逐漸向復**這邊傾斜。看到這里,山本急的不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追問增援部隊進展如何。但是因為第五師的頑強阻擊,敵人兩個師團的增援在行進到從蘭棱到拉林一線時,便再也無法前進一步了。因為第五師早就在這里等著敵人的到來,雖然敵人在兵力上占有優勢,但是面對穩固的防守陣地,加上賓巖的有效指揮調度,敵人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是所獲得的回報似乎只能說是微乎其微,面對這樣的局面,增援總指揮官德川素二已經開始有些變的焦躁了起來。
而此時在前指內,焦敏宏、盧敏和歐陽明則繼續忙著屬于自己的這一攤子事情。這時有參謀報告說西集團已經過談判,最后確定滿蒙十三師實行戰場起義。一小時后,部隊就會將陣地移交給我們,而東集團的進攻因為受到近衛師團的阻擊而無大進展,聽到這里,焦敏宏立即問到:“炮群現在的位置。”那參謀迅速在地圖上給指了出來,見到這里,焦敏宏立即拿起電話說到:“給我接炮群指揮員。”
很快就有告訴他,電話已經接通,還沒有等那邊開口說話,就聽見焦敏宏先叫到:“你***周明選是白癡還是笨蛋啊,從你接到命令到現在已經快半個多小時了,你看你們炮群才到了什么位置,你們是車拉炮跑,還是人拉炮爬啊,按照你們這個速度,估計等你們到位后,這場戰爭也就結束了,告訴你,再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內你如果還沒有到,你小子就等著上軍事法庭吧。”說完不等對方辯解,便將電話給掛斷了。
那邊聽到前總指揮發了如此大的火,心里也不是個滋味,再看這不是路的爛路,實在讓他這機械化部隊無法發揮快速機動的優勢,但是上面已經有命令來了,那么自己就該執行啊。想到這里,周明選立即與幾個參謀做了商量后,便決定先派出一只部隊,主要炮兵群的觀察所和攜帶輕便小炮的部隊,重火力群將在隨后趕到。大家一致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后,便開始各自分頭行動了。
而此時的彭全則一直在注視著敵人的近衛師團的動向,而且在思考再三后,還將黃厚杏的第二特戰隊給派了上去,希望早點將另外一個對手隱藏的地點給找出來。但是黃厚杏帶著部隊一上去就遭遇到敵人圍堵,似乎專門有這么一支部隊在等著他一樣,這讓黃厚杏感覺到非常郁悶。而這個情況在上報總指揮部后,劉興沒有給予足夠的關注,反到是彭全在接到消息后,立即命令前指給予幫助,正好趕上第三師的特務團和偵察營正在找目標,一見自己這邊有部隊被圍了,也不管那么多,沖著敵人就是一頓猛打猛沖。被圍的黃厚杏一見敵人后面起了火,便立即抓住機會,一個沖鋒從包圍圈中跳了出來。在與特務團和偵察營回合后,幾人一商量便決定兵合一處,這也為后來的勝利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畢竟現在已經有人鉆進了敵人的肚子。
在權衡了整個戰局的發展后,彭全果斷下令全線停止進攻。前指接到命令后,除開歐陽明外,其他的人都在思考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停止進攻。而東西兩個進攻集團在接到命令后,也有點不甘心。但是對于上面的命令他們也只有服從的份,畢竟要申訴的前提是服從,而空軍前指在接到命令后,立即和基地取得聯系,命令立即起飛新的作戰飛機,以接替原來的飛機繼續執行空中打擊任務。
彭全此時正在指揮部內一邊看著地圖,一邊聽取關于戰役的最新戰報:“目前我軍東西兩個進攻集團均已突破敵人的外圍防線,東集團因為遭遇到敵近衛師團的阻擊,所以目前正在營部路一帶與敵僵持著。但是已經有部隊前進到哈爾濱城東中學附近,也就是果戈里路一線。而西集團因為已經爭取到敵滿蒙十三師的戰場起義,進展則要神速的多,目前西集團的前鋒已經到達紅旗路一帶,主力也已經占領了宏偉路到衛星街一線,而空軍對重點目標的打擊效果似乎不是很好,至于原因正在查找中,而最奇怪的是黃厚杏的特種大隊一上去就遭遇到敵人的頑強阻擊,這個事情似乎有些讓人不可捉摸。”
第兩百零一章
聽到這里,彭全立即打斷到:“這是為什么?你們查過原因嗎?難道是我們內部出了問題嗎?”
