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白潔少婦-第33部分

,上面有一年輕的女子扭動腰肢隨著平臺悠悠升騰而起。她雙手高過頭頂,兩個手掌反滾著變幻出很多花樣,一條纖腰和個豐隆的屁股扭得如同錯位了一般。孫倩在椅子上隨著音樂的節拍搖晃著告訴白潔,那是舞廳里領舞的小姐。這時,音樂更加凄厲激越,人叢也越來越瘋狂。領舞的女子把上衣一扯,就剩下了|||乳||罩,隆隆的兩陀肉球也跟著節拍撲騰撲騰地跳動,還有著那跟內褲差不多的緊身短褲。孫倩就硬拉著白潔進入了人叢里,她們擠在人群中跟著搖晃,白潔跳舞雖沒孫倩那么揮灑自如,但跳得真的快樂,臉發藍,腳踝發硬,陌生人在這火般的空氣里互相調情,沒有一只蒼蠅可以飛進來并躲過這高分貝和激蕩的微粒組成的可怕浩劫。
  孫倩快樂死了,她跳起舞來幻覺連篇,靈感如泉涌,這是身體過度解放的結果。一個男人在臺上歇斯底里地唱著,一只手從背后摟住她赤裸的腰,孫倩不知道是誰,也不在乎他是誰。孫倩想她已用跳舞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這時,她注意到了白潔,她也扭動得更歡快,她那黃|色的的裙子布料很輕薄,大幅度的旋轉也把裙裾帶動起來,不小心就會現出內褲來,好像她要把心里那臊動釋放出來,她要把煎熬的情欲發泄,她要讓身上激越迸流的血液奔放出來。他又摸了摸孫倩的臀部,并對她微笑,孫倩受不了這漂亮的男人,他覺得孫倩很聰明,一臉靜莫,也就更加放肆," 你有一個可愛的屁股。" 他俯下臉來幾乎貼到她的腮邊,在音樂里對她呼出熱乎乎的氣,對著她耳邊嚷嚷著,音樂太吵了,孫倩就操了他一聲,心里卻想誰叫你那么漂亮,使她變得神經質,孫倩原來不愛說粗口的。這是她很久沒有的一句罵人話,倒把自已嚇了一大跳,這話說得真帶勁,真剌激,真痛快。
  不這么說,心里那點感嘆,那點震動,那種迭宕,可怎么發泄出來。孫倩一下子領悟到人類語言的妙處,怪不得人們有各種葷的素的罵人花樣,原來不是污染嘴,而是痛快心。
  人流在慢慢在蠕動,把孫倩和白潔擠開了,她的手讓人不經意地挽著,當孫倩微笑著轉過頭去,她看到一張輪廓動人的臉,在他隨隨便便的姿態里有一種讓她不安的東西,似乎是獵人面對心愛的獵物時不一般的矜持,他居然也在這里,他漂亮得令人心疼,令人怕自已會喜歡上他但又怕遭其拒絕。小剛光滑的皮膚、高高的個子、做成亂草似般往上豎的發亮頭發,眼睛迷人如詩如煙,看人的時候會做出狐貍般的眼神。" 好象瘦了很多,誰在折磨你,說出來我替你擺平去,折磨一個美麗的女人是一種錯誤更是一種罪過。" 他可以說出整卡車整卡車的熱情的話,說完就拉倒,誰也不會再去提,可孫倩還是很享受這種像烈焰像冰淇淋的語言式撫慰。音樂變得柔和起來了,但燈光卻暗了下來,那些男女已從剛才的瘋狂變得柔情似水了,一對對緊摟著慢慢地挪動。孫倩這才記起白潔,見她自己已回到座位上,就問她:" 怎么樣,過癮了吧。" 白潔沒說話,卻點了點頭,能見到她興奮的神采洋溢于臉上。那男子走了過來:" 倩姐,過來了,跳一會兒去啊。
  " 孫倩就向白潔介紹:" 他叫小剛。" 那男子二十多歲,看來和孫倩很熟悉。
  孫倩就讓他摟進懷中,婀娜多姿地滑進舞池。
