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鳳凰涅磐-第1部分

《鳳凰涅磐》
第1-5章
第一章新任第十三軍軍長劉興最近可謂是喜憂參半,喜的是自己終于榮升為中將,當了三年的代理軍長之后,終于轉正了。雖然這個軍在全軍的序列里面只是一個乙級二等的部隊,說它是一個軍還不如說是一個加強師,也許更貼切些。畢竟整個十三軍,除開在編的一三二師外,其他兩個師都是只有編制,沒有人員的預備役部隊。所以整個十三軍除開一個一三二師以外,就是軍部的直轄部隊了。這剛上任便馬上要帶部隊參加代號為:援兵的大型軍演,這自然是喜上眉梢。愁的是依照統帥部最新編制計劃,自己這支乙級二等部隊在最新的作戰序列安排中已經被降級成為預備役部隊,而自己也非常榮幸的成為了這個軍的最后一任軍長了。以后,除非形勢需要,否則整個十三軍除了擁有不足百人的軍指揮機關外,將不再直轄任何作戰部隊。
現在自己這個剛剛上任不久的軍長,將先帶領部隊執行最后一次任務,然后全軍開赴指定地點,將全部的機械化裝備進行封存。而對于人員的安排上,除開少量軍官轉往其他單位繼續服役外,大部分官兵將在完成封存任務后,就地復員轉業回地方。
完成裝備封存之后,劉興將走向新的工作崗位,出任第九軍區的第一副司令員。正想著下步該怎么辦,就聽見政委周平和參謀長彭全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見劉興滿臉的不高興,政委周平開口說到:“我說老劉啊,你也該知足了吧,這中將你也掛上了,這軍長你也當上了,現在還板著個臉給誰看啊?還有什么不高興的啊。難不成是老彭同志前年借了你的錢沒有還不成。”說完笑了起來。
見政委這么說,劉興苦笑了下說到:“我沒有什么,畢竟在這里待了三年,多少還是有點感情的啊。對了,老周,你工作的事情是否落實了?去向定了沒?”
政委剛準備開口,就聽見彭全接過話來說到:“他啊,這次可強了,總政保衛部部長,不出兩年,那肩膀肯定也是加星添彩的啊。”
聽到這里,劉興笑了笑說到:“還真不錯,這可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好機會啊,以后兄弟們有什么難事,你可不許耍賴說不認識我們啊。”
見軍長和參謀長都在抓自己開涮,政委周平便轉移話題到:“我說參謀長啊,你別說我啊,你那位置可比我的強多了啊。總參作戰部第一副部長,你這也算是開了我軍的一個先河啊,一個軍的參謀長直接坐上總參作戰部第一副部長的位置,你彭全恐怕是全軍第一人吧,搞不好,以后總參作戰部長的位置都是你的啊,一個中將軍銜又能算什么啊?”
聽到這里,劉興立即驚訝的看著彭全到:“老彭,你這還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啊,實在沒有想到,你會調到作戰部當第一副部長。這么說來,你才真是前途無量啊。”
彭全見說到自己身上了,便直接說到:“老劉啊,你少在這里打馬虎眼,我還不知道你這家伙啊,你的新任命都已經下來了,是你自己說還是我來說啊,你自己選擇吧。”
聽到這里,劉興傻笑了一下回到:“我那任命算什么啊,不就是出任第九軍區的第一副司令嗎?這有什么奇怪的啊。你們都在總部機關,就我還在下面苦干啊。”說完自我解嘲的笑了起來。
聽見劉興這么說,周平倒是很吃驚,因為就現在的統計數字來看,從第九軍區走出來的將軍幾乎是占了全軍的百分之五十還要強。而且現在軍方幾個最大的頭腦中,在九軍區任過職基本上也占了百分之七十五,所以在他們這些高級將領中,把現在的軍委決策戲稱為第九軍區的決定。
見周平一臉驚訝的樣子,劉興不解的問到:“老周,不是吧,至于用那么夸張的表情不?就是一個副司令而已,怎么也比不上你這個部長啊。如果可以,咱倆換一下位,你干不?對了,你們的任命書上要求你什么時候到位啊?”