那個參謀搖頭否定到:“應該不可能,因為暴風計劃是一個協同性計劃,也就是說就算敵人從我們內部獲取了情報,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對于特戰隊那部分作戰計劃,參謀部和司令部所知道的人不會超過十人,而且都是我軍的高級領導層,所以我個人認為可能是一個機緣巧合罷了,畢竟這種事情碰上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聽完參謀的分析后,劉興點了點頭說到:“好了,你繼續吧。”
見參謀長讓自己繼續說,那參謀便繼續說到:“目前總的說來主動權還在我方,敵人的抵抗雖然很強,但是在局部地方已經出現了兵力不足的現象,所以敵人現在已經又全線防守,改為了重點防守。除開幾個重要的支撐點是由正規部隊在防御外,其他的很多地方都是由非正規部隊在進行防御。所以對于下一階段的進攻,我建議采取大縱深穿插,快速突破的方式突破敵人那柔弱不堪的防線。”
聽到這里,彭全就是淡然一笑,然后說到:“恩,叫徐代政委來一下啊,你下去休息吧。”那參謀答應著下去了,不一會就見徐富聰走了進來。
見彭全依然是習慣性的每次有戰役打響都會看著地圖發呆,徐富聰笑了笑說到:“我說參謀長,在想什么呢?你就不能改下你的這個臭毛病啊,一有戰打,你就站在地圖前,你就不能學學那些小參謀啊,在電腦上掉掉地圖,用軟件做做戰局分析,那多好啊。”
見徐富聰這么說,彭全看了一眼徐富聰然后笑笑說到:“如果這些事情我都做了,那還要那些參謀做什么啊,還要那些干事做什么啊。好了,代政委大人說下你對下一階段作戰的思維吧。”
聽到這里,徐富聰愣住了,他實在沒有想到彭全會對他這個搞政工的干部提出這樣的問題,于是便好奇的看了一眼彭全,然后說到:“那個參謀不是已經說了嗎?我再說不是浪費表情了啊。”
見徐富聰也是這個意見,彭全看了下地圖說到:“我想改變下進攻方式,又原來的兩面對穿突破,變為四面合圍,你的意思如何?”
聽到這里,徐富聰就是一愣,然后驚訝的問到:“你不會準備讓那些讓那些參加戰役的地方部隊也參與圍攻吧,那樣我們的損失可能會增加不是一點啊。”
聽到這里,彭全變的沉默了,但是在思考了很長一陣后,就聽見他不無感傷的說到:“一將成名萬骨枯,這是無法改變的真理。代政委,這樣吧,告訴那些地方部隊,打的好的部隊可以直接改編為野戰部隊,命令發出吧。”見彭全還在堅持,徐富聰也不再說什么,便離開了那個小房間去宣布命令了。
消息一出,南北兩面參加作戰的地方部隊可是鬧翻了天,因為被編入正規軍對于每個地方部隊的人來說,那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夢想,現在終于有機會實現了,那還不高興的鬧翻天啊。所以在準備的時候,他們都是卯足了勁就等上面的一聲令下。而對面在監視著他們的那些五色軍和警察們則在那里疑惑著:是不是會大行動啊,這么大的動靜。乖乖,保命要緊,等下形式一旦不對,立即跑路走人啊。似乎每個人所在乎的不是這場戰爭的成敗,而是自己的生命。
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內,日本人見復**已經停止了進攻,便也不再進行追擊。一是怕對手玩花招,二來是自己這邊經過復**這一打擊確實傷亡不小,需要時間對被摧毀的陣地進行修整,部隊的彈藥消耗也很大,需要時間進行補充。
而正在哈爾濱指揮部等待前線戰報的山下奉文突然接到報告說,復**已經停止了進攻,正在鞏固以占領陣地。聽到這里,剛準備開口說話,就聽見那邊有參謀說到:“報告司令官閣下,總部急電,大本營有要人已經到關東軍本部,請您直接回關東軍本部向其匯報戰況。”
