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閣小說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修真'不想死,那就腐啊 耽美-第1部分


沈慕白是一個宅男,是一個頂著文藝的名字和一張面癱臉,成天暗搓搓的賣萌的宅男。
有一天,他睜開眼,就發現自己很鎮定的穿了。
聽說原主得道多年,懶得升仙。沈慕白表示,升仙什么的,也就那么回事兒,原主真是戳他萌點吶。
聽說原主縱橫天下,法力無邊。沈慕白表示,身體本能什么的不要太美好,原主真是深得他心吶。
等等,聽說原主叫袁不破,沈慕白表示,他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種修仙文主角隱藏的金手指,行蹤不定的世外高人神馬的,真是夠了!!!他是宅男啊喂!!!他不要五湖四海,天下為家,四處奔波啊喂!!!
再等等,小爺身體里的那位,你先別炸毛,小爺不是舍奪啊親~
總之,這是一個悲催宅男魂穿之后,被身體原主撲倒,從此走上幸(苦)福(逼)快(呵)樂(呵)的道路的故事。
叔剛結束一本正劇,需要歡脫一下,換換心情。畢竟叔是可以嚴肅可以賣萌的雄壯威武的漢子吶~
腦抽之作,博君一樂呵。
======================================================================
☆、第1章 看盜文的漢子你穿越去吧。
沈慕白是一個宅男,是一個面癱著臉,整天暗搓搓的賣萌的宅男。作為一只標準的剛畢業的程序猿,他總是稱自己為技術宅。
“技術宅改變世界。”沈慕白肯定的對自己笑了一下。
他覺得自己是笑了,其實看起來,他只是嘴角肌肉抽動了一下。沒錯,他是個面癱。沈慕白的面癱,不是言情小說男主用來表現自己狂霸拽的那種面癱。他的面癱在醫學上被稱為“面神經麻痹”。
所以,哪怕沈慕白在心里瘋狂吐槽,面上也總是表現出一派冷凝的樣子,端的是一副清高孤傲的架子。這也導致了,沈慕白二十多歲,也沒交到什么死黨哥們。
“枕黑啊,我有你就夠了。”沈慕白看著街上三三兩兩呼朋喚友,勾肩搭背的同齡男生,蹲下來撓撓他的那只渾身純黑,只有四肢和脖頸的一圈毛是雪白的大肥貓。
枕黑是沈慕白的貓。能將一只只有巴掌大的小奶貓,養成如今三十多斤的女漢子,沈慕白居功甚偉。
沈慕白撓了撓枕黑的脖子,枕黑舒服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側過身子,將另一側的脖子遞到他手邊,讓他繼續撓。沈慕白也不惱,撈起胖成了球的枕黑,慢悠悠的往家走。枕黑不算輕,沈慕白的另一只手上還拎著自己多日的儲備糧和枕黑喜歡的小魚罐頭和貓餅干若干。這一路走下來,竟也不覺得吃力。
也虧了枕黑,無私的用它肥碩的身軀鞭策沈慕白鍛煉身體,沒讓他這個宅男進化成“翩翩濁世清公子,出水芙蓉弱官人”的弱雞宅男。
對于自己的肱二頭肌和六塊腹肌,沈慕白還是很滿意的。
回到沈慕白兩室一廳的公寓,枕黑就無情的拋棄了她的主人,跳出他的懷抱,直奔自己墊了鵝毛枕頭的小窩。在枕頭上打了幾個滾,引得身下的籃子發出痛苦的咯吱咯吱的聲響,枕黑才安分的趴了下來,傲嬌的沖著沈慕白叫喚了兩聲。
沈慕白放下手中的東西,從超市收費兩毛錢的塑料袋里翻出枕黑喜歡的小魚罐頭,走近廚房給她打開,放到枕黑面前。看著枕黑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這才彎腰開始收拾買回來的東西。
沈慕白雖然是個宅男,但是也不是邋里邋遢的宅男,將方便面,面包,火腿腸和一些水果分門別類的放好,沈慕白開始燒一鍋水,煮方便面。這是他今晚的晚餐。
