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奪 耽美-第11部分


  不過,他沒想到,司徒凜竟然會真的給他看煌的DV,原本他還忘記對方曾經答應過他,其實,他也是因為覺得不可能才沒有多想,沒想到司徒凜說話算話。
  心里本該有份感激,可轉眼一想自己會變成今天這樣,全然與這個男人脫不了關系,而且正是因為這個男人,他才會和煌分開,才會被他軟禁在這里,才會沒辦法上學……
  所有的所有,都是司徒凜親手造成的,他根本沒有必要感激他一絲一毫。
  男人捧著人兒的臉蛋親了一下,人兒干脆閉上眼睛不理會,人兒淡漠的態度多少令他感到心寒。這種被無視的感覺也不是一兩天,可現在,他越來越介意人兒對他的看法與想法。
  人總是想要討好自己喜歡的人,而司徒凜自然不例外。可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
  正當司徒凜準備抱起人兒的時候,聽見一陣奇怪的聲音,低頭一看,懷里的人兒有些臉紅地別開臉。
  他們晚餐還沒吃,腹中空本不適合做噯,他竟然忘了賀宇哲說過的話。
  司徒凜吩咐了看護去準備晚餐然后端上來,趁著還沒吃飯,他便抱起邵寧走進浴室里,剩下的留給看護們收拾。
  邵寧硬是要自己清洗身體,怎么也不肯讓他進來,可人兒還沒站穩就險些摔倒在地,幸好男人將他摟住了。
  司徒凜不放心他一人在浴室里便不顧人兒反對,硬是要替他清洗身體。等他們出來的時候,晚餐已經準備好了。
  平日里,邵寧都是自己吃自己的,可今天卻被男人一直纏著不肯放手,硬是要抱他。
  “我自己來。”
  邵甯冷淡地拒絕司徒凜,可男人始終沒有要放開他的意思,讓看護準備一個小盤子里面全是盛著司徒凜給他夾的菜和肉。
  這種事情本不該發生在司徒凜身上,而他竟然也會幫別人夾菜而且態度還不錯。這在邵寧看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在他眼里,司徒凜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暴君,他的意思就是一切,所有人都必須服從他的思想、方法,只要有一點兒違抗,結果將是不堪設想。
  雖然,他懂得這些道理,可他卻沒有理由不反抗他。
  他和煌在一起沒有錯,錯的也只是他們的性別,可他們是真心喜歡對方,即便是身為哥哥的司徒凜也無權對他做出那種事情。
  當初,他怎么就會相信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他怎么會想過那樣友善,彬彬有禮的男人竟然會是這樣無恥卑鄙的壞人。
  是他有眼無珠,是他缺少心眼,缺少一份自我保護意識,才會讓這個男人有機可乘。
  司徒凜見他一臉入神的樣子,有些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如果是想剛才的事情,他希望他能忘掉;如果是在想他剛才說過的話,那他自然是不忍心打擾他。
  43
  自從那天司徒凜說了奇怪的話,做了奇怪的事以后,邵甯總覺得男人似乎變了另一個人似的,不再像過去那樣想方設法地令他難堪,倒有些像是要討好他一樣,總是從外面帶來不少價值不菲的東西送給他。
  就連看護姐姐也看出司徒凜的變化,忍不住好奇地問了邵甯,可邵寧自己也沒也不清楚,男人的心情變幻莫測,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想起那天男人說的奇怪的話,他就覺得莫名其妙。
  ——“留在我身邊,像愛他一樣愛我,不可以嗎?”
