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白潔少婦-第32部分

漫不經心地點燃一根香煙,調皮地將嘴撮了起來,紅圓如櫻桃,吐出的絲絲煙霧漂漂渺渺,再把香煙遞給了他。然后,這才起身伸個懶腰,赤膊著身子溜下了床。一頭濃密的頭發飛瀉齊肩,就這樣婀娜地走進房間里的洗漱間。
  孫倩很得意地在洗漱間里哼著歌謠,張慶山相信那歡快的曲子是由衷的,是從她的心里發出來的。他也很得意,女人就是男人胯下的空谷野馬,只有征服了女人的男人才能征服世界。她出來時,不知從那弄來了寬忪的浴袍,但也遮掩不住她每一處成熟豐滿的曲線和輪廓。她走到床邊,眼睛里閃爍著逗趣的笑意,將個身子撲向了他,雙手盤繞住他的脖頸,她與他貼唇相吻,熟練地扭動著腰肢。
" 老爸,熱水放好了,快洗吧。" 他用手捏緊她的屁股," 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兒。" 說著,就起床進了洗漱間。孫倩像哄小孩一樣將老頭哄進了浴池里,然后,她再脫了衣服,輕輕地舀水,潑灑在身上,大理石鋪著的地板太滑溜了,孫倩只有張開雙腿努力撐著。池中的他仰頭笑著看她,不斷地找尋機會馬蚤弄著她,孫倩扭怩地閃避著,才進入浴池。早在里面的張慶山已讓出一個位置,留待她的到來,當她的身子浸入水中時,他突然反轉身來,孫倩驚呼著,并用浴巾遮住了身體。
  他笑意盎然地注視著她,輕柔地吻著她的額頭。逐漸地,孫倩接受了他的擁抱,在碰到了他身體時,她由得輕喚一聲,她發現自己的雙眼迷朦了,肩膀無力,慢慢地,張慶山抱住了她,拿掉了她身上的浴巾,孫倩想閃避,但讓他壓住了,當他涼爽的嘴唇印在她溫熱的身體上時,孫倩覺得格外舒服,在身體緊密貼合著時,他從她的下面撫摸著她的胸脯,在緩慢地揉搓著她Ru房的同時,并不停歇地親吻她,孫倩覺得全身已好像水母般地發軟,喪失了氣力,快要虛脫了一般。接著,張慶山抱起了她的身體,執拗反復地撫摸,另一只手則游蕩到了她的下體,一瞬間,孫倩的身體顫動了一下,閉著眼睛任由著他擺布。出了浴池的他,在兩人身上涂沫著香液,并讓滿是泡沫的軀體緊密地貼在一塊,終于,孫倩扭動著她的身體,忍不住地呻吟起來,于是,張慶山不顧一切地把她壓向墻壁,他沿著她的脊背吻如雨下地,并突如其來的從后面壓上,孫倩剛想轉身,但他強大的力量往她壓著,已經將那怒氣沖沖通體紫紅的棒棒頂直了她的里面,孫倩的身子如奶油般地溶化了,忍不住彎下腰,把屁股更高聳迎向他,快感自腳尖直沖頭頂,他仍是激烈地竄動著,好像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里。孫倩感到了后面的他氣喘如牛,全身一陣陣急促的抽搐,赴緊叫喚著:" 別在這,我要到床上。" 兩人也顧不了身上涂滿著的香液,手拉著手到了臥室,倒向了床上,張慶山眼見著孫倩兩只淡紅的|||乳||頭和紫色的肚臍像三眼女妖誘惑而不懷好意地對著他,頓時那棒棒粗硬得駭人碩大,她抽動大腿催促著:" 快點給我啊,我要嘛。" 他們再一次合為一體了,她閉著雙眼,開始搖動屁股,身體讓撞擊得直打顫,不禁動情地叫喚著:" 啊,呀,老爸,真是太好了。" 下面的屁股更是大力地拋抖著,身體仰了起來,手指緊緊扳住他的背脊:" 噢,我快死了,快點。" 