將鍋燒上水,沈慕白脫過廚房的一把椅子,坐在灶臺旁邊。等待水開的時候,他見縫插針的開始看起了手機里的小說。
最新完結小說,全本的txt格式,免費下載,手機閱讀,無彈窗無廣告,還能看見作者有話說里面作者君在賣萌喲~盜文網站不要太美好~沈慕白點開一本看到百分之九十八的小說,心理面暗搓搓的爽。
沈慕白在看的這一本小說,叫《仙弦》,主角是一個修真家族的嫡系長子,從小就是順風順水。從筑基一路修成了金丹,可謂是家族驕傲。這種標準的炮灰配置,作者君卻偏偏把他寫成了主角,立意之新穎,兼之文筆之精妙,才吸引了沈慕白的閱讀興趣。畢竟看多了起點超低的小可憐,偶爾看看這種根正苗紅的主角,也是耳目一新不是。
要不是實在懶得申請賬號再充值什么的,沈慕白真想去某江給作者君扔一個火箭筒。
前百分之三十寫的都是主角如何霸氣測漏,大殺四方。當了百分之三十的時候,劇情直轉急下,主角沖擊元嬰不成,筋脈盡斷,一下成了廢人。從前家族中被他教訓過的小人紛紛都找上門來,肆意欺凌主角。
但是主角到底是主角。這個時候,他遇見了一位隱世不出的高人,高人云游四方,偶遇主角,察覺出主角身體里的上古血脈。所以收主角為徒,幫助主角修煉,讓主角從金丹期突破成元嬰。主角在療傷修煉途中,和高人的婢女映梳產生感情,奈何映梳沒有靈根,不能修道。主角因為這段感情,一度非常絕望。幸而高人指點,幫助他找到了一種幻靈草,又耗費靈力為映梳將幻靈草煉制成幻靈丹,最終使有情人終成眷屬。
沈慕白看到這,暗自點了點頭。他自己都相當膈應男主霸氣測漏,后宮遍天下的無節操種1馬文,在他的愛情觀里,愛情就應當是兩個人,甚至是一個人的事。愛情里容不下那么多男男女女,也絕無可能分享和無私。
趁著燒水的功夫,沈慕白將最后的百分之二看完。小說的結局是,主角攜手愛妻一起,坐地升仙,而高人明明早已能夠飛升,卻壓抑了修為,蕭然于山水,踏遍九州,樂得清閑自在。整本書其實非常平淡,唯一的波瀾,大概就是主角沖擊元嬰失敗和最后的情路糾葛了。沒有毀天滅地的打斗,沒有跌宕起伏的陰謀,沒有幕后隱藏的boss。但是字里行間的淡然和溫馨,卻很讓人舒服。
沈慕白心滿意足的關上手機,撕開一袋紅燒牛肉味的方便面,將面餅扔到水里,料包倒在面餅上,待面餅稍軟,用筷子攪動一下,整個廚房都洋溢著暖洋洋的食物味道。
方便面這種東西,無論嘗起來多寡淡多糟糕,聞起來總是勾人食欲的。面煮的差不多,沈慕白想了想,向面里磕了一個雞蛋,算是慶祝一下看完一本喜歡的小說。
熄了火,蓋上蓋子燜上一會兒。沈慕白在這個空檔去看了一下枕黑,小姑娘吃完了整罐小魚罐頭,已經趴在她的小窩里睡著了。沈慕白一聲輕笑,雖然在別人看來只是他扯了扯嘴角,將小姑娘吃得干干凈凈的魚罐頭收拾扔掉。順了順枕黑脖子上雪白的毛,才洗洗手,將他自己的晚餐盛了出來。
吃飯的時候,面條還很燙,沈慕白一只手挑起一筷子晾著,另一只手卻忍不住掏出手機,翻到剛剛看完的小手,跳到了高人剛出場的那一段,重溫了起來。
“他有這個世界上最深邃的眉眼,眼中是天邊飄逸的云,是崖低終年不化的雪。他墨發披散,白衣加身。周身沒有多余飾物,只有額上的一抹紅痕,鮮艷如血。他走在布滿淤泥的小路上,足下的污泥卻連他雪白的靴邊都污染不了。他對趴在污泥里,嘴角還流著血的步風塵說,你,愿不愿意跟著本君走?步風塵抬起頭,看著那一雙毫無感情的眉眼。那眼中沒有期待,仿佛篤定了他會和他走,又仿佛,他和不和他走,都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步風塵是主角的名字。高人名喚“袁不破”。沈慕白吞下一口面,心里萌生出一點怪異的感覺。他總是覺得,高人這么出塵絕世的樣子,主角這么牛逼轟轟的樣子,他們的名字是不是弄反了?
