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十方天士-第30部分

光更加耀眼。
“裂天劍,五百年前,八卦天士烈云的本命神兵!裂天劍劍氣太凌厲,烈云當年仗它橫行天下,幾無敵手!可惜,烈云在突破九宮天之境時,走火入魔,神魂俱滅,但裂天劍劍靈還在,任何人一旦收服劍靈,神魂和劍靈合一,立即就能御動裂天劍,實力倍增那是輕而易舉!”
“日耀弓,當年南夷一代圣主‘獷’,采集南夷眾多靈寶,殺兩條蛟龍,合南夷眾多天士之力煉制而成!日、月、星三支小箭,蘊含了日、月、星辰的力量,以日耀弓射出,威力之大,只有射過的人才知道!”
“天元珠,能夠聚集天地元力,任何天士有了它,都能夠聚集天地元力,不論修煉還是恢復元力,速度都能夠加快數倍!經我們閣內眾多鑒定師鑒定,認為天元珠還有其它妙用,可惜我們陳家至今未能發現它的更大用途!天元珠來自天外隕石,二十年前,流星落于中土,流星碎裂,中央就蘊藏了這么一顆天元珠!”
陳怡蓉揚聲介紹了一番,在底下眾多天士議論紛紛的聲音中,她再次開口:“裂天劍、日耀弓底價一千塊極品元石,價高者得!當然,如果有同等級別的靈寶交換,經過我們鑒定之后,如果真是相當的靈寶,也可以交換獲得!”
“但是,天元珠卻不換元石,只有聞名天下的靈寶,我們才考慮交換!”
此話一出,底下議論聲更大了,各方天士喋喋不休地爭論著靈寶閣展現的三樣靈寶,似乎怎么也不會厭煩。
“裂天劍、日耀弓、天元珠,陳家真是財大氣粗,這么貴重的靈寶,竟然也拿出來展賣!難怪每一屆靈寶大會,都能夠吸引各方天士,長途跋涉而來!”白清雅一臉驚異,低聲道。
“加上下面靈寶殿那些人展出的靈寶,這一次靈寶大會上聚集的靈寶,恐怕比一個大家族持有的還要多了!陳家真是膽大,這么多靈寶,也不怕會被人搶了!”姬長空也是暗暗咂舌,滿臉驚奇。
“各方多天士聚集在此,陳家在水云國勢大,加上又有水云國皇室撐腰,天下雖大,可敢到靈寶大會上面明搶的人,卻寥寥無幾。那種敢來的人物,一個個身居高位,都是天下聞名的人物,怕也拉不下顏面做出這種事情,所以,你大可放心好了。”白清雅低低一笑,覺得姬長空真是杞人憂天了。
桀桀!桀桀!桀桀桀!
就在此時,靈寶大殿上空,驟然傳出鬼哭狼嚎地狂笑聲,五個黑影在日光下卻被黑暗裹住,駭然停在靈寶大殿虛空。
五人同時狂笑,笑聲刺耳之極,然后猛地一起出手,一股山岳倒塌般的恐怖元力波動,從五人中央區域爆發出來,像是惡龍鉆地,直朝著下方的靈寶大殿轟來!
……
第七十六章 驚變
嘭!
巨力落在大殿頂端,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隨之傳來,整個靈寶大殿都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轟然崩塌。手機輕松閱讀:整理
由陳家高手密封的展臺,瞬間碎裂,三樣靈寶,突然同時飛了出來!
崩塌的靈寶閣,各方天士滿臉驚恐,紛紛四處逃逸,陳怡蓉緊靠展臺,首當其沖,被落下來的大力波及到,口吐鮮血,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啊!嗚嗚!!
慘叫聲此起彼伏,一個個實力不濟的天士,被巨大的力量波及到,被壓的身骨爆碎,當場慘死!
