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白潔少婦-第48部分

業是第一位的。如果讓白潔現在選擇,白潔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怎么選了。
  兩人在一家臺灣咖啡語茶門口停下了,門口的迎賓趕緊過來打開車門,兩人下車并肩走進幽靜的咖啡屋,門口的迎賓和正要出門的兩個男客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兩個美女的身上。
  白潔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緊身小襯衫,上面點綴著幾個大大的紅花,薄薄的襯衫下隱現藍色的胸罩,豐挺的一對Ru房在胸前呼之欲出,水藍色的緊身一步裙緊緊的裹著豐潤的屁股,布料應該是那種含有絲質的精紡面料,淡淡的發著絲光,裙下一截裹著肉色絲襪的渾圓的小腿,小巧的藍色高跟水晶涼鞋承托著嫵媚性感的身材,一個高貴、一個嫵媚,兩個風情萬種的美女一下勾引了無數男人垂涎的目光。
  屋內幾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雖然也很漂亮,可和這兩個美少婦比起來,就仿佛沒有熟透的桃子,吃起來甜脆,可就是沒有熟透的桃子味美水多,更加的引人入勝。
  聽著冷小玉侃侃而談縱橫商海的老公,身上名牌的服裝,手上大粒的鉆戒,再看自己修長的手指上是那種鏤空的白金戒指,雖然也漂亮可卻便宜多了,再想著剛才從本田車上下來的時候路人艷羨的目光,白潔心里一種酸溜溜的感覺油然而生,雖然冷小玉也是很漂亮的,但是以前在學校里,只要她白潔點頭,哪個男生不得扔下冷小玉奔她來啊,可是現在卻……
  當兩個人結賬走了的時候,白潔心里就已經下了決心,想靠王申賺到大錢不大可能了,只好利用男人,自己也不是干凈身子,小心點不要讓老公知道,等有了錢以后真的送王申去讀研究生,不見得不比別人強。想著想著,白潔迷迷糊糊的睡了,而此時的王申看白潔睡了,偷偷的從兜子里拿出一張影碟,放進了影碟機里,把音量調到了最小。
屏幕一閃,是日本的三級片,叫《偷食滛婦》說的是一個少婦背著老公偷人的故事,情節很簡單,但是日本三級片拍攝的那種意滛的感覺正合王申的口味,看得他血脈賁張,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了下身……
  幾日以來,人們都在議論著這次出門旅行的事情,中午的時候,王申來了個電話,原來他們學校把他定上了,而且可以帶家屬,聰慧的白潔馬上反應過來是那個“大象”趙振的主意,可王申還在為她想著,而她當然一定會選上,那些色鬼忘了所有的人也不會忘了她的。白潔這次和老公一起出去,真不想和他們有什么糾葛。
  白潔定上了,雖然沒有在學校引起軒然大波,但是竊竊私語的議論倒是連白潔自己都感覺到了。
  男老師在一起議論,都是帶著一臉色迷迷的壞笑,“看見沒有,又奉獻了,高校長艷福不淺哪。”
  “真看不出來,白潔那么純的樣子,看上去多正經啊,能干這事?”有人懷疑。
  “裝正經,那才勾人呢。你不知道啊?都說有一回在校長室就干上了。”
  “白潔那身材,那臉蛋,誰能頂住誘惑啊,要是讓我睡一宿,馬上就死都行。”
  女老師在一起議論都是一臉的不屑和掩飾不住的嫉妒。
  “那小馬蚤娘們兒,她一來我就知道不是正經貨色,人都說,奶子翹翹,肯定風馬蚤。你看她那一對奶子,走道都直哆嗦,還能是啥好東西。”
  “都說高校長厲害嗎,說以前就因為生活作風問題下來的,都說被抓住的時候,那女的都干的迷糊了,老公進來都不知道。”她說了這話,沒注意到好幾個女老師的臉色都不自然了,看來都是嘗過高義利害的了。
  “肯定利害,你沒看白潔以前屁股是平的,你看現在溜溜圓的翹著。都說性生活好的女人都翹屁股,所謂的屁股都那個圓了,你們聽過嗎?”
