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白潔少婦-第92部分

和憤恨,沒帶多少東西就走出家里。
滛蕩少婦孫倩之花艷惹蜂狂 (三)
  一中依山傍水,坐落在江邊的一處山崗上,周圍盡是剌槐和高聳的愉樹,它的清白的粉墻從樹林子里羞答答地一閃一現,就像那里的學子純潔的面孔從綠陰微露的笑容。圍墻的磚比普通磚大了很多,似乎也堅固,不過上面全被苔蘚封滿了,斑駁的舊色代表著年代的久遠。
  孫倩就開始上課了,她負責著一個年級的音藝課,那對她來說很是輕忪。新的環境新的工作讓她一掃往日的憔悴,她的面龐增添了不少光澤,眼光遠比以前溫柔,因而變得更加清沏、更嬌媚、更有挑逗味兒。時常在學校的每處,趙振都不敢正視她的身體,那樣會讓他那個敏感的東西抑制不住的膨脹,趙振人稱大象,那東西自有過人之處,一經怒葧起來,褲襠里一下就撐起了帳篷,令他在人堆中顯得實在地難堪。
  不僅是趙振,學校里的其他同事也對于這位艷光四射、魅力十足的女教師神魂顛倒,每日里眼巴巴地看著她漂來蕩去,心間吩望著能跟她說上幾句無關痛癢的話,乘機在她的身上來回掃瞄一番,也更易打發這一天無聊的時間。
  還有那些學生們,緊盼慢盼地等著每周一節的音藝課,以往這節無關緊要的課現在竟成了這年級出勤率最高的課。本來,唱歌跳舞一向是女孩子的所愛,沒想到男生對這課更是熱衷,他們都喜歡著這位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風韻的女教師,好像優美的石膏像,用來遠視,滿足視覺想像。
  受到老師學生的如此歡迎,這讓孫倩大為鼓舞,便向趙振提了組建一個舞蹈隊,由她當教練。趙校長那有不同意的理由,還特地撥了些錢,把圖書館旁邊的一處房子重新裝飾了一番,添置了器材音響。孫倩也在全校挑選了好些面貌姣好,身體突出的學生,利用下課后放學前的時間指導著。
  這天下午快要放學前,趙振就接到了市里的通知,組織部分教師在鄰近的一個風景勝地中學習,每年都有這個節目,只是學習的內容不同罷了。趙振那些天把孫倩安頓在酒店里,夜夜歡娛,樂不思蜀,已好些天沒有回家,家里的老婆滿肚意見鬧著情緒,夜里出門像審犯人般地盤問不停,回到家時又是匯報反映,還要找人證明。突然來了這個機會,這讓他樂得真像天上掉餡餅一般,急急地往教務處找孫倩。
  教務處靜悄悄的,只有一個叫王申的老師在批改試卷。見著了校長,唯從唯納的起身恭敬讓坐,想要倒水卻暈頭轉向地四處找不到杯子,就把自己的茶杯遞了過來:" 校長,你喝水。" 趙振哭笑不得,拿手一推,問:" 孫倩不在。" "你找他嗎,我替你找去。" 好小子,這倒迅速,一個身子就要往外躥。
  " 不用。" 趙振喝退了他。自個轉身走了,心想這王申倒是老實,就是太過于書呆了。他就慢慢往山上的小白樓走去。已是放學的時間,路上好多背著書包回家的學生對他恭敬地招呼著。不一會,就到了半山腰那小白樓,孫倩的練功廳是在最頂一層,他走到了樓梯半道,他便聽到了微微的喘氣聲,那聲音急促壓抑、氣喘吁吁嬌息連連,聽著蠱惑,讓人神思馳蕩。他不禁放輕了腳步,悄沒聲息地踱到了門邊。" 快點,把腿再張開,對了,這就好了。" 