更多的天士,逃避不及也身負重傷,嘴角鮮血不止。
只有極少數一部分人,反應迅捷,又遠離轟下來的巨力中央,承受了很少一部分力量,才得以平安無事。
姬長空、白清雅兩人,正在這極少數幸運者的行列。
崩塌的靈寶大殿轟隆隆作響,殿內的天士不敢再呆在靈寶大殿,不顧靈寶閣高十幾丈,一個個紛紛跳了出去。
緊緊抓住白清雅的手臂,姬長空瞬時進入有我之境,周圍元力波動全部映入腦海。
在靈寶閣深陷進下面的大殿之前,他帶著白清雅,眼疾腳快,從碎裂的墻壁縫隙中,猛地躍了出去。
一束炫目的光芒,從靈寶閣內飛逸出來,突然隱沒在姬長空后背。
霎那間,姬長空突然覺得體內多了一樣東西,然而此時形勢緊迫,他根本不及細看,抓住白清雅準確地踩在一塊從靈寶閣飛出來的石頭上,身子只是緩了一緩,就猛地朝著廣闊的廣場上面跌落。
嘭!
后背著地,姬長空渾身酸痛,抓著白清雅急忙沖入四處逃避的人群,就想盡快遠離靈寶閣這個是非之地。
轟然一聲爆響從身后傳來,整個靈寶大殿,徹底毀了。
桀桀!桀桀桀!
空中,又出現了四個能夠御空飛行的七星天士,一共九人在虛空哈哈狂笑,合力轟擊下方的人群。
塵土飛揚,木屑紛飛,亂石激射。
恐怖的元力波動在四處爆發,鬼哭狼嚎的聲音從各個角落傳來,一個個遠來參加盛會的天士,紛紛遭殃,很多人都當場慘死!
巨變來的異常突兀,卻猛烈之極!
在一瞬間,象征靈寶閣的靈寶大殿,已淪為廢墟。
窮兇極惡的來人,傲立虛空,接連不斷的出手,暴雨般的襲擊根本不停息,造成眾多天士傷亡。
“大膽!”
上清派李道玄一臉灰塵,神情狼狽,手持一柄銀光閃爍的長劍,突然躍上長空。
緩過神來的各方厲害天士,破口大罵著,也紛紛在下方出手,盯著天空的來人釋放出神兵,一時間靈寶閣光彩矚目,五顏六色的神兵拖出一道道妖異的光芒,在天空狂舞。
杜少鋒、周妙姍、邱永光等等來人,還有陳家趕來的侍衛,也都紛紛出手。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圣獸的幻象,一個接著一個在天空顯現出來,炎火、水龍、金光、土柱、樹干,齊沖上天,炎炎烈日下,七星之光閃耀,月華四射,奇異的景觀一一展現。
九個翱翔虛空的黑影,面對眾人的力量,再也不能夠為所欲為,沒有繼續對下方的天士狂轟濫炸,反而合力抵御下面的攻擊。
正準備趁機離開靈寶閣的姬長空,轉身一望,被虛空瑰麗的奇觀震驚住了,突然佇足不前,呆呆地望著身后天空那不屬于自然現象的奇觀。
就在此時!
九天之上又落下一個黑影,他兩手一張,濃濃的黑暗像是被拉了出來,黑暗突然彌漫開來,竟將烈日余輝全部遮住。
霎那間,炎炎烈日之光消失無影,白晝瞬間轉為黑暗!
堪堪飛上天空的李道玄,一柄長劍剛剛揚起,被那后來出現的黑影伸手一抓,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暗手掌,虛空顯現,猛地緊扣住了李道玄的身體。
咔嚓!
李道玄骨骼盡碎,鮮血狂噴,兩眼泛白,還沒落地,就已死透了。
“八卦天士!!”