  “是不是從后邊整,就能翹翹了?”
  “你還想試試啊,你那屁股,咋干都是耷拉的了。”一幫女的哄然而笑。
風言風語的也不時傳到白潔的耳朵里,白潔也只能默然承受著了。
  轉眼間,出發的日期到了,由于是各學校統一走,白潔一早晨就和王申拿著各自的東西到各自的學校去了。到時候一起在火車站集合。快到出發的時間了,忽然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轎車開了進來,王局長從車里下來,和高義打個招呼,就鉆到白潔的辦公室,叫白潔和他一起走:“白老師,你那個身份證有點問題,你和我先去車站和旅行社說一下吧。”
  白潔真的以為身份證有什么問題,趕緊拎著東西上了王局長的車,王局長和她都坐在了后面,車一開白潔就明白了,肯定不是身份證的事情。 王局長一上車手就摟住了白潔的細腰,白潔今天上身穿的白色的蘋果T恤,兩個聳起的|||乳||峰中間是那個大大的紅蘋果圖案,下身因為坐火車沒有穿裙子,穿了一條低腰的白色緊身牛仔褲,布料有彈性的那種。腳上是一雙高跟的白色布料的拌帶涼鞋,王局長一摸就摸到了白潔腰間細嫩敏感的皮膚,白潔渾身一哆嗦,拿開了他的手,看了司機一眼,司機知趣的把倒視鏡掰了過去。
  王局長已經迫不及待的把手要去摸白潔的Ru房,白潔抓住了他的手不放,王局長左手環摟著白潔的腰,湊上嘴去在白潔耳邊說:“沒事的,小張是自己人,我都想死你了。”
  白潔臉都發熱了,“王局長,你別這樣。”
  王局長把手伸進自己包里,從里面掏出一捆嶄新的百元大鈔,放到了白潔的腿上,“出來旅游,帶點東西回去啊。”
  白潔的臉感覺更熱了,“你拿我當什么人了。我下車。”
  “妹子,你瞧不起你大哥,這是大哥給你的,可沒別的意思,大哥想你了,你要是喜歡就陪陪我,不喜歡我就不碰你了,錢和這個兩回事兒,你要是瞧不起你大哥,你下車吧。”王局長很生氣的長篇大論,仿佛他是最委屈的人。
  一番話說的白潔倒不好意思了,拿起錢放到了自己的包里,“謝謝大哥。”一邊把頭靠在了王局長的身上,用一種近乎囈語的聲音說:“大哥,你要摸,把手伸里邊摸,在外面摸臟了,我可沒法見人了。”
  王局長一聽,大喜若狂,肥胖的手已經伸進了白潔的T恤松散的下擺,隔著薄薄的|||乳||罩,握住了白潔豐滿柔軟的Ru房。白潔渾身軟軟的靠在王局長的身上,王局長摸了兩下,白潔就發出了微微急促的氣喘聲,隔著薄薄的絲織的|||乳||罩,王局長都能感覺到小小的|||乳||頭在一點點葧起。
  王局長一邊把玩著白潔的Ru房,一邊側過頭去嗅著白潔淡淡的發香,不斷親吻著白潔光嫩的臉頰,慢慢的吻到了白潔柔軟紅潤的嘴唇,感覺著肥胖的大臉和那厚厚的嘴唇吻在自己臉上,白潔竟然有一種刺激的感覺,可能有一段時間沒有激|情的Zuo愛了,王申雖然最近有過性茭,但是好像早泄的時間更短了,當然白潔不知道這是因為王申經常晚上偷著看黃|色影碟造成的。
  吻了幾下,白潔張開了嘴唇,伸出光滑香軟的小舌頭,讓王局長吮吸著,兩人吞吐糾纏了一會兒,白潔渾身已經軟綿綿的火辣辣的了,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司機小張已經把倒視鏡調了回來,正對著白潔豐滿的胸部,感受著里面的風起云涌,想象著里面豐滿的Ru房在被人撫摸的樣子。
  這時白潔緊身牛仔褲的扣子已經被解開了,男人的手伸了進去,摸到了白潔白色純絲織的內褲,手滑進去費力的摸著稀疏滑軟的蔭毛,王局長感覺白潔已經動情了,就伸手去向下拉白潔的褲子,白潔拉住了他的手攔阻著。