不破不破,不破紅塵誓不休的不破,真的適合那么隱逸的高人?沈慕白咬了咬筷子,決定不再糾結于此,夾起還是糖心的荷包蛋,一口咬了一大半,只剩下了一點點蛋白部分。整個蛋黃吞在嘴里,尼瑪不能再幸福了有木有~
所謂樂極生悲。沈慕白低估了蛋黃的溫度,也高估了他自己口腔的戰斗力,滾燙的蛋液流了出來,鋪滿整個口腔,宅男面無表情,內心已經活蹦亂跳淚流滿面了。他硬生生的將蛋黃往下噎,蛋黃順著食道,就……卡在喉嚨里了。
沈慕白慌忙喝一口湯。卻忘了,泡在湯里的荷包蛋已經這么燙了,剛從鍋里倒出來不久的,還飄著一層辣油的方便面湯會燙成什么德行。
舌頭再度受創,沈慕白這一口湯到底沒喝下去,反而噴了一桌子。喉嚨里已經被燙得有些失去只覺,胸骨卻被噎得生生作痛。沈慕白痛苦地捶著胸口,只覺得氧氣越來越稀薄。最終眼前一黑,躺倒在廚房的地板上,忽然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喵~”一直趴著安睡的枕黑忽然站了起來,繞著沈慕白走了兩圈,以和她的身材不符合的敏捷,跳上了沈慕白的胸口,用濕潤的鼻尖感受了一下沈慕白的呼吸。
枕黑絕對不算輕,被這么重的小姑娘壓在胸口,沈慕白卻什么動作也沒有。貓科動物的敏1感的鼻尖,也感受不到人類口鼻氣流的波動。枕黑跳了下來,用頭推了推沈慕白的頭,依舊沒有反應。黑貓碧綠色的眼眸閃了一閃“喵~”平素小姑娘一向懶洋洋的叫聲有了幾分凄厲,從來傲嬌又沒心沒肺的黑貓,眼神里竟然流露出了那么一絲不舍的情緒。
可惜,她的主人,再也看不到了。
枕黑伸出一只雪白的小爪子,按在了沈慕白的額頭,半響之后,沒有什么白光閃過,也沒有什么神奇的特效,一只奇肥的黑貓,在沈慕白的頸窩里,和她的主人一樣,僵硬了。
貓有九命,黑貓重情。古人所言不虛。
作者有話要說:
看盜文的漢子會穿越,譬如英明神武的叔~
看盜文的姑娘不會穿越,會美滿幸福~
☆、第2章 睜開眼就很鎮定的穿了。
沈慕白睜開眼,映入眼簾的,絕對不是他家刷得雪白的屋頂,也看不見他新買的,海綿寶寶的燈飾。
他眼前的,是用拇指大的夜明珠鑲嵌好的,呈北斗七星狀排列的夜明珠。這些夜明珠不知道被用什么法子鑲嵌在木質的撥步床上。撥步床這個稱呼,是他在一個游戲開發公司做美工的時候,因為要設計古典的背景,所以查了資料才知道的。
至于這床是什么材質的,那真是對不起,作為一個靠著父母車禍的賠償金交了首富,每月苦逼呵呵還著銀行貸款的天朝小屁民來說,沈慕白他真的看不出來。不過他還是忍不住手賤摸了一下床柱,感受了一下床柱光滑細膩,入手微涼的觸感,再收回手,嗅了嗅指尖的清香,十分鎮定的開始腦補。
可能是有人在他家破門而入,救了被雞蛋黃噎暈過去的他,帶他來到這么一個古香古色的地方休養。想到這,沈慕白自己先畫了一個鮮紅的大叉。物以類聚,且不說他根本就沒有什么朋友,就是有朋友,也該是和他一樣為生活奮斗,被房價羞辱的小人物,哪能有這么奢華古風的住處。
于是,沈慕白很鎮定的接受了他的另一個猜想,他大概可能也許好像是……穿了。沈慕白是一個長情的人,他是一個宅男,是一個不愛動漫反而愛小說的宅男。因為看的第一本小說,就是穿越文,所以在一票重生復仇文鋪天蓋地而來的時候,沈慕白還是不為所動,仍舊鐘情于穿越。
