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丑仙溫潤大叔受,NP-第17部分

顫的睫毛如蝶翼。
  “——”白清頓了一下,手中的畫筆沒有停頓,而后嘆道,“忘。”
  “偏偏忘不了。”夜情醉注意著男人的眼神變化,接著問道,“仙人可有過相思之苦?”
  “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男人說道。
  “仙人為誰相思呢?”夜情醉又問道。
  “相思之人。”停下了手中的畫筆,白清扶著桌子站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我雖為修仙之人,卻苦陷情愛之劫,相思無涯,年年日日,攜琴上高樓,彈著相思曲,弦腸一時斷。救不了自己,又如何能救得了他人?”
  說罷,白清轉過頭望著夜情醉,淡然微笑著說道:“執著是苦,放下,才能忘卻。”
  夜情醉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說道:“仙人不愧是得道之人,然情醉卻深陷相思。倘若今生今世尋不到那人,生生世世我都不會放棄。”
  就快要被夜情醉那雙眼睛給灼傷了,白清笑著轉過了頭,說道:“陛下太過于執念了……”言罷,男人轉身離夜情醉而去。
  細雨紛飛,打濕了他的心。
  夜情醉望著男人的背影,自言自語道:“五年都等了,我這是又何必急于一時呢?哎……”搖著頭,男子也邁開了離去的腳步。
  作畫比賽已于當日結束,而結果將會于第二天公布。
  與獸王一同回到了太子府,身心疲憊的男人立刻回到房間躺下。
  “好好休息。”獸王替男人捻了捻被子。
  “謝謝。”自從回來之后,獸王便再也沒有變回孩童模樣。
  男人說道:“你也去休息吧。”
  昨夜,受傷的并不止他,白清總有這樣一種感覺,獸王這人也總是喜歡將嬉皮笑臉展現人前,這內心,又有多少人看得到?
  “老頭兒,別把我當成個小孩。”獸王挑挑眉哼道,卻還是一直坐在床榻旁沒有離開。
  “呵呵,”白清笑了幾聲,朝床里挪了挪,空出一個位子來,說道,“上來吧。”
  “你不怕我吃了你?”獸王低頭看了眼白清空出來的位置,有些躍躍欲試,他雖和白清同床共枕過,可是那會兒不是小蛇的樣子就是孩子的樣子,可從沒有以現在的形態和男人同床過。
  “你想怎么吃我?”白清開玩笑的說道。
  “脫光你衣服——”撇撇嘴,獸王吼了一句,然后不客氣的開始脫自己的衣服,直至剩下一件單衣,隨即爬上了床和男人睡在了一起。
  身下的床榻,還留有白清的溫暖與氣味,獸王深深吸了口氣,偏頭望著男人那一頭的雪絲,說道:“你別以為我是開玩笑,我是妖,可不是那些虛偽的人,我喜歡你,想吻你,想抱你,還想把你壓在身下。”
  “我知道。”男人只是睜著眼睛望向上方。
  “你不知道!”獸王賭氣的說道。
  “傻孩子。”白清笑著嘆了一句。
  “死老頭兒,都跟你說了我不是孩子,說我傻,你不是更傻?”獸王哼了一句,身子一翻伸手抱住了白清,“你明明還喜歡夜情醉,為什么不去和他解釋當年的事情,他離你那么近,你卻像傻瓜一樣裝作沒看見,你才是個大傻瓜!”
  “不對,你們兩個都是傻瓜……”末了,獸王又哼了一句。
  任由獸王這么抱著,白清有些睡眼朦朧的笑道:“就你有理……”而后便也在男子溫暖的懷里慢慢閉上了眼睛
  在男人額頭上偷了一個吻,獸王也抱著白清睡著了。
  這一天對于他們來講,真的是太累了。
  六界之中,人界雖為最底層,卻也惟獨人可有情,獸王不懂,為什么這人間的人卻偏偏要糟蹋這珍貴的情感,愛便是愛,恨就是恨,顧慮太多,錯過了,有時候便會后悔一生。
  畫畫比賽第二日便出來了結果,沒等竹苑常客海國太子前來報喜,倒是梅云兒這個競爭對手興高采烈的蹦了過來,看起來卻是比她自己晉級了還要高興。
  除了白清之外,還有另外三人進入了決賽,不出眾人意料,那三人就是夜國馨妃,南宮世家的南宮飛鴻,以及花雨國的公主梅云兒。
  三天之后,便是百花會的決賽之時。
  “仙人,你就告訴我嘛,那個綠眼睛的家伙是誰呀?他為什么會抱著你呀?難道你們是傳說中沖破了仙妖限制,為愛生死相許的戀人嗎?好感動啊!這樣偉大的愛情居然活生生的在我眼前上演!”只是梅云兒近日來,總是詢問白清與獸王的關系。
  “公主殿下,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并不是你想的那樣。”白清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梅云兒會這么興奮。
  “那,那你和夜國的血尊呢?”梅云兒緊追不舍的又問起了另一個讓白清頭痛的話題,“他給你打傘耶!”