  他們不是在跳舞,只是緊貼著相依相偎扭動著,好一會,只是在原地上擺動兩腿。孫倩全身發出充滿快感的戰栗,她把小剛那一頭干燥而又柔軟的頭發弄亂了,讓自已的恥骨擦著他的腿,下腹又是一陣充滿快感的痙攣。小剛只故意輕吻著她的額頭。" 不行,再吻得激烈些。" 孫倩劇烈抗議著,踮起腳尖把打開的嘴唇貼了過去,開始小剛只是輕吻她的嘴唇,接著仿佛不能控制自已高漲的情緒把舌頭深深地伸進她的嘴里并四處攪動著,他的牙齒輕輕咬著她的嘴唇發料,用手抓住她的頭發并撫摸她的腰部,這樣持續著終于孫倩發出了一陣輕微的叫聲,全身發軟差點跌倒在地上。" 你真是個壞孩子。" 興奮得臉上滲出汗的她嘀咕著。
  舞廳的散座中卻是昏暗的,雖不至于伸手不見五指,但面對著面還是不能仔細地看清眉目,黑暗更能激發熱情,黑暗更能使人明目張狂。回到了座位上,沒見著白潔,孫倩想她必是上了衛生間了。小剛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孫倩的身上胡揣亂摸,孫倩已是讓他撩撥得情欲熾熱。每個臺上放著小蠟燭,那飄逸的火苗也象在撩撥著心底的欲望,還有醇酒、鮮花和各種飲料,浪漫溫馨醉人情懷。在這片豪華奢移放縱當中,讓人會聞到醉人的、奇特的各種味道,花的香味和女人香水的味道。白潔回來時,孫倩正和小剛親吻到了一塊,光滑的手臂、白晰的肩頭、裸露的脊背,還有后腦勺和排紅的臉。他們急不可待擁在一堆,各自在對方的身上摸索,兩個人接吻了,小剛用左手摟著孫倩和腰并輕撫著她,右手隔著褲子在她的屁股上揉搓著,輕輕咬著她的嘴唇并用舌頭吸吮起來。孫倩一邊做出了猛烈的反應一邊把手從胸間伸進他的襯衫里面用指甲抓撓他發達的肌肉。東子就過來了,這小子一下就瞄到了白潔,熱情地對她說:" 你是和倩姐一起來的吧" " 是啊。" 白潔揚起春色蕩漾的臉。
  " 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東子。" 東子對付美女很有一套,他一直微笑著,眼睛灼灼如桃花,伸出手來和白潔緊握了一下。孫倩不禁暗暗地叫苦不絕,放縱地笑著在小剛的耳邊說:" 白潔這下完了,落入魔爪。" 這才大聲地對東子說:" 東子,這是你白姐,好好照顧著啊。" " 放心吧,倩姐。" 東子就彬彬有禮的邀著白潔步入舞池。一曲終了,倆人已是好熟悉的樣子,東子不知逗了她什么,白潔放肆地大笑著,還極親昵地推著東子的后背。東子過來對孫倩說:" 倩姐,這里太噪雜了,不如重找個安靜的地方。" 孫倩覺得也不錯,就點了頭,小剛就說:" 出門旁邊有個酒巴,我們到那吧。" 幾個人就魚慣地走出來。
  到了酒巴,又是另一番境地,這里靜寂得像世外桃園,只有悠遠的鋼琴聲若隱若現地輕瀉著。他們叫了東西,自然少不了酒。現在四人已是經徑分明自成一統,東子和白潔挨在一椅子上,白潔整個身子已趴進他懷里,對東子那只環繞在她腰肢上肆意輕薄的手只是象征般地扭動著,說不清是在逃避還是在慫恿。這邊孫倩更是坐到了小剛的大腿上,讓他輕輕地摟住了,把頭放在孫倩的肩膀上,能感覺到他的睫毛在她的脖頸上細微顫動,孫倩的心里引發一陣天鵝絨般的柔情。
  小剛的一雙手慢慢地抵住她的小腹,一雙手也慢慢地觸動了她的臀部。這使孫倩突然感到下身一陣熱浪涌流,一瞬間濕透了。已經很夜了,酒巴的待者打著哈欠睡眼朦朧著看著他們,孫倩卻無半點的睡意,見白潔也像意猶末盡,興致很高的樣子,她提議不如到她家里去,立即得到那兩個男的熱烈的響應。孫倩就招呼來待者結了財,一行人打了車就往她家。
