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白潔少婦-第31部分

有極輕微的響聲,孫倩一摸身邊,趙振的人沒了。這時,天已快要亮了,窗外,一種酒醉了的緋紅渲暈著。對面的床上是一副驚世駭俗足以讓她喘不氣來的圖像,頭發半遮著白潔的臉,她在趙振的壓迫中來回轉動著身子,不住地輕哼慢嘆著。兩條圓潤奪人魂魄的大腿交纏開合,一個屁股狠狠地聳起拚命著迎湊。孫倩被這出人意料的景像搞得頭暈目眩,渾身虛脫。趙振像牛一樣拱著腰奮力耕耘著,還不時扭動著屁股磨研一遭。把個嬌小的白潔擠壓得手足無措,她發覺孫倩醒了,瞇著細小的眼縫如獲至寶地朝孫倩叫喚:" 倩姐,幫幫我,不要讓他--。" 孫倩渾身燥熱,一陣難忍的感覺沖蕩全身。臉上還是浮蕩起幸災樂禍隔岸觀火的笑意:" 哎呀,別害羞了,玩玩唄,你又不是沒玩過,呵呵。" 孫倩覺得自己真的太厚顏無恥了,竟能忍受趙振剛剛和自己親密無間、毫不掩飾地纏綿了一番之后,突然出現在另一個女人的床上。孫倩為趙振臉上不加掩飾的得意微笑而失望,但反而一想,她跟趙振也只是停留在肉體上的關系罷了,還有的就是他還能左右她的權力。這樣想著,那不合時宜的神經卻敏感地動了,自己的一顆心像懸掛在半空的氣球,無所依靠、空蕩蕩地悠晃,|||乳||頭也毫不爭氣地發硬了、尖挺起來,她顫抖著陷入了自我沉溺的水中。
  對面的兩個,卻是在緊要的關頭上,白潔嘴里呀呀哎哎地發著不成調的呻吟,那腳丫子繃得筆直,床單上正流溢著他們兩個的滛液,汪汪一片。趙振咬牙切齒,努力提起又狠狠地沖下,那動作的幅度越來越大,腰肢跟著屁股起伏不定,突然,越來越是急促,越來越是瘋狂,粗重的呼吸像黑夜里振奮的野獸,然后,就是激動人心的噴射,孫倩好像自己的蔭道里也跟著他突突地戰抖著。
  " 受不了了吧?呵,瞧把你浪的!" 孫倩就笑話白潔。趙振還伏在她白皙的身子上,帶著回味無窮的語調說:" 你怎么這么緊吶,真不像結婚的,跟小姑娘似的。" 隨后,才拎起衣服搖晃地進了衛生間,白潔還灘在床上懶惰著不動,她對著趙振的背影對孫倩說:" 那東西真夠勁。""夠長吧,人家都叫他大象。" 孫倩就過去擰她的腮幫子,白潔掙扎著,嘴里叫喚:" 我可不敢動,你看,一動彈,流得更勵害。" 孫倩就咯咯咯笑了起來:" 嘩,這么多呀,白潔你也夠心狠的,宰割起男人眼都不眨一下。"學習回來了的孫倩,一回到家里便被告知,家明已來了多次,想再和她談談。
  她媽也勸說她是聚是散總得給人有個交代,拖著也不是辦法。剛好是周末,就約了家明,說好了在公園的一茶座里,那是他們婚前喜歡去的地方。
  現在的孫倩跟大山里的那時候已判若兩人,一頭波浪翻滾的長發染成了玫瑰紅,更襯出臉上的白皙豐潤。一個身子也豐盈起來,如果說以前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鮮花,那么,現在則是盛開怒放,處處蕩漾著成熟婦人的韻味與魅力。茶座設在湖畔,湖水靜靜地橫在下面,凝然不動的如同一缸濃濃的綠酒。水面浮起了一道月光,月光不停地流動。湖柳,被水熏著被風吹著也醉了,懶洋洋的不時刮起幾絲長條來,又困倦的垂下了。