周平聽見劉興問起,便說到:“我這邊緊了點,明天我就不過來了。本來還準備和你們打完這次演習再走的,但是那邊催著我去赴任,所以明天收拾一天后,后天我就要趕去赴任了。反正該調走的都已經走完了,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在這里就算給你們告別了。”說著朝劉興和彭全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劉興和彭全立即舉手回禮。
見周平已經確定了,劉興便看了彭全一眼問到:“參謀長,你呢?什么時候去赴任啊?”
彭全順手從衣服口袋中掏出香煙一人扔了一根,自己則點上了一根,這才說到:“和你差不多,打完演習,完成這次封存任務后,再去赴任。也算是陪你走完最后的旅程啊。”
聽到這個話,劉興剛準備端杯子喝水,被彭全這么一說,劉興立即感覺怪怪的,劉興在心里想:這算什么話?什么叫陪我走完最后的旅程?這話怎么聽怎么不是個味道啊?此時再看政委和參謀長,卻發現兩人在那里偷著笑,這時的劉興這才回過神來。
在送走政委后,劉興和彭全帶著部隊在順利完成軍演任務后,便直接朝武器封存地開進。空中不時掠過的飛機似乎在催促他們加快速度一般,劉興把頭伸了出去,看見是殲七H型。劉興知道這一定是這次封存的那批飛機了,聽說這是全軍最后一批殲七H型作戰飛機。
所以當他的頭縮回車里的時候,劉興淡淡的對司機說到:“加快點速度吧,我們不能讓空軍的那些家伙等急了啊。”說完便將頭靠在了車的后背上,開始思考著新工作的事情來。
來到封存地點后,劉興剛一下車,彭全便朝他這邊徑直走來,與他同來的還有兩個空軍軍官,見劉興從車上走了下來,便急忙跑上前介紹到:“這兩位是這次負責封存空軍裝備的負責人,這位是韋克劍中校,這位是呂前平少校。”然后再指著劉興說到:“這位是這次封存的總負責人:劉興中將。”
聽到這里,兩人立即敬禮,劉興回禮問到:“參謀長,一切是否已經準備好,是否還有什么遺漏的沒有?”
見劉興連續提出這么多問題,彭全在與韋克劍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后,便回答到:“軍長,所有封存裝備全部到位,所有裝備正按照總裝封存程序正在進行封存。”
聽到這里,劉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便在彭全的指引下朝里面走去。來到里面后,劉興驚訝的發現,這個封存地點之大是自己完全沒有想到的,里面還有一個完整的野戰機場。飛機跑道的長度完全可以起飛目前的任何一種作戰飛機。也就是說一旦有戰事發生,這里可以做為作戰機場使用。封存地裝備全部按所屬地類別,封存于不同地洞庫之中。這些洞庫每一個都是非常巨大的,至于建成年代,好象也非常久遠了。
這樣看來這個封存點還是有點歷史了,處于好奇,劉興隨口問到:“這個封存點是什么時候建立的啊?”
跟隨而來的一個二級軍士立即回答到:“報告首長,這里原來是當年為了防御來自北方的進攻而修建的一個戰略支承點,后來隨著時局的變化,這里就成為本軍區最大一個裝備封存點,可以說第三軍區所有的陸軍裝備基本上都在這里進行封存,空軍也有部分裝備也在這里進行封存。”
聽到這里,劉興滿意的笑了笑。然后繼續朝里面走去。突然,劉興感覺到一陣地面有點顫動,但是很快這種感覺又消失了。起初以為是錯覺,但是后頭看見彭全那驚魂未定,劉興知道他的這種感覺是真實,這不是他的錯覺。
見到這里,劉興立即回頭對那個二級軍士問到:“你們這里經常發生地震嗎?”