  王局長明白了,叫司機:“把車在哪兒停一會兒,你下去買盒煙抽,噢。”一邊扔過幾百塊錢。司機很快把車停下了,下車把車們鎖上就走遠了,王局長就去扒白潔的褲子,白潔攔住了他的手,“大哥,外邊能看見。”
  “咱貼了防護膜,前邊都貼了,外邊啥也看不見,你放心吧。”王局長一邊說,一邊堅決的扒著白潔的褲子,白潔也感覺外邊是看不到的,況且現在也是意亂神迷,也就抬起屁股讓王局長拉下了牛仔褲和內褲,光著屁股坐在了涼絲絲的皮革上。
  王局長脫下白潔左腳的小鞋,把褲子從左腿上拉下去,白潔變成光裸著一條大腿,另一條腿上亂糟糟的穿著一條褲腿。男人的手摸到了白潔滑嫩柔軟的蔭部,竟然已經濕乎乎的了。
  王局長費力的脫下一半褲子,掏出堅硬了半天的蔭莖,讓白潔半躺在后座上,把光著的一條腿抬到后坐背上,蔭部完全敞開了,少少的十幾根蔭毛下是粉紅的陰滬,微微敞開的一對蔭唇中間含著一滴晶瑩的Yin水。
  王局長手扶著白潔抬起的左腿,下身插進了白潔的身體里,白潔的身材本就挺高,后座根本躺不下,這樣半躺,王局長更是沒了什么空間,趴在白潔身上的王局長費力的將蔭莖在白潔的身體里抽動著,弄了幾下,王局長沒什么快感,白潔卻被這沒嘗試過的Zuo愛刺激的渾身顫栗。
  王局長拔出了蔭莖,白潔一愣“大哥,你射了?”
  “哪有這么快。”王局長讓白潔起來,站到前面兩座的中間,白潔左腳上穿著一只白色的小襪子,右腿上還穿著白色的牛仔褲,費力的彎腰站在兩座中間,剛好抬頭看見車前擋風玻璃,雖然外面看不見里面,里面看外面卻是很清晰。原來已經來到了火車站了,在候車站前邊的廣場上,車停在一個旗桿的旁邊,車前邊剛好有一群人在等火車。
  白潔剛要看清楚一個熟悉的身影,王局長的蔭莖一下插了進來,“呲—”一聲水響,白潔身子向前一悠,下身能清晰的感覺出那粗硬的東西夾在里面的感覺。
  伴隨著王局長的抽送,白潔渾身很快充起了那種Zuo愛特有的酥麻的快感,同時定了定神,一抬頭,幾乎呆住了,正對著她的是再熟悉不過的人,王申,她的老公,正在離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和他的同事們等著火車,王申的手還扶在汽車的前機器蓋上,而她自己卻光著屁股在這里被一個肥胖的男人J滛著,一種火熱的羞臊感,刺激感讓白潔渾身發燙起來,更清晰的感覺到那種強烈的刺激。
  而車外的幾個人正在閑聊著,有個四十多歲的男老師調侃著王申:“王申,你挺有道啊,你媳婦長得真好看啊。咋追到手的。”
  王申得意的笑了笑:“那叫緣分,情有獨鐘。”這時他一下感覺到手碰到的車在有節奏的晃動。
  “哎,這車咋晃動了?”桑塔納車的隔音并不好,所以白潔一直不敢大聲的呻吟,可王申他們說話的聲音卻有的傳進了車里。聽著他們說到自己更是臊得要命,可還要承受著后邊的刺激。
  “是不是Zuo愛呢?看這晃動的挺有節奏啊。”
  王申聽說了,就隔著玻璃往里面望,隱約看見里面有白色的影子在晃動,好像真的是在Zuo愛,他做夢也不會想到,里面是自己可愛的妻子,光著白嫩嫩的屁股在被人J滛著。
  王申這一望,白潔感覺好像老公和自己在面對面一樣,她看他是那么清晰,但看來他沒看出什么,但下身隨著緊張一下變得緊緊的裹著王局長的蔭莖,沒兩下王局長就喘起了粗氣。
  而屋外,司機小張走了過來,“看什么看。”
  幾個人趕緊閃到了一邊,剛好這時高義走了過來,小張先和高義打了下招呼,王申看到高義領的隊伍里沒有白潔,就問:“高校長,白潔呢?”