底下傳來驚駭欲絕的倒吸冷氣聲,周妙姍、杜少鋒、邱永光等還在朝天空攻擊的天士,臉色同時一變,突然全部停下了手中的滔滔攻勢。
這是水云國陳家。
不是葉家!不是杜家!也不是玄陽教!沒必須為了陳家,和八卦天士硬抗,白白丟了性命。
七星天士李道玄一死,底下那些不屬于陳家、只是前來參加靈寶盛會的各方天士,沒有人再敢做出頭鳥,紛紛停下了手中的攻勢,也不顧周圍死了一地的來人,身影散了開來。
一部分人自知沒自保能力,不敢繼續參合這趟渾水,馬上離開陳家,還有一部分人自持本身實力不凡,加上家族、宗派的力量足夠強大,留下來在旁冷眼旁觀。
天空中,拉開暗幕的那個黑影,捏死李道玄之后,大手又是一按。
浮在空中的巨大黑暗手掌,隨著他的手勢,從天際猛地落向淪為廢墟的靈寶大殿,猛抓了一把,將裂天劍、日耀弓等靈寶一起抓住后,突然飛回天空。
“搜集剩余靈寶,找到天元珠!”黑影冷喝一聲。
大地轟轟巨震,靈寶大殿廢墟下面的土地,突然了裂開一道道溝壑,一個接著一個的黑影,從地底鉆了出來,眾目睽睽之下,沖入淪為廢墟的靈寶大殿中,四處搜集殘落在廢墟中的靈寶。
“地底,還有一個八卦天士!!”
周妙姍驚呼一聲,一臉駭然。
周圍天士雖多,卻眼睜睜地看著那些從地底鉆出來的黑影,四處搜尋廢墟中的靈寶,無人膽敢過去爭搶!!
“陳啟森、陳啟林來了,還有皇甫家的那位,速退!”地底裂縫中,突然傳來了一個陰沉沉地聲音。
“快,你們也給我下去!務必找到天元珠!”天空黑影疾呼。
傲然立在虛空中的另外九個黑影,一個個急忙飛落廢墟,四處搜尋那些原本放在靈寶大殿柜臺內的散落靈寶。
呼!呼!呼!
三道人影,從三個方向突然出現,兩個相貌相似的老者,一個滿身貴氣的老嫗,同時現身。
老嫗身影一閃,飛身鉆入大地裂縫,陳啟森、陳啟林兩兄弟,滿臉暴怒,圍攻天空那道締造黑暗的黑影。
“陳家老人來了,敵人再也不足為懼,大家一起幫忙!”
杜少鋒高呼一聲,第一個沖向靈寶大殿廢墟,和那些搜尋靈寶的幾個黑影斗在一起。
他一動,圍觀的天士全部反應過來了,直朝著那一片狼藉的廢墟殺去,一個個眼睛放光,氣勢大增。
廢墟中,有著那些在靈寶殿內展出的靈寶,那些靈寶本來屬于繳納了元石展出的天士,可惜他們由于身在靈寶大殿最下方,沒能夠及時反應過來,大多數人,一開始就被干掉了。
散落在廢墟中的靈寶,此時已成了無主之物,誰先得到,就是誰的!
圍觀的天士眾多,此時一見陳家人趕到,膽氣為之一振,打著幫助陳家的旗號,紛紛殺了上來,和前來的黑影一起爭搶那些無主的靈寶。
“我們也去!”姬長空低呼一聲,不等白清雅反應過來,只有三才天之境的他,已沖向了一群瘋狂的餓狼。
……
月心石、日心石,幾經易手,隨著一個黑影的慘死,又成了無主之物。
杜少鋒滿臉興奮,和三個杜家人合力殺死了幾個黑影后,急匆匆地就去搶那兩塊寶石。
一只手,突然在碎裂的墻壁中伸了出來,一把抓住月心石、日心石,掉頭就跑。
“小子,東西是我的,給我留下來!”杜少鋒厲叫,他被這個撿便宜的家伙,氣的渾身瑟瑟發抖。
月心石、日心石落入芥子袋,眼見自己被杜少鋒盯上了,姬長空不敢多做停留,身子一晃,鉆入一方打斗的天士中央,靈敏地避過元力波及,飛身奔向趕來的白清雅,急道:“月心石到手了!快走!”