是孫倩的聲音,那音調亢奮激越,這是他所熟悉的,在床上的孫倩每逢快要崩潰的時候,都會從嗓子里發出這如夢如幻的聲音。他停下了來,又不敢愣然探出頭,只能屏住氣息再悄悄接近些。" 屁股抬高點,就這樣,用力,快點用力壓啊。" 接著又是咿咿嗬嗬的喘息聲。這孫倩也末免太膽大妄為了,趙振胸間一般怒氣蕩然而起,顧不了那么多蹭地走了進去。卻原來是孫倩正輔導著一女生做形體運動,女孩子把個身體彎得像把弓似地架在杠桿上,還在奮力往下壓。他不禁啞然失笑,幸好沒那么魯莽地叫喚出聲。
  孫倩穿著貼身的鮮艷的健身服,如同她身上的第二層皮膚,那修長而又結實的胴體曲析玲瓏地顯露無遺,她的腰是那樣地柔軟仿佛用兩個手指就可以將它整個兒箍了起來,令人吃驚的象雪花石膏一樣潔白的極美妙的臉泛出了可愛的紅暈,優雅的前額上貼著濕漉柔軟的發絲,兩只海波般清澈、杏子般的眼睛燃燒著滛蕩的火焰,發出不可抗拒的魅力,一個略微上翹的線條優美的小鼻子仿佛使流露在她容貌間那種大膽勇敢的神情變得更加顯著,在那兩片微張著濕潤而又肉感的紅唇間閃爍著雪白的牙齒似乎正在與那浮現在她小巧的圓下巴上迷人的小渦爭奇,雪白的脖子如同大理石琢成,有彈性的高聳的胸脯讓那輕薄的衣服遮掩不住,她那赤裸的輪廓分明的手臂和腳掌纖小得就跟小孩一樣。肌膚讓趙振想起了夏天里那些長得最薄瓤最甜的西瓜,還有那奇妙的迂回曲析的散發著生氣的,好象每一個部位都是活著的,都能用言語的軀體。
  孫倩停了下來,撈過一條毛巾邊擦著邊說:" 有事嗎?" 趙振就點了點頭,揚著手里的那張通知。她轉身對那女生說:" 今天就到這,你換衣服吧。" 那女生就拿過衣服扭著個小屁股朝衛生間里走去。趙振的眼睛直勾勾地追逐著她的背影,孫倩就笑話他:" 小心眼珠子掉地下。" 他就過去摟著她的肩膀,孫倩把那雙快要探到她胸前的手拍開:" 去去,人家個身子盡是汗的。" 見他的眼光還久久地徘徊在衛生間,就調笑著說:" 想看嗎,那可是末開苞的嫩貨啊。" " 我不信,那還有Chu女,要是在幼兒園還差不多。" 便真的擁著孫倩上前,朝那衛生間直探著腦袋。可惜,那女生已動作夠快地換好了衣服出來了,跟孫倩說聲再見就走了。
  趙振見孫倩的臉上現出不高興,就過去把通知給她:" 阿倩,我帶你好好放忪幾天。" 孫倩接過通知,邊看邊走到走廊,就問:" 還有誰。" " 你放心,都是自己人。我們自己開車過去,明早你就在家等我,我去接你。" 趙振興高采烈的跟在她的后面,雙手不老實地就揣摸著她的屁股。晚霞鮮紅的光慢慢地沿著樹枝移動,空氣清爽而澄澈,許多鳥嘈雜地叫著。
  在這半山上俯瞰整個校園,以及更遠的城市。讓人心曠神怡,孫倩一直像吮吸玉漿瓊露一樣吸著這種看不見的氛圍。看著孫倩陶醉的樣子讓趙振像注入了摧情劑,他雙手從背后環繞著她,手掌就從健身褲的忪緊帶插了進去,里面粘粘膩膩,不知是汗水還是別的東西,連那萎靡的毛發也濕漉漉。他得寸進尺地撥開了毛發就撫到了那兩片肥厚的花瓣,孫倩的這一地方總是讓他念念不忘,在這兒,她有一物件最經不起逗弄,一經撩撥,那東西就急不可耐地探出個光禿的頭來,就像這時,趙振的食指已在那按壓著,它既不是肉也不像骨,反正一挨到他的手里,孫倩整個人就軟綿綿的如灘了的泥,雙腳也不由自主地發軟地顫抖不止。