  小張一愣,高義曖昧的看了一眼明顯晃動著的桑塔納轎車,和王申說:“她先來了,你看候車室里有沒有。”想著白潔正在里面不知道什么姿勢被王局長干著,而她的老公竟然就在眼前,高義也一下硬了起來,真想上車里看看。
  白潔緊緊的蔭道讓王局長不斷的喘著粗氣,白潔也已經暈暈乎乎的了,下身一邊緊緊的裹著王局長的蔭莖,一邊不斷的分泌著高嘲時的Yin水。
  終于在王申起身到候車室去找白潔的時候,王局長在白潔的身體里噴射出了期待已久的Jing液,白潔趕緊翻出了一些紙巾墊在了自己蔭部,防備著Jing液外流,轉身坐在了旁邊的后坐上,雖然渾身發軟,還是忙著穿上褲子,穿好了鞋子,雖然下身還熱乎乎的流淌著男人的Jing液,但是畢竟衣服整齊了些。
  王局長當然明白白潔的意思,給小張打了個電話,小張上車來,把車開到遠一點的地方,渾身酥軟的白潔才下了車,拎著東西向候車室走去。
王申到候車室里找了一圈,當然找不到白潔,一頭霧水的回來,看到了自己嬌美的愛妻已經拎著兩個大包站在門口了,臉上還紅撲撲的,額頭有點點汗水,王申以為是白潔拎東西累得,趕緊跑了過去,替白潔拎起包,愛憐的掏出手帕給白潔擦汗,一邊的高義剛要開口取笑,看到白潔的眼神,就咽回去了。
  候車室里人都聚齊了,白潔還有點暈暈的看著好多的熟悉不熟悉的身影晃動來晃動去,下身夾著的紙巾濕漉漉的在敏感的蔭唇上摩擦著,讓白潔感覺很不舒服。
  “白潔--”一個火紅的身影從不遠處向白潔跑過來,親熱的摟著白潔的脖子,還是一樣的熱情,還是一樣的嫵媚。
  孫倩上身穿著一件紅色紗質的襯衫,非常寬松,薄薄的紅紗下清晰的看見里面黑色的胸罩扣著一對豐滿的Ru房,兩個袖子帶著長長的飛邊,下身一件白色的短裙,非常短的那種,好像動起來就能看到屁股,實際上是一件白色的短褲,在前邊加了一片擋著的布,變成好像是裙子的那種短褲裙。
  修長的一雙白腿光裸著,一雙淡黃|色的帶白色花邊的小襪子,白色的平跟休閑鞋,在火熱的激|情中還有著一分恬淡。長到披肩的頭發壓著大大的彎,自然飛散的垂落著,有著一種成熟女人不落的風情。
  “孫姐,”白潔回手挽著孫倩的臂彎,“自己來的啊?”
