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丑仙溫潤大叔受,NP-第16部分

男人緊閉的雙目,無戈伸手撫平了白清緊皺如山巒的眉頭,“不入魔心,又如何能擺脫魔心?念了何用呢,不過你要是喜歡,就繼續念吧。”無戈輕笑一聲,撐開了男人的雙腿……
  隱忍的男人,最敏感的地方被他人牢牢掌握,被撐開的雙腿如魚的鰭飄蕩在水中,刺激的快感猛然一陣陣的如針一般刺入身體。
  玩弄著手中的軟物,無戈欣賞著白清隱忍的面部表情,緊咬的唇,急促而失衡的呼吸,低頭含住了男人的耳垂,細細輕咬:“自重生之后,還未有人碰過你吧?無論過了多少年,換過多少個名字,你還是你……”
  “不停的壓抑自己的欲望,不斷的控制自己的情欲,不能愛所愛之人,不能恨所恨之人,你可以不顧自己的悲痛而遠離天尊,你可以不顧師兄弟之情而困我萬年,你只能孤獨一人于九霄峰頂日夜彈琴,任相思折磨,卻不曾下山。”
  “既然你不能放任自己陷入七情六欲,就由我來點燃你的情欲,縱然是罪,是欲,卻也正如你所說,不經歷七情六欲又怎能看破紅塵,你這般放不開,又怎么經歷呢?”無戈滑入了男人的雙腿之間,輕聲說著。
  “那也是他的七情六欲,和你有什么關系?!”突然的一聲大喝打破了彌漫的情欲。
  這聲音是……白清微微睜開雙目,見著了站在河岸之邊滿是怒火的美艷男子,淡金色的長發宛如怒焰一般無風自動,翠綠的眸子緊緊盯著河中的兩人。
  男人不由在心中嘆息:獸王……你這是何苦呢?
  “你是——萬年前的蛇妖,已經成了萬獸之王了嗎?”無戈停下來坐在了蓮座之上,血色的頭發如河水一般流瀉,淡漠的眼神中沒有任何情緒。
  “放開他——”化為人形的獸王向前邁進了一步。
  無戈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繼續自言自語:“可惜,即使是獸王,也終究是獸。”
  “我讓你放開他!”大喝一聲,獸王朝著兩人踏空飛來,無戈輕哼一聲一手繼續揉捏男人的脆弱,一手朝獸王飛出一掌。
  美艷的男子被生生擊退,嘴角溢出鮮艷的紅。
  “你不是我的對手。”無戈看也沒看獸王,只是低下身子親吻白清的額頭,“離去吧。”
  “老子可不怕你這不魔不神的怪物!”無戈這一擊已使出七八成功力,絕對不是像之前對付南宮姥姥那般的留情,如不是這幾年獸王一直在食用白清的鮮血早已脫胎換骨,只怕此時五臟六腑已被震碎。
  成神之人,果然不是他們這些妖仙能比,但縱然如此,他又怎能一次又一次的望著那男人遭受痛苦?
  白清就是琴華,琴華就是白清……
  從來都沒有變過,就算過了一萬年一千年,那人從未變過!
  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跡,獸王仰天狂嘯,周身衣服破裂,在瞬間化為巨蛇形態,淡金色的巨蛇吐著紅色的信子朝無戈而去。
  “螳臂當車,自不力量。”自水中飛升而起,無戈輕喝一聲,手中畫出天地太極之圖,“獸王,可對付得了我這天地八卦之陣?”
  化為蛇形的獸王力量不可小看,無戈也沒有絲毫怠慢,一蛇一人在半空撕斗,如血的光華,翠綠的光芒,或神圣的||乳|白,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再次映入了白清的眼中。
  五年前,獸王也是這般為他而斗。
  怎么能忘得了,這個平日里總是囂狂毒舌的獸王,曾為他而亡,被滅去了肉體,他又怎么能看著這一切再次發生?