  進了門,孫倩把所有的燈都開著,眩耀地對白潔說:" 你還沒到過我家吧。
  " 白潔四周轉了一圈,驚詫地叫喚著:" 嘩,倩姐你好了不起啊,住這么大的一房子。" 孫倩從冰箱里拿出水果、飲料,然后,沖他們一笑:" 你們隨便,我要洗個澡。" 當孫倩剛進入浴室時,小剛突然從后面緊緊地抱住她,并且在她的頸項間熱烈地親吻著,他掀起她的體恤,迅速地順著她的脊梁直吻下去,動手拉落了褲子上的拉鏈。孫倩扭動著身子想躲開時,長褲突然往下滑落,露出了她豐腴的一雙玉腿。小剛又把她反轉了過來,解開她的胸罩,白細堅挺的胸脯立即呈現在他的眼前。驀地,孫倩被壓在了浴室的地板上,她想叫喊,但好像喪失了抵抗的能力。孫倩身上夾雜著汗味體味香水味使他陪感剌激,他粗魯地脫下了孫倩的內褲,而且自己也極快地裸露了下半身。孫倩的內褲被脫下的那瞬間,她感到了一種受強Jian的氣氛,同時,她也發現自己并不討厭這種感覺。立即,他的手探索著她的下身,他們倆個如貓一般不斷調情,不久,小剛的指尖探進了她最敏感的蔭道,那種感覺立即轉化為快感,他的手指如撥豎琴般撫上又撫下。孫倩喘著氣,任憑他除卻了她身上的僅有的布料。她躺在浴室的地板里,一絲不掛地張開大腿,喉嚨里含含糊糊地吟哦回腸蕩氣的神秘歌謠,放浪得不遮不蓋,妖嬈的沒遮沒攔。
  小剛挺著健壯碩大的棒棒,心急火燎地直插了進去,讓孫倩感到了一陣激動的充實。她竟有些不可自制地呻吟著,隨便他的深入繼續,呻吟轉換成了呼喚,聲音愈來愈大。
  小剛瘋狂地跟著叫喊,激烈地晃動著身體,他的聲音沙啞,且" 呃呃呃。"地發出叫喊,盡管孫倩仰著脊背,但仍能感到有般爆發的熱浪,他沙啞地叫喚著孫倩的名字,不久身體抽動了一下,一切重歸于平靜。當她恢復了意識時,他已趴在她的身上,然而,孫倩仍然可以感到陣陣的抽動,她盡情地享受這快樂的余韻。
  孫倩這才走進淋浴的蓮蓬下,把水掣開得大大的,讓水像針一樣從噴頭激射著,她正對著水叉開了雙腿,挺著胸腈。雙肩后收,盡情地享受水的沖擊,水珠拍打在她的身上四處迸射,本能的快感讓她不由自主地顫抖。" 倩姐,再進來一個好嗎。" 小剛說著。
  " 那你要先求著我了。" 孫倩放蕩地笑著。小剛就跪求著:" 你要怎樣,我就怎樣,寶貝。" 說著,蹭到了孫倩的腳下,一根舌頭就貼在她的下面。" 不要的,那還在流著你的Jing液。" 孫倩努力逃避著,他的只是模糊的鼻音:" 你的也不少。" 孫倩不禁呻吟一聲,頭向后仰靠著,用力靠在瓷磚墻上的支架上以免滑倒。小剛站起身來,用雙臂抱著她,回到了臥室。臥室里的門并沒關嚴實,聽見了客廳里白潔咿咿啊啊的呻吟聲,孫倩就掙脫開小剛,到了門縫朝外窺探。白潔已是赤條條一絲不著地仰躺在長沙發上,東子趴在她的上面,腰肢和屁股正奮力拱頂,那急風暴雨般的節奏把白潔樂得手舞足蹈,跟著也扭腰送胯地如薪添火助著興致。孫倩看得不禁一個身子靠向墻壁上,長嘆一聲閉上了眼睛,小剛上前摟緊了她,笑嘻嘻地說:" 你像個沒了骨頭的布娃娃。""我一身都酥軟了。" "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 這是白潔急促的叫喚,只見她一頭黑發搖晃不絕,雙腿高舉緊夾在東子的腰間,整個身子都已懸空起來,東子奮起猛地聳了幾個,也輕喊著,孫倩能見到他的屁股在快速地抖動,然后,才慢慢地倒在白潔身上。" 姐,你這下邊真緊,跟你Zuo愛真舒服" 東子就摩挲著她的臉說,跟著就一雙手在她的Ru房間放肆地揉捻了起來。