孫倩知道自己的高嘲來臨了,蔭道里正一陣一陣地抽搐著,好像從芓宮里涌出一股讓她舒心悅意的滛液,那液汁帶著強烈的快感傾巢而出,使她整個人好像騰空而起。這時,她的眼睛突然睜得大大的,帶著一種呆滯的而泛光的神彩。隨即一聲高呼,整個身體把他緊緊夾住了,她覺得他也在她里面暴脹著、戰抖著,Gui頭就像觸電似的一抖一顫,而且一下比一下更快更急,便有排山倒海的激流向她襲來,她能感到他是那么的強勁,假如不是在她里面,那鼻涕一樣粘稠的Jing液忽地會噴射出去好幾尺。他們兩個同時到達了欲火的高嘲,他全身忪懈地離開了她,攤開了四肢,并排躺在床上的兩具捰體都沉浸在愛戀的回味中,孫倩緊握著他的手說:" 太舒服了。" 張慶山又貪婪地撫摸著:" 你剛才終于承認了。" 孫倩在他的撩撥下哼哼哈哈,微微地扭動和顫抖:" 我承認了什么。" " 你不是都叫我老爸了。" 他激動而不失清醒。
  " 我叫什么了。" 孫倩感覺著他的忘情。
  " 你叫我老爸了,你承認是我女兒了。我要在市里最豪華的酒店舉行一個儀式。" 他說。孫倩幾乎有一種成就感,甚至為自已的成熟和藝術而驕傲。她緊緊地擁抱著張慶山,緊閉著眼睛,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說,疲沓沓的像個橡皮人。
  過了好一會才開口:" 不,我要在大山里辦,我要名正言順讓你的家里知道。
  " " 好的,都依你,乖女兒,只要你喜歡,什么都依你。" 他邊說著手就在孫倩的下面撥弄著。孫倩跟著放蕩地尖笑:" 那有老爸對女兒這樣子的。" " 誰讓我女兒這般撩人啊。" 說著,就壓向了孫倩,他感覺到的只是一股熱浪,一陣狂飚,一種說不出的激越。
  她哼哼地呻吟著:" 你說我怎就撩人了,你說什么野話了。" 說著便狂野了起來,不停地叫著你壞你壞。孫倩更是推波助瀾,把兩個人的境界又弄得風起云涌。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張慶山才離開,那天夜里他是緊緊地握著孫倩胸前那對寶貝入睡的,在他眼里,那真是完美無缺的Ru房,豐腴而不肥大,堅挺而不失彈性,仿佛那是兩只可愛的小鳥,不緊握它,它隨時都會乘黑夜飛走。孫倩覺得他有時用力過大,疼得幾乎叫出聲,但她緊咬著嘴唇不叫,心中卻有一種隱隱說不出的甜蜜。
  他走的時候搜索了全身,把所有的現金都留下給孫倩,并把那手機也留下了。
  看他一臉倦容孫倩真于心不忍,昨晚也太過瘋狂了,總是愛不夠。就在剛才吃過早餐的時候,他們還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又來了一回,他已經沒有那種勇往直前的威猛強悍了,但熱情依舊不變,可惜最后送給孫倩的那東西只有那么可憐地一點點。以致在他拍打著她的屁股說他走了時,孫倩真想再緊緊擁抱他。樓底下那該死的司機把啦叭按得就象摧命,孫倩只能依依不舍地和他道別。
  下課的呤聲已是響了好久,那些學生還是興致末盡的樣子,沒完沒了的向孫倩提出了好多問題,孫倩總是能感到學生們熱切的目光,還有的竟是赤裸裸,充滿Se情地直對她身上女性的特別部位。特別是那些男生,有時總讓她有懷疑是否該穿嚴密一點的衣服,但孫倩并不介意,有時還有些很欣賞似的,男人專注的目光總是能激越她的某些欲望。讓他們纏得沒辦法,孫倩還是再講了一會。一宣布下課,她就急忙進了衛生間。