  一滴半透明的淚水自左眼而滴落,望著獸王不斷染血的身體,不斷嘶吼的戰斗,白清終于放棄了堅守心神……
  “住手!無戈,不許傷他!”用力喊出之后,心神一朝潰散,男人脫力一般的躺在蓮座之上,任由七情六欲,心魔罪欲彌漫了他的全身。
  在即將一爪抓破獸王心臟之時,無戈停了下來,輕手一揮,負傷的獸王被困在了八卦陣之內,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獸王,不要看,即使看了,也要忘記。”似乎是感受到了獸王望向他的悲哀眼神,白清淡淡的說著,眼睛直直的望著滿是星辰的黑夜之空,直至無戈出現在他面前,擋去了那一片天空。
  低頭啃咬著凸出的鎖骨,在上面印上一個又一個的痕跡,直到咬出血痕來才戀戀不舍的離開,含住了男人的胸前,無戈一下子感覺到身下男人的顫抖。
  此時的白清,已是完全將自己的七情六欲敞露人前,他控制不了自己對于撫摸而生的快感,他也沒有辦法掙脫……
  一個完全禁欲的男人,此時卻如同普通人一樣有所感覺,全然不同的白清,亦是無戈所未曾看過的,看到這樣的男人,即使是成魔成神的他,已禁不住這般的誘惑,如火的情欲已燃燒了他的心神。
  男子的手指趁著河水的潤滑而侵入了男人的身體,然而即使是這般,也讓無戈感受到了男人的緊與熱。
  “唔——”身體不自覺的掙扎起來,白清緊緊咬住了自己的唇。
  毫不憐惜的增加手指擴充領地,在無戈強硬的攻擊下男人只能急促而不穩的呼吸,僵硬的身體總是不能自制的顫抖。
  緊閉雙目,男人再次凝神定心詠唱靜心咒:
  “舍利子
  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
  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啊……”
  無戈輕笑一聲,將手指狠狠的刺入男人身體最深處的柔軟之地,低頭吻去白清額頭上的汗珠,他輕聲吟道: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師兄,我幫你念好嗎?”無戈一手開拓著男人緊繃的身體,一手伸入了男人口中不斷攪拌著柔軟的舌,拉扯出半透明的銀絲……
第五十三章-罪欲-下
  霧輕云薄,星辰漸落,望不盡的天幕蒼穹,盡頭還是黑……
  睜眼閉眼,黑茫茫一片不見曙光。
  縱然河塘蓮池百里猩紅,點點滴滴是醉人的美,終究抵不過那一眼的黑。
  “唔——”
  那碎了一池的呻吟,生生砸在不得動彈的旁人心上,眼睜睜的望著,這世間最純凈之人,終究還是被妖冶的紅所染。
  當身體被進入的那一刻,男人大大的睜著眼睛,黑色的眼瞳里是黑色的天,閃耀其間的,是因痛與欲望而橫生的苦澀液體。
  不曾閉目,就怕一合上眼睛積在眼眶里的淚水就會肆虐而出,泄露了那堅強外表下終究還是會痛的身心。
  “啊——”
  破了喉嚨的短促一聲,沒有能夠阻止身上男子繼續的無情挺進,刀刃的痛,割破了他的身體,雙手抓破了身下的蓮座,滿手的蓮香,如此嘲諷的染上情欲的禁忌味道,半透明的液體滛穢的滴落蓮座,芙蓉泣露一般美……
  痛至極,已是無聲,只能干啞著喉嚨。
  直至那刀刃徹底進入了他的身體,直至那火熱如地獄燎原一般煎熬著他的心,直至那人終于肯放開早已被握得紅腫的腰跨……
  男人也終于折斷了他的指甲,破損的血肉,混雜著的疼痛,分不清是來自何方。
  宛如洪水猛獸一般,無戈用力分開了男人修長如竹,光滑如白玉的雙腿,極致的分開讓無戈能清楚看到兩人結合的地方。
  他低下頭親吻男人鼻尖上滲出來的汗珠,下一刻,猛烈的退出,猛烈的進攻,直至撞擊在那一片柔軟的禁地上。
  “呃啊——”緊咬的唇齒,滲出凄美的猩紅,一點一滴的染紅了男人蒼白的唇,猛然向后仰起的脖頸在空中劃出優美的弧度。
  那一頭的白發三千,落進了水中……
  盈盈落下的,是男人所無法再承受著的淚,只如破碎了星辰,灑落了一池。
  “不要——”近乎哀求的聲音,第一次……透露了男人的脆弱。
  揚手拭淚,無戈吻上那一片苦澀的濕潤。
  沒有停止的,開始了一連串的碰撞。
  無戈望著身下的男人,沒了平日的穩重,沒了平日的溫潤,也沒了平日的淡漠……
  有的……
  是在他無情侵犯下的無助,任由雪發凌亂,任由雙手緊緊扣著蓮座,任由淚水模糊了一張臉。
  這便是他的師兄,在他身下所顯現出的另一面。
  將那平日里深深埋在心底的恐懼,罪欲,脆弱,全部顯現了出來。
  失去了定心保護的白清,不過是一個被七情六欲控制的普通男人,有愛有恨,亦有痛。
  被魔心纏繞的琴華,也不過是一個被剝離了層層保護而暴露內心弱點的男人。
  即使是五年前被侵犯時,白清也從未像今日這般徹底暴露了自己的身與心。
  他的痛,他的無奈,徹底化為了撕心裂肺的痛喊。
  “你的心魔,你看到了嗎?”眼里閃過幾分憐惜,無戈伸手撫上男人依然緊緊咬著的嘴唇,手指撫過之處,破損了的血肉漸漸恢復。
  “放開我……”有些顫抖的聲音里,夾雜了男人的恐懼。
  “看清楚了嗎,你的心魔,要永遠記住……”執起男人的手,吻上折斷了的指甲,無戈低語道,“十指連心,一定很痛吧?”