  “他是好人。”白清只能這樣解釋。
  “好人?”梅云兒瞪大了眼睛,說道,“哎,可惜了一張傾國傾城的俊容,卻生生是個冰塊一般高傲的人,被他看一眼就覺得自己快結冰了。”
  聽到梅云兒這樣形容夜情醉,白清不由笑了起來,那人……也只是外冷內熱而已。
  說起夜情醉,早已經在昨日離開了海國。
  昨日——
  白清知道夜情醉在離開之前到過他這院子里。
  只是,一人在內,一人在外。
  隔著一堵墻,誰也沒有開口。
  夜情醉站在門外,白清睡在里面。
  或許已不需要言語,無言的離別,無聲的送別。
  如若真是生生世世的情,便會再有見面的那一日。
  終于送走了那梅云兒,得到些許安寧的白清轉身時便看到了不知何時出現的白巖。
  略微有些吃驚,白清竟沒有察覺到白巖的突然出現,男人走過去溫柔的說道:“怎么不和婉婷他們一起出去玩?”
  “我不喜歡她,為什么要和她一起玩?”白巖有些不屑的說道,“不過是一個煩人的小孩子,誰會喜歡和她在一起。”
  搖了搖頭,男人在白巖身旁坐下:“我知道你不喜歡外面的世界,我答應你,等比賽之后我們就重新找一個地方隱居。”
  “真的?”白巖臉上一下子露出喜色。
  見白巖那高興的樣子,白清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已經委托海國太子照顧婉婷與行止,他們的師傅白風近日就會來到海國接回兩人。”
  “大叔,我們說好了,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就我們兩個,一輩子都生活在那里再也不出來了好嗎?”白巖急切的說道。
  “哈!混蛋小子,敢把你獸王爺爺給忘了,滾一邊兒去!”為避免被梅云兒那小女子馬蚤擾,獸王又變回了奶娃娃的樣子,此刻正叉著腰,對著白巖趾高氣揚的說著。
  “哼!死蛇,小心我撥了你的蛇皮!”白巖騰一下就站了起來。
  “哈哈哈,那也要等你再長高兩寸,小個子矮冬瓜!”獸王大概忘記了此刻自己有多高。
  ……
  見兩人又和平日一般吵了起來,白清只是笑著在一旁觀看,在深山的那幾年雖然只有他們三人,卻也日日過得快活,無憂也無慮,他又何必再次陷入情愛之中?
  愛欲之人,猶如執炬,逆風而行,必有燒手之患。
  執著是苦,當放則放。
  愛一個人,并不需要與之綁在一起,更不是占有,為他好,也是一種愛。
  白清已直視面對了自己的內心,此時竟也變得坦然了。
  那些年的相思與苦楚,漸漸淡忘了。
  回到此刻,歷經心魔之后,剩下的便是褪盡鉛華的真我之境。
  白清望著與獸王打鬧的白巖,十年之后白巖便是到了成年的年紀,那時……他再也不會封印住白巖的記憶,也再也不會與白巖見面。
  只是世事如棋,誰人能控制天下呢?