  家明早已在那里,叫了啤酒就獨自把飲著。遠遠的就見孫倩甩動著兩條長腿過來,他想著那一雙纖纖秀足有著怎樣白凈的腳踝,有著敏捷如山羊的圓潤的小腿和白雪一樣晶瑩的大腿,有著弧度優雅使全身都向上挺拔的屁股,有著平平坦坦的腹部和小小淺淺的肚臍眼,有著豐滿堅挺的奶子和修長的脖頸,和烏黑光亮包攏著的那一張俏生生的臉。她從那邊走來,冰肌雪玉骨,仙姿踔約,是乘著月色一起來到地上的天國仙女,舞步蹁躚。
  家明起身給她讓了座位,又殷勤地拍打了椅子上的落葉。臉上滲出了一絲苦笑:" 你來了。""參加完了市里的學習剛回來。" 孫倩在他的對面很優雅地用手按著裙裾坐下,這是喜歡穿短裙的女人很淑女的動作。
  " 現在不錯啊,聽說在一中挺紅火的。" 家明納納地說。" 我可慘了,里外不是人。" 孫倩這才仔細地打量著他,幾個月不見,他消瘦得勵害,兩肩高聳,背上的兩個肩胛骨在襯衫下鼓起,顯出脖子的細長。孫倩不禁有些憐憫,嘴里卻說:" 這可是你自找的,怨得了誰啊。" " 一切都是我的錯,只求你能原諒。"他說著,女人是經不起男人苦苦的哀求的,孫倩也一樣。家明接著說:" 我確實在大山里呆不下去了,現在上課我無法面對那些學生,他們敢當面罵我。也不敢再到鎮里走動,總有些人背后起哄。人,真該不能走錯一步。" " 學校領導就不管了。" 孫倩覺得氣憤,有些為他打抱不平了。家明搖頭喪氣地說:" 你不知張家的勢力,別說是鎮里,就是市里也不敢拿他怎樣。" " 那你想怎么辦。" 孫倩說很輕,家明預知那是一個和好如初的信號,他像一個溺死掙扎著的人拚命抓住一根稻草。" 只有你能幫我,只要你不離開我,我會重新振作起來的。" " 我想辦法吧。" 孫倩垂下眼簾說。家明就扯了她走后大山里的情況,刀子收藏了那天夜里孫倩的內褲,曾眩耀地拿著到學校張揚過,說是鎮上雜貨鋪的老板出過一條中華煙跟他交易。小北也說她擁有孫倩的連褲絲襪,他老婆就跟人吵鬧著尋死覓活要跟他離婚,他就放言道如果真能離婚,他就要娶孫倩。
  他們都喝了好多的啤酒,孫倩似醉非醉的眼神在月光下分外撩人,家明有意識地回憶他們相戀時的一些細節,他指著遠處那塊巨大的石塊問孫倩記得嗎,孫倩說當然記得,那石塊后面還有交相纏繞著的兩株樹,在那里,是他第一次用嘴讓她高嘲來臨。孫倩就對他柔情綿綿地笑,在酒精的浸滛下重又變成了他的灼灼桃花。這一刻,他們竟又惺惺地相惜起來。這時孫倩起身說:" 我得上衛生間。
  " " 還記得在哪嗎。" 家明殷勤地問:" 我跟你去吧。" 孫倩嫣然一笑,即沒拒絕也不答應,自顧離開座位,轉身跚跚地走去。家明對著她一襲牛仔短裙,束出柔韌的腰,渾圓結實的臀,修飾出兩條筆直而富有彈性的腿,馱著她堪與職業模特相媲美的身姿,俏灑灑地直入遠處的一幢廁所里。他望著她的背影,感到丹田一股熱氣升起,剎那間流遍全身,由不得一陣心煩意亂,渾身著火般燥得難受,便抖擻清神,咬牙切齒地罵出一句天荒地老的真言,跨著大步跟著過去。
  家明跟著孫倩進了衛生間,啾著孫倩剛好要關門那瞬間,用腳急切地塞在門縫里,肩膀一擠就溜了進去。孫倩就嬌嗔著:" 人家渦尿呢,你跟著干嗎。" 這兒說著手卻沒閑,撩起裙子脫了褲衩便蹲坐在馬桶上,就聽見咝咝滴滴的聲音。
  就在她拉完畢弓起身子時,家明見著兩截玉藕似的長腿雪白如緞,高突的一處地方兩片花瓣中細草萎萎那上面還搖晃著滴滴露珠,禁不住雙手逗弄起來,頓覺花瓣微張內里咻咻的吸納,就將孫倩的整個身子反轉過來,雙手掰著她的屁股蹲在地上,立即口吐紅舌遍臀縈繞。舔及溶溶仙洞、曲徑通幽,徐徐吞吮花心。