那個二級軍士立即回答到:“我當兵就在這里,一直都沒有發生過地震。這也許是遠處的山民放炮炸石所帶來的震動吧。”聽到這里,劉興也沒有再說什么了,便繼續朝里面走去。但是沒有走多遠后,整個山洞開始劇烈的震動。接著整個照明系統失效,山洞立即變成了一個黑暗的世界。
“怎么會這樣啊?整整一個加強師沒有了?還有那些老裝備,連同這次封存的裝備也沒有了,他們到底去那里了?你讓我怎么向他們的家人交代?你們,你們誰能告訴我他們都跑那里去了啊?這活不見人,死不見尸的,你讓我怎么向他們的家人交代啊?”在接到了第十三軍軍部和一三二師大部消失后,國家主席是大發雷霆。當他得知是因為國家最高機密時空研究機構出了問題后,國家主席在思考了一陣后,便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他知道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沒有用了。
隨后國家發布了一則公告:二零一五年六月,執行封存任務的第十三軍軍部以及所屬的一三二師,在執行封存任務之時,因遭遇某種意外之力的襲擾,所有人員光榮犧牲,無一幸免。
而在國家最高機密之中則是這樣紀錄的:二零一五年六月,因時空研究所發生電磁力外泄之事故,造成整個在該地區執行封存任務的第十三軍軍部已經該軍所屬的一三二師以及第三軍區的重要物資倉庫一同消失,至于他們去了那里,恐怕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了。畢竟做為當事人的他們恐怕連自己去了那里也不會知道。
第二章等劉興等人再次蘇醒的時候,發現眼前是一片黑暗。漆黑之中,劉興和身邊的參謀們在二級軍士的指引下,這在才找到電源的總開關。合上閘刀后,燈居然再次亮了起來,但是他們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待了,整個山洞到處都是碎石,原先擺放好的裝備此時已經散落一地,整個山洞真可謂是滿目瘡痍。而身邊除開二級軍士外,自己的隨身警衛周強也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至于其他人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這讓劉興開始為彭全等人的安危開始擔心起來。
在二級軍士的指引下,劉興找到了出口,終于回到了指揮車上。而指揮車雖然已恢復了秩序,但情況依然很亂,大家基本上都在按照應付突發事件來處理著目前的情況。可是情況特殊,大家誰也不知道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但是誰的心里都清楚那就是:做比不做要強。指揮員的叫喊聲、機器轟鳴聲、物品撞擊聲,與其說聽起來象是一支交響曲,倒不如說現在整個洞庫更象一個巨大的菜市場一樣。
見劉興回來了,所有在場的人立即圍了上來,劉興一走進指揮部后便立即下令道:“第一:各通訊單位立即打開所有電臺與上級以及友鄰部隊進行聯系,詢問他們發生了什么事情,并且請求支援。
第二,立即派人去把軍參謀長以及政治部的人員找到,并且讓他們立即來指揮部。
第三,立即派人將出口清理出來,所有傷員立即送最近的醫院進行治療。以上命令立即執行。”聽到軍長的命令后,司令部所有人員立即開始行動了起來。于是人們要么逐步、認真的檢查著自己所屬地設備是否發生了損壞,要么通過打電話等方式與其他人聯系,了解情況,隨著紅綠燈的不斷閃爍,通信部門的所有設備測試在半小時內完成,“通訊團所有裝備一切正常,可以對外聯系。”通訊團長快速說道,別看通訊團長李容是個女人,但是其軍人作風不會輸給任何一個在坐的男軍人,還真應中了那句話:巾幗不讓須眉。
沒過一會,就聽見她又接著報告:“與各下屬單位之間的通信也一切正常,報告完畢。”的落下,大家緊張的心情也頓時變的輕松了一些,只有劉興關切地問道,“與上級聯系上了沒有?”
這時有參謀立即報告道:“不僅與上級失去聯系,與友鄰單位也失去了聯系!無線電收到的可識別地信號,甚至民用地無線電廣播信號也不正常,有線線路中斷了,已派出通信兵去查線了。”
“就沒有直接派人去聯系嗎?”還沒有等那個參謀說完,劉興便立即反問了一句。
“早就派人乘車出發了!估計很快會有消息,畢竟這里距離指揮部只有十幾公里。”見劉興問起,那個參謀也即刻回答到。
“那就等一下吧!”接著又想到什么似地問道,“你剛才說,民用無線電廣播信號不正常,怎么個正常法?”
“雖然信號還算清晰,但內容很怪異!好象是幾十年前的內容了!”