第五十六章-響絕天下
  百花會決賽之日,人山人海,蒼茫大陸南北七國之人均同時匯聚到了海國之內,千人萬人,金車玉馬,只為一睹美人容姿。
  云鬢花顏,一步一搖。
  美人之美,傾國傾城。
  馨妃之美,雪膚花貌,嬌媚動人;
  南宮飛鴻之美,清冷如冰,面如白玉;
  梅云兒之美,巧若冬梅,玲瓏剔透。
  唯獨那站立其間的男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風吹仙 飄飄舉,遠觀而不能褻瀆的美,但愿生生世世逐月華,只為生生世世流照君。
  進入決賽的私人坐在臺上的紅木椅上,等待百花會的創辦人,也就是海國歷代君王宣布此次決賽的規則。
  百花會舉辦了一屆又一屆,但每一屆的決賽內容卻幾乎沒有雷同之處。
  只是今日有了些不同,牽來宣布之人不是海國當今的君王,二十由海國太子代替君王來宣布此次決賽的規則。
  平日里一身藍衣的海國太子今日也換上了皇家威武華貴的正裝,神情中沒有平日的嬉笑,此刻也頗有王者風范:“今日百花會決賽之規則,經眾人商議后決定,四位參賽者分別彈奏一首琴曲,九霄環佩乃天神之物,借由此次機會希望能為此神物找到一個主人。”
  今日之評委也為數眾多,除了海國太子與星辰仙子之外,還有此次提供了頭名獎九霄環佩琴的南宮姥姥,擅于撫琴的夜國碧姬等總共十八人。
  比賽分為上下兩場,第一場,私人抽簽分為兩組,兩人為一組同時彈奏琴曲,比試誰能夠更專心于琴曲而不被打擾,勝者可參與下半場的決賽。
  私人抽簽之后,馨妃與南宮飛鴻抽到了一起,而白清則與梅云兒一組。
  第一組上場的是馨妃與南宮飛鴻,一人是北方最大國家的妃子,一人是人間神秘世家的后代,手中的古琴自然都是上品。
  馨妃所用之琴為蛇腹,數千百年來,古琴多無華麗的裝飾,唯有古蛇腹文為奇。
  “這琴好像是碧姐姐的吧?”海國太子看到馨妃手中的蛇腹,不由問道。
  “是。”碧姬點了點頭,說到,“也只有蛇腹最配馨妃的嫵媚。”
  一旁的南宮姥姥只笑不語,就在眾人睜大眼睛欣賞蛇腹之時,南宮飛鴻也拿出了她的琴,琴身如冰,琴弦如絲,與南宮飛鴻在一起,卻顯得十分相稱。
  “這難道是——冰弦?”在座的以為老者出聲嘆道,“琴身長七寸,黑色,有角有鱗,以霜雪覆之,然后作繭,長一尺,其色五彩,織為文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經宿不燎,是為冰弦!”
  “聲音老者果然淵博,這琴的確是冰弦。”南宮姥姥無不自豪的說道,“天下間,也只有冰弦能配上我孫女飛鴻。”
  先是蛇腹,后是冰弦,誰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何等絕世名琴現身?
  眾人不禁一個個都興奮了起來。
  第一組的比賽此時已開始,二者琴功都可謂不分高下,然而馨妃比起南宮飛鴻來卻在心神上稍有不足。
  南宮飛鴻自幼便與世隔絕,如同九天玄女,這般的凝神之功又豈是身在塵世豪門的馨妃可比,故第一場以馨妃的落敗為結束。
  看到自己的孫女順利晉級,南宮姥姥不由微笑著點了點頭。
  聲音老者贊嘆道:“南宮姥姥真是教了一個好孫女呀,不僅才華絕世,貌若天仙,更是彈得一手好琴,我看今日百花會之冠的爭奪,也只有那仙人能與飛鴻相較量了。”
  南宮姥姥有些不悅的說道:“聲音老者何出此言,那仙人尚未彈奏,你又怎知他能進入下一場?”
  圣音老者撫須而笑:“我之所以名為圣音,乃是百年來浸滛琴樂,雖未見那仙人彈奏,卻能感覺到他的心弦之音。”
  說罷,老者若有所思的望向了那名白發仙人,期盼著接下來仙人與梅云兒的比賽,然而讓眾人驚訝不已的是,梅云兒居然主動宣布退出比賽。
  “云兒妹妹,你這是——”星辰仙子怎么也想不到梅云兒會主動棄權。
  梅云兒卻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笑著說道:“彈琴我肯定沒有仙人彈的好,我也沒有什么好琴,自然是主動認輸啦!”
  “公主殿下。”白清不禁搖了搖頭。
  梅云兒湊了過來,悄聲道:“我知道你最近身體不好,我這不是好心好意的給你節省體力嘛,還當真以為我會輸給你噢?哼!總之,你要是贏不了那南宮世家,我就讓我哥來把你扛回去給我做嫂子!”
  “呵呵……”白清不禁笑了起來,憐惜的摸了摸比他矮了幾乎一個頭的梅云兒的腦袋,“看來下一場我要盡全力了。”
  “其實你輸也好,可以給我做嫂子,總比那些女人們好多了,嘿嘿!這樣你就能和我一起回花雨國,我就能天天去馬蚤擾你啦!嫂子,加油哦!”壞心眼兒的眨了眨眼睛,梅云兒像云雀一般蹦了下去。
  聽到梅云兒一口一個“嫂子”,白清只能寵溺而又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丫頭啊……
  最后,海國太子也只能宣布下一場由南宮飛鴻與丑仙進行決賽。
  “既名丑仙,又何必來爭奪這傾世之名呢?我看啊,這人也是為了那九霄環佩琴而來。”一枯瘦老者不屑的說道,“人就是人,修什么仙,連人都做不好,還妄想成仙,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一旁的圣音老者笑著說道:“老頭,你不覺得這也很有趣嗎?丑仙不丑,驚為天人,我看這仙人雖然執著于九霄環佩,卻無一絲凡人的貪欲。”
  “哼!”黑衣枯瘦老者冷哼一句沒有繼續說下去。
  “南宮姥姥,現在時時候拿出九霄環佩讓我等開開眼界了吧?”既然已到最后一場比賽,也是南宮世家拿出九霄環佩琴之時,圣音老者不由流著口水的說道。
  “自然。”點了點頭,南宮姥姥手掌一揮,九霄環佩琴自空而出!