聽到這里山下奉文便與自己的參謀高橋一合計,便命令到:“這里的指揮由前田其三大佐全權指揮。拜托了。”說著兩人便向一大佐鞠躬,那大佐急忙還禮到:“祝兩位一路順風。再過十五分鐘后,你們便撤回來。”
見黃厚杏這么說,王參謀笑了笑說到:“不就十五分鐘嗎?敵人又沒有炮兵,玩輕武器,他們不是對手,好了,將軍你帶部隊撤吧,這里交給我了啊。”黃厚杏見到此,也不再說什么,便帶著部隊開始回撤。
地面的態勢是犬牙交錯著,空中的格斗也是異常激烈,日軍掩護機不斷的馬蚤擾著攻擊機,而這邊的攻擊組,雖然擊落了一些敵機。但是,隨后不斷飛來的增援機大有越聚越多的可能性。如果再這樣下去,運輸機很有可能就此逃脫,見到此,遼玉大聲指揮到:“各戰斗機,你們全力攻擊敵人掩護機群,由我單獨負責攻擊運輸機,各機立即執行。”
接到命令后的,各戰斗機立即撲向敵機,敵機雖然有數量的優勢,但是卻架不住戰機的質量優勢和嫻熟的作戰技術,一場空戰的結果似乎馬上就要出來了。
而此時的關東軍總部因為無法得到詳細的第一手戰場資料,所有的指揮都顯得有些徒勞,所以在得到有人截擊山下奉文和高橋的坐機時,便不顧一切的派出戰斗機實施支援,希望以此能把這兩人給救出來,但是此刻他們所遭遇到的對手卻是一個擁有豐富作戰經驗,而且無論是訓練還是戰機的質量都是對手無法比擬的,如果說他們還有什么不足的話,那就是與現在的對手比起來,在數量上他們是處于絕對的弱勢。但是憑借嫻熟的技術,就算一對四,日本人也討不到半點便宜。
而此刻遼玉眼看運輸機就要消失了,他心里一急,便與指揮聯系到:“泰山,泰山,我是戰鷹三十三,我是戰鷹三十三。鑒于目前的情況,我請求動用神劍,我請求動用神劍。”聽到這里,所有的人都驚訝了,因為他們知道神劍雖然被允許攜帶,但是不到關鍵時刻是不能動用的,而且一次空戰每架戰機只能帶一枚,其目的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擊落威脅最大的對手,雖然空軍也參加了這么多的戰役,但是由于空戰規模都不大,所以神劍一直都沒有被使用。而現在要使用的話,不論理由還是時機似乎都很充足。而此刻在前線負責指揮的呂前平在思考了一陣后回到:“再追一下,再追一下,在運輸機沒有飛出黑龍江之前不準用神劍,在運輸機未飛出黑龍江之前,不準動神劍,不準動用神劍。”
聽到這里,遼玉也沒有多說什么,便駕駛戰機繼續追著那架運輸機,空中的戰斗似乎一下子還沒有一個結果出來,這讓很多人都有點想不通。而地面的戰斗則再次進入了白熱化。特別是在蘭棱到拉林一線防御作戰的第五師賓巖部。本來是一場防御戰,結果還沒有等他們進入陣地,小鬼子到是搶先了一步。見到這里,陳慶在充分思索了一下后,便決定對占領陣地的日軍發起攻擊,希望以此奪回陣地。但是一個沖鋒下來后,人員損失不算大,但是敵人似乎已經從最初的惶恐中清醒了過來,加上火炮的有效支援,這讓陳慶的進攻開始有點困難了。見到這里,賓巖在與參謀長武其雄商量后決定集中全師所有炮火,一次性展開一個團發起對敵人的進攻,希望以此突破敵人的防御,將敵人趕出防御陣地。最終在付出了約莫一個加強營的代價后,賓巖終于如愿以償的占領了陣地。但是他不敢有半點松懈,立即指揮部隊開始休整防御陣地,構筑火力點,將被摧毀的交通壕又重新挖通,很快在賓巖的督促下,一個完整的防御體系就此建立起來了。
隨著時間的發展,戰爭在延續著,而所付出的代價則是人的生命和鮮血。由于敵人接到的命令是死命令,所以敵人在拼命往前面趕,總試圖沖破阻擋在他們前面的這到防御線。但是每次的進攻的結果除開損失一點彈藥外,就是損失一些人員,這讓指揮進攻的仙居田一郎很是惱火,因為他知道如果進攻再沒有什么進展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63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