  那個男人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像愛煌一樣愛他?這怎么可能,雖然煌和他是兩兄弟,可一個令他愛得心甘情愿,一個卻令他恨之入骨,更何況司徒凜怎么可能會對他有那個意思,這段日子他對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經證明了這個人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這種人怎么可能有感情,即便有也只是虛情假意。
  煩心的事情他不想再多,這種日子在他看來也只有得過且過,在沒有等到逃離這里的好時機之前也只能這樣了。只是,他要偶爾承受男人強迫般的X愛要求,這一點令他特別反感。
  要是煌知道了,一定會看不起他,甚至會后悔曾經喜歡過他。一想到這里,邵寧便難過不已。
  不過,唯一令他欣慰的是,司徒凜把DV留給他,現在,他幾乎每天都重復播放著DV,里面有煌的一顰一笑,看著他介紹自己生活學習的地方,自己也突然格外想要重返校園。
  當然,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司徒凜不會讓他有機會逃離這里,當然,如果他真有機會回到學校,也許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離開這里。
  這樣的生活何時才是盡頭,如果能早日逃離自然是一件好事,可怎么樣才能說服男人呢?邵寧狡盡腦汁也沒想出來。
  司徒凜回來的時候,正巧碰見邵寧和小貓在客廳里玩耍。為了能多看人兒的笑容,他選擇站在門外安靜地看著一人一貓有趣的表情。
  自從被邵寧收養,小貓似乎比以前強壯不少,身上開始長肉了。當然,這是他在邵寧洗澡的時候和那只貓相處的時候得知的。
  可貓長肉了,人卻不長肉,雖然身體比前陣子好一些,可到底還是瘦,每回抱他的時候都摸不到幾塊肉,那稍微有肉的地方也只是臀部而已。
  貓是特別敏感的動物,這會兒和主人玩得高興,小腦袋擱在邵寧肩上,水靈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往外望,看著男人高大的身影就在眼前,頓時笑得眉眼彎彎。
  邵寧見小貓咪不鬧了,好奇地往后一看,轉眼便看到男人就立在不遠處朝這邊看著,當即嚇了一跳。
  可小貓咪和他的反應正正相反,看到男人興奮得跳出主人的懷抱,四肢賣力地跑呀跑,好不容易跑到男人身邊,乖巧地蹲坐在地面艱難地提起小腦袋望著男人。
  “咪……”
  小貓咪發出的聲音特別柔、特別輕,每每邵寧聽他發出這般輕柔的叫聲都會喜歡得抱著小貓咪蹭著他軟軟的小肚皮,小貓咪也會被他弄得特別開心。
  司徒凜用馀光看了它一眼,便徑直走進屋里。感覺到人兒的表情不如剛才那般豐富,方才的好心情也全然不見了。
  邵甯并不想多理會男人,可偏偏卻看到小貓咪乖巧地跟在男人身后,跺著小步子,身手倒也快捷:男人將西裝外套遞給看護,小貓咪就跟著男人屁股后面走;男人坐在沙發上,小貓咪動作敏捷地跑上沙發,蹲坐在男人身邊不看電視只顧著望著男人。
  對于小貓咪的行為好奇的不只邵寧一個,就連一旁的看護甚至連司徒凜本人也察覺到。
  這只小東西似乎特別喜歡跟著他。
  男人側著臉看著一旁用著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望著他的小貓,小貓微微張著小嘴巴小聲地“咪”了一聲,好像特別開心。
  司徒凜覺得他挺有意思,便準備伸手把小東西提過來看個清楚,結果這一動作卻把一旁由好奇的心情轉為擔心的邵寧嚇壞了,連忙上前把小貓咪“救”回來。
  可沒想到剛想伸手,小貓咪已經“落”入司徒凜的“魔掌”。
  小貓咪依舊眨巴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望著眼前瞇著眼睛盯著他的男人,身體被男人用姆指和食指提著,看起來像是被吊在高空四肢在空間中劃了兩下,卻也不害怕,比起一旁擔心得要死的主人來說,它根本就是鎮定自如。
  “小東西。”
  司徒凜喚了小東西一聲,得到小東西開心的笑臉。
  “咪……”
  有趣,確實有趣,這只小東西似乎特別喜歡他。
  “放開它!!!”
  一旁的邵寧擔心得要死,萬一男人突然心情不好把它摔出去,肯定會受傷。
  邵寧沖上前,伸手便把小貓咪搶回來,可是男人的動作比他更快,在他上前把小貓咪搶回來的同時便將他和小東西一并抱入懷中。
  44
  邵甯沒想到男人會突然這樣抱著他,剛想掙扎卻被男人有力手臂緊緊地圈在懷里。
  司徒凜自然是舍不得放開,望著人兒又看了眼他懷里的小東西,圓溜溜的,黑不見底的大眼睛直盯著他看。
  這小東西真是越看越有趣。
  每每瞧見人兒和他玩耍的時候,總會看到人兒打從心底里露出的笑容,這一點對他而言是多么地難能可貴。
  至少,邵寧在他面前從未露出那樣燦爛般的笑容。
  男人將人兒往懷里緊了緊,將唇貼近人兒的臉蛋,在人兒臉上噴著薄氣,惹得邵甯想推開男人卻又被他惹得渾身發軟。
  “我上次說的事情,你考慮得怎么樣?”