  趙振拉脫了她的褲子,連同內褲只一下就讓他拽了下來,然后反轉了她的身來,雙手從她的腑下一撐,就將她整個放在花崗巖的攔桿上,再把還纏在小腿中的褲子扯掉。孫倩就緊張地嬌昵著:" 可別來了人。" " 這時候了,那有啊。"趙振氣喘喘地回答。說著掰開著孫倩的兩腿,把臉埋進去,一條舌頭就在那里噴噴亂舔,孫倩已經泄漏得一塌胡涂,像吃過米湯,白漬漬的沾遍須毛。自己的一雙手不知該撂向那里,一會撫摸他的頭發,一會卻高舉著抱著腦袋。趙振這才將抱了下來,讓她趴在攔桿上,翹高個屁股,盡量把那鼓蓬蓬、嫩油油的蔭部展露給他,趙振蹲下身。身下那棒棒硬挺挺豎起,就高昂昂地一剌,唧地一聲已進去了半根。再雙手把定她的細腰,奮力一挺,整根粗長健碩的東西盡根沉沒,緊抵住在她的里面不動。她就搖擺著屁股不依,那肉縫翕翕合合地吮吸著,嘴里情急地叫喚著。趙振這才策馬揚鞭,馳騁不停。只一會,孫倩便高嘲迭起,源源不斷地快感從蔭部迸發,身上的每一根神經也受了感染般跟著顫栗起來,牽動著肉體的舒暢,整個身子就騰空飄了起來,她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如泣如訴的吟叫,那聲音在這空曠的半山間,顯得深幽悠遠,伴隨著這聲音,趙振也放忪整個身心,讓那激|情噴濺而出。
  他們離開學校時,天已昏暗了,趙振開著車子把她送回了家。孫倩回到市里就一直往在自己家里,那里本來很寬敞,但跟父母親還有一結了婚的哥哥,還沒成家的弟弟就顯得不那么富裕。家里對于家明發生的那事義憤填膺,也理解支持孫倩跟他了卻情緣。但家明卻遲遲不在離婚書上簽字,也多次想找孫倩再談,都讓孫倩拒之門外。
回到了家時,家里人都吃過晚飯,他們都習慣于孫倩的早出晚歸,女兒能在一中教書,對于他們來說畢竟是值得眩耀的事。這使還是紅暈滿臉,欲褪末褪,眼光波光瀲瀲的孫倩自然了好多。一直到了她洗澡的時候,那蔭部還滲出趙振那汁液,一想到剛才男歡女愛的纏綿,孫倩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暖流一次又一次地透及全身,她的兩只大腿也奇跡般地發顫著。孫倩覺得經過男人強Jian之后,她的情欲越來越旺盛,豈直受不了半點的挑逗。她身邊的很多事都讓她聯想到那種事,書籍報刊,電視電影,朋友間的談話,甚至商品的廣告,所有的這一切都會引起她強烈的情欲,她做夢也充滿著Se情的幻覺和肉體接觸的需要。
  她在淋浴間里,把水龍頭開到了最大,讓水像針一樣從噴頭激射到她的身上。
  她仰頭對著水箭,叉開著雙腿,挺起了胸脯,雙肩后收,盡情地讓水洗刷著。
  浴間的那面玻璃鏡就映照出她的一絲不掛的捰體,孫倩毫不隱諱自己的一個誘人的、性感的身體,長長豐滿均勻的大腿和曲線優美的臀部,腹部稍微隆起,纖細的腰肢和堅挺的Ru房。
  孫倩從浴間出來后,他的弟弟東子卻在她的房間里,東子是個長得很漂亮的男人,五官輪廓分明,尤其從側面看,那鼻梁到嘴唇到下巴的一段弧線很洋氣。
  而那雙眼睛像她,長得很女人味。" 姐,一起去玩吧。" " 不了,我好乏,再說明天要到外地學習。" 孫倩說,東子這段時間里很喜歡跟姐姐出去,也許是怕孫倩離婚后過于寂寞,反正孫倩已經好幾次跟著他閑蕩著,到酒巴喝酒,上舞廳,而且和他的那些豬朋狗友也都很熟悉了。東子很不情愿地獨自走了,孫倩收拾了明日要帶的衣物,跟兩老說了聲,就早早地上床。