“什么?”劉興非常吃驚地說道,“把信號接過來,讓我們聽一下,是什么樣的廣播!”結果他們聽到的內容,正如那個參謀所說,內容全是幾十年前的東西。
而此時參謀長彭全與政治部的覃旭主任和徐富聰副主任也快步走了進來,劉興便立即將自己所知道的情況做了一個大概的說明,然后便開始繼續指揮部隊進行自救。這時就見外面突然跑進來一個人,只見那人非常急切地說道,“報告,通向外界地道路中斷了!沿公里走幾公里后,前面就根本沒有路了!給人的感覺是莫名其妙的就中斷了。”
“什么?”聽到這里,在場所有的人都呈現出一幅目瞪口呆的樣子。
“根本就沒有路?”劉興質疑的說道,然后便大聲命令到:“命令無人機中隊,馬上發射無人偵察機一架,偵察周圍情況!”
到目前為止,一切事情讓人無法想法,一種不祥地預感讓劉興有點頭暈,可是很快從電子對抗大隊那邊傳來消息證實他的預感是真的,他們確實已經發生了位移,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離開了那個原本屬于他們的世界,而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之中。聽到這里,劉興和彭全等人快步走到了電子對抗大隊的監測車上,從車載監聽設備中,劉興和彭全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在略微思考了一陣后,劉興和彭全小聲商量了幾句后,便對副官說到:“周強,傳達我的命令,第一:命令各部隊主官立即趕到這里進行會商。第二:命令無人機中隊再發射三架無人偵察機,對周邊環境以及我們所處位置進行確認。”想了一下,他又補充到,“在通知各部隊主官到指揮車開會時,不要漏了一個人,包括空軍和封存基地的負責人。”副官答應著便立即離開了。
十三軍的軍部擁有一套現代化的野戰指揮系統,其中現代化的機動軍指揮所是其重要組成部分,這是一個由多個機動方艙組成的。其中四號方艙因空間巨大,又多用于開會,被大家稱為四號會議室。
雖然會議通知發出的有點突然,但是二十分鐘后,各部隊主官還是按照要求都來到了會議室。于是四號會議室開始變的熱鬧了起來,大家在相互訴說著自己部隊的情況,打聽其他單位的情況,對于當前的情況大家也是眾說紛紜。
隨著一陣腳步聲的由遠到近的傳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熱鬧的會議室頓時安靜了下來,大家紛紛就位站在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上。劉興走到自己的坐位上坐了下后,用他那特有的目光掃視了在場的軍官一眼后,然后才揮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座下。軍官們這才在劉興的允許下坐了下來。
劉興再次看了他們一眼后,輕輕的咳嗽了一下,然后用他那略帶激動的聲音說道:“我知道,大家對于目前的狀態,非常不解,下面已經是一片混亂了,一切全亂了。對于目前的情況,我真不知道怎么說才好,如果簡單點說,我們也許被送到了另一個空間。”
然后又以更確定的語氣直接說到:“閑話不扯啊,現在的情況我相信大家應該多少清楚一點,現在我予以確認,我們確實是發生了位移,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時空轉移。至于到了那里,這個世界如何?這些我和大家一樣,對于目前的情況是一無所知。不過從車載監聽設備上所傳來的消息分析,我們應該是處于抗戰時期。”
對于這個事實,大家一下子接受不了,有人開始小聲地議論起來。劉興用眼睛再次掃視一圈自己的這些下屬后,便淡淡的說到:“這也許讓大家有點接受不了,可是事實如此!各位,我們確實遭遇了時空轉移,至于說我們到了那里,現在無法說清楚,不過偵察無人機會很快傳輸回有用的情報。我相信再過會,我們就可以確定我們所處的方位和時間了。”
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報告,無人偵察機傳送回第一批情報。劉興并沒有說話,伸手接過了分析報告。在看完分析報告后,額頭出現了一個“川”字。順手把情報放在了桌子上,這時大家的眼睛都集中在劉興的身上。
會議繼續著,劉興將情報順手丟在了桌子上,然后一幅無所謂的樣子說道:“各部隊開始匯報情況吧。從機步一團開始吧。”