沈慕白躺在床上沒有動,仰望著頭頂的七顆夜明珠,接受了現實。他睜開眼,就很鎮定的穿了。
他倒是沒有費心去想自己穿成了什么人。宅男最大的好處,就是隨遇而安。管他穿成了什么,他只求一輩子可以呆在家里,不用出門四處奔波就好。
沈慕白的宅,已經是出了境界的宅。別人需要有個電腦啊漫畫啊什么的才宅得起來,沈慕白卻只需要書。什么小說,傳奇,志怪,典籍,最不濟,給他本字典他就能在家里呆上兩三天。
眼前的布置如此奢華,提供他可以看上一輩子的書,大概,也不是什么難事吧?想到這,沈慕白就內心歡脫起來。反正他也沒有什么父母親朋,在哪里宅一輩子,不是宅呢?
一直緊閉的房門被開了一條細小的縫隙,一只碧綠色的瞳孔正在向內窺望。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十分細微,然而沈慕白現在的身體,早已經不是他曾經的宅男身體,五感敏銳非常。那么細小的聲音,也被他輕易的捕捉到。
沈慕白迅速的翻過身子,望向門口。此刻應當是晨光熹微的時刻,屋中的光線并不明亮,沈慕白卻依舊能清晰的看見門口窺肆的碧綠色的眼睛。貓科動物的眼眸,成為昏暗的環境中,唯一的一點光亮。一人一獸無聲對視著。
“枕黑?”沈慕白不確定的叫出了聲,這只眼睛和他家枕黑的眼睛一個模樣,都是寶石一樣的碧綠色。
聽到他的聲音,門外的獸索性也不再隱匿,大大方方的用前掌推開了沉重的木門,走了進來。它的腳掌有厚厚的肉墊,落在屋內青磚鋪就的地上,悄無聲息。它只進來了半個身子,沈慕白就知道自己錯了,錯得十分徹底。
這不是他的枕黑。他的枕黑是個肥胖過度的小姑娘。然而,一只貓再胖,也終歸是一只貓罷了。可眼前這只,只探進了半個身子,就足矣讓沈慕白辨認,它許或和貓有些親戚,卻絕不是貓類被馴化了的溫順。
它的眼眸和枕黑一樣的碧綠,除卻鼻頭的一點紅,整個身子都是純色的黑。黑色的緞子似的皮毛中,有些更純粹更光亮的黑色斑點,在微亮的晨光中,泛起凜凜光滑。優美的肩胛骨,流暢的脊背,無不隱忍著巨大的爆發力。
這是一頭黑豹,俊美得幾乎可以用神駿來形容。黑豹進了一半身子就沒有再進來,反而停在原地,瞇著一雙碧綠的眼睛,側著腦袋,眼眸微微上挑,仿佛在觀察他。
沈慕白臉上沒有懼色,至少看起來沒有懼色。多年的面癱患者,即使乍然擁有健康的面部神經,也是不會調用的。何況,沈慕白從醒來,就沒有照過鏡子。
黑豹卻十分滿意他的神情,從容的探進另外的半邊身子。靈敏的躍上床,親昵的蹭了蹭沈慕白的臉頰和頸窩,趴在床內徑自睡了過去。
沈慕白不是不害怕,唯一慶幸的是,這只黑豹似乎衛生習慣不錯,嘴邊沒有大型貓科動物的腥臭。不然沈慕白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尖叫一聲,然后往外跑了。
黑豹的呼吸很平穩,尾巴還不依不饒的纏著沈慕白的腳踝。沈慕白躺在床上,并不太敢招惹它。等了一會兒,這只黑豹仿佛還是沒有要松開他的意思,沈慕白實在是無聊,又不敢動彈,只能伸出一只手,探索自己的新身體。