  音藝教室旁邊的衛生間,孫倩根本沒有尿意,只是內褲里濕漉漉的讓她不舒服,她在那一處墊了些紙。出來時,對著鏡子補了些妝,以前這扇鏡子確是那些情竇初開的女孩子們傳遞情感的地方,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從誰開始,那些女生在涂脂抹粉、描眉抹唇之余,都喜歡將自已的唇印吻向上面,或是用口紅畫出心形的圖畫,強調了很多次,但都屢禁不止,反而漸演漸烈。那一天孫倩乘著上課前的時候,當著班里特別是那些女孩子的面前,從衛生間里拿來刷廁所的拖布把這玻璃鏡從頭到尾試擦了一遍,從那以后誰也不敢再往那上面獻上香唇。
  其實這一招孫倩也是從她的老師那學來的,那時候,她也跟眼前的這些小女孩差不多,喜歡在鏡子前面搔首弄姿、顧盼自憐。她從衛生間里出來時,同學也都走得差不多了。這段日子孫倩春風得意,攀上了張慶山這高枝讓她受益匪淺,還讓家明在大山里重新威風了起來。孫倩的聰明就是把認親的議式放到了大山里辦,讓所有的大山人知道,如今她已是張慶山的干女兒了,自然,家明也就是他的干女婿。那議式的場面隆重熱鬧,誰都知道其中是怎么一回事,但誰都笑意盈盈地向張慶山祝賀。就是這段日子里讓趙振冷落了,把他急得如同沒頭的蒼蠅,老是給孫倩打電話,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孫倩也只是嫣然一笑,也不解釋清楚,讓他急去,對付男人就該這樣。
  孫倩收拾好教具就下樓,下著樓梯時她三步做著二步往下走。后面的女孩子就一齊笑她,孫倩不解地回過了頭,剛好兩腿上下站著二級臺階,上邊的腿就彎曲如弓,下面的腿卻繃得筆直。就聽見有人急促的呼叫:" 當心裙下。" 孫倩心中一驚,下意識地雙腿一夾,往下面一看便有男生好幾個一溜坐在欄桿中向上仰著腦袋。孫倩的臉就發燒起來,這才發現其她的女生下樓時都是那樣小心翼翼,盡可能將步幅邁得很小,而且盡往樓梯靠墻的一邊走。孫倩的臉上不禁一紅,偏偏今天穿著短裙,而且她清楚地記得,里面又是丁字型的紅色內褲,根本掩蓋不了什么,一想到她的下體在學生面前暴露無遺,竟有些心慌意亂,眼里就迷離作色,泛起閃閃的光芒。孫倩就是這樣,讓人偷窺了,反而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好像有一點兒的火星,讓心中那股欲火燃燒著了。直到了教務處,孫倩的臉還是火辣辣的,紅暈纏繞。
  教務處里熱鬧非凡,卻原來是劉主跟吳艷要結婚了,大家商量著湊份子跟他倆賀喜,趙振也在其中。見孫倩面紅耳赤的樣子,王申就上前關切地問:" 孫老師,你那不舒服了。" 孫倩就對笑了笑:" 沒事,謝你了。" 趙振過來,就訓訴王申:" 快點去記好了,誰讓你跑來獻殷勤了。" 引得同事一陣嘲笑,孫倩不禁可憐起他來了,王申總是不分場合環境,做著些不適時務的事。隨后,那些同事都知道趙校長心里不是很痛快,借故逃的逃、走的走了,轉眼間,教務處竟冷清了起來。趙振就把孫倩叫到了他的辦公室里,他還來不及關門,孫倩已經撲進了他的懷里,狂熱地親吻他,猶如一只老虎,她迫不及待的欲望讓他驚愕,他們邊親著邊蹌到了沙發,就在沙發里摟到了一塊,趙振親吻著她的發燙嘴唇,撫摸到了她的Ru房,他挪開了她的|||乳||罩,嘴就埋下到了她的胸窩。" 不。" 他使孫倩高興得大叫,抗議著:" 我想立即。" 說著把她那豐腴的大腿蜷了起來,自己的雙手就要把褲衩脫下來。趙振也讓她的激|情感染著,解開了襯衣的鈕扣。偏偏這時孫倩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那聲音清脆悅耳,但卻讓她聽著竟是那么煩躁,好像摧命的喪鐘。