白清雅一呆,眼見杜少鋒帶人追了過來,忙拉著姬長空轉身狂奔。
……
今夜凌晨就要上架了,到時候小逆會章,希望兄弟們能夠訂閱,也希望大家能夠給小逆留點月票。你們也知道,新月票很關鍵,當然,訂閱更關鍵!希望大家都能夠繼續支持小逆我,呵呵……
放心,十方的精彩,從上架開始,會一波接著一波的涌來!!
第七十七章 當街殺人
靈寶閣,各方天士瘋搶靈寶,血腥殺戮。
大地滿目瘡痍,被撕裂一道道巨大的的裂縫,地底深處,傳來激烈的叫戰勝,轟鳴聲不迭傳來。天空中,陳啟森、陳啟林兩人陳老人,狂怒地圍攻那名來襲的黑影,日月之光炫目刺眼。
在陳啟森、陳啟林兩人陳家老人的圍擊下,那名黑影人再也不能夠用黑暗籠罩天空,刺目的烈日之光重現,習慣了黑暗的地下天士,一時間適應不了,紛紛掩上眼睛。
趁此時機,姬長空、白清雅兩人急忙閃了出去,往靈寶閣外面本去。
杜少鋒帶著一名杜家仆人,破口大罵,緊追不舍,杜少鋒五行天之境,主修火力,日心石對他來說極其重要,他帶著杜家三名高手,連殺了好幾個黑衣人,就是為了這塊日心石!
辛辛苦苦殺了好幾個人,眼見日心石馬上就要到手了,突然冷不防鉆出一個姬長空,搶了日心石就走,杜少鋒氣的簡直要吐血,自然要不顧一切的追上來。
杜少鋒身后的那片廢墟上,殘酷的戰斗還在繼續
些得寶的黑衣人,見更多圍觀的天士,紛紛眼紅耳赤的沖了上來,他們不敢繼續逗留,或是鉆入地底,或是飛上高空,四處逃逸。
圍上來的天士,原形畢露,打著幫助陳家的旗號,要么盯著得寶后的黑衣人追殺,要么就是在廢墟上互相大打出手。
切都是為了靈寶!
“撤!”
底伸出,又傳來了那陰沉沉的聲音。
所有黑衣人紛紛鉆入地底裂縫,巨大的轟鳴聲又從地底傳來,地底裂開的一個個巨大裂縫,此時,竟然緩緩愈合起來!
天上,在陳啟森、陳啟林兩人圍攻下的那個黑衣人,狼狽地往東方飛逃,陳啟森、陳啟林兩人在后緊追不舍。
那片廢墟上,再也不見一個活著的黑衣人,但沖過來的各方天士,彼此間已殺的不可開交,沒有人再管黑衣人不黑影人的,都在紅著眼爭搶那些不斷從廢墟中翻出的靈寶。
“我的!”“我的!”“那是我的!”
強硬的聲音,伴隨著劇烈的打斗,從廢墟中傳來,廢墟上血流成河,多出一具具尸體,姬長空、白清雅兩人,沒有留戀身后廢墟的無主靈寶,在杜少鋒的追殺下出了靈寶閣。
“給我站住!”
杜少鋒一馬當先,在兩人身后不斷的大喝:“小子!放下日心石,自斷那支拿寶的手臂,我繞你不死!”
“神經病!”