沒有鏡子,他囫圇的摸過自己的臉龐。這個身體的臉輪廓十分深邃,眼眶極深,鼻梁高挺,嘴唇菲薄。沒有鏡子,沈慕白只能大概確定,擁有這樣輪廓的人,長得應當不算差。手下的皮膚也是光滑細膩,沒有皺紋也沒有他原來額頭上時常鼓起來的青春痘。
對于這張臉,沈慕白還算是滿意。畢竟他一個糙漢子,又不是小姑娘,實在沒有必要為了長什么樣人糾結。臉上沒有傷疤,看著不嚇人,這就夠了。
比起這張臉,沈慕白更在意的這具身體上的肌肉。他原來身上的那一點點肱二頭肌和六塊腹肌,是他作為一個宅男,忍受了三個月日日出門,泡在健身房里才練出的。
他先是捏了捏手臂的肌肉,手感堅硬,肌肉線條并不夸張,看是流暢堅實。沈慕白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向下摸去。他最在意的,當然是當初在健身房里苦練三月,才練出來的一點腹肌。如果這副身體連一點腹肌都沒有,他絕壁是要哭出來的。
手掌摸到了腹部的肌肉,隔著衣服并不能摸出太確切的輪廓,只是堅硬的肌肉絕對不是軟趴趴的宅男所擁有過的,哪怕他上過三個月的健身房。沈慕白面上依舊沒有表情,心里的小人兒卻歡呼著“賺到了,賺到了,這次絕壁是賺到了!”
沈慕白稍微矜持了一下,然后毅然掀開了身上薄薄的褻衣,腹部稍稍用力繃緊,仔細數著腹部的肌肉塊兒數。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沈慕白摸著小腹處兩塊緊實的肌肉,簡直都要感動得流出眼淚。尼瑪他終于擁有八塊腹肌了有木有~當初在健身房沒日沒夜的操練,遭得那個罪就甭提了,才勉強有了六塊腹肌,如今小腹處的兩塊他曾經求而不得的腹肌,簡直是越看越喜愛啊,簡直是愛不釋手啊。
如果不是估計到身邊還趴著一個危險的大型貓科動物,沈慕白絕對要跳起來蹦極下,以示歡呼雀躍。可惜沒有如果,沈慕白感受到腳踝處纏著的有力尾巴,只能用一遍遍觸摸自己腹肌的方式,來表達興奮之情。
一直瞇著眼睛的黑豹,忽然眼睛睜開了一條細縫兒,就看見沈慕白不停的摸著自己的下腹,手仿佛還有向下伸的趨勢。下腹,再向下……黑豹危險的瞇起眼睛,喉嚨里發出低低的吼聲,溫熱的鼻息也噴在了沈慕白的肩膀上。沈慕白周身的褻衣都是菲薄,黑豹溫熱又帶著一些濕潤的鼻息,仿佛直接噴在了他的皮膚上。
他整個人都一個激靈,渾身一僵,一寸一寸的扭過頭,就對上了黑豹碧綠色的眼睛。沈慕白的手,依舊放在小腹處。
黑豹不滿的用鼻頭蹭了蹭他的側臉。這個動作枕黑也經常做,沈慕白竟奇跡般的鎮定下來,甚至不確定的伸出手,撓了撓這只大型貓科動物的脖頸。
黑豹顯然是對他這個動作嗤之以鼻的,卻奈何反抗不了貓科動物的本能,沖著沈慕白低低的吼叫著,仿佛威脅他停手,腦袋卻不住的往沈慕白手下蹭,仿佛要更多的撫觸。
沈慕白小心的幫它撓著,不一會兒,黑豹被伺候得通體舒暢,慢慢趴下來,千枝墊在腦袋下面,又睡著了。然而,他似乎怕沈慕白做出什么像剛才一樣“奇怪”的事情,即使睡著了,一條鋼鞭似的尾巴依舊緊緊纏著沈慕白勁瘦的腰。
沈慕白被他纏得動彈不得,宅男粗大的神經開始發揮效用,不一會兒,他只覺得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躺在黑豹旁邊,慢慢的睡著了。