  白清看不清無戈的臉,他想努力看清面前男子的臉,只是那被淚水模糊了的眼睛又怎么能看清呢?
  他只知道在這溫柔話語的背后,是無戈不曾停止的侵犯。
  如此真實而又可怕,被自己的師弟當著獸王的面生生侵犯。
  而他呢?竟無法守住一絲心神,每當那巨物撞擊肉體時已經不僅僅是痛楚,而是卑賤的產生了令他惡心與羞恥的欲望。
  他竟然覺得舒服……
  他竟然會因為被侵犯而感覺到歡愉……
  這不正和五年前一樣嗎,白巖碰了他,而他居然當著夜情醉的面達到了高嘲。
  他又怎會是一個仙人,卻和世人說的一樣,他不過是一個下賤之人,能在任何人的身下得到歡愉,得到享受!
  “琴華……”身上的男子呼喊著他的名字,時而白清,時而琴華,時而師兄,每一個都是他,他卻到底是誰?
  “哈啊……不要……不要再繼續了……”
  無戈猛烈的加快了速度,深深插在他身體內的火熱與堅硬如同咆哮的猛獸一般奮力撞擊著,仿佛要將他給生生撞碎了。
  手指酥麻,四肢無力,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讓白清感到羞恥的高嘲,在下一刻來臨。
  他終究忍不住的緊緊抓住了無戈厚實的肩膀,任由男子在他身上達到了至高的歡娛,任由那火熱的液體涌入他的身體,讓他在一陣陣的痙攣之中也放縱了自己,軟軟的躺在了他師弟的懷里。
  結合的地方,流淌著令他羞恥的液體,有無戈的,也有他的。
  汗濕的雪發,凌亂了一池河水。
  一切,不過是開始而已。
  就著結合的姿勢,無戈扭轉了男人的身體,脫力的白清只能任由無戈將他面朝下的壓著,拉起的腰臀被迫高高的挺立著。
  就著這一個姿勢,無戈能更深入的探入男人的身體,也能夠騰出一只手來握住了男人的前端。
  “不要……碰那里。”懇求的聲音,換來的是更大的征服欲。
  追尋了萬年的人,那不曾奢望的場景,今日卻由夢幻成了現實。
  在無戈懷里的是他的師兄,是他的琴華,也是他的白清。
  剛剛發泄完的刀刃再次鋒利的刺入男人的身體,等了一萬年,癡念了多少年,又怎么可能就此放過?
  無戈一邊用手取悅著男人,一邊撞擊著男人的臀。
  白清只能用手支撐著身體,在搖晃之中望不清眼前的一切,透過凌亂的雪發,男人望見了被困在八卦陣中的獸王。
  那含著淚,望著他的美艷男子。
  白清低下了頭,獸王,我讓你失望了嗎?
  你所敬仰的琴華,如今卻被我這個白清污染成了這般,你一定很恨我吧?