  孫倩整個身子伏在馬桶上,只把個豐盈雪白的屁股高高聳起,努力把那地方展現著,直將那肥膩膩、光滑滑、紅艷艷的嫩縫兒露了出來,自然滛興教教熾熱無比,那地方翕扣欲碎,里面似有一眼涌不盡的泉眼汩汩而出,把那絨絨纖毫弄得濕漉,家明把條利舌伸得老長在那花瓣探尋一遭,輕輕一觸便有一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東西探了出來,如同一小沙彌探首簾前朝外窺視。他在這地兒打滾好些年,把孫倩的身子方方面面撫弄個透,怎不識得這小沙彌,每凡她滛火焚身,情熾渴望打熬不住時,這小沙彌就探出閨房披頭露面悄悄浮現。他竟將利齒深深噬入緊含慢吐頂鉆伸縮,如雞琢食、如蛇吐信,孫倩熬煎不往,竟唧唧呀呀叫出聲來,一股熱騰騰Yin水涌將出來,流了一片汪洋把家明的嘴、唇、臉弄得都是。
  家明解著褲帶子的手直打哆嗦,連同內褲讓他扯到了腳脖子,手扶著棒棒就從孫倩的屁股后面長驅直入,孫倩那兒已是濫溢一片,家明只是腰間一挺,那東西就毫無阻滯的連根盡入,然后他就挺身而出腰送臀,啪啪有聲地直擊猛撞。一雙手卻探進孫倩的襯衫里,挪開了她的|||乳||罩,就在那久違了的雙|||乳||上摩挲。孫倩覺得吸納在她里面的那東西沉甸厚實,知道家明已是好久沒使用了,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絲歉意,油然而來的那絲情愫,帶動了身體上的一股激|情,下面的那兒就泛起熱流來。家明頓覺一燙,那活兒就氣勢洶洶地膨脹開去,撐持著孫倩的下部一陣緊張,一陣癢癢。她覺得那活兒就如同活物,在自己的腹中亂咬亂撕,亂吮亂吸,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被一拽一拽的揪扯著,掏空了。
  兩個身體正在那狹小的空間里糾纏不休,也不留意在外邊一雙眼睛滑碌碌地偷窺著。這茶座的年輕待者打孫倩一到時就心旌旗動,一個夜里那雙眼睛就圍著她的身上不曾離開過,剛才見孫倩離座進了衛生間,就悄悄地跟著,此刻正扒著門縫偷窺內里活色生香綺麗香艷的春光,見著一個白花花的扭動的身子,耳聞著快活消魂的唧唧水響,似魚嚼水、又似雨水入泥,已是心蕩難安、精神狂逸,襠下那對象如火炭般熱烙,將個褲子撐得如同戴著斗笠,體內一股熾火狂焰升騰,左沖右突、一個不留神就一傾如注,他不禁緊閑著雙眼,盡享這突而其來的快感,遏制不住從心底直沖出來的一聲嘆息。
  這就驚動了內面正盡歡盡愛的一對男女,孫倩不禁慌亂地扭開了身子,撈起滑在腿際間的內褲,家明急忙把門打開著探出了身體,就見一個黑色的身影逃也似地直竄出去,孫倩就嬌憨地用手擂打著家明的胸部:" 我不干,讓別人偷看了。
  " " 別怕,他又不識得我們。" 家明見她花容失色,又羞又嬌的樣子清純秀麗,不禁用手在她的腮幫上輕拍著。兩個人便整齊了衣服一同回到了座位。
  孫倩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夜了,孫倩要給家明想法子不是空|岤來風,也不是為了安慰他而敷衍了事,這些日子里張慶山已偷偷地找了她,說是為了那一次的魯莽行事深感不安,要向她賠罪。其實那老頭醉翁之意孫倩明白,想到那一夜里他久久不放她走,對她癡迷有加的樣子。那時孫倩就猶豫再三,妨著跟家明的關系還沒解決,恐怕受之于他把柄。所以徘徊不決,從進一中跟趙振這些人走到一起,孫倩無不為他們奢侈滛逸的生活自慚形穢,不禁為當初一腔熱情地跟家明要在大山的學校里過著世外桃源生活的浪漫理想而感慨。每每回到家中,在這狹窄的房間里,無端就生出很多煩惱出來。接著一股無可遏制的倦意像潮汐席卷過海灘一樣席卷了她,她雙手放在胸前,很快就睡了。