  為琴千萬年,卻無一絲一毫破損之跡,古樸渾厚,深沉內斂,無形的氣勢讓眾人都不禁屏息而視。
  這把琴便如同它的主人一般,沒有冰弦的冰涼,只有沉淀于輪回之中的不變溫柔,沒有蛇腹的妖冶,只有那淡淡流淌于周身的柔和。
  “簡直……簡直太美了!”圣音老者瞪大了眼睛,幾乎無法呼吸,由心的贊嘆道,“可以想象三千年前擁有它,能夠彈奏九霄環佩之人,定也是如同這琴一樣古樸出塵。這琴已有了靈性,否則也不會在三千年間無人可彈奏!”
  枯瘦老者的雙眼里也迸發出癡迷的光芒,片刻之后卻是嘆道:“人心復雜,只怕這世間已無人可彈奏此琴,哎……”說罷,不免搖頭嘆息。
  “人人心中皆有貪欲罪念,又如何找得出一個純粹之人配上這把神琴呢?”黑衣枯瘦老者頗為失望的嘆道,“圣音,你我也不能免俗啊!”
  圣音嘆道:“只愿老朽此生,能聽得一曲天音,此生死也無憾啊!”
  白清與其他人一樣皆被這古樸渾厚的九霄環佩所吸引,只是他的眼中更多了一絲奇異的情愫……
  與君初相識,猶如故人歸。
  便是這般濃厚而又牽扯的情意,讓白清差點流下淚來……
  莫名的思念,莫名的喜悅,他仿佛感覺到距離他不遠的九霄環佩也有這般的感情,似乎正一聲聲,一聲聲的呼喚著他。
  男人只想開口說:老朋友,我們又重逢了。
  最后一場的決賽,便是各自彈奏一首琴曲,然后由十八位評委進行裁決,選出色藝雙全之人奪得百花會頭名——傾盡天下之名!
  南宮飛鴻之前便已經與馨妃有過一場比賽,此時再次上場彈奏琴曲,冰弦之音冷瑟瑟,宛如天宮月華,清冷華美。
  “我看南宮妹子應該便是此次百花會的頭名了。”星辰仙子贊嘆的說道,而后看了眼臺下早已望得癡呆的男子,笑道,“只是這天下耀找出一個能配得上飛鴻的,可就難了。”
  “星辰仙子過獎了。”南宮姥姥聞言不由喜上眉梢。
  海國太子卻只是笑而不語,他總覺得,那不愿透露姓名的仙人在今日,定不會讓他失望!
  已有蛇腹,冰弦在前,眾人倒也想看看這仙人能拿出把什么琴來。
  盡管南宮飛鴻一曲動天下,早已捕獲了不知多少男子的心,但白清卻宛如沒有感覺到一絲壓力一般站在了臺上,輕手一揮,席地而坐,膝上驟現一把黑漆古色古香之琴。
  “春雷!”圣音老者從椅子上彈跳起來,大聲喊道,“這琴……這琴怎會在你手上?你到底是何人?!”
  “人世間最為珍貴的春雷,早已失傳千年,沒想到今世老朽還能親眼看到春雷!”黑衣枯瘦老者嘆道。
  輕撫琴弦,悠悠琴音蕩云間。
  “為人所贈。”白清淡淡說道,開始撥弄手中的春雷。
  四年前他路過一處瀑布時曾聽到有人彈奏琴音,禁不住駐足聆聽,人一世,知音難求,沒有言語的交流,白清當時也拿出古琴來彈奏以和。
  那人竟將春雷送予了他。
  【知音難求……知音難求啊!我終于找到了一個懂琴彈琴之人啊,哈哈哈……老天爺,我終于可以安息了!】
  只為尋等知音人,一坐崖邊五十年。
  白清一輩子都記得那人,以及手中被贈予的春雷。
  此一曲,便是為逝去的故人而彈。
  琴音悠悠,卻難抑沉郁凝重,沉郁凝重外又另有超曠飄逸。
   容容,言語清冷。
  及其 郁慷慨,又亦隱隱轟轟,風雨亭亭,紛披燦爛,戈矛縱橫。浮云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更有冰炭交加,升天墜地之勢!