“機步一團人員無損傷,裝備無損壞。匯報完畢。”隨著劉興聲音的落下,一個鏗鏘有力,不卑不亢的聲音隨即響了起來。劉興看了看他,一個長相和相貌都很平庸的中年人,如果不是那次偶然事件,梁沖也不可能成為其一團的團長。
“機步二團人員無損傷,裝備少量損壞,匯報完畢。”聽完二團長衛賓的匯報,劉興剛剛舒展開來的眉頭頓時開始緊皺了起來。這個動作,也讓衛賓的心情緊張了不少,但是劉興最終沒有說什么,只是默默的點頭,示意衛賓坐下。
“機步三團一切完好,只是軍團參謀長彭全在轉移時受輕傷,目前已在軍野戰醫院住下。”聽著三團的匯報,劉興看了看這個個頭在一米八五的東北大漢文言。對于文言,他有種說不出的喜歡,要不然他劉興也不會將一個技術軍官在兩年內從一個少校技術員提拔到上校團長的位置上坐著。
“坦克旅裝備人員一切完好,可以隨時執行任務。”接著站起來的是坦克旅的旅長鄭宏“無人機大隊一切完好,報告完畢。”無人機中隊的中隊長陸民按照秩序站了起來開始匯報著自己所屬部隊的情況。
“防空旅所有裝備和人員都完好。”見陸民中隊長說完后,防空旅的代理負責人張國棟站了起來匯報了情況。
“通訊團人員、裝備一切完好。”通訊團長接著鄭宏的話快速接上,別看通訊團長是個女人,但是其軍人作風不會輸給任何一個在坐的男軍人,還真應中了那句話:巾幗不讓須眉。
接著是特種大隊的隊長,人稱猴子的李忠,可他剛站起來,準備匯報情況,就見劉興揮了下手,示意先停一下,然后看了看空軍的負責人韋克劍中校和旅前平少校問到:“你們空軍的情況如何?”
見劉興問起,韋克劍立即起身回到:“裝備沒有損失,機場設施也完好,只是后勤保障方面的情況不肯。”聽到這里,劉興只是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有關空軍的問題,會后到我辦公室再詳談吧!”
等所有人匯報完畢之后,劉興再次用他那鷹一樣的目光掃視著自己的這些可愛的下屬。在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后,他用略微激動的聲音說道:“好了,既然情況還算不錯,那么下面大家要做的就是回去安定軍心,就目前的任務來說,我給大家一句話:穩定是最重要的。好了,散會吧。”
臨出門時,又對周強說道,“對了,讓倉庫守衛過來一下,還有我們的軍聯勤部部長章軍也過來一下。”說完便和參謀長邊走邊商量起事情來。
第三章回到那間集休息與辦公為一體的房間里面后,劉興屁股還沒坐熱,倉庫守衛和聯勤部長章軍都來了,將兩人來了,劉興便直接把情況予以了說明,然后便問到:“軍士,你的名字。”
見劉興問起自己的情況,便立即回答到:“報告首長,我叫廣通。”
聽到這里,劉興略微的笑了笑說到:“恩,廣軍士,你先把你們封存庫的情況介紹下吧。”
廣通回答到:“報告首長,封存庫這邊一共有戰士八名,除開一人輕傷外,其他人員均無事。至于說封存庫這邊的情況,我所知道的不多,我只知道這是一個綜合的封存庫,里面還有大概一定的儲糧,估計夠一個師的部隊吃上三個月的。還有一個油料倉庫,至于儲存了什么油料?有多少量,那我就不清楚了。另外在里面似乎還有我剛到這里時封存的一批電腦,數量還不小,后來在里面又擴建了一個軍品加工廠,也搬進了一部分設備,至于是否能用,那我就不清楚了。我所知道的情況就這么多了。”聽到這里,劉興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然后便直接對廣通說到:“你和你的那些戰士直接編入我的警衛連,你有什么意見嗎?”
廣通沒有考慮便直接回答到:“謝謝首長。”
在等章軍的時候,彭全先走了進來,見他走了進來,劉興便順口問到:“一三二師的師長及師指揮部去了什么地方?一三二師所屬的炮兵團沒人來嗎?”
這時參謀長提醒到:“按軍區的計劃,一三二師師部全體人員與師炮兵團在封存前還要參加軍區組織的炮兵的考核,所以他們參加考核去了,沒有隨我們到達封存地,應該是比我們晚一天,所以~~~~~,”
停了一下,他才說道:“我們失去一三二師師部與該師炮兵團!”
劉興對于這個結果并沒有感到多少意外,在略微沉默了一會,似乎在那里自言自語一般的說到:“看來一三二師所屬各單位只能歸軍機關直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2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