  清晨的陽光如一瓶陳釀一樣被打開,并毫不殉私地見者有份地傾倒入每一個人類的杯中,便注定每一個人都能分享這種美味可口的陽光飲料,注定那些新鮮的微熏的醉酒的日子將成為一種美好的開始,在漫長的黑暗的世界里突而其來似的明亮。孫倩一起床,也顧不得自己精赤著的身子。就心急火燎地翻箱倒柜尋找張慶山的名片,他說上面的那電話很少人知道的,只有幾個他的紅顏知己或是市里面高層人物才知道,不用通過秘書就直接找到他。當時孫倩也不在意,隨手就不知擱到那里。她的動靜也把她爸她媽驚醒了過來,在她的房間外問道:" 倩啊,大清早地找什么哪。" 她也一驚,見自己一個身體一絲不掛,這才隨便撈了件衫套上,就到門口對兩位老人說:" 沒什么,就找個名片。" 結果,卻在自己的手袋里面找到了,她坐在床沿上納悶為何要把這紙片帶在身邊,也許心底里總想著有那么一天會找著他的。她伸展著自己兩條修長柔滑的腿斜躺在床上,就撥出了一串號碼,很快就有了回應。
  " 是我,孫倩。" 她簡單地自報姓名。那一頭的聲音很模糊,想必他還在睡夢中。她就追著問:" 怎么啦,還沒起床哪。那我等會再打。" " 不不不。" 他連連說不,這下清醒了,孫倩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昨晚跟市里的領導打了一宵的牌子,好晚才睡的。孫老師有什么見教。" 這土鱉,就是上一遭廁所泡一渦尿也會夸耀成談妥了百多萬的生意。" 我想請你吃飯啊。" 孫倩把聲音放輕放低,讓他聽來更加嬌柔,并沒惡意。
  " 那該是我請才對,只要孫老師你肯賞臉。" 他受寵若驚地,掩飾不了的興奮。孫倩就說:" 說好了,別跟著那么多人,我可不喜歡。" " 那一定,那一定的。" 他就跟孫倩約好了中午在賓館的巴黎廳見面。
孫倩到了賓館的巴黎廳時,見張慶山跟他的女秘書已在那里等候了,心中就有隱約的不快。一張臉也就現著不是很喜悅的樣子來。孫倩嬌嗔欲怒的樣子讓張慶山怦然心動,他讓女秘書退下,站在他面前的這女人堪稱是他見識過的女人里面最為出類撥悴的性感尤物,現在他能更加細致的打量著她,罩在灰色裙下的身段,那薄綢緊裹著她豐腴的身子,衣領故意敞開著,高高的|||乳||峰顯而易見,很惹人注目,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兩側隆起部位上的奶頭像受挑逗一樣緊緊地貼在柔軟的裙衣上。走到了他的跟前,她的大腿、腰身、臀部都緩慢地似流水般地顫動,帶著一種肉感的誘惑,她豈直不是在走,而是在慢慢地滑動,以她不尋常的體態喚起他的注意,以滿足他X欲前奏。
  " 你不是要我嗎,我來了。" 孫倩開門見山,她清楚對付張慶山不需要多余的廢話,那人聰明得快要成精了。孫倩的直率讓他有點措手不及,但他也沒有顯現出過份的失態。仍笑容滿面地說:" 還在生氣啊。" " 那是自然的,我不生氣,我不成了什么啊。" 孫倩那雙眼睛目不轉睛地盯緊他,高高的胸脯在蟬翼的的裙衣下,以那種不會被誤解的性感舞蹈節奏急劇起伏著。