  “是啊,我就喜歡一個人自由自在的。”孫倩的一對秀長的眼睛放射著不羈的目光,肆無忌憚的迎視著那些或者躲閃或者放肆的看著她的目光。
  白潔忽然看見大大的鼻子滿臉苦笑的趙振身邊還跟著一個身材很是豐滿了一點的女人,穿著一身土黃|色的套裙,腰間繃得緊緊的幾乎能看見腰間一棱一棱的肥肉,到膝蓋的裙腳下露出穿著很深的顏色的肉色絲襪,很有幾分姿色的臉上被已經開始增多的贅肉堆擠的有些變形,帶著一個大大的黑色的太陽鏡,旁邊還跟著一個8、9歲的小男孩兒。
  看著三個人的神態,不用說就是趙振的老婆孩子了,人都說X欲得到滿足容易讓人發胖,看來趙振的老婆是得到滿足了,白潔想著忽然明白了趙振為什么滿臉的苦笑,肯定是沒想到把老婆孩子都帶來了,不由得想笑,臉上就洋溢出了可愛的笑容,引得周圍的一些男人看的都有點呆了。
  一邊不斷的和熟悉的不熟悉的老師打著招呼,一邊終于上了火車,白潔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出門,硬臥的火車上中下三層的鋪位,男老師在上鋪,女老師在下鋪,王申和白潔倆人一個在下鋪,一個在側對著的上鋪,孫倩和白潔學校的一個老師竄了過來,和白潔一起在下鋪。
  白潔下身夾著的紙巾已經涼絲絲的了,濕乎乎的很不舒服,白潔上了車就急著想去廁所,可廁所還沒有開,正坐立不安的聽著孫倩胡侃,忽然抬頭看見高義和一個穿著一身乘務員制服的女人走了過來,剛好走到她們這個鋪位,高義已經走了過來,和白潔、王申等人打著招呼,一邊向幾個人介紹:“這是我愛人,陳美紅。這是白老師,白老師的愛人王申。”美紅1.62米左右的身高,散著頭發,深藍色的鐵路制服緊裹著凹凸有致的身子,前面的領口處顯露出白色的襯衫花邊,一截白嫩的胸脯顯示著這個女人身上皮膚的白皙嬌嫩,制服裙下露出穿著淺肉色絲襪的一對筆直渾圓的小腿,黑色的普通的皮質涼鞋帶著半高的鞋跟。東方人特有的鵝蛋臉,彎彎淡淡的一雙眉毛下,一對不大但總是有著一份迷茫的杏眼,小巧的鼻子下,一對看著就很柔軟的嘴唇。不是特別的驚艷漂亮,但卻讓男人一看著就會想到X欲的女人。
  而美紅也在打量著眼前這個她早就聞名的美人,看著心里不由得暗嘆,無怪乎自己的老公會被這個女人迷住。無論是那嬌俏的瓜子臉,還是水汪汪的長長的睫毛掩映著的永遠透露著情意的大眼睛,秀氣可愛的小鼻子,都透著一分女人特有的嬌柔、多情。豐潤卻不肉感,紅嫩卻不艷麗的一對紅唇讓人總有一種想親吻的沖動。薄薄的T恤下明顯豐滿挺立的Ru房,纖細的腰肢,長長的腿。
  兩個女人正在互相打量著,互相有著各自的心思的時候,孫倩在旁邊打破了這一時的尷尬。
  “高大校長,也不給我介紹介紹嫂子。”孫倩的一句話讓幾個人一下從尷尬的沉默中醒過來,互相一陣寒暄。
  白潔當然不知道美紅很清楚她和高義的關系,和美紅聊了幾句,感覺竟然很是投機,美紅也對這個漂亮的小媳婦感覺很是親近,原來美紅這次請了假,跟車到桂林,就和高義一起去旅游,而白潔也從高義嘴里聽到了王局長的老婆孩子也和王局長一起明天從省城乘坐飛機直達桂林。
白潔心里才明白怪不得王局長剛才迫不及待的來和自己弄了一次,原來都被人看上了,一天之間,白潔見到了兩個和自己有關系的男人的妻子,倒是也想看看王局長家里的肥婆是什么樣子。
  飛馳的火車掠過一片片翠綠的大地,白潔一個人坐在靠窗邊的小座位上,白白的小手托著腮幫看著兩邊不斷閃過的村莊和城市,當鐵路兩邊的垃圾越來越少的時候,城市和鄉村的建筑風格也慢慢的有了變化,山東房屋高大的屋脊和院墻已經慢慢露出了端倪。