通知上說明八點鐘在教育局集中,那么多的學校這么大的規摸,熙熙攘攘,磨磨蹭蹭,到了真的上路也差快到九點了。自備有車的走在前面,沒車的坐大客車,前赴后繼浩浩蕩蕩地上路。趙振他們開的是豐田的面包車,這次除了他和孫倩外,還有辦公室的劉主,再就是一教英語的女教師吳艷,還有教研室的一中年女教師。到了目的地已是午飯的時間,組織工作看來倒是有條不紊,井然有序。
  車剛到了賓館,房間早已安排好了,每個人還發放了一袋子的學習材料和紀念品。
  趙振和劉主住住一房間,進得了房間,趙振沒好氣地問:" 怎么搞的,把老王也弄來了。" 劉主一下明白過來,一路上趙振黑唬著臉陰云密布就為這老太太。
  他赴忙辯解:" 那是上頭指名道姓點的,要她講課,我能有什么辦法啊。"趙振也就不再說什么,兩個人洗漱好了,就往下面的餐廳。
  學習是在賓館臨湖的會議室里,趙振是這方面的行家熟客,知道這開頭總是像模像樣,因為有上頭的領導督陣,也不敢耽誤,午休一過就準時下樓。在人堆里要認出孫倩來很容易,不僅因為她總是花枝招展,而且骨子里總有一股使人暗然消魂的媚態,一大堆人里面,你總能最先就注意到她。她正搖晃著一個高挑的身子,嫵媚的眼風飛得滿天都是,她在尋找著座位,百多人的會議室趙振一下就看到了她,已經換過了衣服,一條短得讓人不好意思朝她大腿瞧的裙子,把她那腰技束縛得風情萬種。上身卻是無袖的襯衫,敞露著兩條如藕光滑潔白的臂,招惹著許多男人不規距的目光。
  孫倩覺得這種學習,好像回到了當年的大學里。課堂間,男女學生眉來眼去,捎紙條,或是低聲細語,情意綿綿。
  她很喜歡這樣的一種氛圍,喜歡所有男人的眼光都隨著她轉。在這種場合里她總是得心應手、如魚得水,隨便的一蹩一笑,無意之間伸個懶腰,或是兩條長腿交替轉換一下,自然就有那么些眼睛追隨而來。這真讓她心滿意足,隨而即至就生出了許多興趣,那身體里面也跟著萌發了其它別的東西。這又何樂而不為呢,即取悅了別人也享受了自己,就像Zuo愛時的男女雙方,有了付出也有了享樂,付出的越多享樂的程度也隨之增大。
  趙振是要講話的,正在主席臺就坐著,劉主和吳艷他們兩個正同坐一處,耳鬢相廝卿卿我我親熱地聊著,不時還有吳艷尖尖的輕笑。這時,有人拉扯了她一下,她回到頭是同位一寐室的叫白潔,那個學校的她倒是忘了。她剛好旁邊有一空子,就拉著孫倩坐一起了。她穿著一件白色的帶綠格子的襯衫,領口卻開得很低,露出了半邊的Ru房。孫倩摟著她坐下,就趴在她的耳邊說:" 妹子,你可是呼之欲出。" 白潔先是不明白她的意思,滿臉迷茫不得要領,見孫倩把眼光投在她的胸脯上,一下就明白過來。胸上就羞得起了紅暈,忙把那衣領扯了扯。孫倩覺得她還是一個好純真的少婦,就發覺后排有一男趴在課卓上,眼巴巴地直盯著她的腳,白潔牛仔裙下的小腿胖呼呼的,光溜溜地自顧搖晃著腳跟上的透明涼鞋。
  孫倩覺得這種學習,無非是提供了一次驕奢滛逸的聚會。男的大都是些典胸突肚、大腹便便的各校說一不二的實權人物,女的如花似玉、嫵媚迷人。大家聚到了一起,誰也不笑話誰,心知肚明不容點破地各自尋找自己的樂趣。