  " 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可是誠心誠意向你陪罪的。" 他覺得在她的面前竟變得軟弱無能起來了,他張慶山在那都是錚錚鐵漢啊。他忽然覺得一陣焦渴,伸手拿起茶杯,咽到了嘴里卻驚訝自己并不是口渴,終于明白了是身上的那股熱焰在作崇。孫倩為他續了茶水,隨著她的那么一探,她的裙衣上部更加放肆地張開了,她那可愛的Ru房暴露在他的眼前。" 孫倩,你說,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 孫倩重新坐回到她的椅子上,兩條勾魂奪魄的長腿交替在一起,薄薄裙子縱到了膝蓋上,露出忪軟豐腴的大腿,她的一舉一動無不具有強烈的誘惑。" 我什么都不要。" 孫倩咬著下唇說。心中卻有一種隱隱說不出的快意。
  張慶山懊喪自己骨子里對孫倩的態度,一見到了她,腰都直不起來。當然,他那里隨著年紀的增大已老樹一樣枯起,遭霜的鮮花一樣萎頓。因為閑置太久而成了一樣下體的擺設。可那天是這女人讓它忽然活起,活起了便不肯死,枯樹逢春一樣張狂,一回的雨露滋潤,合抽出好多條的嫩油油枝條,好多片的碧碧葉子,條條馬蚤動葉葉風流。
  待者已為他們送上了菜,份量不多但品質不錯,有魚翅、有鮑魚,更有一些孫倩叫不出名但很可口的東西。就是盛放的器皿也是那么精致,金碧輝煌。孫倩知道那是他的女秘書點的,不禁為她的良苦用心而感嘆。張慶山為孫倩倒了路易十三,那酒通體透明,有孫倩很喜歡的琥珀色澤。入得口來醇厚濃郁,回味無窮。
  張慶山像只蒼狼似的獨據在那領地上,酒瓶永遠蓄滿著醇香的液汁,杯具卻永遠是一飲而盡的空虛。孫倩心中不禁對他有些憐憫:" 你不要喝得太猛了。"" 孫倩,你認我做干爸吧。" 他說得過于突然,連孫倩也驚訝是否出自于他的口中。" 你不是喝醉了吧。" " 不會的,小傻瓜,得有名份,我才能讓你幸福。"他說得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那天,當孫倩對這種神速發展的關系略感狐疑時,也領略到了有錢人什么叫一諾千金,什么是慷慨解囊。張慶山把她領到了他在城市里的一處秘密公寓,應該說,現在是孫倩的了。孫倩因為過份的激動,臉龐上顯出粉紅的顏色,鼻尖上也冒出一層細細亮亮的汗。她興高采烈地在寬大的間子里來回奔跑著,不時發出歡呼的尖叫,一切都讓她感到驚詫。
  張慶山在陽臺那邊把她逮個正著,他摟住了她,他似乎聞到了一股香氣,仿佛從她的身上發出的這樣帶有感官剌激的香氣,同樣,她的身子在衣裙里惱人惹火。她微張著嘴,好像等待著他的親吻。由于是剛剛喝了酒,孫倩的兩頰潮紅欲滴,唇上那天然的嫣紅勝過于名貴口紅,晶瑩潔白的牙齒在兩片紅唇間時隱時現,像含著一串玉珠。他們急劇喘息著親吻在一起,從嘴里噴出慘著口水的熱氣。孫倩把他腰部上的鈕扣全都解開,她慢慢地把他的襯衣上身扒開向兩側,整個胸部完全坦露出來了。當孫倩用她的舌頭舔遍他裸露的胸部時,他閉上了眼睛,心里升騰著對她的渴望,胯間那東西就蠢蠢動彈著。他輕輕地解開她那件肩頭扣著四個鈕扣的綢裙,任它滑落在她的大腿上,這時,他睜大了眼睛,赤裸裸的胴體豐腴光滑。她的Ru房顯得不很豐隆,但卻十分結實,直挺,|||乳||頭上蹺,兩點淺淺的紫紅像女妖的滛蕩的雙眼逗引著、撩撥著他,弄得他的下身蓬勃脹起。