  白潔的思緒中卻不斷的閃現著各種各樣的念頭,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不堅決,這么容易就被這些男人得到,看著這幾個男人一個個陪著自己老婆的樣子,白潔心里有一種很不是滋味的感覺,她知道這些男人很喜歡她,可是好像喜歡的都是她的身體,而她永遠也代替不了他們的家庭,他們的事業。
  為了事業,高義可以把她介紹給王局長,為了家庭,王局長只能在車里一刻偷歡,而自己為了什么呢,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她都不想那樣,可是卻總會投降給自己日益高漲的情欲,然而看著這些男人的嘴臉,白潔心里真的挺不是滋味,特別是趙振剛才目不敢斜視的樣子,白潔心里更是氣憤。
  抬眼看看王申,這個不爭氣的老公,不知道為什么最近卻越來越覺得王申還是挺不錯地,特別是對自己,真的是死心塌地的,而且毫不保留的相信著她,可是連白潔自己都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會走到什么地步,她知道,自己真該對王申好一點。
  咔噠咔噠的鐵軌的聲音伴隨著夜幕降臨了,黑沉沉的夜色籠罩著飛弛的列車,白潔躺在那里卻有一種特別的興奮,沒有睡著。聽著孫倩淡淡的呼嚕聲,更讓她無法入睡,坐起身,給孫倩把蹬掉了的毯子蓋上,走到車廂的連接處,伸伸懶腰,呼吸呼吸新鮮空氣,剛想回去忽然聽到列車員的屋子里有壓著嗓子說話的聲音。
  “哎呀,你別瞎胡鬧了,我老公在車上呢。這節車廂就都是他們的人,你別鬧了。”白潔一聽一下反應過來,這是美紅啊。
  “得了吧,誰不知道你老公不管你,他看見他一起來,來吧。”一個賴唧唧的男人的說話聲。
  “哎呀,別亂摸,嗯……”聽著聲音是被堵住了嘴。
  “快到站了,你快放開我。”
  “還有一個小時呢,我快點也就完事了。”
  聽見美紅一聲輕笑,“你拉倒吧,你也就123買單吧。呵呵,這么硬了。”
  “哎,你別捏啊,不服氣來啊,看我不讓你高嘲迭起,欲仙欲死。”
  “別吹了,上次在長沙回來,你倒是吹啊,跟爛泥似的。”
  “那不是太累了嗎,今天肯定讓你爽,快點吧。”
  “等會兒,我把門玻璃擋上。”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白潔遠遠看見乘務員室門上的窗戶黑了,聽見里面哼哼唧唧的一陣摟抱的聲音,接著聽到美紅的聲音,“別脫了,一會兒來不及穿,就這么來吧。”
  雖然白潔不是第一次看到別人做這個事情,可這次的感覺卻讓她非常興奮,聽到美紅輕輕的哼了一聲,她知道男人弄進去了,白潔自己都感覺到一種非常的興奮,下身不由得都有點濕潤了,一種火辣辣的激|情在她的心里亂竄。
  聽著屋里若有若無的呻吟聲,喘息聲,還有衣物皮膚摩擦的聲音,白潔感覺臉上滾燙滾燙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了胸前,摸到了自己敏感的|||乳||峰,一碰到已經硬起來的|||乳||頭,她自己都不由得哼了一聲,更加的感受到那種忍受不了的放縱的情欲。
  白潔正微微的靠在冰涼的鐵皮板上,微微的喘息的時候,一個晃蕩的身影鬼鬼祟祟從車廂遠處走過來,不斷的四處摸索著,經過白潔身邊的時候,少婦身上迷人的體香讓他一愣。
  黑洞洞的車廂連接處,只有車外偶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