  男人的話令邵寧停止了反抗的動作。
  什么事情?邵寧在心里這般想著。
  司徒凜見他般一臉疑惑的樣子便知他完全忽視了他說過的話,不過那天,他也并非讓他考慮,只是和匆匆地和他表白自己的心意,盡管那時自己也是被他弄暈了頭才會說出那樣的話。
  可那畢竟是他真實的想法,只要他肯接受他,以愛煌的心態來愛他,他絕不會虧待他。
  他這輩子從未想過對誰認真,曾經何時,還想過游戲人間,逢場作戲。可偏偏卻讓他遇上了,而這個人偏偏卻是自己弟弟喜歡的人,而這個人同樣對煌也是死心塌地。
  他也知道,感情的事情不可勉強,可他偏偏又舍不得放手。
  “我說的可都是認真的,多少也該考慮考慮。”
  男人有些反常的語氣令邵寧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考慮什么?”
  邵寧本想用更厭惡的態度說話,可對方難得的好言好語他又不想把男人激怒,因為,他知道激怒男人的后果不堪設想。
  既然他不喜歡和男人發生關系,只能盡量不把他惹怒。
  相處這段時間,他多少還是能摸清男人的脾性。
  司徒凜聽他這么一問,頓時倒吸了一口氣。他根本沒當一回事,原來只是他一個在這里一頭熱罷了。
  想來也覺得可笑。
  其實,問了也是白問,他知道,在他心里,煌才是最重要的。而他,只不過是個只會傷害他的、殘暴的男人。
  “我可以答應你以后不再強迫你做不喜歡做的事情,但前提是,你必須試著喜歡我。”
  他已經把話說這么清楚,人兒應該明白他的意思。雖然這是有條件的,不過,對于邵寧而言,未嘗不是不錯的條件。
  邵寧仿佛被他的話嚇到似的,頓時傻了眼,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此時,大腦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他,他這是什么意思?
  瘋了,這個男人瘋了,一定是哪里弄錯了。什么叫“你必須試著喜歡我”?
  他怎么可能喜歡煌以外的人,更何況這個人還是煌的哥哥,曾經對他做出那種事情的男人。可是,他的條件是不會再強迫他做不喜歡做的事情。
  那么……
  那么是否代表他有機會可以逃離這里?邵寧似乎看到了黑暗中的一丁點兒曙光。
  他心里只想到兩個字——欺騙。
  在這種時候,他只要答應下來,男人應該會信守承諾(?)反正,感情是他的,即使男人再怎么強迫他,也無法從他的心中奪走。
  雖然他并不明白男人為什么要這么做,也許,他是想讓自己愛上他,忘了煌,這樣就達到他的目的,之后他愛怎么做也是他的事。
  這種方法也未免太低俗了,不過,既然他想這樣,他就只能奉陪到底。只要有機會逃離這里,任何辦法他都愿意試一試。
  “真的?”