  "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 白潔的臉泛著幸福快樂的光彩,斜飛著媚眼說……
  " 要不是白姐下邊這么緊,我還得半小時" 東子埋下臉,在白潔的|||乳||頭上輕舔慢吮。孫倩就扔下一句:" 那邊有空房間。" 說完,關閉了房門,扯著小剛撲到了床上去。
朦朧間不知已是什么時候了,小剛醒了過來,伸開了四肢在床上打挺,把骨骨節節的乏困逼了出來。他找了一根香煙叼在嘴角點燃。躺在他身旁的孫倩赤身捰體只蓋了條毛巾被,像是完全還沒有清醒來似的一動不動。他想起了沙漠風吹過形成的起伏優美的沙梁,沙梁下有稀稀的毛拉子草,草窩里有一個精巧的泉眼。小剛變換了一個姿勢,用大腿再次纏住了她,小腹也頂在孫倩高聳著的屁股上面,粗碩了的棒棒如同長眼似的,一下,就在她那叢萎萎亂草叢中找著了泉眼,那里還滲香流蜜地涔涔溢出些汁液了來。接著他把煙霧噴在她玫瑰紅的頭發,鉆進頭發的煙霧變成幾縷細流慢慢地升起。他低下頭,在厚幔的窗簾遮蓋下特有的黛色的朦朧中,輕輕尋找孫倩的嘴唇。孫倩正做著一個香艷的夢。夢里的她,正漂蕩在天空中,一群大雁從她的身邊飛過,翅翼里扇起的氣流使她旋轉如一只紅色的陀羅,發出嗡嗡的嘯響,使她渾身癢癢難耐,便有一只大雁伸著粗壯的脖子,探進了她身體里邊,用尖嘴一下子一下子啄擊她身體最癢的部位,一種奇異的感覺襲擊了她的身體,使她忍不住大聲地像一只大雁一樣快活的吟唱起來。這時,她就醒了過來,她睜開了眼睛,跟小剛對視片刻,然后靜靜地接吻,經過酷睡了的吻溫情脈脈,像小魚在水里游動時的那種潤滑。   孫倩想挪動身體,發現真的她的那一處地方正讓大雁啄著了,她嬌柔地咕嚕了一聲:" 你還要啊。" 就遏制不了自己似的把腰一沉,把小剛那根魔棍盡根吞沒了。
  小剛有著年輕男子漢特有的精力,對他幾乎狂暴的粗野行為大喜若望,孫倩在他的身上品嘗到了真正男人的滋味。
  從昨晚好幾次性茭之后轉醒了過來的孫倩,用有些膽怯又有些陶醉的眼光仰望著興奮的小情人:" 你怎就愛不夠啊。""因為姐太迷人,那個男人都一樣的。
  " 小剛說著,用已經恢復了的體力再次發狂般地迎接了孫倩。" 真的是一個超一流的高手,你又把我的欲火勾引出來了。" 孫倩閉著眼睛喘息地說。像是有人放了一把邪火,那把火很酷毒地從地獄一直燒到了天堂。孫倩從來沒有那么地亢奮過,疲倦過,欲仙欲死過。這個雄健的男人讓她認識到作為一個女人是多么幸運,而擁有一個真正的男人又是多么不容易。
  當他們又經歷了一陣高昂激越的高嘲,才發現已快到中午了。出到了客廳時,東子正獨自對著電視,擺弄著手中的遙控器。" 白潔走了,什么時候走的。" 孫倩邊走邊挽著頭發問。" 是八點多就走了。" 東子說著眼睛不敢正視她。薄而透著輕紗裹著一個絕妙的胴體,窄窄的雙肩徐徐地細下來,一根綢帶子束在纖細的腰間,隆起的胸脯含蓄地暗示著什么。在恰到好處的地方,細下來的圓潤驀地舒展膨脹成一個誘人的空間。" 小剛哪。" 東子問。