  不因欲望,不因痛楚,男人流下了一滴淚水。
  在無戈的手中,他達到了可恥的高嘲。
  纏繞在無戈手指上的液體,被迫灌入了他的口中,這便是他的欲望,如此腥氣,如此苦澀。
  白清已不記得他與他達到了多少次的高嘲。
  在一個個連他都覺得萬分可恥的體位里,失去了心,讓欲望染透了,只能無聲的喘息,讓那雙手撫遍了他的全身,讓那欲望,綻放了他的身體。
  直至黑夜過去,黎明的曙光照射在他滿是情欲痕跡的身體上……
  人已去,徒留一池的黑色蓮花,一如他的身體,早已經不再純潔。
  掙扎著從蓮座上爬起來,無戈早已離去,可那人留在他身上的味道卻依然濃烈。
  沒有笑,沒有淚,亦沒有痛。
  男人只是踏著水,步子搖晃的走到了岸邊,赤裸的腳踩在清晨的泥土上,走向了依然被困在八卦陣內的獸王。
  “我放你出來……”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這聲音聽在獸王耳中卻異常的刺耳,只因男人的聲音竟是如此的嘶啞,像是哭喊了一天一夜之后的破嗓子,只是,依舊溫柔。
  溫柔的讓他難以承受。
第五十四章-畫心
  待替獸王解除了八卦陣的禁錮之后,白清有些脫力的坐在了岸邊,沒有過多的心痛或悲哀,在經歷了這一夜之后,男人只是覺得心里空蕩蕩的……
  迷茫一片。
  這一世,他是白清,縱然曾經為仙為神,也是曾經的事情。
  這一世,他是白清……
  不是琴華。
  他便是他。
  在經歷了與無戈的事情之后,他忽然之間想通了,這一世他愛誰便是他的事情,與上一世又有何關系?
  無論是天尊還是血尊。
  他愛的是那個人啊……
  在被無戈侵犯之時,在腦中出現的也只有那人,不斷的想著那人,忘不了,忘不掉。
  男人如此真實的看見了自己的內心,他討厭別人碰他,卻不曾因夜情醉的觸碰而感到難受,這就是無戈要讓他看到的嗎?
  越過凡俗的虛偽與禁錮,直面自己的內心。
  男人便一直這樣坐在岸邊,迷茫的望著那一池的黑蓮。
  “把衣服穿上吧。”
  一抹鮮艷的紅阻擋了男人的目光,白清抬頭望著站在他面前的獸王。
  獸王單腿跪了下來,用自己的衣服擦著男人身上的水漬,偶爾碰到了鮮紅的傷口,便輕聲的問道:“疼嗎?”
  白清搖了搖頭,任由獸王替他擦干凈身體。
  拿過白清的衣服,獸王一件件的替男人穿上:“疼的話就告訴我,我不笑你就是了,別一個人憋在心里,你什么樣子我沒見過。”
  白清抬起頭望著面前溫柔而又小心翼翼的男子,這個平日里總是胡鬧的孩子,其實也是個活了千萬年的男人啊。
  “看著我干嘛,怎么,愛上本獸王了?”獸王卻是沒有敢抬頭直視男人的視線,只是有些手抖的替男人扣上衣服扣子,呵呵的干笑起來,“本獸王雖然是萬金之軀,無上至尊,但也不介意收留你。”
  白清低頭輕笑了幾聲。
  聽到了男人的笑聲,獸王有些別扭的哼了一聲,一邊找著腰帶,一邊咬了咬嘴唇,吞吞吐吐的說道:“本獸王……總之,本獸王是不會嫌棄你這個死老頭兒的,要是……要是哪天你不想待在人界了,我就……我就帶你去妖界!”
  “妖界是什么樣子的?”白清問道。
  “別人都以為妖是禍害,其實妖和人一樣,有好有壞,在妖界的大部分妖都是好的。”替男人穿好衣服后,獸王嘟囔道,“總之你去了就知道。”
  “好啊,要是有那么一天,塵世間已無我所眷戀,我就隨你去妖界。”男人隨口說道,卻不像是玩笑話。
  獸王抬頭望著男人,翠綠的眸子閃了一閃,見白清也笑看著他,不由撇撇嘴把頭轉朝一邊,“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說道:“現在去哪兒?”
  “城里,”白清抬頭看了看天色,說道,“今日還有比賽。”
  “你瘋了!”獸王瞪大了眼睛低下頭,望著男人說道,“你現在這個樣子怎么能坐一天?不就是把琴嗎,我替你奪來就是!”
  白清只是望著獸王,微笑著說道:“你會帶我去嗎?”
  “你——”獸王皺了皺眉頭,最后無奈的說道,“我……算了!”
  “我走不動,你抱我吧。”他的腿,是真的沒有了一絲力氣。
  “論速度,這世間沒有幾個人能超得過我。”看到男人這一次沒有再掩飾自己的虛弱,獸王也沒有再廢話,彎下腰去抱緊了男人,如離弦一般朝城里飛去……
  場上十四名佳人已坐下,鋪好了畫紙,磨好了墨汁,卻惟獨不見本應該出現在對面的那名仙人,只有空空的桌椅……
  此時距離比賽不過是一炷香的時間了,如果白清不能在這一炷香的時間內趕來,便會被取消資格。
  “哎呀,仙人怎么還不來呢?”梅云兒拖著腮,一雙明亮的眼睛左顧右盼,卻始終不見那一抹白影。
  “會不會是退出比賽了呢?”一旁的馨妃輕笑著說道。
  “姐姐不要亂說,仙人怎么可能會退出,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擱了。”梅云兒再也坐不住了,從凳子上起來跑到了評委席上,對著星辰仙子焦急的問道,“星辰姐姐,能不能把比賽延遲一下呢?”