  男人點了點頭,只要他說過的話,絕對不會反悔。
  邵甯猶豫了一會兒,男人認真地看著他表情的變化,并未發現有任何異樣。
  而當人兒微啟唇瓣時,司徒凜顯然有些無法相信人兒所說的話。
  “好,我試試。”
  司徒凜一直望著他的眼睛,人兒眼中沒有他想搜尋的任何虛假的感情,仿佛這話是在做了天大的決定后才脫口而出。
  他是真心的?不過,也不排除是為了條件才答應的。
  不過,他不急。
  邵甯有些害怕男人那稱不上凌厲反倒是有些猜疑的眼神。也對,前后的態度差異這么大,也難怪他不相信。
  更何況,他確實是在騙他。
  不管男人是不是真心的,他都不可能會答應。如果不是為了能離開這里,也許他不會答應。
  可是,他早就嘗盡了硬碰硬的后果,也許,適時地騙著男人也未嘗不可,盡管也許他已經看出他的破綻。
  兩人各懷心思,誰也沒有再說話,此時,懷里的小貓咪歪著小腦袋不解地看著兩個主人,輕聲地喚了一聲。
  “咪……”
  45
  邵寧也不知道自己這么做是對是錯,他這輩子還從未欺騙過任何人,要他裝作喜歡一個人他做不到。
  可是,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就必須去嘗試,也許只有這樣才有機會離開這里。
  不過,司徒凜一定也不完全相信他,從前他做什么事情自己都會反抗,而這次卻反常地答應了,現在想來,當時就該先拒絕再答應,也許就不會那么假了。
  后悔是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裝下去。
  邵寧這邊正在為自己所做的決定半后悔半苦惱,全然不知司徒凜已經來到他身邊,直到感覺到右邊的胳膊被人攬住,下一秒腦袋便貼在一個寬實溫暖的懷抱里。
  邵寧一驚,連忙抬起頭便對上男人的看似溫柔(?)的笑臉,心里忍不住抖了抖,想要伸手推開男人,對方卻更加用力地將他禁錮在懷里。
  “你,你……”
  邵寧本就因為剛才的事情耿耿于懷,心里也有愧疚,心虛自然是少不了。
  司徒凜不等人兒結巴地把話說完便堵住他的小嘴,一嘗人兒的芳澤。
  雖然邵寧剛才的表現顯得不自然,而且他答應自己會試著喜歡他也許只是因為那些條件,并非真心想要答應。
  可這在他看來,已經很好了,至少,他會愿意用他的心來交換他的自由,這就足夠了。
  當然,這也是他的權宜之計,他這么做,無非只是想要讓人兒對他有好感,不要再用一張冷冰冰的臉對著他。
  當他看到人兒對煌的態度與對他的態度截然不同的時候,他的心都涼了一大截。
  相處的這些日子他也明白,既然對他不能來硬的,那么就用軟的,這就是他的弱點。
  只要讓他能感覺到有選擇,不被強迫的,一切都會變得容易很多。
  人兒在他懷里抗拒著,可司徒凜卻不想放開,雖然答應了人兒不強迫他做不喜歡做的事情,但是這并不代表要馬上兌現。
  當舌頭纏著人兒的小丁舌時,人兒的小丁舌抖得特別厲害,手緊緊地抓著男人的浴袍,司徒凜便順勢將他往懷里攬,等兩人的唇分開時,邵寧幾乎都快要坐在了他的懷里。
  邵寧很生氣地要將男人推開,可男人的力道大到用力反而會令自己跌進男人的懷抱里。司徒凜見他這樣反倒覺得他可愛。
  “放開我!!!”
  人兒越是掙扎,他摟得越緊。
  “你明明說不會強迫我,為什么還要這樣……”
  如果男人只是為了捉弄他,讓他從希望中重新墜入絕望,他絕不會再相信男人說的任何一句話。
  也許,他早就不應該相信他。
  司徒凜知道他不愿意,也沒有要強迫他做那種事情,只是,簡單的擁抱和親吻還是少不了。一個男人怎可能忍受得了面對在乎的人兒卻什么也不能做。
  “我是答應了,不過,擁抱和親吻不算。”
  男人瞇起眼睛,輕輕地在人兒臉上親了一口,惹來人兒的瞪眼。他這可不能算是說話不算話。
  邵寧剛想說話反抗,卻看見小貓咪不知何時已經跑到床上望著他們兩人,黑溜溜的大眼睛睜得大大的。
  小貓咪見主人望著它,它便樂得小步踱到他們身邊,在司徒凜的右手邊停下,小腦袋蹭著男人的浴袍,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
  邵寧覺得小貓咪好像特別喜歡司徒凜,可是,明明自己和他相處的時間最長,為什么小貓咪反而喜歡這個可惡的男人。
  “小東西看起來特別喜歡我,不是么?”
  男人的眼里充滿自信,邵寧抬頭看了他一眼,覺得那眼神特別刺眼,不以為然地別開臉不看男人。
  雖然他不愿意承認,可是就現在這種狀況,小貓咪確實特別喜歡他。他有些妒忌小貓咪喜歡男人的事實。
  “吃醋了?”
  邵寧一聽,猛然抬起頭望著男人。他,他怎么會知道?