  電話是張慶山來的,他就在校口,等著接她吃晚飯。孫倩抱歉地朝趙振聳聳肩膀,摸著他的臉說聲對不起了,就整整衣服走了。趙振也風聞最近孫倩正跟一老頭打得火熱,他并不在意,想那六十多了的男人還能做什么,而且孫倩是那種情欲勃勃,風情正茂的女子,老頭如何奈何得了。還不就是仗著腰桿里有幾個錢,不能滿足之處全用銅臭彌補。趙振就從樓上看到校門橫臥著的黑色凱迪拉克,像海里的一條巨鯨,就把孫倩吞沒進去,隨后搖頭擺尾地一溜煙游走了,他嘴里就罵罵咧咧,一串串臟話,像黑色葡萄一樣飽實,一樣累累垂垂。
  孫倩一上了車,張慶山就在后座上把她的兩條腿提起放在懷里,脫鞋來捏。
  她的腳踝彎彎若弓,柔軟無比,他真不相信它竟能支撐著這么一個身子,一節節細嫩的五根指頭和玉片一樣的指甲。突然附在她的耳邊說:" 我真沒出息,每當遇見你的時候就燥得不行。" 孫倩就朝他的胯間中去探,果然如棍豎起,就解了他前邊的褲襠,彎下了頭來。男人恐外邊的路人見了,用手努力支開她。孫倩不依不撓地說:" 我已經濕了。" 他伸手往她的裙子去一摸,果然也濕漉漉一片,就擰了孫倩的鼻子羞她。而孫倩卻摧波助瀾,一張嘴張開到了極致,把他那東西的頭兒盡吞進口里,一根舌頭就在那伸展舔吮。像孫倩這樣的女子若在男人面前撒起嬌來,比那些黃花閨女更有一番撩人的滋味。張慶山那經得起她這般的撥弄,驀地產生了一種欲竄鼻血的感覺,對開車的司機說:" 德子,再繞一圈,擇那人少的地方開。" 孫倩感覺到那東西迅速地膨脹,變硬,于是肆意地撫弄了一番,終于逗得像一根可怕的鐵杵。他舒服地哼著,一邊在她的臉上胡亂親著,一邊把手在她的下面攪弄著,他驚訝地發現只那么一會,孫倩的內褲里面已是泛濫一片,還有她的那花叢里的一小花蕾,像一只斗不敗的公雞頭那樣一伸一昂的顫動。他明白,這女子已經情迫熾熱,就抱起了她的身子狠狠地一樁,如同親吻一樣,孫倩的下面很熟悉地就跟他那強悍的東西接納到了一塊。她感覺了他的那東西在里面上下左右前后各個角度撞擊著,一陣陣透徹的酥麻席漫全身,她不禁長嘆了一聲,隨即咬牙忍住了,繼續上下聳動地迎合著他,她真想此時能夠攤開四肢躺下來,但車廂里狹小的空間讓她只能這樣保持著這等姿勢,與他的那根東西周旋著。
  她像只小母貓一樣伸出舌尖舔著他,加倍地剌激他。她的那雙柔軟的雙手不住地在他的頭發里摩挲,摩挲得他難忍難耐,如狼低嗥如虎長嘯,抖起精神挺起尖利的矛槍向她挺剌,她的屁股靈巧地湊合他,雙臂緊緊摟住他公牛一樣粗壯的脖子。
  她親吻他的眼、鼻、面頰、唇,親吻他發達的胸肌、嬌嫩的腑窩,吻得他體內再一次燃起熊熊欲火。