  “我雖然也想,但如果為仙人破例的話只怕會引起眾人的不滿,也有失百花會的公平。”海國太子在一旁說道,神色頗為無奈。
  “他會來的。”同在臺上的夜情醉突然插話道,“我相信,他會來的。”
  此時香已燒了半炷……
  上天卻不作美,偏偏在這時刮起了大風。
  眼見著一炷香就快見底了,就在這時,天邊飛來了一抹艷紅——
  “咦,那是誰?”梅云兒把頭抬得高高的。
  如一片烈炎紅霞,以極快的速度向場內飛來,就在香燃盡的前一刻,那抹看不清的紅影也終于落在了臺上。
  “這人是誰?”海國太子不由疑惑的問道,一旁的夜情醉卻只是皺著眉頭。
  妖冶的翠綠雙眸冷漠的掃視了眾人一圈,獸王在看到夜情醉時停留了片刻,而后輕哼一聲拿開了披蓋在他懷中之人身上的紅色披風。
  眾人不禁一愣,這被妖異男子抱在懷中的竟是那名為丑仙的仙人!
  “到了。”看似冷漠的男子,說話的聲音卻很溫柔。
  “多謝,放我下來吧。”白清睜開眼睛說道,在獸王的懷里,他得以小小的休息了一下。
  獸王沒有讓白清就這樣下來,而是將男人直接抱著放在了椅子上。
  望著獸王依然站在他身邊,白清說道:“我沒事,你下去吧。”
  “誰擔心你了。”嘟囔了一句,獸王兩三步便又如幻影一般跑到了臺下,朝四周看了一遍,卻沒有看到無戈與白巖他們。
  “仙人,你沒事吧?”海國太子擔心的說道,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白清氣色不是很好,臉色蒼白也就算了,連氣息都十分虛弱。
  “無礙,讓各位久等了,抱歉。”白清見著了坐在海國太子旁邊的夜情醉,淡淡看了一眼那男子后便又低頭鋪開了畫紙。
  此時比賽已經開始,別人只需畫白清一人,然而白清卻要在相同的時間內畫對面的十四名佳人,需要的精力也更大。
  但如今這樣的狀態,卻不由的讓有心人擔心不已。
  這時,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人走進了場內,竟是夜國的血尊夜情醉。
  “閣下不介意的話,讓在下幫你磨墨吧。”熟悉而溫柔的聲音,在男人的耳旁響起。
  白清手一頓,而后說道:“那……麻煩陛下了。”
  曾幾何時,他和他也是這般,一人磨墨,一人畫畫。
  一些異樣的情緒融進了男人的心里,白清集中注意力專注于手中的畫作,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在身邊,便不用再考慮其他。
  太子府里,白巖用力捂著自己的耳朵不停的搖頭大喊:“你胡說!你胡說!我大叔才不是那樣的人!滾!我不想聽你胡說!”
  “你大叔就是白清,是那夜情醉的王后,是那轉世的墮落仙神,是與親弟弟亂圇之人,老朽只是將事實告訴你,你信是不信,便不關老朽的事情。”南宮姥姥輕笑離開了。
  “不會的……不會的!大叔……大叔怎么可能……”白巖一拳打在墻上,仰天長嘯道,“我不信!我不信……”
第五十五章-執著
  起風了,夜情醉便替白清擋風;
  下雨了,夜情醉便替男人撐起了油紙傘。
  這天氣便和人的心情一樣陰晴不定,今日起風,今日下雨,絲絲縷縷冰涼的很,萬里蒼穹都被遮蓋了光明,低矮的烏云讓人心煩意亂。
  雨,卻是越下越大了……
  握著油紙傘的男子,絲絲真氣自體內瀉出,形成了一層||乳|白色的光暈朝四周擴散,直至將他與白清都包裹其間,驅散了寒氣,絲絲溫暖沁入了男人冰涼的身體。
  沒有抬頭,白清只是輕聲說道:“謝謝。”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無畔,仙人乃是出塵脫俗之人,可否指點在下一二,如何能擺脫的了這相思之苦。”夜情醉低頭望著專注于畫畫的男人,雪白的發絲,舒展的眉眼,微微輕顫?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626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