低罵一聲,姬長空理也不理,繼續發足狂奔。
長街上,到處都是雞飛狗跳的聲音,之前自知實力不濟,退出靈寶的各方天士,看到了陳啟森、陳啟林的到來,又急著重返靈寶閣看個究竟。
他們或許知道了發生在靈寶閣內的奪寶大事,心急如焚,也想回去分一杯羹。
在靈寶個搶奪到靈寶的天士,背后被人追殺者,和姬長空、白清雅一樣,急匆匆地退出了靈寶閣,來到長街。
提前離開的天士往靈寶閣急趕,恰巧碰到了那些得了靈寶淘出來的家伙,得寶的人背后往往有杜少鋒之類的大嘴巴在大聲吆喝。
事情立即明顯了。
急回靈寶閣的早先退出者,也不再重返靈寶閣,興奮地攔阻迎面而來的得寶者,毫不留情的出手,希望從這些得寶者手中奪寶。
時間,靈寶閣外面的長街激斗不斷,兇猛的元力波動,將周圍一棟棟高達的房屋都給摧毀了。
長街上亂作一團,天水城平民百姓抱著頭鼠竄,沒命地逃避。
賣藝的、賣糕點的、賣小飾品的攤位車,在街上亂晃蕩,一道異光閃過,攤位車四分五裂,糕點雪花一樣紛飛。
姬長空、白清雅兩人,也是得寶人,背后又有一個杜少鋒不斷地點名,那些原本想重回靈寶閣的天士,立即將他們兩人當做了目標。
迎著一個滿帶笑容的少年,只有兩儀之境的修為,急匆匆地往姬長空這邊趕來。
此人神色匆匆,卻不看姬長空、白清雅兩人,似乎沒將他們當做目標。
姬長空見他只有兩儀天之境的修為,也沒有將他當做敵人看待,依舊和白清雅在長街發足奔跑。
青年繼續目視前方,望著姬長空時候一人,似乎目標乃是姬長空背后那個被組織者重傷的天士。
貼身越過姬長空。
突然,一直沒有正眼看過姬長空、白清雅的那名兩儀天士,猛的從懷內掏出一把匕丨首,轉身狠狠的刺在姬長空后背上!
直面帶淡笑的青年,臉上突顯猙獰,喝道:“小子,靈寶給我!”
咔!
匕首狠狠地刺在姬長空背上,出乎意料,卻像是刺在堅硬的巖石上,匕首竟然未能刺進姬長空后背中。
滿臉猙獰的青年,一臉駭然,手臂一抬,匕首又猛地扎向姬長空的后腦勺。
“找死!”
冷哼一聲,姬長空突然轉身,揚手打出天雷勁,猛轟在青年胸口。
嘭!
青年直接飛了出去,氣孔鮮血橫流,當場昏倒,沒了聲響。
兩儀天之境的他,被元力深厚的姬長空以天雷勁轟中胸口,絕無生還的可能!
當街殺了一人,姬長空不但一點不興奮,心中反而越加森冷,越加知道了人心的險惡,行為更加謹慎小心,不讓任何人靠近自己。
那個青年只有兩儀天之境,過來的時候始終不看他,隱藏自己的真正目的,卻在越過他的一剎那,突然出手!要不是他穿了千年紫金蟾蜍一身紫金皮制成的馬甲,剛剛那青年一匕首扎來,他不死也要重傷!
“少年,找那少年,他得了靈寶!”
迎面又出現了三個天士,指著姬長空興奮地大呼小叫,看他們的樣子,明顯將姬長空當成了軟柿子,急匆匆地沖了過來。
側面,也有天士圍了上來,白清雅不得不出手抵擋。
心靜如水,周遭兇險一一映入腦海,姬長空抽出那把在靈寶大會得來的匕首,冷靜地沖了上去。
身后的元力,灌注在匕首當中,小匕首銀光大盛,絲絲水銀般的光華,從匕首中溢出來。
用力一揮,銀光從匕首中射了出去,迎面一個三才天士臉色大變,急忙閃躲。
咔嚓!