  他只是在心里偷偷想著,男人卻輕易地猜到他心里的想法。他,究竟還有什么是不知道的……
  司徒凜見他一臉吃驚的樣子,便趁著他吃驚的時候將他重新摟入懷中,邊握起人兒的手放在手心里揉著,邊說道。
  “論情人,我絕不會比煌差,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一心一意地對你。”
  男人的一字一句都打進邵寧的心里,引起心臟的一震震顫抖。
  他,他這是怎么了,為什么要說這種話,他到底,想做什么?今天說那樣奇怪的話,已經令他很困擾了,而現在,男人的話越說越像一回事,他已經分不清他是想要表達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那種事情,我不會再勉強你,但前提,你必須用真心作交換。”
  為什么?為什么要用真心?他憑什么!!!
  邵甯推開男人,用著無法理解的眼神望著男人。
  他怎么可以將他的自由剝奪了,卻想要用他的真心來交換他的自由,可笑,真是太可笑了。這個人,他到底在想什么,這種自作主張的想法令他感到不可思議。
  可是,可是他又無從選擇……
  “我知道你現在不愿意,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接受我。”
  很久以后,當邵甯回想起男人對他的好,他總是后悔自己對他所做的一切傷害。
  司徒凜示意小東西下床,小東西很聰明,一下子就明白主人的意思,乖乖地跳下床。男人將人兒輕輕地放在床褥間,替他蓋好被子,伸手關上床頭燈,而后在人兒身邊躺下,將他重新攬入懷里。
  邵甯以為男人還會做一些令他討厭的事情,本想要推開他,對方卻對他說了聲“早點睡”,而后將他按進他的胸膛里。
  他不得不承認,司徒凜的懷里特別溫暖,溫暖到他不敢在他懷里睡一晚,可是,他卻別無選擇,只好勉為其難將就。
  之后,每天晚上,男人都只是這樣抱著他一直睡到天亮,再也沒有做過那種事情,偶爾只是有簡單的擁抱和令他排斥的親吻。
  從那以后,邵甯覺得,司徒凜仿佛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46
  這天,天氣特別好,邵寧帶著小貓咪在屋外曬太陽,一人一貓在屋外曬得暖烘烘的,都舍不得進屋。
  最近天氣轉冷了,在屋里有暖氣,可是這里是南方,普通家里是沒有暖氣的,而屋外陽光明媚,為了呼吸新鮮的空氣,邵寧怎么也不肯待在屋里,于是便穿著一件大外套,抱著小貓咪在屋外曬太陽。
  傍晚的時候,外面就開始刮風,刺骨的寒風鉆進外套里,邵甯冷得直哆嗦,連忙把小貓咪抱進屋里。
  等了許久,男人還沒有回來。
  最近這個時候,男人都要回來和他一起吃晚飯,雖然他并不喜歡連晚餐也要和這個男人一起,但是一旦習慣了,男人不在反而有些不自在。
  更何況,他已經有些餓了。
  看著那一桌的菜肴,幸好是在室內,否則早就涼了。不過,他還是決定把菜放進微波爐里溫一溫。
  等溫完過后,正準備把菜端出去的時候,突然有人從身后抱住他,頓時把他嚇了一跳,幸好手里的盤子沒有從手里掉出來。
  邵甯轉過頭瞪了男人一眼,盡量離男人遠一點,一方面擔心手里的盤子會掉,一方面他一向不喜歡男人這樣碰他。
  雖然最后司徒凜沒有再強迫他做那種事情,可是一些簡單的擁抱和親吻還是逃不掉。
  司徒凜將他手中的盤接過手中,放到一邊,將人兒重新摟入懷里。邵寧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身體連忙往后縮,可男人臂力很大,他根本無法從他的懷里逃脫。
  男人俯首親了一口人兒的臉蛋,隨后揚起少有的笑容。
  “抱歉,回來晚了。”
  男人這禮貌的道歉倒讓邵寧有些不自在,他可沒有在他吃晚飯,只是平時剛才那個點鐘,司徒凜都會回來,既然這樣,如果他自己先吃又顯得太過于嬌氣。
  邵甯在男人懷里掙扎了一番,司徒凜將他放開,他便立馬端著盤子逃出廚房。男人望著人兒的背景,唇邊自然地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桌上的菜已經熱了一遍,司徒凜看了看一旁正給小東西準備晚餐的人兒,心里漸漸燃起愛意,趁人兒還在專心致志地給小貓弄食,男人已經走了過去從人兒的身后將人兒抱了起來。
  ?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21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