  " 軟綿綿的,下不了床。" 說著,就咯咯咯地放縱一陣大笑。東子就起身朝那房子里探頭,孫倩隨后才說:" 說笑的,洗澡哪。" 東子一只手就按捏在孫倩的屁股上,孫倩拍開了那只像火鉗一樣滾燙而危險的手。走到了長沙發上,東子就跟到了長沙發說:" 倩姐,你知道身上那一處最惹人嗎?" 孫倩仰起臉問:"那里啊。""就這屁股以上的,我已經注意好些時候了,你要坐下,簡直像一小提琴。" 孫倩讓他給哄得臉上現著明麗的笑。" 你說東子,昨晚你對白潔使了什么手段。告訴你,她可是良家的少婦。""倩姐,什么事都瞞不了你,就一點西班牙蒼蠅,就把她樂得那樣。" 東子挨著她在沙發的扶手坐下。看孫倩的背實在像琴,心里便有些癢癢的,一時把持不了,正要把手掌伸過,卻怯了下來,只用手指頭戳了一下她的脊骨,戳得有意無意。
  " 我告訴你,白潔是我的妹子,你要好好地待她的。" 孫倩正式地說。東子赴緊答應:" 那是那是,不過,倩姐,那白姐真夠味兒,一脫衣服,那身段,那皮膚,真的讓人受不了。尤其是她的奶子,軟呼呼的,沒得說了。" " 又在胡吹什么。" 小剛走了出來,他赤身只圍著大浴巾,手中還有小一條的毛巾揉著濕淋淋的頭發。東子赴緊挪動位置,從扶手挪到了沙發的另一端。" 東子。咱該走了。
  " 小剛招呼著他,東子就對孫倩橫臥在沙發的身體艱難地咽下嘴里的垂涎。
  下午快放學時,孫倩就給白潔家去了電話,是王申接著,說白潔還沒回家。
  問孫倩有什么事嗎。孫倩就應酬著問他昨晚打牌贏了沒有,要他請客的。電話那頭王申好像戀戀不舍,有很多話要說的樣子,孫倩也懶得理會他,就掛掉了。
  回到家里,覺得好冷清。老公家明要周末才回,她的干爸張慶山這些天去了南方,趙振又沉迷到了牌卓上了。就再往白潔家打電話。" 妹子,咋沒找姐姐出去玩呢?" 還好,白潔已回家了,孫倩就斜躺到床上,在電話里問。
  "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鬧了。" 那邊白潔甜甜地說。
  " 東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來玩,昨晚玩的過不過癮啊?"孫倩笑著對她說。其實她這時也正想著小剛,一想到他年輕的肌肉緊繃的身體,孫倩不禁涌動了一陣熱潮,大腿不由自主地夾緊。
  " 別亂說,他想他的唄,跟我有啥關系。" 白潔說得好像很冷淡,但孫倩聽得出那是她故意裝腔作勢的。孫倩說說著:" 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興的嗎?" " 再說吧,去我在給你打電話" 白潔突然一陣慌忙,想必是她老公王申在了身旁,急急就掛了電話。
  孫倩從沒如此冷清過,正當她百般無聊的時候。家明卻回到了家,同時,也帶來了小北和他的媳婦。小北剛一進門就嚷嚷著:" 姐,我們倆口子看你來了。
  " 從他們認做干親起,孫倩跟他已是前嫌盡棄,小北總是單呼孫倩一個姐字,那樣透著股甜膩膩的親情。那時,在張慶山的授意下,家里的人都送孫倩見面禮,就連小燕也從脖頸上摘下白金項鏈送給孫倩,小北卻別出心裁地只給孫倩一金卡。
  后來孫倩偷著在銀行里一查,卡里竟存進了整整十萬元。這份豐厚的禮物讓孫倩領略到了他的豪爽,同時,對于這張家的公子也有了另外一種眼光。
  家明只帶著一個小包,他進臥室的時候就抱怨孫倩,怎么把那房間搞得亂七八糟的,像大軍剛撤退時的狼籍。那些絲襪、口紅、香水、潤膚露、胸罩、內褲,扔得到處都是,讓他有點躊躇,費了好多的勁歸了類,放在他認為該放的地方。