  聽者屏息而坐,只覺得內心波濤洶涌被聲聲琴音帶動情感,天地之壯闊,豪杰之悲壯,天籟絕響,亦不過如此!
  響絕天地,艷絕天下。
  衣 飛,琴音悲,春雷一動長風萬里!
第五十七章-白巖之亂
  曲落,音散,人獨立。
  少年不知愁滋味,總來強說愁,而今風風雨雨一路走過,一腔愁思都濃在心里化不開,怎么也開不了口,獨自撫琴,將這凡人的思怨情仇都散了去……
  琴瑟之美,不在其技巧旋律,而在動人,動心,動情。
  能感動人的琴瑟之音,便為這世間難得的絕響。
  一曲琴音,愁苦,闊達,飄逸,慷慨……
  仿佛將這生生世世的恩怨都彈盡了,歷經塵世滄桑的老者似是輪回了一生一般,坐在椅上感嘆著自己一生的點點滴滴,而即便是未經世事的孩童,也不禁因內心奇怪的感覺而露出無奈而心痛的表情來。
  不需人說,所有在場的人都知道這一場比賽,南宮飛鴻是徹徹底底的輸了。
  “飛鴻之音雖美,卻少了動人的情懷。”星辰嘆了一聲,而后宣布道,“這一場琴音比賽,是仙人勝了,但百花會所選并不僅僅是才藝高超,還要人品與德性兼具的美人之姿,故我等十八人會在稍后商議片刻,于仙人與南宮飛鴻之間選出今日的百花會頭名。”
  “哼!我看他們分明是不想大叔贏,還怪有借口的。”坐在臺上的白巖抱著雙手不屑的說道。
  “怎么會呢,星辰仙子說的也是實話,百花會選的本來就是大美人啊,師傅雖然也好看,但南宮飛鴻更勝一籌吧。”婉婷在一旁羨慕的說道,“要是我也能長得那么美就好了。”
  白巖不屑的輕哼道:“俗不可耐!人間的犯人不愧為六界最底層,眼里只有庸脂俗粉,連何為美都不知道,那南宮飛鴻怎能比得上我大叔的一根頭發,你們這些凡人,真是一個個比豬還要笨!”
  婉婷氣呼呼的說道:“小巖你怎么這么說話,你也是人間的人啊!就算你喜歡大叔,也不能出此惡言啊!”
  人間的人……
  白巖愣了一下,對啊,他也是人間的人啊,但為什么剛才會那么自然的說出那些話來呢?微微皺了皺眉,白巖不再說話,只是看著臺上的男人。
  或許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他剛才的那些舉動與話語,哪里像一個七八歲孩童應該有的樣子……
  一旁的獸王望著生悶氣的白巖,心中多了幾絲疑惑與不安。
  “白巖這個樣子,看起來已經有復蘇的趨勢了,待會兒百花會結束了得跟白清那死老頭說一下才好……”獸王心里思量著。
  “我覺得這百花會之頭名定是那名丑仙!”十八名評委商議之時,圣音老者第一個開口說道,“天下間能彈奏如此神音的人,實在……實在是太妙了!”
  “哼!這是百花會,又不是彈琴大會,選的是沒人,不是琴師。”一人反對的說道。
  “可是仙人仙姿綽約,氣質非凡,又驚才艷艷,天底下再難找出這樣一位奇人,我也投仙人一票。”海國太子明顯是站在白清這一方。
  “仙人雖不錯,但我還是選飛鴻。”星辰仙子則是偏向了南宮飛鴻。
  南宮姥姥開口道:“呵呵,各位莫說老朽偏私,老朽支持我那孫女飛鴻,那仙人來歷不明,與七情山的惡人有所交情,定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論長相,也不過平人之姿,只是說氣質還可以,但百花會選的是絕色美人。”
  黑衣枯瘦老人這時說道:“老朽棄權。”
  南宮姥姥疑惑的問道:“黑山老者為何棄權?”
  “能彈奏九霄環佩之人,才是老朽所能選之人。”黑山老者依然是面如死灰,說完一句話后便退出眾人的討論圈子一個人坐到了旁邊,誰也不理。
  眾人知道這黑山老者的脾氣,也不好強求。
  此時結果已出,海國太子座位代表人站了出來,他略帶歉意的?br />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70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