黑豹在沈慕白睡熟的一刻猛然睜開眼睛,靈巧的跨過沈慕白,又彈出一根指甲,將勾起的床幔放下,復又跨了回來,用收起了指甲的肉掌撥了撥沈慕白,將他撥進自己懷里,嗅著他身上的氣味,才慢慢闔上了眼睛。
天光大亮,床幔隔絕了陽光,寬大的撥步床里昏暗如夜,一人一豹睡成一團,竟有些溫馨的感覺在流淌。
作者有話要說:
☆、第3章 妹子胸大也不能這么兇啊。
沈慕白一覺起來起來的時候,眼前是一片漆黑。他覺得有些詫異。自己睡著的時候,依稀記得,仿佛已經天光乍破。而如今,他再能睡,也大概應該可能好像,不應該睡到天色大黑吧?何況,他身邊還有那么一只兇猛無匹的黑豹……
沈慕白默默的汗了一下,自己是有多神經粗大啊。
宅男睜開眼,盯著頭頂依稀有些熟悉,卻仍舊陌生的七顆北斗七星排列的夜明珠。越看,越想摳下來。
身邊傳來貓科動物特有的低吼聲,那種聲音含在喉嚨里,依稀有些聽不清楚,但是有一些粘軟。沈慕白伸手順了順黑豹的毛,這具身體微涼的指尖劃過黑豹優美流暢的脊背,微微用力向下按壓,還能夠感覺到黑豹一粒一粒的脊骨。
黑豹很是喜歡這樣的撫觸,黑長的豹尾靈巧的一勾,將沈慕白的腕骨卷起,遞到了自己肩胛的部位。沖著沈慕白發出低低的嘶吼。
若是初次見面,沈慕白一定要被他嚇死了。然而在他不斷的給自己心理暗示“這是枕黑的小伙伴兒,這是枕黑的小伙伴兒”之后,居然真的能面不改色的把黑豹當作枕黑對待了。
一人一豹玩了一會兒,門外傳來了腳步聲。腳步聲極為輕巧,若非沈慕白如今的身體五感通明,他近乎都感覺不到。另沈慕白驚奇的是,那只黑豹似乎也感覺到了有人到來,倏忽躥到了床邊,在他的床邊趴好。待到來人推開了房門,那只黑豹已經褪去了眼里的神采,依舊兇猛無匹,只是不見了初見時候的靈秀。
只是,這些,沈慕白還來不及深究。
雕花的木門倏忽打開,竄進來了一縷涼風,吹動了厚厚的床幔,還沒來得及讓風吹起床幔,門就被輕巧的闔上。一個身穿鵝黃短裙,腳蹬鹿皮小靴,巴掌大的小臉埋在一圈白色的狐貍毛里的小姑娘輕巧的走進來。
沈慕白躺在床上沒有動。身為一個宅男,又是和數據代碼打交道的技術宅,沈慕白并不擅長和人打交道。但是這些年看了若干穿越小說,也總知道,以不變應萬變,敵不動,我不動。
小姑娘輕手輕腳的走到沈慕白窗邊,黑豹支棱起耳朵,沖著她呲樂呲牙,發出警告似的低吼。小姑娘瑟縮了一下,在沈慕白的床邊站住了腳步。
“尊主,可是起身了?”小姑娘保持著離床邊五步遠,低頭小聲問道。因為她識趣的在床邊停下腳步,黑豹不再呲牙,卻依舊死死的盯住她,渾身的肌肉緊繃,蓄勢待發,仿佛隨時都要發動攻擊一樣。小姑娘在原主身邊的時日應當不短,沒有被這只猛獸嚇哭,聲音里也沒帶顫音。
沈慕白頓了頓。他自然聽到了黑豹警惕的喘息聲。方才黑豹對他的態度,仿佛就是對待一個所有物,而如今,竟仿佛是衷心護主。沈慕白心中怪異的感覺更深。可眼下,也卻是沒有時間去探究。

Readme:如云閣小說網www.hyszro.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1048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