  孫倩的臉漲得通紅,眼睛睜得越發的大,越發的清光閃閃,像一只發怒的小母貓,又逼人又可愛,看得德子發起呆來,不覺怦然心動,一條毛絨絨的蟲子在心里慢慢地蠕動起來,攪得他心里奇癢卻又無處可搔,有一種說不出的焦燥和興奮。德子跟著老頭好多年,從沒見過老頭這么張狂著,情欲比他們這伙年輕的并無兩樣。他悄悄地調整了后視鏡,而且是對準了孫倩的下體。趴在張慶山身上的孫倩裙子被撩到了腰際,一個白皙的豐隆的屁股正上下聳動著,依稀還能見到那叢黑毛染著水珠。他媽的,真白。成熟女人的豐盈體態就像滿滿一杯上等的葡萄酒,雖隆而不漫溢,沒有那個男人見了不想抿上一口,只要他是真正的男人。德子在心里輕嘆一聲,他沒有參加大山酒樓那天對孫倩的蹂躪,孫倩的身體,孫倩那滛蕩的樣子也是后來聽伙伴們說的,他認為他們有些信口開河,胡吹海侃夸張其事。今天總算讓他親眼見識到了,難怪老頭為博得她的歡心而拚命花錢從不蹩一下眉頭。他把車開上了市效的高速公路上,一個不留神,那車子斜斜地沖向路邊的護攔,他驚得頭上滲出了汗珠來,精力旺盛的他身體膨脹得幾乎崩裂,他不禁騰出一只手隔著褲在胯間揣摩著,就有一腔激|情蜂擁而出,那原本通體充血鐵杵一樣的東西變得蔫蔫巴巴鼻涕蟲一樣。
  孫倩感到老頭的高嘲快要來臨,那東西在那里脹大瘋長,直頂得她心慌身麻無所適從,她收腹提臀,將蔭道的壁肌緊緊夾住,就聽著老頭一陣悶哼,那雙抱著她屁股的手更加有力地抓撓著,汪汪汩汩的Jing液就在她里面歡歡地激射著。將他埋藏了許久的欲望像洪水一樣在她幽邃美妙的蔭道里渲瀉一空。把她美得不禁也輕哼長嘆,感受著欲仙欲死的激越噴濺。
  劉春生和吳艷的婚禮是在大酒店舉行的,他們倆個都交際廣泛,除邀請了學校里的教職員工,還有很多外面的朋友。孫倩是和趙振相約赴會的,一路上,趙振就怨聲載地道責怪孫倩穿得不類不悴,顯得不夠嚴肅隆重。孫倩穿著流行的低腰長褲,緊窄的下腹束縛得身子曲線玲瓏,上身卻是短小的體恤,露著一抹白溜的小肚,和那個笑瞇瞇的臍眼,最要命的是那低腰褲子,稍晃動就見著里面黑色的內褲邊緣。大酒店裝璜豪華,大堂的穹窿極高,垂瀉下瀑布般密集有序的水晶條,閃射出柔和的如霜如雪的白光。當堂一池噴泉,那水珠盛開著如銀菊吐蕊,跳珠迸玉,池中有各色各種金魚,像這大酒店的這些客人,男的個個腆胸突肚。
  女的豪|||乳||豐臀,衣著色彩斑讕,花里胡哨。
  婚宴就快要開始,賓客們正依次步入座位,雜亂的步履聲之后,就是脫外套飄動的一陣涼爽,慘和著汗味。座次的謙讓就好有一陣爭執。遠遠的,孫倩就見到一穿黃|色邊衣裙的背影十分熟悉,旁邊卻是她們校里的王申,待到近了,她見竟是白潔,自從學習回來后就再也沒遇見過,今天在這相聚,孫倩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就悄沒聲色地繞過人堆,猛地從她的后面一下樓緊了她的肩膀,同時把一個笑容可掬的臉伸到她眼前。白潔也是驚呼上一陣,倆人不顧眾目睽睽就親熱地摟到了一塊。" 你們認識啊。" 王申就對孫倩說,一雙眼極不老實地在孫倩的身上亂瞄。
  " 是啊,你挺有艷福啊,原來我們妹子是和你一家的,咋不早介紹呢?" 孫倩就瞪了他一眼。王申就自認很幽默地說:" 啥時候成你妹妹了呢,那我不成了你妹夫了嗎?" " 想的美" 孫倩就把白潔拉到了她的那一卓子上。趙振當仁不讓地端坐在主卓的大位上,其它人知趣地也把他旁邊的位子留空著。孫倩見趙振旁邊只是一個位子,就把白潔扯到這卓子的另一端里,把王申獨自涼到了一邊,他還在那邊癡癡地呆著,不知腦子里胡思亂想著什么。還好,趙振就對他叫了一聲:" 王申,來過來喝酒" " 趙校長,我不會喝啊。" 王申從不曾受到如此的抬舉,一臉誠惶誠恐受寵若驚的樣子。" 男子漢大丈夫,不會的學啊,來。" 趙振見王申還納著不動,起身把他扯了過來,讓到他旁邊的空位置上,王申就在這主卓上趙振的身旁坐下。孫倩就嘴角不經意地流露出一絲嘲笑,還拿眼睛瞟著旁邊的白潔,見她沒察覺什么,也就把嘴邊的話吞了下去。就給白潔挾上一塊魚,說:"妹子,天天都在家干什么呢?""沒什么事情啊,就是看看電視什么的" 見白潔這等嬌柔含羞的樣子,孫倩就越發想逗弄她。