長街上一個賣飾品的攤位車,承受了銀光一擊,被銀光一分為二,車轱轆滾了出去。
擋路的兩個天士,臉色遽然一變,沒料到那把匕首竟然如此鋒利,急匆匆往兩邊側身讓開,硬是給姬長空騰出了突出重圍的通道。
前方的長街上,攔路的天士更多,其中還有四象、五行之境的厲害天士!后方杜少鋒來勢洶洶,眼看很快也要追上來了。
前面惡狼擋路,后面瘋狗緊追不舍,姬長空一臉苦笑,腦子急轉,焦急地尋找著應對的方策。
眼睛骨碌一轉,姬長空突然破開身旁一家賣衣服的店鋪門,一頭鉆了進去。
“小子,你死定了!”杜少鋒哈哈大笑,緊隨其后的鉆了進去,兩條火炎從他手臂中飛出,朝著姬長空背影快速飄去。
五顏六色的衣服,在兩條火炎下紛紛燃燒起來,店鋪后方一家廂房內,傳來幾個平民百姓的驚慌大叫聲,還有嬰兒地哇哇大哭聲。
眼見火炎緊追不舍,整個店鋪一會兒便將籠罩在滔天火海當中,本打算飛身躍上廂房繼續逃命的姬長空,望了望哪有嬰兒哭泣的廂房,突然猛地專心!
雙眸一寒,兩道徹骨森冷的銀光,從他變為銀色的眼瞳中射了出來,直接落到了杜少鋒身上。
杜少鋒飛沖的身子,突然一僵,銀光沒入他的身體,他瞬間結成冰雕。
五行天之境,精修五行火力的杜少鋒,催不及時之下中了銀光,突然不能夠及時抵御入體的寒氣,瞬間成了冰雕!
眼瞳之威,竟然如此恐怖!
嗤嗤!嗤嗤!
室內溫度遽降,在驚人的寒氣之下,兩條火炎頓時熄滅,五顏六色衣服上燃燒的滔天火焰,也一個接一個滅去。
唯恐杜少鋒從冰凍中掙脫,繼續捂休止的追殺他,姬長空手臂一甩,天雷勁猛地落在江東了的杜少鋒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
杜少鋒的身體,在他天雷勁一擊之下,沒有一點鮮血流出,卻四分五裂開來!
就像一座冰雕,被重錘猛轟了一下,冰塊碎裂!
姬長空當場呆了,他沒打算要杜少鋒的性命,只是想重擊他一下,令他不能短時間從冰凍中掙脫出來。
那知道從眼中射出的兩道銀芒,竟然如此霸道!
居然將杜少鋒之體全部凍成易碎的堅冰,他血肉、元力、筋骨似乎都被寒氣都住了,杜少鋒本來應該有元力護體的堅韌身體,一下子變成虛弱異常,連天雷勁一擊都承受不了,直接像冰塊般四分五裂了開來
就在此時,外邊傳來追殺者大呼小叫的叫嚷聲,幾人迅速接近,即將沖入店鋪。
臉色微變,望了望化為一塊塊的杜少鋒的殘肢,姬長空再也不敢猶豫,忙飛身邊有嬰兒哭泣的廂房。
居高臨下遠遠看了一眼,姬長空發現白清雅還在人群中焦急地尋他,白清雅身旁倒是沒人糾纏,看來手中無寶的她,并不是眾人的目標。
放下心來,姬長空沒有打招呼,在吵嚷的幾個天士進來之前,已躍上廂房后面的另一棟房頂,在更多的房子上發足飛奔了起來
上架第一章,拜托大家都訂閱,希望月票支持!
第七十八章 成就神魂
身后靈寶閣的方向,傳來巨大的轟鳴聲,殺紅了眼的各方天士,忘記了自己身在水云國皇城,為了靈寶,對身旁任何人都敢出手。
牛角聲急促,駐扎在靈寶閣內的天水城軍隊,應該已經開始出面維持秩序了。
姬長空在一棟棟房頂上馳騁,心如明鏡,將周遭一切波動映入心底,避過一些厲害天士較多的區域,專往一些人跡稀少的地方鉆。
呼呼!
迎面吹來淡淡藍煙,發足馳騁的姬長空,無意間吸了一口。
藍煙一入身體,突然,他渾身酸麻無力,一腳踏空,“撲通”一聲,跌落在一家雅致的庭院中央。
“嘿嘿,總算逮到你了。”
道熟悉的癮卜身影,從遠處一個墻角顯現出來,竟是在靈寶殿,向他?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