  這時孫倩挪動著腳步,她的衣裙就不滑落到地上,他發現她的裙子里邊什么也沒穿,當他想到剛才她就是這樣坐在他的身邊,忽然覺得他是那樣缺乏自制,差點就要噴射出來。孫倩的腰很細,但臀部卻豐滿,圓圓的鼓鼓的。小腹坦平略有浮突。小腹的下面,是一個女人精華的所在,先是一叢黑黑的亮亮的毛,略微卷曲,經險老到的張慶山從這叢萎靡柔軟的毛上看出她是一個X欲特別強烈的女人。喜歡男人像紅鬃烈馬一樣騎在她的身上撒歡,而且極易滿足,只要稍加調弄,她的身體就會像大病似的呻吟、扭動,就會如可憐的蛇兒一樣愈發忘情地纏住男人一齊登上極樂的頂峰。
  她那裸露的身體跟他挨得是那么地近,當孫倩伸展她的雙腿挑逗他時,他向前傾著身體,非常老練地用舌頭調弄著她,孫倩把他的臉壓在兩腿間,她的身體抖動著,一邊喘息著,一邊把手放到了他的褲襠里摸索,忽然,她一下子好像失去了控制,發狂地呻吟著,緊緊地抱著他的頭。是張慶山的舌頭像赤練蛇一樣在她那花瓣上蜿蜒,他的牙齒正在咬噬她隱藏在毛發中的那處敏感的瓜蒂一樣的東西。欲火在孫倩的五臟六腑中燃燒,并漸漸向胸腔蔓延。她感到火苗快要從喉嚨口竄出。極度的焦渴使她忍不住雙手緊摟著他的腦袋,就像捧著某種純潔祭祀,某種貴重的饋贈。
  張慶山的頭讓孫倩攪到了她的胸前,他站直了身來,嘴唇泛著光,閃著兩只睜大了的,看來有些狂躁的眼睛,兩個人一齊往臥室里走去。一到了床上,張慶山就表現出像年輕人一樣的急迫和沖動,孫倩橫躺在床上,她的眼光順著他的小腹落到了他的胯下,最后,落在他盤根錯節的棒棒上,他叼住她的舌尖,一只手緊緊摟住她,下體慢慢向她的下面滑去,突然,她低低地歡叫一聲,她知道那東西蠻橫地沖入自己的體內,孫倩遏制不住一陣興奮滲出了好些滛液迎接著他的進入,任由著他在里面橫沖直撞,在他猛烈的撞擊中,她在他沉重得山一樣的軀體下小心地慢慢地舒展著身子,尋覓他最滿意的位置和角度。她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只粉紅色的氣球,隨風飄起,悠悠蕩蕩的在云端里飛行,風嬉弄著她,一會兒將她高高拋揚起,一會兒又將她甩落下來。
  孫倩一雙潔白的長腿緊緊地夾著張慶山的腰際,涌動的快感迫使著她下意識地往上蜷起腿,于是她兩腿間的烏黑中露出了一抹鮮紅的花瓣,在他的棒棒提起時現了出來,一般粘稠的白漬從洞|岤中也跟著噴涌出來,直噴到了他的大腿內側。
  他看著這香艷的情形,無聲地笑了笑。他慢慢地抽鍤著,盡量延長享受的時間。
  他的心里像讓熨斗熨過一樣舒坦,這么個高貴傲慢的女人臣服在他高昂的棒棒下面,這個脫得一絲不掛的女人躺在一張大床上儀態萬方的正馴服的聽任他的擺布。
  女人在那兒像條蛇似的扭動,零亂的長發散如星光四射,貍紅的嘴唇輕輕張開,露出潔白的牙齒和伸縮不已的舌頭,舌吐如花朵開合,敏感的鼻翼扇忽翕動,發出嬌柔萬般的噓噓的喘氣聲,和狐媚妖嬈的蠱惑人心呻吟。這種感覺讓他興奮,讓他激動。甚至超過了把Jing液射進她蔭道的那一剎間。
  張慶山驚訝自己的驍悍,眼前的這個女人讓他領略到已好多年沒有了的爽快,真是個絕妙的尤物,身材高大結實但一舉一動又是那么嫵媚撩人。孫倩漫不經心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