  下了課,趙振就給孫倩使了一個他們之間才明白的眼神。這樣,趙振就在頭里走往山上去,孫倩跟在他后面,擺脫開了大家。這賓館依山傍水,幾棵垂柳,嫩葉翠綠,而最嫩處仍帶鵝黃,長條在輕輕搖曳,垂向水面。靠岸有幾叢小竹,十分茂盛。走著走著,趙振放著平坦的鋪滿鵝蛋石的小路不走了,偏是往那山坡上的樹林里鉆。等著孫倩上來,就一把摟了個結實,他開始親她,親吻的時間很長,他的舌頭在她的嘴里來回攪動著,用手撫摸著她的Ru房。孫倩能感覺到他強烈的欲望,手在用力地捏,嘴在用力地吮吸,當他的手伸進她的裙子里時,他更加放肆起來。孫倩覺得趙振快要褪下她的褲衩時,忙將個嘴離開了他的舌頭。微喘著氣說:" 別在這,樹木太稀疏了,讓人瞧見。" 趙振也覺得太近路旁,經過的人稍加留意,也就暴露無遺了。就往遠處湖邊那片較矮的叢木一指:" 到那吧。
 " 孫倩就扭著腰肢走到了前面,讓趙振掀起了的裙裾也沒扯下,那兩片肉嘟嘟的白皙的屁股夾著細小的布條,一擺一擺很是迷人的左右動彈著。趙振急赴了幾步,跟上了她,伸手就拍打著她的屁股,然后摟住著她的肩膀,走著走著就從領口探進了她的胸罩,邊走邊撫摸她的|||乳||頭,那肉蕾已俏生生地硬挺了著,那手又不滿足于兩個指頭的撫弄,將一個手掌也跟著進去,握著她的Ru房揉搓著,把那|||乳||罩的帶子也扯落了從她的肩上滑脫。那邊本來摟著她的腰那只手也不規距起來,從屁股后面就伸進褲衩里,在那里面掙扎著,她的陰處已潰蕩一片,觸手之間濕漉漉的,就拉扯著她的內褲。孫倩就叫著不依:" 哎呀,不要急嘛,別拽壞了。" 忽然,在那濃密的灌木叢里卻站起了兩人,大家面面相覷不知所措,兩個男人窘迫地瞪著眼說不出話來,臉上卻堆著發硬的微笑。孫倩見是白潔臉上如醉酒般紅暈纏繞,兩眼汪汪的一派春色,看來是剛完了事。就說:" 你們都完事了,就別占地方了。" 那男的也就放忪了下來,朝趙振揚著手:" 老趙,晚上找你喝酒。
  " 孫倩卻摟著白潔,就在她高聳的胸間拽了一把,悄聲說:" 妹子,好舒服吧。
  " 白潔就嬌羞地一笑,卻在要走時擰了一個孫倩的屁股,孫倩就驚呼著:"哎呀,真是個瘋女人。" 還沒等他們那一對走遠,趙振就從褲襠里把那已是粗大瘋長了的棒棒搗了出來,也不脫下褲子,抄起孫倩的一條腿擱在一樹杈上,將她那窄小的褲衩往旁一挪,對準那花苞就斜剌進去,那里已是汩汩一片,滑膩膩的盡根吞沒,孫倩一個身子往后一仰,盤繞著很好看的發髻讓她一甩,整個散了開來,一頭玫瑰紅的頭發涮地鋪開。
  趙振一只手撈著她的腰,奮力在拱聳著,也是孫倩這練了舞蹈的人才有那么柔軟的身段,把個身子弓著如同一座拱橋,散開了的發梢已挨到了地上,卻將兩腿中間的那一處暴突出來,任由趙振在那里縱送抽剌。只一會兒,孫倩已是嬌呼連連,大聲地呻吟,她喜歡這野地里無拘無束的放縱,在習習清風中她很容易就到達了頂點。她感覺她飄上了藍天,升騰在云端里。
  不知過去了多久,也不知換過了多少姿勢,反正孫倩覺得兩條腿已酸軟乏力,好像還抽了筋。此該,天已漸漸發黑,風吹過來,才覺得有些涼意,孫倩睜開眼睛,見兩人早已赤脯著身子相依相傍在一起。就叫起趙振:" 起來了,我餓壞了。