  孫倩在廳里給小北夫婦沏著茶,一雙眼珠卻時時對著房間,家明的突然回家真的讓她措手不及,她想床單上一定有昨晚跟小剛的蛛絲螞跡,至少那些Jing液的白漬依然殘存著,不管是她的還是男人的。
  " 你們隨便,我要服待老公洗澡了。" 孫倩盡管心急火燎的,但臉上還是堆著溫馨的笑容。小北就對媳婦說:" 瞧見了吧,這才是老婆。瞧人家那素質。"孫倩在臥室里就嬌嗔地對著家明:" 領著別人到家也不言一聲。你看人家,連內衣內褲都沒穿著,都讓人笑話了。" 孫倩的一句話就把家明的情欲撩撥出來了,他放下了手中的瑣屑東西,把孫倩摟了過去,嘴里急著說:" 我瞧瞧。" 邊說著邊掀著她的睡袍,孫倩在他的懷里做出柔若無骨的樣子任他胡鬧。他的嘴唇慢慢升了起來,尋找另一片溫潤的唇。" 不要嘛,煙味好重的,快洗澡吧。" 孫倩將快要挨向她的臉推開。家明只好說:" 好吧,我洗澡。" 就乖乖地進了洗漱間里,孫倩急忙換過了床單,這才輕舒一口氣斜靠在洗漱間門框站著。
  " 小北剛好跟媳婦要進城,我也就跟他們的車來。反正明天也沒課。" 家明一邊沖著頭上的泡沫一邊說。待洗干凈了頭發發現,孫倩已沒了蹤影。
  孫倩在客廳里正跟小北談笑風生,似乎說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孫倩不端不正地坐在單人沙發上,一條腿勾住了沙發的扶手,高跟綿金拖鞋蕩悠悠地吊在腳尖,隨時可以啪的一聲掉下地來。不斷的咯咯咯的笑聲旁若無人地回蕩著。小北聽著孫倩說話,她臉上的表情很豐富,而且總是煞有介事地用纖細的小手比劃著,他就被煽得坐不住了,心里便有一種異樣的內心的焦渴,似乎這女人不是用嘴在說話,而是用豐滿的Ru房或是漂亮的大腿甚至是那地方說話。
小北的媳婦鳳枝孫倩只見過一面,還不那么熟。齊眉短發,白胖面皮,套一件純白西式裙衣,下著緊臀短裙。在孫倩眼里,這小媳婦就像野地里的一株野花,飽滿的身體洋溢著健康的生命力。眉眼倒是俊秀,只是神色總是郁郁不歡,滿腹心事的樣子,她對孫倩在家里輕挑的衣著和舉止有些隱隱的不快,時不時用警惕著的眼光掃瞄著老公。家明這時出來了,問是到邊吃飯還是在家里,小北正一雙眼在孫倩活泛亂跳的,就隨口答著:" 簡單點,在這吃。" 家明就換了衣服,出門去了。
  吃過飯,小北帶著他們到街上狂購一番,他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孫倩,不好意思美其名要給媳婦舊貌換新顏。自然地,逛得多的是服裝店、百貨商場了,小北這人很細致,只要孫倩的對那些商品眼里有一絲眷戀的,他都毫不猶豫,慷慨解囊,一擲千金眼都不眨巴一下。在珠寶柜臺上,孫倩看中了一條鑲鉆的項鏈,特別是那墜著的紅寶石,有指甲那么大,晶瑩剔透,孫倩讓那小姐拿過來,放到了自己的胸間比劃著,興奮的神色洋溢于表,只是價格不非。孫倩戀戀不舍地走開了,卻尋不著家明他們,徑自往服裝部去了。那里的名牌時裝高掛低擺,一行行、一列列密密層層地很快就將孫倩淹沒了,她拎起了一件衣服,?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7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