  " 沒找男人玩玩啊。" 孫倩一臉的壞笑。
  " 去你的,你才找男人玩呢。" 白潔雖然臉紅了,可讓孫倩這么調侃卻沒怎么覺得討厭。
  " 我當然找了,要不我給你找一個" 孫倩說這話,一雙眼睛就朝趙振那里對白潔眨巴著,白潔一下就明白過來,滿臉一紅,不好意思地把個頭低下了,腳卻在卓子底下狠狠地蹬了孫倩一下。說" 你自己找去吧。" " 好啊,咱姐倆一塊找去啊。" 孫倩就在她的耳邊說。
  她們倆旁若無人地自顧你來我往地說了很多親密的體己話,婚宴也進行了差不多,男人們喝酒時吆喊的叫嚷令人頭痛,連續不斷的譏諷和惡俗下流的玩笑不絕于耳,他們正在商量著后面的娛樂,聽著是要打牌一樣,而且還聲嘶力竭地嚷嚷要玩個通宵。白潔經不住孫倩的再三慫恿,倆個人就起身離座,說聲上洗手間,白潔卻走到王申那里耳語了一番,然后才跟孫倩勾肩搭背一溜煙地走了。
她們一出酒店就打了個車,沒一會,就到了萬重天迪斯科廳,孫倩牽著白潔在人堆里艱難地穿行著,周圍有不少金發洋人,也有更多露著小蠻腰以一頭東方瑰寶似的黑發為招攬的女孩。廳頂上面縱橫交錯地搭著巨大的鐵架,懸掛著圓的燈、方的燈、長條狀的、三角形的而且這些燈都在旋轉著。變幻著紅的、藍的、綠的,白熾如晝的光罩,那燈光有時忽閃忽閃、似是而非,有時如同一道閃電剌得你睜不開眼睛,燈光斑斑駁駁五彩繽紛,它們有時變幻著顏色,將你身上的衣服轉換使白的更加雪白、黑的更加泛亮。舞池的正前方的小舞臺上,駐扎著一支樂隊,整晚賣力起勁地演奏著,那聲音通過高保真的音響分散在大廳的每個角落中,洪大的、澎湃得像波浪涌動,很清朗、很雄壯,仿佛能托起頂棚并讓它飛向天空。這種震動性的喧聲充滿著整個舞廳,一踏進去使人的靈肉都跟著波動。她們艱難地找到了一處座位,要了兩大杯啤酒慢慢地喝著。
  電吉它猛地發出叢林猛獸般的吼叫,人群霎時亢奮起來,涌動如潮般地跳進舞池里。他們都象觸了電似的搖晃著身體,把頭甩得隨時要斷掉似的。越跳越高興,越跳越爽,直跳到人間蒸發,直到大腦小腦一起震顫的地步那才是最高的境界。突然,全場的燈光熄滅了,音樂也頓時靜寂,霍地,幾道閃電掠過,那燈光便好如利劍一樣直插下來,呈奇型怪狀的樹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將整個黑暗切割得支離破碎。這是舞廳里最為激動人心的時刻,周圍的人們紛紛拍手歡欣雀躍全都涌進了舞池中央盡情地跳、癡迷地扭,長腿料動著、裙子飄開了,時而一陣激越的嚎叫,心底的快樂泄露在一種特別的叫喊里,由于愉快的期盼而發光的亮眼睛在周圍閃爍著,無論你向那里一看,都看著見美麗的身影從人群中滑過,剛剛消失便有另一個代替也是同樣迷人。
  探照燈如凜烈的長劍一齊激射在舞池中央。那里,慢慢升起一平臺,?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