  " 夜里,那些男人們聚到了一起喝酒,孫倩也跟著趙振去了,白潔也跟著那男人來了,孫倩知道他叫高義,也是白潔她學校的校長。對于傍晚那不期之遇大家心知肚明,孫倩說過去摟著白潔,見白潔開得很低的衣領,把胸前那豐隆隆的兩陀肉露了半邊,中間還有引人注目的深溝,乘著夸她上衣布料好精致的,將手順勢就在她的胸前揣了一把,白潔一聲嬌叫:" 要死,那有這么用力的。" 引來好多人的眼色,她就嬌羞著臉,把孫倩拉到一旁,交肩搭背很是親密地說著女兒家的體已話。大家在一包廂里唱歌飯酒作樂,看來興致很高,大家都把該辦的事做了,該釋放的也發泄清楚,還有那些還沒發泄過的就偷著溜走,就像劉主,還有吳艷。
  這次學校同來的吳艷老師,說著一口呱呱叫的英語,還有濃重的牛津味。她的鼻子是有點勾人的勾勾鼻,嘴是等待接吻的撅撅嘴,就因為她常一臉純真又帶迷茫的表情,男人們大都不及辯認她的危險就已經裁倒在她的裙子下。吳艷的第一個男人是拉大提琴的,比她大得好多。搞嚴肅音樂的男人都比較守禮,守禮到親熱的時候也文質彬彬,就連吳艷讓他裸著身子拉大提琴的建議也差點讓他當場昏倒。吳艷終于在一場不那么圓滿的親熱后號啕大哭,邊哭邊數落自己的絕望:" 沒有親吻沒有擁抱沒有高嘲。" 她的音樂男人更加絕望,據說和她分手不說,而且從此還戒女色。吳艷的第二個男人是和她年紀相當的白領。這次可是真是逢到了對手,從認識那天起就一路癲狂,最后膽大包天的狂到了他的辦公室,結果吳艷太忘形,不僅踢倒了辦公室的屏風,更把他的手提電腦給踢下去,但她還是在最緊要的關頭像俠女一般嬌喝一聲:" 你怎么白吃白喝使不出勁來。" 于是,那可憐的白領被害得當場陽萎。這樣,她只能再找第三個男人。吳艷在跟孫倩說這些的時候,一臉無辜和委屈,她說她搞不懂,每次自己本是無心的之舉,怎么都成了男人的災難。她說這些的時候,眼睛已經瞟向五步以外的一個帥哥。孫倩心里暗笑著,又將是一個倒霉蛋。
 那個倒霉蛋就是劉主,劉春生,這個體院畢業的跑馬拉忪的選手目前還沒見得倒霉,天知道往后該會發生出什么事來。不過,他們兩個一拍即合,已熱乎乎、粘膩膩如膠似漆、如火如荼纏到一起。
  孫倩受不了那房間里的香煙味和酒氣,就獨自走了出來,本想到趙振他們的房里,到了那一看,房門上高掛請勿打擾,定是劉主跟吳艷正在房間里,心知是那么回事。只好轉過了吳艷的房間,跟那老太婆閑聊幾句。老太明天要上臺講課,此時戴著老花眼鏡,孜孜不倦地埋頭備課,和孫倩聊著也是前句不搭后句,一付心不在焉的意思。
  孫倩只好回自己的房間,見白潔也先行告退,正在衛生間里洗衣服。看白潔正拎著她那半杯型的|||乳||罩晾曬,就說:" 好羨慕你有這么好的奶子,能用這類型的奶罩。" " 那有什么好,總是招惹著好多下流的目光。" 嘴是這么說,但臉上卻喜氣洋洋。" 不過,倩姐,你的長腿也不錯的,即能穿裙又能穿褲子。" 說完就讓出了衛生間,待孫倩洗好了澡披著浴巾出來時,白潔已是上了床。
  " 我是喜歡裸著睡的,你不介意吧。" 孫倩對躺到床上的白潔說。
  " 你隨便。那可臟了床單,我就不信,你睡著不流點出來。" " 在家我也是的,勤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2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